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都市情感】长篇小说《烟重雨霏霏》第七章 且抛红尘三千丈(一)

发表时间:2017-03-19 14:52:03 点击:3350 回复:1

宏情远渡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第七章 且抛红尘三千丈(一)#


天目湖位于江苏、安徽、浙江三省交界处,因属天目山余脉,且区内拥有沙河、大溪两座大型水库,从高空俯视,犹如人的双眼,故名“天目湖”。国庆一大早,黄瑞民安排车辆接黄清文等三人,车出了市区上了机场高速,转入宁杭高速到溧阳下高速,不久便到达天目湖景区,前后不到一个半小时。

沿着石阶拾级于南山竹海幽道,沿途峰峦叠嶂,山溪潺潺,特别当乘坐缆车登上海拔500余米的南山之巅——吴越第一峰时,迎着习习山风,俯眺无际竹林,满目层层叠叠是浩淼无际的翠绿,山风吹处,绿色摇曳,让人心旷神怡。

严小波说:“这几年,我四处奔波到过不少地方,景点也去过不少,但从没像今天这样心境大开,我想这不仅缘于自然之美,更是因为同学之情啊——与两位老同学结伴同游,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黄清文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千顷竹海,看到平素端庄典雅的郑如烟,一手拿着脱下的红色外套,一手追逐扑打着竹林中的一只蝴蝶,他不禁有些感叹,非是大自然的无穷魅力,谁能让她放下平日的矜持与端庄呢?他一时诗情萦怀,脱口道:“且抛红尘三千丈,更逐玉蝶解红妆。”

郑如烟追逐着蝴蝶刚好经过他的身边,闻言不由得停了下来,望了黄清文一眼,“大才子终于有了诗兴,我建议来一首完整的诗,给大家欣赏欣赏。”

黄清文没来得及答话,严小波接着说:“我完全赞成如烟的建议,清文,你这个当年校园的小才子,现在企业的中才子,将来社会的大才子一定要展一下身手,让我们老同学沾沾诗气。”

黄清文仍在推辞,黄瑞民也凑了过来,说:“黄科长,我看恭敬不如从命,建议你以《秋游天目湖》为题来一首。”黄清文见大家都这样讲,不太好意思拒绝,他稍加思索,便脱口吟道:

秋游天目湖

昔闻南国景色殊,

今临吴越摘明珠。

天目秋色在何处,

湘竹万顷洞庭波。

吟完,几人都拍手叫好,特别是严小波与郑如烟,都称赞黄清文不愧是当年的才子。

中午下山,黄瑞民在山下一家农家土菜馆安排了午餐,除了山中野味,其它皆是以竹笋为原料的各种菜肴。吃毕,三人商量了下午的安排,决定选择在静湖中竹筏漂流,后面如有时间,再去泡一会温泉。

静湖位于南山脚下,是两侧群山竹海间夹峙的长长湖面,四人租了一个竹筏,漫游于竹榭长廊之间,极目四顾,但见山如碧海,郁郁葱葱;湖如绿缎,碧波粼粼,更兼数十竹筏点缀其间,果真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四人静坐在竹筏之上,任山转水流,桨橹摇曳,或闭目冥想,或凝神观望,但无论是谁,在这座天然氧吧的湖面上,都忍不住多呼吸几口。

美丽的湖景、悠闲的环境也打开了三位老同学的话题,他们从当年中学时代的一些故人旧事,谈到走出校园后的一些历程,很自然地谈到了目前的处境。

黄清文说:“去年国庆期间同学聚会,我们三人天各一方,没有到一年之后,却会生活在一座城市,不知明年国庆,又是怎样一番情况呢?”

郑如烟说:“人生聚散如同逆旅,谁能预料未来呢?”

严小波说:“我是个现实主义者,不想那么多,只想做些想做的事,就说做生意吧,先在广州,再到深圳,又到北京,今年你俩都在南京,我也就转到南京来了,过两年说不定又会转到其它城市发展。”

郑如烟说:“我劝过你几次,做地产也好,做其他什么也好,都离不开地缘优势与人脉关系,你到处投资,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就象军事上的流寇主义,往往事倍功半的。”

“道理上你说得对,譬如金陵御府苑项目如果在广州,凭我在广州积累的关系与那帮兄弟,解决是举手之劳,但在南京可就难了,简直陷入了羚羊触藩的困境,我也是一言难尽啊!”

郑如烟沉默了半晌,说:“还没有做好小区居民的工作?”

严小波说:“经过方方面面地努力,绝大部分居民的工作都做通了,许多人甚至签了同意的意见,现在比较顽固的只有七八户人家。”

“严总,事实上如果做通赵三麻子的工作,其它几户都不成问题的,他是这群人的头,那几户都听他的。”黄瑞民在一旁补充道。

“赵三麻子是谁?”郑如烟问。

“小区的一户居民,他闹得最凶,提出条件最高,态度最恶劣。”黄瑞民回答说。

“难道不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吗?”黄清文以前听郑如烟提过这件事,如今见小波陷入困境,也不禁有些为老同学担忧。

郑如烟摇了摇头:“项目公示是行政规划许可的必须程序,是不可回避的,除非所有居民同意,否则不可能获得规划许可。”

严小波笑了笑说:“今天我们难得出来散心,就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了,我前两天已托人找了赵三麻子的单位领导,对方也答应做他的工作,估计这两天就会有消息,到时看看结果再说吧。”

竹筏悠然地漂游于碧绿的湖面,隔离了喧嚣的尘世,慰藉了疲倦的情怀,也让这三位分别多年的老同学抛开了红尘中的俗务,融入了苍茫的竹海,恍如回到了十多年前的青春少年时光。桨橹一路摇着,他们一路聊着。直到夕阳落山,暮色四合,他们才带着无限依恋,离开这纤尘不染的童话世界。

晚上,严小波一行住在天目湖涵田半山温泉酒店。晚饭后,严小波邀请黄清文、郑如烟泡温泉,郑如烟推托累了,不愿意出去。严小波便拉着黄清文来到温泉会所,两人到温泉池里泡了一会,小波又邀请他做了脉冲按摩浴,随后,两人穿着浴袍,来到二楼,开了间贵宾包间休息。

由于泡了温泉,又做了按摩浴,清文觉得浑身疲倦尽失,躺在床上,有种说不出的惬意,情不自禁地说:“小波,跟着你这位大老总旅游,不但行程安排妥当,还享受这样豪华的待遇,我这次也算长了见识了。”

小波笑了笑说:“你与如烟这些当年的天之骄子,进了大学以后都会一路绿灯,真的不能体会到我这一路的辛酸沉浮的,打工时固然难,做老板更不容易!”

清文知道金陵御府苑项目让小波陷入了困境,以为他指的是这件事,便宽慰着说:“不就一个项目嘛,再难也难不倒你严总啊!”

“清文,你说得没错,本来这样的项目对于我也不算什么,但怕的是破屋偏遇连阴雨,”他说着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清文,今晚难得空闲,我们兄弟俩又呆在这么个山清水秀的旅游胜地,你有兴趣的话,我就八卦一下这些年来的创业故事吧!”

清文说:“好,我洗耳恭听,将来你的事业做大了,我给你写传记,记载你的创业传奇。”

小波说:“传记不用写了,我们兄弟只是聊聊天。我高中毕业后,跟随着做包工头的堂哥到广州打工,开始什么都不懂,只能担担土、搬搬砖做些杂活,但因为我多少有些文化,堂哥对我也很关心,我也能吃苦、肯钻研,不久我就成为泥瓦工中的一把好手,年纪最轻,收入却最高。

第一年春节前夕,我怀揣着辛苦半年赚到的1万多元钱兴冲冲地赶到广州火车站,想乘车回家,但却没买到票,正当我束手无策时,一名中年妇女看到了我,问了我的行程后,说她有办法帮我搞到票,我像遇到了救星,当然请她帮忙,她说票不在身边,让我到她住处去取,我因为与她素不相识,有些犹豫,她就说,她住得很近,最多五分钟路程,我求票心切,当即跟着她走了,她带着我左弯右拐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巷子,没等我反应过来,不知从哪儿窜出两名彪形大汉,持着刀将我随身携带的什么钱啊、包啊抢劫一空,还恶狠狠地威胁我,说如果我胆敢报案,他们就会立刻让我在人间消失。

被洗劫了所有的财物,家肯定回不去了,连回到工地都不可能,我咬咬牙,只好边走边打听,一直到了深夜才摸回工地,见到堂哥,就抱着他号啕大哭。堂哥很同情我,宽慰之外,给了我5000元,又想办法帮我买了票我才回了家,我充满感激,因此也死心塌地地跟着堂哥做工。这样过了两年,有了一定积蓄的堂哥与别人合伙投资了电子产品工厂。

堂哥转行,我们这个建筑队陷入了解散的窘境,因为我的文化水平最高,技术也最好,堂哥希望我来管理,我也没有推辞。接手后,我见建筑队实力弱小,在庞大的建筑队伍中简直是沧海一粟,便独辟蹊径,带领队伍专门给当地居民及规模不大的社区厂区服务,没想到这条路走对了,而且,由于我们建筑队的工人都是同乡的亲戚朋友,人心齐、干劲大,很快便在广州建筑市场上创立了自己的品牌,找我们建房子的居民与单位络绎不绝,我便顺势成立了广州晓波房地产有限公司。

公司成立后,对开拓业务很有裨益,许多客户出于信任,同时委托我们购买建筑材料,鉴于对房地产市场前景的看好与巨量的客户订单,我一边不断扩大着建筑队规模,一边在番禺收购了两处经营不善的砖厂,专门给所建楼盘提供材料,同时也成立了配套的装修公司,形成了以房屋建造为中心的产业链。

我真正的机会来自于2000年,当年6月,国务院作出对番禺撤市设区的决定,由此引发的建筑热潮使我在番禺的两座砖厂生意异常火爆,砖厂拥有的数百亩土地价格也翻了数翻。我凭着公司的业绩与资产的增值,利润当年就达亿元级,我也一度成为广州地产界的风云人物,当年被评为广州市杰出青年荣誉称号。随后,我带着创业团队进军深圳,依然复制着以前的成功,特别是着力推出城中改造项目“深圳瑰丽家园”一度开创了城市改造项目成功的先河,受到了业界广泛的关注。”

“我是到了北京投资之后事业才发生转折点的。”严小波说到这儿,声音有些低沉,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当年,一位姓邱的台商到北京投资地产生意,因投资项目耗资巨大,对投入预估不足造成资金短缺而使项目陷入了困境,迟迟不能按期交付,最终被部分购房者告上了法庭。当时,如烟是邱总的法律顾问,她为了使项目摆脱困境,也到处奔波。由于我对地产开发有些经验,如烟经常向我咨询一些问题,并与我探讨着诉讼案件的一些细节。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听着如烟讲述着项目的困境,却看出了项目本身蕴藏着的机会。我于是专程去了北京,与邱总谈了两次,提出了用现金收购项目股权,由我接手项目的思路,得到了邱总的认可。对此决策,我广州公司的团队成员都劝我三思后行,但被我拒绝了,我毅然决然地与邱总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然后快速处理了在广州及深圳的地产项目,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投身到北京地产业的项目上。

然而,这一次投资并不顺利,砸进了几个亿依然没有解决资金不足的困境,恰巧碰到国家因地产过热开始宏观调控,不但融资困难,各类审批手续也层层设卡,更严重的是项目原先的一些审批程序也存在问题,被主管机关勒令整改,这一系列的问题让我进退两难,虽然,最终在自己的努力下,项目总算得以交付,但也付出了巨大的成本——我几乎是耗尽精力做了笔赔本的买卖。这次投资失误虽然没有让我陷入破产,但也元气大伤,仿佛倏忽之间,我也由地产界的风云人物变成了无足轻重的边缘人物。”

清文觉得可惜,插口说:“小波,做生意我虽然不太懂,但也觉得你到北京投资有些唐突,当时你怎么想的呢?”

小波说:“我到北京投资这样的项目主要基于两个原因:其一,我原本认为北京地产业是全国的龙头,应该比南方城市孕育更大的机会,开发北京地产市场,可以抢占市场的制高点。其二,如烟是这个项目的总法律顾问,项目陷入了困境她很焦急,我接手后也可以帮帮她,当然,我从来没有与她说过这事,你也不要与她讲,免得她心里不安。”

清文点了点头,“如果仅仅为了帮她,你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她会一辈子欠你这份情的。”

小波说:“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既不想欠别人的情,也不要别人欠我的情,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在北京投资失败后,虽然满怀疲倦,但还是充满信心地来到南京,作为江苏人,我当然希望能在家乡再显身手,但小试牛刀,原认为十拿九稳的金陵御府苑项目,也又陷入了困境。最近,我也有些茫然,不知是创业环境变了,还是自己时运变了,怎么总是这样不顺?”小波说着不由长长叹了一口气。

清文安慰道:“事业嘛,就像螺旋梯,总是在曲直中上升,今天的挫折,也许就是明天的成功。所以事业上的一些困难,你可以先放一放,先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在老家,我们这年龄,有些人都快抱孙子了。”

小波说:“在爱情婚姻方面,我更是个失败者,第一,不太讨女孩子喜欢,第二,即使费尽心血讨得女孩子喜欢,也不容易修到正果,我今天正要向你这个大才子讨教讨教,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清文听了小波的话,凭直觉,感到他讲的‘女孩子’并不是泛泛而谈,于是试探地说:“喜欢是爱情的前提,对于恋人而言,喜欢已经有了,爱情还会远吗?修成婚姻正果只不过是时间迟早问题,因此我要提前祝贺一下严总,能不能将你的爱情故事也与我分享一下。”

小波笑了笑,“今晚我只有创业故事,没有爱情故事,将来如果有,当然会与我们才子一起分享的。”

清文见小波欲言却止,索性试探道:“小波,你可以将你的爱情故事藏在心底,但千万不要忘记现实中也有缘份啊,譬如,如果需要我帮忙,我可以做红娘的,帮你与如烟牵根红线!”

小波听了微微一怔,随即哈哈笑道:“清文,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哪里配得上郑大才女,而且我与如烟,这几年接触不少,可我觉得我们俩人相处更像是同性朋友,怎么也没有花前月下的感觉。”

“小波,主要你对待感情的态度过于含蓄,如果你真有胆量捅破爱情那层纸,什么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各种感觉都会有的。”清文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严小波轻轻地摇了摇头,“有些情感我觉得还是朦胧些好,如果捅破了,只怕不但没有升华成云,还有可能凝固成冰。况且,这两年,我被北京的项目搞得心力交悴,确实也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事,这些事将来再说吧!

黄清文明白了严小波的意思,故作豁达地说:“我的严大老总,我是过来人,在爱情方面是有发言权的,凭你在郑博士心目中的形象,没必要瞻前顾后犹豫不绝的,‘花须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说不定人家早就等你表白呢,你却一点都不知道。”

 “清文,我不想听你与我讲诗了,我们回酒店休息吧。”小波果断地说。清文虽然意犹未尽,但也只得随小波到了换衣间,穿好衣服出了会所。此时,天已深夜,弦月东斜,明亮的月光与酒店的灯火映照着光洁如镜的天目湖,描绘着天地一色的夜景,让清文也有了天人一体的感觉。

     清文回到酒店房间,简单漱洗一下便熄灯休息。然而,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今天晚上他与严小波一席谈话,小波虽然没有明讲,但已间接表达出他是喜欢郑如烟的,为了她甚至让自己的事业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可郑如烟是如何态度呢?小波心里没底,自己更加没底,他揣测着郑如烟对严小波可能的若干种态度,觉得每一种都只是不确定的可能。

第二天,一行四人重点游览了天目湖山水园。泛舟湖上,但见山重水复,松涛竞逐,列列岛屿如同散落的青螺。但对于黄清文而言,这些景点再也没有昨天竹海漫步与静湖荡舟那样令人震撼的效果了,只是在龙兴岛彩蝶谷时,成千上万的蝴蝶标本吸引了他,特别是一个由两只联翩飞舞的蝴蝶构成的、名为“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蝴蝶标本吸引了他,他花了不菲的价格买了一付,准备回去送给薇薇。

黄瑞民在旁边看到了,奇怪地问:“黄科长,你买这个蝴蝶干什么,送给小孩玩么?”

一旁的严小波接口说:“我想,这对蝴蝶肯定是送给嫂子的,对了,清文,你与嫂子已经买房准备结婚了,怎么还金屋藏娇?对了,如烟,你也没有见过嫂子吧,愿不愿见见面?”

郑如烟笑而不答。

严小波说:“如烟想见但不好意思表达,清文,你看这样行不行,晚上,我们很早就会到达南京,你与嫂子约一下,晚上一起见个面。”

清文看了看郑如烟,她也微笑着点了点头,意思是赞同严小波的意见。他于是打了电话告诉薇薇。

薇薇有些迟疑地说:“你们同学聚会,我参加合适么?”

清文说:“没有关系的,小波他们都是多年的老同学,他们也想与你认识一下。”

薇薇说:“好吧,到时告诉我地点,我过去。”

天目湖山水园景区并不很大,兼之晚上到南京聚会,他们下午不到四点就结束旅程,返回南京也刚五点多一点。黄瑞民为了薇薇方便,将晚餐安排在秦淮明珠附近一家颇有名气的土菜馆。

他们一行到了酒店不久,薇薇也到了,黄清文对彼此做了介绍。

严小波说:“田老师,在没看到你之前,我在心里面千百次地想象着你的样子,不知什么样的大美女才能入我们清文才子的法眼,今日一见,果然佩服清文的眼光,也才明白,当年我们中学美女如云,可清文却无动于衷,谁也看不上的原因!”

田薇薇瞥了一眼郑如烟,笑着说:“严总,你这样讲,不觉得我们有人听了会不高兴吗?”

严小波听了一愣,旋即会意过来,慌忙掩饰道:“清文在学校时,虽然古文功底好,但却喜欢现代的美女,我们郑博士放到古代,四大美女也比不上,她可是我们学校当年的校花……”

“小波,你前言不搭后语,究竟讲些什么呀,是中午酒喝多了吗?”郑如烟有些气恼地说。

严小波讲完,也觉得刚才思维有些错乱,索性顺着郑如烟的话说:“两位美女都不要见怪,中午真的喝多了,我是没有文化,胡乱讲话。”

清文也帮着掩护小波,“中午虽然仅喝了一点啤酒,但酒可能有些问题,我的头也一直晕。”

严小波反应过来,说:“既然中午啤酒有问题,晚上我们喝些红酒,瑞明,拿几瓶红酒过来,我们入席坐。”

大家各自坐下,黄瑞民下楼从车子后备箱里取了四瓶红酒,然后入席给大家倒酒。两位女士都说不喝,严小波便说,一共四瓶红酒,总量不多,平均一人一瓶,我建议这样,瑞明开车不能喝,我们四人包干,清文、田老师两人两瓶,如烟和我两瓶,女同志不能喝男同志代喝,男同志不想喝女同志代喝,大家觉得怎么样?”

黄清文说:“好,就这么办。”

按照“包干”原则,黄瑞民分别给大家斟了酒,严小波端起酒杯说:“这次到天目湖有些遗憾,没有邀请田老师一起同行,这既怪我考虑不周,也怪清文金屋藏娇,几个月我们都不识田老师庐山真面目,否则,清文与田老师,我与如烟结伴,天目湖之行会更有趣味的,为此,我与清文各自罚一杯,两位女士也陪着喝一点。”

说着,仰头将半杯红酒喝完。清文也跟着喝完,但觉得小波刚才的讲话有些怪怪的。薇薇、郑如烟也都浅浅地喝了一口。

小波喝完酒,用眼光扫了一下大家的酒杯,说:“两位女士还是不给面子,田老师不给面子我理解,如烟,我们是多年老同学了,你怎么也不给面子?”

郑如烟说:“你中午醉了,我建议你晚上也少喝点,保持一份清醒。”

严小波说:“人生难得几回醉,多醉一次又何妨,既然大家包干的,你不喝,我只好帮你代了。”说着,从郑如烟面前端起她的酒杯,一饮而尽。

郑如烟着急地说:“你怎么喝我的酒杯,这酒我已经喝过。”想把酒杯抢过来,但严小波已经把酒喝完了,她只抢回了空酒杯。

郑如烟显得有些无奈,皱着眉头对侍立在一旁的服务员说:“美女,帮我换一个酒杯。”服务员很利索地帮她换了酒杯。她提起桌上的茶壶,给杯子里倒了半杯水,故作轻松地说:“酒我就不喝了,以水代酒。”

众人都看着郑如烟,一时有些冷场。黄瑞民于是说:“我杯里也是水,我用水敬一下郑博士。”清文拉着薇薇,也一起敬了严小波,才活络了酒席上的气氛。

晚餐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去。到了家里,黄清文将蝴蝶标本送给薇薇,她竟小孩子似的十分高兴,左鉴右赏爱不释手,从书橱里翻出《化蝶辞》的诗稿,小心翼翼地将蝴蝶标本夹在诗稿中,说:“清文,我很开心,你们同学出去游玩,还能想到我,买这么一个珍贵的礼物,而且这对蝴蝶与诗稿,足以表明你看重我们的爱情,我一定用心珍藏。”

她收好了蝴蝶,对着清文说:“你那同学严小波真有点意思,设计了这样的求爱场景,不想郑如烟拒绝了她,我倒觉得他们很般配。”

“什么求爱场景?”清文听了薇薇的话,如在米汤里洗脸,糊里糊涂的。

薇薇说:“根据我的观察,严小波是喜欢郑如烟的,他喝酒时采取包干的方式,将自己与郑如烟绑在一起就是设置特殊的背景,强行帮郑如烟代酒,实际就是测试郑对她的态度,之所以选择有我在场,就是认为在陌生的人面前,郑不会一点不给面子,郑如烟毫不犹豫地换了酒杯,就是拒绝了他——看来,她是个很有主见的女性。”

黄清文昨天晚上与小波长谈,已经明白了小波的想法,经薇薇此时说明,也觉得她的推测有些道理,他不无惊讶地说:“你与他俩第一次见面,对他们间的事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薇薇颇有些自得地说:“只能说凭直觉吧,清文,你任何时候都不要轻视女人的直觉。”

                         


发表时间:2017-03-19 14:52:03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7年03月21日 15:08:26
    虽慕梁祝化蝶情,不堪烟重雨霏霏。素有“文学才子”之称的某企业报编辑黄清文与清丽典雅的中学女教师田薇薇邂逅于图书馆,开始了相知相爱的历程。女主人公田薇薇追求的是梁祝式专一恒久的爱情:一旦心有所属,就应心无旁骛。但黄清文却在婚后生活中,与郑如烟、张霏霏、秦潇雨等女性的暧昧不清的交往让彼此产生重重误会,使他们之间的爱情犹如刚破茧的蝴蝶,不堪 霏霏 烟雨的困扰, 最终生死殊途,两心永隔。 小说以诗化的叙述方式、曲折的故事情节、鲜明的人物形象揭示人类永恒的爱情主题:“愿得一心人 ,白头不相离”自古至今是每一个女人心底最美好的愿望,但 优秀的男人婚后总会受到诸多异性的诱惑,纷繁多变的生活中如何坚守一份专一恒久的爱情?“现实生活中的爱情不能像鲜奶,容不得任何杂质,有了杂质就会变质,而应如溪水,能够以涓涓的细流净化杂质,保持爱情的鲜美。”这正是《烟重雨霏霏》的 意义所在。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