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娱乐八卦 > 八卦爆料 RRS

救命!我被猥亵了!怎么走法律程序?过程在下面

发表时间:2017-03-20 12:32:23 点击:11205 回复:15

海里哭的鱼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

《阳债阴偿:鬼王大人夜夜撩》/苍小鸡

简介:祖辈的一场交易,算是把她搭进去了,花季的年龄刚开始,就被阴人逼迫冥婚揭开一层一层的面纱,怎知他,人前冷峻阴狠,人后不正经,恬不知耻的对她纠缠不休。

第一章 纸人接亲

突然我被一阵‘滴滴答答’的喇叭声,锣鼓奏乐,喜庆热闹之声惊醒。

睁开双眼,顺着那声音的源头瞄去,窗边整面墙都已消失不见!可以依晰的看到楼外的景象!一支‘接亲’的队伍,赫然出现在眼前!

红色的花轿,摇摇晃晃,两排身着大红喜服的人,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等等!这是五楼!这些人……是悬在空中的?!说他们是‘人’,也太过牵强,那白纸一般的脸上,两个大红脸蛋,细眉长眼,怎么看都像极了给死人烧的纸人!越看越觉得心里发毛。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吓得我躲在床下,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

‘当’一声响,门口的八卦镜掉落在地,眼看着我的鞋,不知被什么东西,给踢到一边。紧接着‘呼’的一下,似乎有人上了床!

黑暗中,漫无边际的惊恐,充斥着我的每一根毛孔。这时,所有的声响,戛然而止,四周陷入一片死寂,我的眼睛滴溜乱转,竖起耳朵,小心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该死不死的,身边的手机,突然来了一条垃圾短信,短促的铃声伴随着震动,在这片死寂般的黑夜,简直犹如雷声大作。吓得我伸手去捂手机,天真的想捂住所有的声响。

可我的手,还为来得及触到手机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清晰的诡异冷笑:“呵……原来躲这儿了!”

惊吓之中,我牟足了全身的力气,张嘴就要喊,哪知道嘴刚张开,声还未出,一双唇猛然压了上来,盖住我正要拼命叫喊的嘴上,一条冰凉柔软的舌,放肆妄为的探进我的口中。

一具充满阴鸷之气的身躯,将我压在身下,口中的舌头,探索品尝着我口中的味道。我缩起舌头,本能的别过头去,想要躲开这突如其来的强势。

床下的空间本来就很小,再加之堆了不少的旧物箱,就连想逃跑,都无处可逃。双手无助的用力捶打在那具身躯上,可我的捶打,对于这具身体,和小猫咪抱怨的挣扎,没什么两样,而我只想要挣脱开这种恐怖的束缚。

那双唇的主人,顺着我别过头去,转势掉头轻柔的撕咬着我的脖颈,一只冰凉的大手掀开我的睡裙,溜进我的两腿之间。

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吓得我双腿紧紧并拢夹住,怎料那只手的动作,完全无视我的反抗,也许在他看来,这种反抗,根本毫无作用。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爸!妈!快来人啊!

心急如焚的拼尽所有的力气,却一个字都叫喊不出来。

霸道中夹杂的些许温柔,蓄势待发,摩挲着我的身体。这种感觉,奇怪得要命,伴随着他的吻,我的挣扎,渐渐变得无力。

双唇轻咬厮磨着我的耳垂,魔音一般的魅惑:“我会轻点儿!”

黑暗之中,我看不清他的脸,神志早已抛进九霄云外,跟着他的吻,扬起脖子,身体似乎都不受我的控制,向他的身体贴近。

那股凉意贴在我的身上,在扯去我睡裙肩带的一刹那,一道金光从我的胸前闪过,直冲黑影而去。

距离如此之近,金光瞬间将黑影冲散,将他从床底逼出床外。

黑影重新凝结,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阴郁的气氛,一时间充满整个房间。

被激怒的他,浑身散发出的黑雾,在房间里到处肆虐。整个房间像是受到了飓风的袭击,所有的东西,一时间散落一地!

他冷哼一声:“娘子,我还会回来的!”

黑影一颤,凭空消失!

卧室又回到了最初的安静,浑身好比刚跑完马拉松长跑,疲乏无力,费力的从床下爬出来,脑袋昏昏沉沉,眼前一黑,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太阳高照,一切如初!

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不会……都是我的梦?!如果说是梦,这梦也太过真实!不管怎么说,我还活着!梦里那阴人还叫我娘子?谁是他娘子?鬼才是他的娘子呢!

我正坐在床上反复琢磨着,右手不自觉的摸向脖子上戴的平安符,在那个可怕的梦里,就是它救了我!以后,我可得好好戴着这个平安符!

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具体的缘故,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只知道一件事情,那还要追溯到我家的祖训!

我们蓝家,有祖训,不允许生女孩儿,就算是怀了女孩儿,无论是打胎还是引产,绝对不许活下来!几辈以来,蓝氏一族,还真没生过女孩儿!

到我爸妈这一辈,改革开放,自由恋爱,没有包办婚姻的旧社会陋习,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贯彻国家计划生育的政策,怀孕的时候,医院不会告知怀的是男还是女,所以,我的真实性别,也一直隐藏了起来。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7-03-20 12:32:23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7年03月20日 22:37:30
    第二章 要死了!

    自打妈妈怀孕以来,爷爷奶奶按照祖训,托人又算又看,也不知道怎么算的,全家竟都以为我是个男孩!结果生下来的,却是个女孩儿!

    奶奶怕阴人真的会找上门来,拖累整个家族,半夜偷偷趁着母亲熟睡,把我抱走,打算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活埋了,埋到一半时,母亲像疯了一般冲了过来,把我从土堆里扒了出来。然后和奶奶大吵一架,抱着我离开了村子,再也没有回去。从小我便知道,我跟其他的小孩子不一样。

    然而每每父亲想要回老家看看时,母亲都会和父亲大吵一架,虽然每次都没当着我的面,而是关上门争吵,但我还是隐隐听到了些,我们家族和阴人的交易。

    在我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爸爸终于把困惑我多年的原因,告诉了我。

    原来太爷爷跟阴人有个交易,答应阴人会把咱们家族生下来的第一个女儿,作为交易给阴人!

    爸爸托朋友找人算过,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那个阴人,会登门来‘收账’!

    原本都计划好的,遵照安排,所有的一切,准备妥当,只要我躲在床下不动不出声,挨到天亮,便可躲过这一劫数。结果该死不死的手机,就这么暴露了我的目标。(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 2017年03月20日 22:38:06
    虽然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由于我没有被阴人带走,倒是安然无恙的渡过了那漫长的一天,全家以为这件事情,就此打住,不会再有后续,在家休息了几天,我便回归到原本正常的生活中。

    自从我做了那个梦后,总感觉身边的事物,都变得很诡异,甚至总是觉得,有一双怪诞的眼睛,不知在什么地方,偷窥我,这让我浑身不自在。

    这一日,我收拾好背包,踏上火车赶往学校的路途。

    下了火车,看着耀眼的夕阳,我的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从火车站到大学城,要倒几趟地铁,外加公交!为了尽快回到学校,我特别选了一条最简单的路线,只要倒一趟公交便可,这样便可省去不少的麻烦。

    可是从火车站到公交站点,要走一站地的距离,那是一条往常很少走的小路。

    这条路上两边的居民楼,因为要拆迁,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连窗户都没有的残破楼体。

    借着楼体挡住太阳的阴凉,我加快了脚步,想着马上就要期末考试,因为最近的事情,都没有好好复习,我可不想挂科。
  • 2017年03月20日 22:38:24
    虽然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由于我没有被阴人带走,倒是安然无恙的渡过了那漫长的一天,全家以为这件事情,就此打住,不会再有后续,在家休息了几天,我便回归到原本正常的生活中。

    自从我做了那个梦后,总感觉身边的事物,都变得很诡异,甚至总是觉得,有一双怪诞的眼睛,不知在什么地方,偷窥我,这让我浑身不自在。

    这一日,我收拾好背包,踏上火车赶往学校的路途。

    下了火车,看着耀眼的夕阳,我的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从火车站到大学城,要倒几趟地铁,外加公交!为了尽快回到学校,我特别选了一条最简单的路线,只要倒一趟公交便可,这样便可省去不少的麻烦。

    可是从火车站到公交站点,要走一站地的距离,那是一条往常很少走的小路。

    这条路上两边的居民楼,因为要拆迁,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连窗户都没有的残破楼体。

    借着楼体挡住太阳的阴凉,我加快了脚步,想着马上就要期末考试,因为最近的事情,都没有好好复习,我可不想挂科。(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 2017年03月20日 22:38:48
    突然这时,从破门洞里,冲出来一个披头散发,蓬头垢面,浑身脏兮兮的老女人。嘴里嘟囔着什么,含糊不清,却又一会儿‘嘿嘿’,一会儿‘嘻嘻’的笑着,老女人疯疯癫癫的拦在我的面前,指着我傻笑起来:“哈哈,要死了!你是个死人!嘿嘿!”

    疯女人突如其来的行为,把我吓得够呛,向后退了两步,打算绕开她。结果疯女人倒是像盯上了我,怪笑一声,抬起双臂,支起黑乎乎的双手,直奔我抬腿大步冲了过来。

    这一来,我掉头撒腿就要跑,慌乱之中,哪里知道身后突然冒出来一辆三轮垃圾车,脚下一绊,整个人‘噗’一下,一头栽了进去!

    骑着三轮车的大爷,拽过车上的大扫帚,冲着还要往前上的疯女人呵道:“滚滚滚!又在这儿发什么疯?上一边去!”

    大爷竖起眉毛,举起扫帚,假装向前冲了一下,终于将怪叫着的疯女人给吓跑。

    而我,被大爷从垃圾车搭手拉出来,还帮我把头顶着的香蕉皮拿了下来,宽慰道:“小姑娘,你没事儿吧!别害怕,这个疯婆子都疯了二十多年了,今天不知怎么又发什么神经了。”
  • 2017年03月20日 22:39:07
    这种事情,我只得自认倒霉,给大爷道了谢,转身走了没两步,隐约听见背后的大爷在那嘀咕‘真是奇怪,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这个疯婆子骂别人死了。’

    我并没有多想,嫌弃的看着自己脏兮兮的一身,只想赶紧回到学校,好好洗个澡!

    到公交站后,往常5分钟一趟的289路公交,等了好久都没有来,天色已经朦朦胧胧的黑,路灯也亮了起来。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再不来,我还是改叫出租车好了!

    正当我打算掏出手机,准备叫出租车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咯噔咯噔’的声音,扭头一看,从远方缓缓驶来一辆破旧的公交车。

    昏暗的路灯下,拉着黑漆漆的影子,血红色的灯牌,时闪时亮,四周不知何时,已然笼罩了一层浓雾。

    我眯着眼睛,努力的看了看,没错,是289路,这辆车终于来了!

    但是好奇怪,这辆车好破旧啊,大学城新建不久,这片区域的公交,都是崭新的公交车啊!从来都没见过这么破旧的车,像是80年代的报废车,尤其是‘咯噔’作响的汽车引擎,车身颤颤巍巍的让人担心。
  • 2017年03月21日 15:48:16
    第三章 亡灵公车

    当我正在郁闷的时候,公交车已经缓慢地停在我的面前,车尾一团乌黑腥臭的尾气,喷了出来,在空中久久不散,车头从左至右有一道2米长线状凹陷,像是人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疤。

    车身斑驳,像牛皮癣般的车锈,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已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只有一扇车门,缓缓的打开。另一扇车门残破了一半,在车的惯性下,摇摇欲坠,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

    车里零零星星的几个人,穿着很奇怪的衣服,无论是从款式,还是深沉的颜色,看起来都差不了太多,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们目光呆滞的看着远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这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多出一个,也穿着同样奇怪衣服,满脸褶子的老奶奶,眼神涣散,直勾勾的盯着眼前敞开的车门,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一句:“终--于--来--了!”
  • 2017年03月21日 15:48:39
    不知道是老奶奶灰白的头发,还是她本身如枯树皮般刀刻的皱纹,显得苍白的脸上,表情无比僵硬,一步一晃得上了车,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怪异。

    我看着天色已晚,也管不了这车破不破了,能回到学校就可以,跟在老奶奶的身后,快速上车。

    因为车上没有几个人,我很快挑了一个挨着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窗外的夜色,不知不觉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是被一种浓烈的腥臭气给熏醒的。车还在极慢的速度行驶,车里也不再是上车时零星的几个人了,而是整节车厢里挤满了人。车里人的神情动作,很是诡异。

    有才几岁的小孩子,还有年近古稀的老爷爷,从年轻的学生,再到而立之年的大叔,形形色色的人们,全都直立而站,没有一个去扶公交车内的扶手!

    车内安静得出奇,除了汽车引擎的声音,就是车身那快要散架的‘哗啦’声。根本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连眨眼的都没有!都瞪着一双发傻发木的眼睛,直视着前方!
  • 2017年03月21日 15:49:37
    窗外的道路,早已远离了城市喧嚣的灯火,不仅路上黑灯瞎火,就连整节车厢,都被黑暗所笼罩。路边尽是密密麻麻的漆黑树林,隔了很远,才稀稀拉拉的看见几盏矗立着的昏黄路灯。

    暗淡的光线,照不亮漆黑的路面。透过窗户,映照在车厢内每个人的脸上,呆板无神的面孔,尤为可怖。

    这时的我,才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望向驾驶着公车的司机,我壮起胆子问道:“师傅,这是不是开往大学城的?”

    几番询问,司机都没有理会我,不禁让我有些恼火,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去拍司机的肩膀:“师傅,是不是到大学城!”

    我的话音刚落,司机回过头来,看到的,是一张没有五官惨白的脸,伸出了往下‘滴答’滴血的手指,指了指车内的站台信息。

    这一幕简直快要把我吓背过气去,惊恐得瞪大双眼,倒吸一口凉气。
  • 2017年03月21日 15:50:52
    车内的站台信息,终点站是XX墓地!我终于明白了,车里的人,为什么穿着那么奇怪,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因为车里的人,穿得都是死人的寿衣!

    惊惧万分的我,吓得连退了好几步,直接踩到一只脚上,一个趔趄撞到身后的女人身上。

    女人身体一倒,紧贴在我的后背,她的下巴抵在我的肩头,枯槁的头发,落在我的脖子上。错愕的别过头,我看到的,是一张狰狞恐怖的脸,狰狞到简直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

    呆立了几秒,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嗷’一声长长的瘆人尖叫。

    因为这个女人的身体,僵硬冰凉!还有那股腥臭难闻的味道,就是从这些人的身上所传出来的尸腐之味,这整辆车上,都是死人!

    人本能最原始的欲望,充斥着我的大脑,就是活下去!不顾一切的推开倒在我身上的女人,浑身像通了电一般,瑟瑟发抖,冲到公交车的门口,拼命的妄想徒手将门扒开,呜咽的喉咙,跟着越发的紧!

    ‘我不想死,不想死!’这一念头,是我脑海中,唯一仅存的声音。

    “开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啊……”我叫得都不是人动静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回荡在车厢内,发了狂一般,拼了命的用身体撞那扇快要散了架子的车门。
  • 2017年03月27日 15:28:01
    顶顶更健康
  • 2017年03月28日 11:34:31
    第4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突然,那个没有脸的恐怖司机,毫无征兆猛地一脚踩住刹车,车身忽悠一下,本来我就腿软,脚下不稳,一屁股摔坐在地,惯性导致我一头实实在在的撞上车门,撞得我眼冒金星,头昏眼花。
      我扶着额头,费力的站起身,依靠在车门上。只见车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冒起一股淡黑色的薄雾,云浪一样,迅速上升,蔓延在车身外围,顺着所有的缝隙,滚进车内。
      黑雾速度惊人,几乎是一瞬间,翻腾而来的雾气,犹如烧滚的开水一样,在车厢里肆虐,一时间车厢内好似变成了一个大蒸笼,让人喘不过气。
      赫然之间,所有人原本呆滞的眼神,也动了起来,看着围绕在四周的雾气,好像在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
      离我最近的那个女人,眼看着她突然痛苦扭去的五官,越发变得恐怖,张开大嘴发出瘆人的惨叫。
      随即脸上的皮肤,好似受到强酸的腐蚀,融化剥落,露出下面黑红色的腐肉。所有人都张牙舞爪的痛苦惨叫,骇人刺耳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 2017年03月28日 11:34:44
    ‘突’一声,火光照亮面前惊悚可怖的场面,原来那个没有脸的司机,浑身上下,不知怎的,竟然燃起大火,热浪扑面而来。他就像感觉不到疼痛,调转过头,探出布满火焰的手,向我伸过来,好似要将我抓住!
      惊恐万分之中,脸贴着车窗门,拼命的拍打车门,想要出去。随着那只手,离我越来越近,慌乱中四下找寻渺茫的逃生机会。
      就在绝望的那一刻,忽然听到了若隐若现,缥缈的声音从远方飘来。
      “娘--子,娘--子,娘子,跟我走吧……”
      这个声音很熟悉,我记得,正是我生日那天梦里,在床下对我上下齐手的阴人!他竟然又来了!难道……我现在还是在梦中?
      想到这里,我赶忙狠咬自己的舌头,如果是梦,一定会因疼痛醒过来!
      唔……疼!不是梦!
      定是那个阴人想用灵车带我离开人世,一定是他!
      阴晦的声音越来越近,就连死亡的气息也随之越来越近。突然背后一股力量袭来,绝望的闭上双眼,我实在没有办法了,也许……只能放弃挣扎。
      “咯吱”一声,车门猛地迅速大开。
  • 2017年03月28日 11:35:13
    车门的突然开启,我依靠在车门上的力消失不见,整个人‘呼’的一下,顺着车门跌了出去。
      眼看着我就要狠狠摔个狗啃泥,本能的抬起双臂护住头,身体跟着向后扭去。突然间,一双手从身后一把托住我。
      在我离开公车的那一刻,车门瞬间重新关闭,再度发动了引擎,伴随着‘咯噔咯噔’的声响,朝前方驶离。车内的火势,也随之越来越大,吞噬着一切,只能看见不减的火焰,填满了公车,迅速远去,就连那凄烈的恐怖尖叫,也消失在浓烈的黑雾之中。
      “娘子,也是时候该跟我回去成婚了!”恐怖浩然的阴鸷之气,从我的脑后传来,邪魅的轻笑,充斥我发懵的大脑。
      一双冰冷的手,从身后紧紧的将我拥入怀中,暧昧的在我耳边沉吟:“今夜,便是你我圆房之时!”
      啊……不要哇!刚从诡异的死亡公车里出来,现在又落进他的手中!今夜我就躲不过去了?非得要我死才罢休吗?
      对了!护身符!上回就是护身符救的我!这回也一定可以!
      急忙伸手将护身符从衣服里扯出来,顺势蓄力抬脚猛的狠踩向身后,天真的以为,踩中他的脚,他一定会吃痛放开我!
  • 2017年03月28日 11:36:59
    结果什么都没踩到不说,腰间不安分的手,胆大妄为的摸上我的胸部。情势紧迫,也顾不得他抓揉在我胸部的手,直接将手中的护身符,往脖子后面送,期盼着他见到护身符,会被击退。
      哪里料想,护身符不仅没有起到一丝作用,一双唇调转到另一边,含住我的耳垂,用那冰凉的唇齿,轻柔厮磨。
      心头一惊,护身符怎么不起作用了?难道是一次性的?
      清晰的感觉到,他紧贴着我的身体,在我尾骨的位置,似乎有一个东西,渐渐变得坚硬!像一根棍子在后面戳我一样!
      天呐!我该怎么办?救命啊……
      “放开我!我才不要嫁给你!”我都要急哭了,眼泪模糊了视线,死命的去掰那双冰凉透骨的手指。
      “你是我的,我要定你了!”阴人放肆的将手往下挪,势要顺着腰间,伸进我的裤子里。
      “等等等等!等一下!你等一下啊!”我急得死死摁住他的手求饶,不让他再探进去分毫:“你不会要在这种地方,对我……对我……”
  • 2017年03月28日 16:22:16
    灵异小说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