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都市情感】长篇小说《烟重雨霏霏》第十章 相携红尘永相依(二)

发表时间:2017-03-21 11:45:14 点击:2112 回复:1

宏情远渡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第十章 相携红尘永相依(二)#

这时,现场放起了礼花,鸣起了礼炮。主持人宣布仪式结束。

39对新人在亲友与来宾热烈的掌声中依次离场,每对新人的亲友也都涌向自己的目标。秦碧茵、郑如烟、严小波围住黄清文与薇薇。秦碧茵说:“现场39对新人,我看啊,新娘数我们薇薇最漂亮,我今天拍了几十张照片哩!”

严小波说:“新郎也数我们清文最帅气。”

郑如烟说:“漂亮、帅气那是自然的,参加婚礼的新人如果讲般配,我看要数清文与薇薇最般配的。”

秦碧茵说:“也就是人们常讲的夫妻相,男女之间为什么会在亿万人中选择那一个,冥冥中有安排的,现实中也有缘分的。”

中午婚宴在与婚礼现场相邻的食之源大酒店一楼的良辰厅举行。按照组织者安排,每两对新人及亲友组成一桌。与黄清文他们同一桌的,是一对来自云南的小夫妻,黄清文从席位牌的名单看出,新郎叫何书园,新娘叫毕玉芬,由于何、毕夫妻没有亲友参加婚礼,小魏及几名工作人员也就临时穿插在这一桌。

小魏说:“这次参加婚礼的所有新人,只有我们桌两对没有请父母参加,其他是无一例外的。”

毕玉芬说:“我和小何结婚,双方父母都不同意,我们都与父母决裂了,这次婚礼我们不想告诉他们,告诉他们也未必来。”

“父母为什么不同意呢?”秦碧茵饶有兴趣地问。

毕玉芬说:“还不是老观念,他家的儿子是大学生,嫌我没文化呗。我家呢,也嫌他们家来自农村,穷,没钱,也不同意。”

“他们这是何必呢,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小魏幽幽地说。

“哈哈,何必、何必缘分,你们两位的姓与名字也真有意思,难怪你们家长不同意,就不需要缘分?”田蔷蔷一直没有吱声,这时忽然插话且语出惊人。

大家没明白他的意思,一时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田蔷蔷见大家没有明白,更加得意地指着何、毕二人说:“你们想噢,他们俩人的姓,是不是何必(毕),两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不是缘(园)分(芬)。”

大家这才会意。薇薇本想让弟弟不要乱说,却见小魏对他白了一眼说:“有什么好笑的,就你聪明,你是志愿者,有闲空照顾照顾各桌酒水吧。”田蔷蔷听了小魏的抢白,倒是十分喜悦,欢快地答应了一声,便一溜烟跑了。

毕玉芬忽然一本正经地对何书园说:“小何,我们回家去你必须将姓改一下?”

“改什么姓?”何书园一脸诧异。

“嘻嘻,我想想,改为、改成宥——宥书园怎么样?这样,把我们的姓名组合在一起,就变成必有缘分(毕宥园芬),我们的爱情就会天长地久!”

何书园还想支吾,毕玉芬忽然很凶地对他说:“你敢不改,看我回去怎么与你算账!”

秦碧茵原本微笑地听着小夫妻对话,此时见毕玉芬对何书园这样凶,便有些不快地说:“夫妻间不管做什么事,要互相尊重。”

毕玉芬听了,便拍了一下何书园的手臂,高兴地说:“小何,听到没有,秦阿姨要你尊重我。”她的话把所有人逗乐了。她便在满座的快乐声中向薇薇说:“田老师,对男人,无论是男朋友还是老公,一定要做到一个字——管,小何,你说对不对?”

“你说的是圣旨,永远是对的。”何书园大概嫌她过于高调,没好气地说。

“有这种认识,这还差不多。”毕玉芬并不管何书园话语中的不满,洋洋自得地说。

一会儿,酒宴正式开始。场内笑声喧哗,大家纷纷向新人敬酒表示祝贺。不久,团市委林书记等领导,各赞助企业领导也都挨桌敬酒,将婚宴推向高潮。小魏也带着婚礼的几名工作人员出去敬酒,刚好田蔷蔷过来,小魏说:“蔷蔷,陪我们敬酒去,你负责斟酒。”田蔷蔷说好,手忙脚乱地拿酒瓶找杯子,忙不迭地跟着走了。

秦碧茵说:“蔷蔷这孩子,姐姐结婚,他上午来了半天没帮上一点忙,却屁颠颠地跟着小魏丫头忙前忙后。”

毕玉芬说:“我看小魏也蛮喜欢支使他的,年轻人的事说不清楚,说不定借着今天的大喜日子,也能成就一段姻缘呢。”

薇薇说:“如果真是这样,那要谢天谢地了,爸、妈为他的婚事可没少烦心,请人帮他介绍对象,只要一提这事,他就有情绪,就发脾气。”

何书园说:“大家都是过来人,都一样,说明你爸妈给他找的对象不合他的胃口,不是他的菜,他不情愿,当然要发脾气。”

郑如烟说:“人当然还是讲缘分的,有的人萍水相逢一见钟情,也有些人朝夕相处心存隔阂,凡事顺其自然最好。”

一直没有讲话的严小波也加入了讨论。他说:“恋人之间一见钟情确实是有的,现在比较流行的闪婚就属于这种类型,但好得快离得也快,我个人觉得,在情感上,只有长相知,才能长相守的。”

秦碧茵上午与严小波一直闲聊,对他的情况也有些熟悉。她瞥了一眼严小波,感叹地说:“严总事业做得那么大,自身条件又这样好,应该是许多女孩心中的钻石王老五,为什么至今还单身呢?”

严小波淡然一笑:“大家刚才讲,人与人之间是需要缘份的,我想也许缘份没到吧。”

毕玉芬说:“我想是因为严总的择偶要求太高,选择对象过于挑剔吧。”

严小波长叹一声说:“高与不高,我也说不清楚,但我是个执著的人,我相信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小波的话,让黄清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郑如烟,见她面无表情,正默默地端详着手中的玻璃杯子。

午宴之后,清文与薇薇本打算回去,却被毕玉芬拦住了。毕玉芬说:“我们上午一起参加婚礼,中午又在同一桌就餐,怎么讲都是难得的缘份的,我建议下午我们一起游览玄武湖,晚上我请客再聚一下。”

薇薇用眼睛征求清文的意见。清文觉得盛情难却,点头同意了。于是清文、薇薇别了秦碧茵等人,与何、毕沿湖闲逛。毕玉芬说:“上午参加婚礼仪式,团市委领导讲的是官话,卫老爷子讲的是大话,主持人讲的是套话,只有我们的结婚誓词才是真话,讲到我心坎里了。”

清文听了,不无自豪地拍了一下薇薇的肩臂,笑着说:“这可是我们薇薇亲笔写的。”

“哎呀,真了不起,我猜也是田老师写的,其他人哪会有那么高的水平。”毕玉芬说着便亲昵地搂住田薇薇。

何书园说:“光知道好没有用,说到就要做到,田老师上午领着我们宣誓,要追求梁山伯与祝英台式的爱情,祝英台对梁山伯,可不会像你这样凶巴巴的。”

一席话讲得毕玉芬脸腾地红了,她先是作势要揪何书园的嘴巴,说“我就要对你凶,看你怎么地!”何书园躲开后,她又摇了摇薇薇的手臂说:“田老师,你快告诉我,梁山伯对待祝英台是怎么个好法,我要让小何学,一样一样地对我。”

田薇薇转而对黄清文说:“清文,你们男人,对梁山伯更了解些,你给玉芬说说梁山伯对祝英台是怎么个好法!”清文没想到薇薇把球抛给自己,抬头看到何书园站在一边傻笑,便借机说:“书园,你与梁山伯都是南方人,你理解更深,你说说看。”

何书园憨憨地摸了摸头,说:“我想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出门不花心,在家抢着干,就像电视里的灰太狼吧!”一席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毕玉芬说:“这可是你说的,以后你哪一点做得不如灰太狼,你就不是梁山伯,更算不得男子汉。”

薇薇看了眼清文,笑着说:“我们喜欢灰太狼式的梁山伯!”清文笑而没有应声。

在公园闲逛了半天,晚上,四个人便在公园附近找了个酒店。菜上好后,何书园要了啤酒。毕玉芬斟满就要与薇薇干杯。何书园让她少喝一点。她把脸贴向何书园,嘴中却说:“我就要多喝,就要多喝,看你把我怎么地。”说完,真地把满杯酒喝了。何书园只能在一边无奈地摇头。

一天相处,黄清文已经习惯了这对小夫妻表达感情的方式。表面上,毕玉芬对何书园凶神恶煞,实际上感情至深。他记得,刚才在玄武湖公园门口时,因为人多,一名游客不小心踩到了何书园的脚。何书园没说什么,毕玉芬却不依不饶,大吵大闹,硬是逼着对方向何书园道歉。

几杯酒喝下,何书园话儿也多了起来。他邀请黄清文、薇薇有空到他们家做客。黄清文问他们住哪里,何书园说:“在城南长干里附近。”

“长干里?就是李白写《长干行》的地方?”黄清文惊奇地问,“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心之所至,他禁不住吟咏起来。

何书园也有些兴奋:“是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那可是爱情诗的发源地,你俩感情那么好,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到长干里做客,一定会汲取更多爱情的养份的,说不定还能够结出爱的硕果,生出一个胖小子呢!”

一席话讲得大家哄堂大笑。黄清文、薇薇答应有空一定会去。临分别前,毕玉芬抓住薇薇的手,叮嘱他们有空一定要去看看自己,才依依不舍离去。

 

婚礼之后,黄清文的主要精力仍放在创业史的修改与完善之中。半个月后,修改统稿任务终于完成。由张怀正亲自主持召开会议,对文稿进行审定。20多万字的文稿,除了一些财务数据让财务部审核外,其它文字描述性的语句,张怀正及公司领导几乎逐字逐句地进行推敲。

到了周日下午,终于完成了审稿任务。张怀正作了总结:“这一部鹏程人自己编写的创业发展史,记载了五十年来鹏程人不屈不挠的奋斗历程。当然,编写这样的书,要付出许多心血与汗水,特别是总经办黄清文同志,牺牲了几个月的休息时间,终于完成了公司赋予的任务,时间之短,质量之高,出乎我个人的预料,他的努力,为鹏程成立50周年,献了一份丰厚的大礼,让我们每一位鹏程人,收获了巨大的精神财富。”

张怀正的讲话向来充满激情,一席话不仅赢得了满座的掌声,也使黄清文懂得了所做工作的价值。会议决定文稿审定后付梓,所有员工人手一册,作为公司成立50周年的特殊礼物。

会议结束后,黄清文回到办公室,整理着会议记录。忽然,门被推开,他抬头一看,见是郑如烟走了进来。

郑如烟作为鹏程集团总法律顾问,虽说是兼职,但已愈来愈融入鹏程的经营管理之中。这一次召开审稿会议,华天觉得与郑如烟关系不大,因而没有通知她。不想会议召开后,张怀正当场询问郑总法律顾问为什么没有参会。华天讲了自己的意见,张怀正没有吭声。华天知道没有说服领导,立刻离开会议室打电话邀请郑如烟参会,不想郑如烟到外地出差了,今天早上才赶回参会。

黄清文见到郑如烟,忙起身离座给她沏茶。郑如烟说咱们同学客气什么。黄清文说:“以前是同学,现在是领导,前天办公室开会没通知你,还挨了张总的批评,华主任今天也特意关照我,让我与你解释一下,没通知你开会真的是怕你周末另有安排,也担心你不愿参加。”

郑如烟笑了笑,“华主任对我解释了,事实上,我也觉得这个会与我确实没有什么关系,也不知张总怎么想的,非要我参加,但参加了收获也非常大,公司能将企业史编得如此文采斐然,也真难为你这位黄大才子了,如果不是我这两天到云南昆明出差,我也真想参会,学习一下你的大作。”

黄清文说:“我也只能伏身案头写写画画,不像郑总你天南地北到处潇洒,到哪儿都有用武之地。”

郑如烟说:“清文,你冤枉我了,我可没你讲得那样潇洒,我这次去昆明,是受小波所托,帮他办事去的。”

黄清文疑惑地望着她,不知道她去云南帮小波做什么样的事。

郑如烟说:“你还记得前不久提到过的,小波投资的金陵御府苑项目吗,由于部分居民阻挠,迟迟拿不到规划许可,虽然,小波使出了浑身解数,动用各方面的关系,但以赵宏伟为首的三、五户居民就是不同意他们开出的条件,项目陷入了僵局。前不久,赵宏伟上夜班途中,忽然遭到两名陌生人的袭击,赵身强体壮,平时也是个挑事的主,奋起反击,那两人竟不是对手,其中一名被他揪住猛揍了几拳,另一名急了,掏出携带的匕首对他猛刺一通,赵宏伟当时就血流满地昏死过去,两名歹徒见状,趁着夜色匆匆逃走。一位路过的出租车司机发现了他,将他送到医院并报了警。事情发生后,虽然没有证据,但赵宏伟的家人一口咬定是严小波指使人做的案。公安机关通过调取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查出作案人是当地两个流氓,绰号叫光头与黑皮的,但两人作案后已连夜逃走,于是公安部门便将两人纳入逃犯进行网上通缉。不想两人逃到云南昆明后,又因抢劫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审讯中供出了殴打致伤赵宏伟的事,并供出是黄瑞民花了五万元指使他们干的,目前,黄瑞民已被公安机关刑拘,我这次就是受小波之托,作为黄瑞民的辩护律师,到昆明找那两名当事人了解情况的。”

“小波不会受牵连吧?”黄清文万没想到小波的公司会摊上这样的事,担心地问。

“目前还不太清楚,从逻辑上讲,小波虽然是项目的实际投资者,但金陵御府苑是他成立的项目公司运营的,法人是黄瑞民,而且犯罪嫌疑人讲的是受黄瑞民指使,没有涉及严小波。”

“可黄瑞民会不会牵扯出小波呢?”黄清文依然不够放心。

郑如烟说:“我也有些担心,这一阶段小波在北京忙着一些事务,没有和他面谈,我电话里问他,他说买凶伤人的事与他绝对没有关系。他虽然矢口否认,但我还是担心他与此事会有牵连,目前案情的发展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赵宏伟能不能抢救过来,这决定案件的性质与严重程度;二是案情是否会节外生枝,两名作案者或者黄瑞民会否提供小波指使或参与的证据。”

黄清文虽然并不懂法律,但他十分认可郑如烟的分析,不禁对严小波隐隐有些担心起来。两天后,郑如烟打来电话印证了他的担心。郑如烟告诉黄清文,她上午刚到赵宏伟就医的医院,赵宏伟仍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她找了主治医生了解情况,医生说经过抢救,赵的生命应该没有危险,但想恢复正常也不太可能,很可能一辈子成为植物人了。现在,赵宏伟的家人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官也与她沟通,说如果黄瑞民能拿出赵宏伟的医疗护理费用,量刑是可以从轻的。黄瑞民也希望她带话给小波,请他无论如何拿出这笔钱来救他。

“大概需要多少钱?”黄清文问。

“赵宏伟在医院里抢救了一个多月,已经花费了50多万,医疗期远远没有结束,而且如果真的成了植物人,一辈子医疗费、护理费,兼之他孩子还要一定的抚养费,累计不会低于五、六百万的。”郑如烟说。

“如果出了这笔钱,我相信这事也许会大事化小,否则,会很复杂。前天吧,我到检察院会见了黄瑞民,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我,让我找到小波救救他,说他生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最大的才十五岁,最小的才三岁,他老婆又患有甲亢,家里不能没有他这个顶梁柱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黄清文无奈地摇了摇头。

“事情可能不这样简单”,郑如烟说,“本来,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可黄瑞民哀求一番后,恨恨地对着我说,雇凶伤人,也不全是他的本意,他与赵宏伟没有过不去的坎,如果大家见死不救,也别怪他不讲义气——我觉得他这话是个威胁,矛头直指小波的。”

“这件事你与小波讲了么?他怎么说?”黄清文有些紧张。

“他倒不慌不忙,说除非黄瑞民能够拿出证据证明是他指使,否则他是绝不认账的。小波这个态度,加上我与他的同学关系,让我很难取得黄瑞民的信任,只怕有什么节外生枝,我也帮不了小波的。”郑如烟忧心忡忡地说。

郑如烟的担忧也感染了黄清文。黄清文因此给严小波打了个电话。两人聊了半多小时,小波主要讲了黄瑞民雇凶伤人的事,言语间对黄颇多不满,说事情闹大了,不仅惊动了司法机关,而且那几户原来不同意规划的居民反应更强烈了,联合起来给规划局施压,金陵御府苑项目短期内肯定不可能获批的。在这种情况下,让他出资救黄瑞民,那是不可能的事。

发表时间:2017-03-21 11:45:14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7年03月21日 15:10:32
    虽慕梁祝化蝶情,不堪烟重雨霏霏。素有“文学才子”之称的某企业报编辑黄清文与清丽典雅的中学女教师田薇薇邂逅于图书馆,开始了相知相爱的历程。女主人公田薇薇追求的是梁祝式专一恒久的爱情:一旦心有所属,就应心无旁骛。但黄清文却在婚后生活中,与郑如烟、张霏霏、秦潇雨等女性的暧昧不清的交往让彼此产生重重误会,使他们之间的爱情犹如刚破茧的蝴蝶,不堪 霏霏 烟雨的困扰, 最终生死殊途,两心永隔。 小说以诗化的叙述方式、曲折的故事情节、鲜明的人物形象揭示人类永恒的爱情主题:“愿得一心人 ,白头不相离”自古至今是每一个女人心底最美好的愿望,但 优秀的男人婚后总会受到诸多异性的诱惑,纷繁多变的生活中如何坚守一份专一恒久的爱情?“现实生活中的爱情不能像鲜奶,容不得任何杂质,有了杂质就会变质,而应如溪水,能够以涓涓的细流净化杂质,保持爱情的鲜美。”这正是《烟重雨霏霏》的 意义所在。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