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都市情感】长篇小说《烟重雨霏霏》第二章 缅怀梁祝化蝶情(一)

发表时间:2017-03-21 15:20:43 点击:3204 回复:6

宏情远渡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第二章 缅怀梁祝化蝶情(一)#

元旦前一天,袁正腾打电话给黄清文,说严小波元旦期间将到扬州,想邀请他元旦期间到扬州聚聚。黄清文在国庆聚会时,知道袁正腾在扬州创办了一家中等规模的广告公司,目前已经在扬州定居。严小波到扬州,他自然要做东道主的,但自己有些为难,因为前两天父亲已经打电话给他,让他元旦回老家去。如今更改行程,难免让家里人失望。

袁正腾知道原委,正色地说:“清文,这次扬州聚会,虽然我是联络人,但参加的同学都是小波亲自点名的,也就七、八个人,而且你与郑如烟是他特意关照,必须要参加的,你不过来,我可没办法向小波交待呀!”

黄清文说:“怎么,这次到扬州,郑如烟也过去?”

袁正腾说:“我刚才与她联系了,她元旦到扬州,肯定参加聚会的。”

黄清文说:“那好吧,你与小波讲一声,元旦扬州见。”

黄清文放下电话,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父亲黄之田接的电话,黄清文告诉父亲,自己元旦要去扬州参加同学聚会,不准备回去了。做父亲听了,“你参加同学聚会,应该有女同学吧,合适的时候也该为自己找个对象了,本来这次元旦让你回来,就是想与你谈谈你的婚姻大事,如果你在城里找对象困难,我想不如回老家找吧,前两天你东庄二表叔帮你介绍了一个,本想你元旦回来见个面 ……”

黄清文一听就急了,“爸,对象的事,你们就不用为我操心了,不管找城里人,还是农村人,我只希望尊重自己的意见,也希望其他人不要掺和。”

黄之田说:“我与你妈并不想多掺和你的事啊,可你总得拿出实际行动来,你想想,你今年都三十啦,隔壁清修大哥,比你大不了两岁,儿子都读初中了,你呢,至今还光棍一条,还急什么急!”

黄清文知道父亲脾气,可能是由于做了大半辈子村长的原因,倔强中充满自信,耿直中透着威严,尤其在他这个独生儿子面前,总爱摆出居高临下的架势。他不想惹父亲生气,只好说:“对象的事,我心里有数,会尽快解决的!”

老村长见儿子至少从表面上答应了,心情大好,“最好你们这次到扬州同学聚会,就能给我带回来一个。”

黄清文到了扬州,在酒店里见到了严小波、袁正腾、郑德一,以及在扬州某技术学院做老师的许彬彬等六、七名同学。经过大家交谈,得知郑如烟假期在北京有事,没有回到扬州,他想起父亲找儿媳的嘱咐,无奈地笑了笑。从大家的闲聊中,他还知道严小波地产事业做得很大,也肯帮同学的忙,袁正腾的广告公司、郑德一的建材销售公司都从他的项目中接了许多业务,他也这才明白,这些年自己“隐居江海”,而严小波早已在商海上与许多同学打成一片了。

晚宴虽然是袁正腾请的客,但严小波却被安排在主人的席会上,也理所当然成为聚会的主角,他的一言一行都为大家所关注,而小波始终与身边的清文交流。他告诉清文,自己在房地产市场上打拼了十年,从最初的泥瓦工、包工头,到自立门户创立房地产公司,每一步都夹杂着常人难以体会的艰辛。黄清文频频点头。

“但一直以来,总有一种源源不绝的动力鞭策着我前进,逼得我不敢偷懒、懈怠,一是我所知道的,如烟不停上升的学历,二是清文你这个当年才子谜一样的奋斗历程,所以,我即使有点成就,也与你有关系,我要敬你一杯。”

清文开着玩笑说:“严总,你把我当成道具了,应该罚酒。”

“不是道具,是催化剂,”严小波真诚地说,“清文,我讲实话,这十多年来,我接触的名人、官员不少,但在我心中,我在乎的只有你、如烟与在座各位同学,我没有读过大学,知道自己的硬伤,但我不能与你们差距太远,为了跟上你们的步伐,我只能风雨兼程地努力着……”

严小波虽然与清文低语,但挨着黄清文的郑德一却也听得明白,他有些感动,站起来倡议说:“严总事业做了那么大,还这么谦虚,这么重情重义,我们大家一起敬他一杯。”

大家赞成,一起举杯敬着小波。喝毕,袁正腾看了看全桌,稍有些遗憾地说:“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今天只可惜如烟没有过来,否则,我们学校时就处得好的几个同学都齐了。”

黄清文说:“这只能怪小波,和郑美女一起在北京,为什么没有把她带过来。”

许彬彬笑着说:“郑如烟没来,清文肯定会失望的,高中时可是公认的才子佳人。”

黄清文看了看严小波,笑着说:“失望的不是我,我是替郑如烟惋惜——小波总这么优秀!”

严小波在学校时暗恋郑如烟,是同学间公开的秘密,只不过他地位特殊,大家尊重他,不敢开他的玩笑,如今喝了些酒,兼之清文将话题点破,大家也就不那么顾忌,想说的话像盛满的水池开了泄口,立刻畅快地讲了出来。

郑德一说:“女人的心真地难猜,也不知郑如烟怎么想的,我们小波总那么优秀,事业这样大,她偏不嫁,却嫁了个猴子一样的老公?”

“她嫁了个猴子一样的老公?”清文感到惊奇。

袁正腾说:“如烟的老公姓侯,是她大学时的校友,是扬州人,他俩结婚后回扬州我们曾聚过,能说会道,十分活泼,在德一眼里就像只猴子了!”

郑德一说:“也不全是姓侯的原因,老侯我也见过,瘦瘦小小的,一脸老相,平时佝偻着腰,活脱脱一只人形的猴子,也不知如烟怎么会看上他,甘心把鲜花插在牛粪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热火朝天,只有严小波没有插话,在一旁安静地听着。袁正腾注意到小波的神色,便问:“小波,你与郑如烟夫妇熟悉,你说如烟那么高冷,怎么会选择老侯呢?”

严小波苦笑了一声,说:“我哪里知道原因,兴许是她爱才,老侯才华出众,如烟便爱上了。”

郑德一说:“小波总讲得有道理,我一直疑惑,郑如烟嫁老侯图什么呢,如果爱财,严总是亿万富翁,爱才,清文是公认才子,爱材,我们几位都不错啊,特别是正腾兄高大威猛,英俊潇洒,怎么也不输老侯啊。现在想来,她肯定是爱才的,清文虽然有才,可这多年玩隐居,人家找不到,只好随便找一个将就……”

许彬彬说:“事情也许不是这样简单,我有一个大学同学,也在首都政法大学做老师,认识郑如烟与她的老公侯元斌,据她说,侯元斌的老子是政法大学法学院的院长,当年郑如烟在校获得硕博连读名额,以及能够留校执教都是借助这个关系,我想,她不嫁给侯元斌,可能也不会有‘十年植桃李,迎送皆东风’的成功吧!”

一席话将大家说得默不作声。半晌,严小波对许彬彬说:“许老师,你也不要相信你那同学的八卦,侯元斌的老头子是法学院的院长确实不假,但如烟不可能因这层关系选择老侯,我更认为德一分析有理,是老侯的才气吸引了她,更深层次讲,是清文这些年玩隐居伤了人家的心,因此清文必须罚酒的。”

严小波说完,大家都跟着起哄,强着清文罚了酒。

清文认罚,反过来说小波只顾事业发展,对郑如烟关心不够,才让别人占了先机,要小波罚酒。

大家推波助澜,也让小波罚了。整个晚上,这群男生就以郑如烟为话题,不停地喝酒。清文、小波都有些喝多了,晚上就住在酒店里。

第二天,小波有事去了上海。袁正腾安排司机将黄清文送到南京。扬州到南京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南京,清文见只有九点钟,索性让司机将他送到古籍图书馆。图书馆里的人并不多,稀稀疏疏的,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看报纸。

黄清文元旦之前已经读完了《明史》,完成了通读二十四史的任务。他按照朝代顺序,在图书馆借了套《清史稿》,便在靠近阅览室前窗的地方找了个座位。这儿光线充足,视野开阔,窗外不远处,就是横亘在水泥森林与绿树荫中的秦淮河。

这时,一位二十来岁,留着齐耳短发,高挑白皙的女孩走了过来,在他前排坐下了。她提着一个硬纸袋,坐下后,便从袋里掏出几本厚厚的书本放在桌上,便又出去了。黄清文待她走后,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前面桌上那一摞书,见上面那本是《考研英语核心词汇突破》,便估计她是大学生中的考研族。

过了一会儿,那女孩从外面走了进来,黄清文这才看清她的面庞,眉目纯净、肤色白皙,如在椰奶中洗过一般。那女孩再次坐下后,便进入了学习的状态,一边看着书,一边做着笔记。

时到中午,黄清文收起书下楼吃饭。离开时才发现阅览室的人差不多已经走光了,只有前面那个女孩,仍伏案埋头,全神贯注地抄写着。他下了楼,在旁边一个小餐馆吃了碗面条,又回到阅览室。室内除了那名复习考研的女孩埋头桌案,依然没什么人。那女孩并没有察觉到黄清文进来,正专心致志诵读着单词。声音虽然不大,但吐字清晰,宛若动听的百灵。

黄清文刚到座位坐下,朱竹打来了电话,问他是否回去吃饭。他担心两人通话影响那女孩学习,简单回复了朱竹。听到身后有人讲话,女孩才发现后面有人,她抱歉地转过身来,对着黄清文说:“sorry,没想到你也在这儿,刚才读英语打扰你啦。”

黄清文见这女孩态度谦和,心里生出一丝好感,连忙说:“道歉的应该是我,我刚才应当到室外接听电话。”

大概感谢黄清文的理解,那女孩莞尔一笑。理解与微笑消释了彼此的陌生,两人找着话题攀谈起来。交谈中,黄清文知道她叫田薇薇,竟是紧挨着鹏程江海航运公司的宜昌路中学的语文老师,教龄刚两年,正准备着考研。

不久,图书馆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田薇薇便转过身去,继续埋头学习。黄清文却不能平静,心中反复回想着刚才与田薇薇的交谈,心中也笑话自己多情了。接下来几个周末,黄清文来到古籍图书馆,多次碰到田薇薇,他和田薇薇也便渐渐熟悉起来。田薇薇原来也是古都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恰好与黄清文自学考试属同一所学校,由于同校毕业,黄清文又长她几岁,她称黄清文为师兄。

一个工作日上午,黄清文正在忙着修改一篇稿子,忽然接到田薇薇发来的手机信息:师兄,最近有空么?我想请你帮个忙。黄清文发信息问什么事。薇薇发来信息:你做编辑,文字功底好,能不能帮我写一篇《阅江楼记》?

黄清文问:写这个干什么?

薇薇说,学校要求写的,具体中午与你讲。

发表时间:2017-03-21 15:20:43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