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一起来看小说言情吧

发表时间:2017-06-18 13:39:12 点击:13745 回复:19

特累则改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睁开眼,一片漆黑。阮梦满头大汗地从床上坐起来,薄薄的丝被从她肩头滑下,浑身的皮肤都被汗水浸透,她盖着被子,却冻得厉害。转头,梳妆镜里映出一张苍白浮肿的面孔,像只刚淹死不久的女鬼。这里……是哪里?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死于酗酒与嗑药的突发症,她还记得……临死前看到的鲜红的“手术中”三个字样,那是她生前最后的印象。
可是现在她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哆嗦着手拉开了床头的灯,阮梦瞪着镜子里的倒影:肥胖、浮肿,一脸黄褐色的斑,未老先衰的模样像是个三十多岁的家庭主妇。但是她很清楚,这是她二十三岁时的样子!从她开始嗑药后,就再也没有这么胖过了。不过她胖不胖又有谁在乎呢?她人不人鬼不鬼了那么久,那男人也不看她一眼。她死撑着不肯离婚,不肯成全他和那个女人,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和情人在外面共筑爱巢,连孩子都有了!所有人都当他们才是一对,而她阮梦,永远都是被嫌弃被忽视的那一个。孩子……说到孩子,她也有一个孩子。怀孕的最初,她还天真的以为孩子能换回那个男人的心。可是那男人却只爱孩子不爱她,甚至连她的孩子都对那个外面的“妈妈”亲的不得了。阮梦,你这一辈子过的可真是够失败的了!她穿上拖鞋,卧室灯光昏黄,但睡衣下的躯体仍然臃肿笨拙,简直不堪入目。冰冷的水扑在脸上,阮梦从浴室走出来,清清楚楚地看见精致的时钟上的时间:201X年6月17日。同样的十年后的6月17日,是她的死亡时间。阮梦还记得自己漂浮在空中看着他们一家三口静静地凝视着自己的遗体。哦,不,是一家四口才对,因为她的儿子也在其中,没有流一滴眼泪。
那时候她就想:要是能重来一次该多好呀,重来一次的话,她绝对不会选择考上B大,也不会遇到他,不会喜欢他,爱上他,死缠烂打,用尽手段以平凡的模样嫁给他,然后……把自己害成这个模样,让父母为自己蒙羞,连唯一的骨肉都如此疏离。要是能重来一次就好了。她是这样想的。阮梦颤抖着打开卧室的门,身上犹然穿着宽大的睡衣。她慢慢地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入眼的一切都是那般陌生而熟悉。这是她刚和他结婚三年的时候住的房子,那时候那个女人还没有出现,她也没有怀孕,他对她——还没有那样冷漠。厨房很乱很脏,这时候的她已经慢慢开始心灰意冷了。不管怎样付出,那个男人永远都是一副冷淡的表情,好像她只是一个渺小的垃圾。于是慢慢地,她就开始疯狂了,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只想麻醉自己……阮梦用力摇头,走到客厅窗口,一把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打在她的脸上,就像是给了她新生。她闭上眼,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来。她还记得,他坐在餐桌旁,拿着刀叉吃着东西。他从来不吃她做的中餐,因为那个他爱的女人最爱的是西餐。她爱的那样卑微那样懦弱,甚至连最基本的要爱自己都忘记了。她还想起以前的自己就在他用餐的时候站在一旁,像个佣人,但嘴巴永远都不会停下,总是不住地在说啊说,唠叨又啰嗦,但他其实一点儿都不需要。他冷了、累了、饿了,公司的秘书能比她做的更好。所以说,阮梦,其实真的微不足道。尤其是在他心里。从二十岁到三十三岁,阮梦整整做了他十三年的妻子。其中只有五年的时间他跟她一起生活,五年后,他就搬了出去,并且执意要和她离婚。阮梦像是世上无数个被丈夫背叛的普通女人一样,死活不肯离婚,但伤到的又能有谁呢?那个女人没有名分,但受到的尊重却和正室没什么两样。而她这个可怜的正室,只能呆在角落里。她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里流出来。明明是那样一个肥胖的身体,但蜷缩在墙角时,却是那般凄凉绝望。
她为什么没有死呢?
为什么还要让她再活一次?阮梦不知道答案,也没有人告诉她答案。她哭了好久好久,就像是要把前世的眼泪一次流完一样狠狠地哭。过了好久好久,她才站了起来,双腿已经蹲的发麻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7-06-18 13:39:12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7年06月18日 13:59:01
    但是心里却像是轻松了许多。以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而现在,她站在这个噩梦的开头,她可以选择让这个噩梦继续,亦或是终止。阮梦选择后者。她走回卧室,精心挑选了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普通的地摊货,前世,到了后期,她就开始使劲的刷他的卡了,买各种各样的饰品衣服,就像是把自己不能得到的爱从中找到补偿一样。
  • 2017年06月18日 14:00:55
    但是心里却像是轻松了许多。以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而现在,她站在这个噩梦的开头,她可以选择让这个噩梦继续,亦或是终止。阮梦选择后者。她走回卧室,精心挑选了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普通的地摊货,前世,到了后期,她就开始使劲的刷他的卡了,买各种各样的饰品衣服,就像是把自己不能得到的爱从中找到补偿一样。选了一件颜色素淡的裙子,其实阮梦在二十三岁的时候不喜欢素淡,而是喜欢热烈奔放的颜色,但是现在……她已经三十三岁了,比现在的他还要大上那么几岁,自然不再是年少时候的模样。把头发梳起来,已经四点钟了,按照以前的生活,这时候……她应该去买菜,然后做一顿晚餐。因为他会在五点半的时候回家。眼前的一切都很熟悉,但也很陌生。从他搬走后,阮梦就再也没有买过菜了。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些场景,以为自己的一辈子就那样完了。可老天让她再活了一次。
  • 2017年06月18日 14:02:15
    但是心里却像是轻松了许多。以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而现在,她站在这个噩梦的开头,她可以选择让这个噩梦继续,亦或是终止。阮梦选择后者。她走回卧室,精心挑选了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普通的地摊货,前世,到了后期,她就开始使劲的刷他的卡了,买各种各样的饰品衣服,就像是把自己不能得到的爱从中找到补偿一样。选了一件颜色素淡的裙子,其实阮梦在二十三岁的时候不喜欢素淡,而是喜欢热烈奔放的颜色,但是现在……她已经三十三岁了,比现在的他还要大上那么几岁,自然不再是年少时候的模样。把头发梳起来,已经四点钟了,按照以前的生活,这时候……她应该去买菜,然后做一顿晚餐。因为他会在五点半的时候回家。眼前的一切都很熟悉,但也很陌生。从他搬走后,阮梦就再也没有买过菜了。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些场景,以为自己的一辈子就那样完了。可老天让她再活了一次。
  • 2017年06月18日 14:04:33
    但是心里却像是轻松了许多。以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而现在,她站在这个噩梦的开头,她可以选择让这个噩梦继续,亦或是终止。阮梦选择后者。她走回卧室,精心挑选了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普通的地摊货,前世,到了后期,她就开始使劲的刷他的卡了,买各种各样的饰品衣服,就像是把自己不能得到的爱从中找到补偿一样。选了一件颜色素淡的裙子,其实阮梦在二十三岁的时候不喜欢素淡,而是喜欢热烈奔放的颜色,但是现在……她已经三十三岁了,比现在的他还要大上那么几岁,自然不再是年少时候的模样。把头发梳起来,已经四点钟了,按照以前的生活,这时候……她应该去买菜,然后做一顿晚餐。因为他会在五点半的时候回家。眼前的一切都很熟悉,但也很陌生。从他搬走后,阮梦就再也没有买过菜了。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些场景,以为自己的一辈子就那样完了。可老天让她再活了一次。
  • 2017年06月18日 14:08:23
    鲜艳的西红柿、碧绿的青椒,一捆一捆扎的整整齐齐的小白菜,水汪汪的芹菜,饱满的茄子……这是阮梦第一次觉得蔬菜这么美。她细心地挑选着,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真和热情。她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上快要落下的太阳,又挑了些新鲜的肉类,付了钱,朝家里走。经过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她看见了那辆熟悉的奥迪已经停在了车位上。心里一紧,他回来了?阮梦有点慌,但还是强自镇定下来,抿着嘴巴,提着菜篮上了电梯。越接近那扇门,她的心就跳得越快。颤抖的手连磁卡都拿不稳。阮梦咬住嘴唇,狠狠地,直到尝到自己口中的铁锈味。就在她又一次抬起手时,门却从里面被拉开了。“……”她看着给她开了门就没有再看她一眼直接转身的男人,眼睛一酸,连心都跟着狠狠疼起来。她已经多久没有见过他了?又是多久,没有这样和他共处一室了?阮梦傻傻地站在门口,看着那个高大修长的男人又退了回来,一双冷冷淡淡的眼睛望着她:“怎么不进来?”“……啊。”她轻轻地应了一声,费力地提着篮子走进去。手上蓦地一轻,男人已经将篮子给接了去。“……谢谢。”男人看了她一眼,点了下头,没怎么说话。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向来都很少开口,阮梦一直以为是他不喜欢说话,可是后来当她看到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明白,他不是不爱说话,而是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
  • 2017年06月18日 17:08:54
    好遗憾,真的好遗憾,她不是那个能让他开心说话的人。真的,好遗憾。将菜整整齐齐地放进冰箱,阮梦很自然很习惯地找出围裙,但却发现围裙已经很脏很脏了。她看了下外面客厅坐着看报纸的男人,轻手轻脚地从他面前走过,回卧室找了件长裙套在了身上,然后重新回到厨房。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下过厨了。虽然厨艺越来越精湛,但是自从他离开这个家之后,她就再也没能亲手做一顿饭给他吃。想起自己以前多么天真幼稚,以为自己嫁的人能够陪自己一起做饭做家务,从来不肯放弃这奢侈的想法,现在,死了一回之后才知道,从前多么可笑。她静静地切着青椒,又拿出洋葱,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晚饭很简单,阮梦没什么胃口,就只做了他一个人的。他最经常吃的洋葱沙拉和蜜汁牛排。阮梦会那么多道菜,他却从来不肯去尝试其他的。“……你不吃吗?”他问,优雅地拿起刀叉。心里颇为讶异,要知道之前的每一天,只要她在做饭,就是一定要喊他去帮忙的,虽然他从来都不曾去过。阮梦摇了摇头,勉强扯开一抹微笑。她坐在那儿,痴痴地望着对面象征性地问了自己一句后就开始用餐的男人,低下了头。不见他,不疯魔,不痛苦。从他离开家后,她就开始嗑药酗酒,居然都忘记了自己曾经陷得
  • 2017年06月18日 17:12:11
    多深。现在见到他,依然简简单单的模样,心却疼得厉害。她还是爱他,很爱很爱,疯狂而无法自拔的爱。所以,才让自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很快就用完餐,用面纸擦了擦嘴角后就起身朝卧室走。阮梦看着他的背影,嘴巴张了好几次都无法说出话来。她以前不懂,所以总是唠叨的很,直到死前她都不懂,但就在自己死去的那一刻,她却明白了。啊,原来他不喜欢听啊。默默地收拾起杯盘,阮梦慢吞吞地把桌子清理干净,一个人坐在厨房的小桌子旁发呆。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没有死。而且还真的回到了从前。
    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这怎么可能呢?可是遇到他冷淡的表情,她依然手足无措,三十多岁的人了,在面对他的时候,依然无措的像个小孩子。他也从来不担心她,就像现在。她坐在这儿一个多小时了,他却早已洗了澡去了书房看文件。阮梦闭上眼,只觉得满心酸涩,再想哭,也哭不出来了。她明明才三十三岁,明明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明明回到了事情的原点,但是却一样的绝望。只要他在她面前,她就永远无法做到云淡风轻。脱下套着的长裙,阮梦慢慢地走进卧室,找了换洗衣服,莲蓬头撒开的热水那样滚烫,却无法温暖她冰冷的身体。她看着自己身上层层叠叠的赘肉,又看了看镜中已经胖的看不清五官的女人,突然对自己以前的自信感到不解和可笑。她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得到他的心?又凭什么以为自己嫁了他,他就一辈子不会离开她?细细地擦净身体的水珠,阮梦轻轻地叹了一声。人胖,连皮肤都是那般粗糙,粗大的毛孔,不均匀的身材,哪个男人会喜欢呢?晚上没有吃饭,她竟然也不觉得饿。穿上睡衣,却意外地发现他已经躺在床上了。阮梦有些紧张,她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对于他。但阮梦同时也很清楚,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不属于她。今生她没有其他要求了,只希望、只希望自己能够在他要求离开的时候干脆的放手,再也不死缠烂打。关了灯,阮梦钻进被窝里。他的体温从另一边传过来,温暖的教人想落泪。阮梦闭上眼,强迫自己入睡,什么都不要想,但是他却很快从右边翻了上来,压在她身上。阮梦吓了一跳,下意识想开灯,却被他阻止了:“……宫悬?”卫宫悬拧了下眉头,之前不管他怎么不喜欢,她都不肯改掉喊他“悬”的毛病,今天怎么转性了?“别开灯。”低沉磁性的声音那般沙哑诱人,但阮梦比任何人都清楚这都是假象。一切的温暖,其实都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不开灯,只是因为他不想看到自己的身体罢了。在黑暗中抱她,他才能幻想抱的是那个女人。
  • 2017年06月18日 17:39:54
    但是现在,她作为他的妻子,就要履行身为人妻的义务。他……居然不嫌弃。阮梦悄悄闭上眼,或许他不是不嫌弃,只是从来都没有说罢了。以前的阮梦没有自觉,现在不了。三十三岁的时候回到二十三岁,阮梦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有多么幼稚。她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强烈到她简直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很久、很久没有和他这么亲近过了。自从那个女人回来,他就再也没有碰过她,哪怕只是握手。她失去的太多太多了,但是有一些是注定得不到的,阮梦在死去的那一瞬间才明白。比如卫宫悬之于她。睡衣被他剥开,露出肥胖的身体。这具身体唯一的优点就只有白了,但是摸起来皮肤却仍是稍显粗糙,那是因为她从来不保养,并且始终做家务的缘故。后来阮梦才懂,做家务,把事情做的一丝不苟,和卫宫悬承不承认她这个妻子,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她不够好,也不是她太坏,而是因为她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卫宫悬的嘴唇很热,很软,有时候阮梦都忍不住要想,拥有这样一双温柔嘴唇的男人,为什么会对她那样不冷不热?他的手在她周身游走,抚过每一寸肌肤。卫宫悬从来不是有耐心做前戏的人,阮梦和他做爱的时候也没有几次感觉到高潮或是兴奋。她不知道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但是对于她来说——卫宫悬就像是一块捂不热的冰,如果不是因为婆婆想要孩子,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结婚了,如果不是他嫌外面的女人脏,也许他会连碰她一下都不屑。阮梦迷离着眼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她还记得大学的时候卫宫悬是怎样的受欢迎,各色环肥燕瘦的女孩子都喜欢他,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把上其中的任何一个。那时候阮梦以为卫宫悬是洁身自爱,后来才想通,他只是在等那个他心底最重要的女人罢了。卫宫悬已经进入了阮梦的身子。阮梦莫名地觉着有些酸麻,忍不住低低地哼了起来。前世他离开她之后,她就带着那具破碎的身体和心脏与无数陌生的男人做爱,慢慢地,身体就敏感了起来。没有爱情,她就沉沦在肉欲里,以此来麻痹自己,连从自己身上剥落的骨肉都忘记了。她只为了婆想要孩子,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结婚了,如果不是他嫌外面的女人脏,也许他会连碰她一下都不屑。阮梦迷离着眼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她还记得大学的时候卫宫悬是怎样的受欢迎,各色环肥燕瘦的女孩子都喜欢他,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把上其中的任何一个。那时候阮梦以为卫宫悬是洁身自爱,后来才想通,他只是在等那个他心底最重要的女人罢了。卫宫悬已经进入了阮梦的身子。阮梦莫名地觉着有些酸麻,忍不住低低地哼了起来。前世他离开她之后,她就带着那具破碎的身体和心脏与无数陌生的男人做爱,慢慢地,身体就敏感了起来。没有爱情,她就沉沦在肉欲里,以此来麻痹自己,连从自己身上剥落的骨肉都忘记了。她只为了
  • 2017年06月18日 20:40:54
    阮梦喝了药后觉得有些困,将东西收拾好了后便上床去睡了。昨天晚上卫宫悬前所未有的凶猛,她被折腾到半夜才睡着,真不知道他对着这样一副身体怎么也会有那么大的性趣。前世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她睡着的时候觉得脸蛋有点痒,但是身体还疲倦着,下意识地想睡,就伸手去拍。可这一去连自己的手都没回来,阮梦吓得一下睁开眼,却看见了一张不可能在这时候出现的脸。“我一定是在做梦……”喃喃着,她又重新闭上眼睛,但颈子上的啃咬力道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阮梦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反正死都死过一次了,就算疯了也没什么不可能。但是身体被啃咬的感觉实在是太清楚了,清楚到她的睡虫立马烟消云散。她不喜欢裸睡,但也许是所谓的重生搞的鬼,早上起来后她将全部衣服都丢进了洗衣机,没睡衣可穿的情况下,只好拿了一件卫宫悬早已不穿的旧衬衫。但现在卫宫悬居然真的出现在了她面前,她立马就意识到了自己正穿着他的衣服,又看到他脸上表情高深莫测,整个人立刻习惯性地瑟缩了一下,有点语无伦次:“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正在亲吻她脖子的卫宫悬愣了一下:“你在说什么?”他有那么凶神恶煞吗?以前她见到他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而是像见到了花的蜜蜂一样拼命的凑上来。这两天却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故意穿你衣服的,我——”突然意识到他不爱听自己唠叨,阮梦立刻闭上嘴巴,心里无比地懊恼。他已经够讨厌她了,她却还不吸取教训。“……没事。”卫宫悬把脸埋进阮梦胸口,很快就将她的衬衫脱了下来。今天一上午他都没有心思办公,脑子里尽是想着妻子的叫声和身体,像是着了魔一样。中午的时候他甚至连午餐都没心思吃,后来转念一想,她不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吗?那他既然想要她,直接回家不就行了?“你穿着吧。”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上班时间想别的,也是第一次翘班。居然只是为了一具称不上美妙的身体。阮梦也被卫宫悬的反常吓到了,她把手抵住他的胸口,掌心下的肌肉结实有力,散发着灼热的温度。“等、等等——现在是白天——”“嗯,我知道。”他低低地说了一声,语气里有些懊恼,如果他做得到,就不会回来了。“那、那你还——”阮梦手足无措地又挡又遮,白天不像是晚上能够遮挡住她的身材,他看到一定会反胃的!可卫宫悬哪里是容得人拒绝的,阮梦的手在他看来软绵绵的,一下就摁住动不了了。最后阮梦只能难堪地闭上眼,把自己彻底摊开。果然,卫宫悬不动了。前世阮梦从来不觉得自己胖有什么好自卑的,但是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后,她的一切一切都被比到了尘埃里,她才知道原来女人也能那么美丽,而不是像自己这样,又胖又丑,脸上的肥肉可以把五官都挤到一起。“呜……”她不敢哭,只能呜咽出声,心里的难堪一阵赛过一阵,疼得她受不了。“你哭什么?”卫宫悬问,声音还是淡淡的没什么感情。阮梦闭紧眼,不应他,把头扭到一边。因为午睡的缘故,窗帘被拉了下来,屋里虽然不能和外面比,却也能把该看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身下的女人圆润丰满,躺下的时候连身上的肉都因为地心引力向下,一点都不显笨拙肥胖。他看着,只觉得满手的酥滑,喉头上下滚动,顿时更加渴望了。阮梦从齿缝间呜咽出声:“别看、别看我——”“为什么不看?”他难得的给她回应,手掌握住一只丰润柔软的白兔揉捏起来,阮梦傻乎乎地睁开眼,卫宫悬俊美的面孔映入她眼底,有种不切实际的虚拟感。
  • 2017年06月18日 20:49:00
    她什么也不能说。她的卑微,她的恐惧,她的未来……都不能说。跟一个不怜惜你的人诉说你的脆弱,除了徒增笑料还能有什么后果吗?阮梦摇头,不说话。卫宫悬也没有再问,他本来就不是好奇心重的人。难得关心她一次她不领情,他也就算了。还是早些做完的好,早些做完,他就能早些回去办公。
    Chapter 5阮梦觉得难堪极了。她的心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可是在卫宫悬面前,她就和一个小孩子没什么两样,空有一副庞大的身躯,在他手里完全就跟面团似的任由他捏圆搓扁。而这一次做爱,他似乎也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以前、以前他几乎不怎么做前戏的!可这一次……前戏是不是也太长了?!阮梦忍着不叫出来,昨天晚上的记忆还在她脑海里回荡,打死她都不要再被那样OOXX又XXOO!她不叫,卫宫悬不满了。他拧起眉头,把阮梦的脑袋扭到自己面前,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她的脸,问道:“为什么不叫?”为什么要叫?阮梦在心底吼,当然,她不敢这样对卫宫悬。见她一脸的倔强,卫宫悬不免奇怪。但是身下的女人对他的吸引力大过了这些奇怪,于是他没想什么就压了她,伸手到下面摸了一下,阮梦被他吓到了,猛地叫了一声,他抬眼诧异地看她,阮梦飞快的眨着眼睛,去抓他的手:“别、别摸——”好丢脸,她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看着阮梦羞愤交加的脸,卫宫悬居然笑了!卫宫悬笑了!阮梦傻眼了,她几乎没有见过卫宫悬对自己笑,也没怎么看过他对别人笑,除了对那个女人和孩子,他几乎可以说是一块冰,任你怎么捂都捂不热。可是这块冰居然对她笑了,十几年了……第一次对她笑!“你哭什么?”他低低地问,声音里犹然带着情欲的沙哑。阮梦摇头,还是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咬牙忍住眼泪。她果然是贱骨头,明明知道卫宫悬不可能属于自己还要做这样的美梦,他对她还是充满了吸引力,只消一个笑容就能让她瞬间丢盔卸甲,输的一败涂地。“你已经很湿了。”卫宫悬像是发现什么宝藏一样惊奇的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准确的来说以前他们俩都不是这样的,一个不会变得沉默,一个不会如此为她的身体所惑。阮梦快要羞愤至死了,她的脸红得跟什么似的,偏偏卫宫悬却还是一副发现新大陆的表情:“又流水了。”“别说了!”她忍不住低吼,“要做就快些进来!”卫宫悬被她吼了,也是愣了一下,但立刻就反应过来,薄唇扬起一抹笑容:“这么心急?”阮梦被他话里若有似无的戏谑弄得面红耳赤,刚想反驳,他就一下子冲了进来。“那就如你所愿好了。”她被撞得上下起伏,双手抓在床单上,咬牙撑住身体深处传来的一阵又一阵极致的快感。好粗、好大、好热……阮梦闭着眼睛不敢看卫宫悬,每看他一次她就想哭一次,只有不看他,她才能维持那么一点点小小的自尊。随着卫宫悬的动作,阮梦受到的冲击一次比一次强烈,她歪过脑袋咬住枕巾,拼了命的抑制自己的呻吟。好奇怪好奇怪,她前世虽然放荡,但也是在经历了无数男人之后呀!现在的这具身体为什么也会如此敏感?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并不是这样的!“叫出来。”卫宫悬低下头,手掌抚过她的面庞,声音沙哑。“叫出来,软。”阮梦迷迷糊糊地看着他,他听到卫宫悬叫她“阮”,这是他第一次叫她“阮梦”之外的名字,虽然只是一个姓,但是她已经很满足了。前世听到他叫那个女人然儿然儿,每次听到,她的心都像是破了一个大洞。阮梦不知道卫宫悬喊她的是“软”,而非“阮”。她摇着头,不肯叫出声。卫宫悬看着她倔强的样子,眼神有些复杂,他越来越不懂这个女人。她明明是喜欢他的,不然也不会用尽手段想嫁给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觉得她好像有哪里变了?而且变得……让他迷惑。大手顺着她的脸颊滑到胸脯上揉捏了两下,阮梦被他捏的脸蛋泛红,下身又被他占着,那种酥麻到了骨子里的感觉让她实在忍不住——尤其是当卫宫悬吻上她嘴唇的时候,她的呻吟便被卫宫悬吞到了肚子里。
  • 2017年06月19日 07:40:13
    他吻她……他居然吻她!前世他从来不碰她的嘴唇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就算是在外人面前装恩爱的时候,他都没有亲过她的嘴唇,从来都不曾!“啊……”双手将床单抓得越来越紧,阮梦觉得自己快要碎成片片了,剧烈的快感像是海浪一样一波一波袭来,她颤抖的越来越厉害,身体里的某扇门似乎被他敲击开了,然后他的嘴唇又覆了下来,那样的温软、凉薄……美好的叫阮梦似乎陷入了前世第一次见到卫宫悬的时候,那样的痴迷,不惜一切代价都想跟他在一起,也不去想想自己究竟配不配得上他。现在她懂了,心却还是不受自己控制。
  • 2017年06月19日 07:40:53
    她的声音,明明听过很多次了,可再一次听起来,却完全不像是最初那么回事儿。即使是在做爱,卫宫悬也依旧难免去想,他皱起眉头,身体欢愉,心里就很是复杂。阮梦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反正卫宫悬想的东西,她就算再怎么揣测也都是徒劳。她很想咬住自己的嘴巴好阻止那羞人的叫声,总之、总之这样的声音她可以叫给任何一个男人听,就是不能给卫宫悬听!他已经够看不起她了,她还要让自己再卑微一点吗?而且她的嘴巴里应该还有很重的中药味……可她能咬吗?卫宫悬正吮着她的嘴唇,她哪里敢咬下去!只能任着这淫媚的叫声一点点溢出来,卧室很大,竟然有了回声。“够了、够了……你快点做完、快点做完!”她不想听
  • 2017年06月19日 07:42:18
    到自己发出这样的声音,一点都不想!卫宫悬很是讶异,要知道以前的阮梦对他可是千依百顺,什么都不曾忤逆过他。现在可好,她居然要他快点做完?难道她是嫌弃他的身体?!阮梦还想说话来着,可惜在卫宫悬的进攻下已经碎成千万片,哪里还发得出音节。也许是她的话惹恼了他,也许是他不喜欢被人命令,总之这场欢爱直到一个半小时后才停止。阮梦已经散架了,她瘫软在床上,连拉被单遮住自己的裸体都没力气。算卫宫悬还有点良心,做完后他就起身去了浴室,阮梦以为他是要去洗澡,前世每次和自己做完他的第一件事都是去洗澡,然后才回来睡觉。至于她的清洁工作——当然是由她自己来完成。
  • 2017年06月19日 07:43:53
    可是这具身体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就弱成了这个样子?按理说她二十三岁的时候应该是很健康的 才是!难道说是因为灵魂的改变,连带着身体也差了吗?阮梦很难理解这是为什么,身上黏黏腻腻的难受的很,她挣扎地爬起来,还没来得及坐起身,整个人就因为扭动过度摔到了床下面。原本就要散架的骨头这下可算是真的散架了。她苦着脸,疼得龇牙咧嘴。从浴室踏出来的卫宫悬手上拿着热毛巾,但是朝床上一看却没人,那个刚刚在他身下哭得一塌糊涂的女人居然就这样神奇地没影儿了!随即他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因为有细细地呻吟声从床下传了过来。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跨过去,只看到一具雪白的身体背对着自己,圆润的臀瓣上尽是红痕和指印,连背上腿上都遍布着。
  • 2017年06月19日 07:44:59
    “你在做什么?”他皱起眉头问。阮梦一听到他这种不冷不热的语气就害怕,她挥舞着四肢想翻身,可惜庞大的就像一只被翻倒的乌龟,任凭如何手舞足蹈,就是爬不起来。她低估了卫宫悬的战斗力,也高估了自己的防御力,不是每个胖子都是力大无穷并且身强体壮的。胖子肚子里装着的都是伤心,越伤心就越胖。等到伤心到了极点,整个人就会爆炸,以后再想胖也胖不起来了。张开嘴,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阮梦只觉得难堪,她现在什么都没穿,幸好是只露了背面……刚这样想,身体就被一双温热的手掌拉了起来,然后抱回床上。开、开什么玩笑……他一定要把
  • 2017年06月19日 07:46:14
    她正面朝上吗?!伸手去够被单,手臂疼得有点抽筋,阮梦愈发觉得不懂了,前世卫宫悬离开她之后她可是放荡的很,可什么时候也没有过被做的这个虚弱的样子,难道真的是因为灵魂成长了,从而整个人都变了?她一边想一边不安分的动,死命想拿东西盖住自己。刚刚做完后卫宫悬就把屋里的窗帘拉开了,现在白天,看得很清楚好吗!“别乱动。”他说,然后伸手把她的双腿打开。阮梦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她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凄惨至极的尖叫,手也不抖不疼了,立马就伸过去要格开卫宫悬,可惜功亏一篑,人家没费什么力气就反制了她,最后阮梦只能可怜兮兮的咬着嘴巴,双手被卫宫悬压在膝下,两条腿则被
  • 2017年06月19日 22:54:02
    打卡。丁丁。感情很细腻。每个胖女人也许都很自卑、自卑身上的肥肉太多。
  • 2017年06月20日 11:18:13
    掰得大开,腿间那一点娇艳的红就这样大喇喇地展现在他面前。稳定了下心神,卫宫悬的眉头越拧越深,真是见鬼了,他居然还有欲望——面对着这么个普通平凡又肥胖的女人!两条大腿内侧还有着被摩擦撞击的红痕,他下手擦拭的时候不自觉地就放轻了力道,阮梦的脸红得快要炸了,她闭着眼不敢看卫宫悬埋在自己腿间的样子,直到他擦完了,把睡衣给她拿了过来。说是睡衣也不完全,只是换了一件他的衬衫而已。“你的睡衣放在哪里?”他没找到。“睡衣?”阮梦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居然是卫宫悬一直在穿的干净衬衫,她吓得一下子把衬衫丢的老远,回头就看见卫宫悬黑了一半的
  • 2017年06月20日 11:18:40
    脸,又赶忙结结巴巴的解释:“对、对不起……我不是、我的睡衣拿去洗了,所以才穿了你的衬衫……我以后不会了,我保证!”所以你可以不要这样吓我吗?她卑微惯了,卫宫悬偶尔的一点好意,她都下意识地想到后果。他给了希望,她就去奢望,最后得到的除了绝望不做他想。她已经很习惯了,习惯不去乱想,结果如何,她才是最不能承受的那一个。卫宫悬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脱身而出,而她,泥足深陷,就再也拔不出来。那首诗是怎么说的: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卫宫悬眉间成了个川字,他看着自己被丢开的衬衫,第一次发觉自己原来这么吓人。“没说不给你穿。”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