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女主播创业:没钱交房租 方便面挺一天

一袋方便面挺一天

谁说电子竞技只是男玩家的专属,女玩家一样可以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创造精彩,在大连就有这样三位90后美女初音、Carry、陌陌,她们都是在校大学生,但是出于对电子竞技的执著和热爱,她们毅然决然走向这条道路,每个月挤出仅有的生活费来创业,省吃俭用有时候一天仅靠一袋方便面充饥,经常工作到深夜,她们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

起步:刚接触游戏遭男选手“喷”

作为女性玩家,一开始的游戏道路是艰辛的,她们经常被一些在一起玩的男性游戏伙伴所嫌弃,因为手速和意识以及对游戏本身的认知能力不足,往往她们会“拖后腿”,一般战队都不愿意带女选手玩。可是这三位姐妹花并没有轻言放弃,反而变得更有韧性,别人玩一两盘就能玩会一个英雄,那她们就玩十盘,付出了比男生更多的时间和努力,“我们现在玩英雄联盟(一款网络游戏)两年多了,从S2赛季一直到现在S5赛季开始,我们从当初的青铜选手走到今天钻石选手真的是很不容易,我们真是一直被‘喷’了过来。 ”初音说。

发展:一拍即合想要创业

随着时间的推移,初音、Carry、陌陌在大连圈也小有名气,并在游戏中结交了很多领域的朋友,经过长时间思考,她们决定创业,做电竞游戏女主播这一行业。

三人在认真探讨之后,分工明确,Carry做直播,陌陌做解说,初音来负责后期的视频处理。在一番坎坷之后终于迎来转折,“除了特殊情况,我们基本每天都会在YY上直播,下午两点到六点,然后定期出一些第一视角的视频来给广大的玩家介绍英雄的玩法。 ”初音说。

艰苦:一袋方便面挺一天,没钱交房租

并非每一个人创业都是一帆风顺,三姐妹每月生活费有限,要想创业谈何容易,好在有身边朋友都康帮助,但同样没有工作的都康已经花光了积蓄,无力再承担太多的创业费用,“一开始是很艰苦的,需要买相机、电脑等制作视频的设备,需要花费大量的物力和财力,还要租房子,一年下来花了20多万,手里的积蓄基本都花光了。没钱的时候连泡面都吃不上,一天有时候只能吃一袋方便面。有时候房租也交不上。 ”都康说道。“没钱的时候,可能还要向朋友借钱,有时候也想放弃,可是硬着头皮也要走下来,每天做解说弄视频要工作到凌晨,睡觉都成了奢侈的事儿。 ”电竞解说是这样,守得住寂寞才能看到繁华。

希望:赚到第一桶金,最好的安慰

经过不懈的坚持和努力,三姐妹和她们的工作团队终于看到了希望,并收获了自己创业的第一桶金。

Carry向记者透露,目前她们的工作团队已经小有名气,在自己的公众账号上积攒了不少粉丝,因此她们除了做直播外还开了自己的淘宝店,出售一些零食和外设装备,每个月也都能带来几千块钱的收入,不但可以给自己提供日常的花销,还可以为家里节省开支。“寒假时自由的时间比较多,做起事来也很方便,不用像在学校的时候要挤时间来做。如果学校课程比较满的话,课余时间比较少,每天也都会很辛苦,这段时间也是我们积累原始资本的最好时机,我们必须要坚持下去。 ”Carry说。

三人同做直播

未来:

希望家人理解支持

“我们现在还是学生,当然要以学业为主,毕竟游戏解说是我们的副业,在不影响学业的前提下,我们会付出更多的努力。我们姐妹会一直坚持的做下去,不会轻易放弃,等我们毕业了可能会投入更多的经历来做这个,不过有的时候父母觉得我们在不务正业,家人的支持才是最大的动力。”陌陌认真的说道。

谈到未来,她们也有自己的打算,“中国电竞女神MISS一直是我们心中的偶像,有一天也要像MISS那样被所有玩家所喜爱。现在我们的粉丝一万人左右,我们不会满足这个数量,年轻就是资本,我们会继续努力打造出自己的天地。”

对比:

电竞女主播MISS年收入1500万

不久前,有着“电竞女王”之称的韩懿莹正式签约一家电竞直播平台。据知情人透露,为了能与她签约,该直播平台大约付出了1700万元人民币。据媒体此前报道,作为中国体育标杆人物之一的刘翔,2014年他的广告收入分成已经从巅峰期的1.6亿元直线下滑到1800万元。可以说,随着电竞的火热势头,眼下部分电竞主播的收入,已经接近刘翔的广告收入。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男性玩家关注,无论是电竞游戏厂商,还是代理商,都会通过“电竞美女”来赚取眼球。她们或许没有精细的操作,或许没有专业的技术,但她们一样可以在这个行业中吃的开。

 

数据:

一支战队一年花费可买一台车

本报记者走访了大连的一些网吧,经过调查了解到,一名普通的“英雄联盟”玩家一年上网费用近两万元。一支5人战队费用加在一起一年的费用可以买一辆普通轿车了。

一般像英雄联盟这样的大型网络游戏对网速的要求很高,所以很多玩家都要去网吧以战队的形势组队参赛对抗,粗略计算,在大连平均上网一小时5元,一天如果上6个小时网的话就是30元,那么再加上烟、水和泡面那么一天就可能要五、六十。那一年下来就是两万多,如果再赶上寒暑假和节假日在网吧一待就是一天的话,那么这个花费还远远不止这些,“我们战队五个人一年当中为了玩英雄联盟花费将近10万,还有其他战队花费多得甚至达到20万,真的可以买一辆中高端的轿车了。”一位玩家对本报记者说。

解析:

顶尖主播一年吸金6000万

目前国内顶尖的游戏主播收入超过6000万,收入来源包括游戏推广分成、电商变现、产品代言等。语言表达、个人形象、渠道推广能力,是影响主播粉丝数量的重要因素。采访中,圈内人士不禁笑言,“现在电竞主播圈跟娱乐圈没什么两样,成名成腕的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全方位地吸金。至于三四线的或者压根没名气的,就找个平台公司做靠山,提高曝光率,期待一炮而红。”

然而,主播又是“双刃剑”。在吸引人气之余,不断攀升的身价让游戏直播平台不堪重负。目前稍有规模的游戏直播平台,带宽和版权成本大概占到八成,一年得花几个亿。“为什么砸钱抢明星主播和职业选手?平台公司的想法是先通过他们带动流量,然后想办法变现。但现在平台变现的渠道相当狭窄,玩家打赏、游戏周边的收入很少,导致平台只能不断砸钱,祈祷把竞争对手耗死之前自个还能活着。”业内人士称。 据了解,国内游戏直播平台分为三大战队:一是依托母公司死撑的,如腾讯直播平台;二是希望开疆拓土的真人互动视频直播网站,如YY;三是新加入战场就吸引了大笔融资的“幸运儿”,如战旗和斗鱼。

迄今为止这些游戏直播平台鲜有盈利,即使有微利也未成气候,可以说“红了主播绿了平台”。而场外资本虽然抱有热情,但观望的还是居多。让圈内人士迷茫的是,在国外发展付费用户和广告是类似网站的营收方向,而对于游戏偏少、清晰度流畅度体验仍待完善的国内游戏直播网站来说,这些模式很难移植。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