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国外测试成年人被锁车内10分钟无人能坚持 还敢遗忘儿童吗

7 月 16 日消息,近期国内发生多起父母将儿童遗忘在车内的事件,包括男童被锁宝马、3 岁半女童被遗忘在校车内,此外,湖南湘潭一名 4 岁男童正午被父母锁车中也不幸身亡。但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父母认为自己是无心之过,只是因为一时太忙或记性太差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因此并未从心理上重视这种可能会剥夺孩子性命的“低级错误”。

          三岁半女童被锁车内近 10 小时死亡 母亲悲痛欲绝


但消防已经发出提醒,千万不要单独留孩子一个人在车里,尤其是夏天,如果外界气温达到 35 度,15 分钟,车里温度就能升高到 65 度,这样的环境,孩子待半个小时就可能死亡。

实验测试也显示,太阳暴晒下,车内的温度十分钟内升到了 47 度。

据美国记者 Gene Weingarten 一篇普利策获奖文章给出的数据,将孩子忘在车内,这样的事情全美国一年会发生 15-25 次,贯穿春夏和早秋。(微博文章标题为:那些将孩子忘在车里的父母 [普利策获奖报道] ,阅读量已超过 70 万)

              男童被锁宝马


而犯这种无心错误的,不仅是富人,也包括穷人和中产阶级。所有年龄和种族的家长都会这样。母亲出现这样的悲剧的比例和父亲一样多。心不在焉和细节控都会这样做。半文盲和高等教育也没有区别。在过去的十年中,这样的悲剧发生在牙医、邮递员、社会工作者、警官、会计师、士兵、助理律师、电工、新教牧师、犹太教学生、护士、建筑工人、首席助理、心理健康顾问、大学教授和比萨厨师的身上。包括一个儿科医生家庭,同样也包括一个火箭科学家。

说到这里,看起来是想为家长开脱,当然不是,在美国,面对这样的事故,相关部门认为家长的疏忽非常大,后果严重,必须积极的用重罪来起诉。即使,家长会因为这一次记忆错误而永远活在内疚与悔恨之中,甚至痛苦到想要自尽。

              如果不能坚持,按响红色警报器


                   刚进入车内,笑容自信

但说得这样严肃和严重,或许很多人还是无法理解为何将孩子遗忘在车内会发生如此多的悲剧,孩子当时的心情和感受又是如何?于是外国做了一个街头实验,随机挑选几个路人让他们坐在封闭的汽车里待上 10 分钟,待满这个时间就可获得 100 美元的奖励。几位不同性别、不同年龄段的路人参与了活动,并录成了视频。挑战者步入车内时或自信满满或表情镇定,以为自己能轻松应对。但仅待了几分钟,一些人就开始出现不适反应,暴晒让车内气温飙升,他们开始出汗、胸闷、头晕,乃至坐立不安。最终,无人成功坚持下来,都按响了表示放弃的警报器。

                           开始觉得炎热


                    汗如雨下

              脱掉外套

              宣布放弃

挑战者接受采访“如果像这样把孩子放在车里待几分钟,你觉得会怎么样?”

“怎么可能!绝对不能这么做。”

“太可怕了。”

“连我都无法坚持住……”

“他们连怎么自救都不会,可能就坐在那。”

因此,问题来了,如果大人都不能坚持,那么小孩呢?儿童呢?况且,他们往往被父母遗忘在车内就是几个小时、甚至一天。

所以请牢牢记住视频最后那句话:“忘记一次,一辈子后悔”!这不是危言耸听,头条小编之后会摘取上文提到过的那篇普利策获奖文章,里面描述了几个父母“过失杀掉”自己孩子后,悔恨内疚甚至生不如死的心理,希望能够以此警示那些还心存侥幸或不甚在意的父母,多关注你的孩子!

案例一:

“被告是一个超过 130 公斤的巨大男子,但他身上的悲哀和耻辱比他还要重。在勉强塞进去的扶手椅里面,他弓着背在一张接一张的纸巾中抽泣。他的妻子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煎熬着心不在焉地扭动着结婚戒指。房间就跟坟墓一样。证人们正在轻声描述,但事件中蕴含的巨大悲痛让他们失去了冷静。医院的急诊室护士介绍完警方第一次带被告来时的样子后,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记得那时他非常紧张,眼睛紧闭,身体摇晃着,能感觉到他在承受内心深不可测的折磨。他很长时间内都没有说话,直到护士坐到旁边握着他的手。这时他说:他不希望恢复平静,他不值得从痛苦中获得喘息,他想感受这一切,然后死去。”

案例二:

“贝尔福正在重复那一天她下班后的事情。她从学校 153A 的办公室走到楼外。这之前,大概下午三点左右,她终于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有一个保姆打来的未接电话。保姆问她布莱斯在哪里。贝尔福说“你说什么?他和你在一起啊!”……这里距离庭院尽头大概 20 米远,然后有 11 阶台阶,再走两步是另外一个 12 阶的台阶。出了门后大概 10 米左右是她的车。贝尔福估计当时用了不到半分钟冲到车旁,但她明白已经太晚了。透过窗户他可以看到布莱斯垂下来的手,他的脸毫无生气和光泽。她说“就像瓷娃娃一样。”

在法庭现场播放了两盘录音带。一盘是布莱斯死后一小时左右,贝尔福在医院接受警察询问的录音。她的声音中有无法衡量的悲痛,在抽泣和呜咽中,勉强可以分清她颤抖的话:“我杀了我的孩子,天啊,对不起。”

案例三:

米奇.特里是德州梅匹尔的一名承包商,当发现自己的错误的时候,他在一辆卡车的驾驶室里,而他 6 个月大的女儿则在 60 公里外的停车场上,炎热德州阳光下某辆锁着的车里。

他记得把大女儿送到托儿所,但在送小宝宝去另外一个托儿所的时候,他接到一个新工作的电话。这让他分散了注意力,一个致命的分神。

35 岁的特里没有被起诉,他被惩罚的方式似乎不那么明显。

特里是南方浸礼会的成员,在米卡死前,他们每周日都会在教堂呆一天,从早上的圣经学习到晚餐。但现在他们不再去教堂了。他说这太混乱了。

“教堂里每个人都说会祝福我们,这让我感到罪恶,我没有感到被祝福。我感觉被上帝弄错了,我也错怪上帝了。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况。”过了 4 年,他仍然无法走近那天工作的教堂附近。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