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茅山术法,符箓,阵图,民间不传秘事!

一九五七年深秋此日,是夜,山西洪洞县北十余里,荒凉的杂草丛中,我提着刀行走在其间。


夜色很冷,天阴沉沉一片,死死的笼罩在我的四周,让我略微有些透不过气的感觉,我抖了抖衣领,手中的“剔骨刀”攥的死死的,今晚本应该是我爷爷跑这趟差事,但爷爷一大早上山打猎,并说会尽快赶回来,结果到了大半夜还没回来,我只好提着刀代替爷爷走一趟。


剔骨刀,是爷爷赖以维持生计数十年的宝贝,因为爷爷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匠师,倒不是杀猪匠或者是木匠,而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剥皮匠!


剥皮匠,任何生灵的身子骨到了此等匠师的手里,只需三两刀便可把一张完整的皮囊剥下来,而且不会少一分一毫,爷爷这把剔骨刀,据说只需一刀半便可顺利的剥下任何一种动物的皮囊,当然,我虽说和爷爷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但我每次都不敢看爷爷剥皮的手艺,那太吓人了……


剔骨刀刀身薄而短,约一尺三寸余,而爷爷剥兽皮时,第一刀下去,再轻轻的拍三下,整个动物的骨架便会散开,然后一提溜就能把整张皮顺下来,所以爷爷常被人戏称为“一刀三”,但今晚我要跑的这趟差事,却和剥皮匠的技艺没有半点关系,而是和这把剔骨刀有关。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