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鬼话 > 鬼话连篇

被人用巫术整了,他完全知道我的想法。请高人指点

#法术,道术,巫术#

简单说一下事情,2011年联系上一个高三同学,当年我想全力以赴做事在网上写了些斗志昂扬的文章,他看完后觉得我是他这辈子要找的人,可从那时候开始 我就因为太执着一些事得了抑郁症,那两年都觉得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从那时开始没上QQ也没再和他联系,到2013年我知道这个人在等我回了句话,类似是多谢他关心之类,可是他却以为我发错信息,我觉得是我自作多情,后来因为一件事删除他之后,他放不下我。用电脑监控了我,后来还故意发了句话来引诱我,我回过去他没回,后来一直登我qq,我知道他用电脑监控了我,我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因为2013年刚从抑郁症出来,脆弱自卑也无法胜任那份极具挑战的工作所以那年恶性循环是没有状态,到2014年十月我自以为是写了封信想说明,可连自己都没搞透就分析了点表面问题,因为每天都是同样的自己根本不会在意自己什么脆弱自卑,也没人研究这些,那封信他当然不认同,十二月我想起一件事非写一封信,可是如果写就会暴露我对他的在乎,不写我自己受不了,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月,纠结的思维麻木,到月底发现它监控了我的手机,于是干脆三下五除二写完信发给他,但是因为他看我写了第一节知道我这个月不是无缘无故荒废他还是没让我存进电脑,所以没有发那封表白信,只是说明了自己,那时虽然分析出了一些问题但还是没想到点子上,所以他当然觉得我还是在找借口,后来卖了智能手机换了普通手机还是被他监控了,我决定把从前到后的自己全部说明,写到第五天我奶奶病重回家了,过年回来后继续写,这次总算全部想清楚,可是到三月底我奶奶去世了,还是没写完,那封信吊的我快要发疯,

,换成平常我真能哭上一个月,可是那封信一直吊着你,我做什么都没有心思,在家的一个月我的心也不能全部释放出来全心全意对奶奶,而且因为之前的抑郁症我身上有两种病,我能感觉在这种乱七八糟的生活下我的病情在不断恶化,所以即使听到奶奶去世我就是哭不出来,我的心就是纠着释放不出来你的本心,而且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脑子和心都不像平常的感觉,像是不在现实中,再加上我奶奶的性格年轻时和我家吵了太多架对她既爱又恨,所以那种情况下我就是哭不出来,心里的东西就是释放不出来,所以回家前想起过年来找我的那个十年没见的最好的朋友,要我回去见她,看到自己一脸狼狈和杂乱的眉毛,顺手拿起眉钳修了下,才修了两根想起家人可能会等我,于是清清楚楚的把镜子和眉钳放包里坐车回家,怪事就从这会开始了,上了车发现怎么也找不到镜子,我想了中间的各种环境都不可能,我也想过是这个神经病在搞鬼,但是那时候不懂而且始终觉得他还没那么牛逼,于是我想可能是奶奶刚去世,他的中阴身来我这显灵,送走奶奶回到南京更多古怪,当晚房子的大门刮了一下地,而且是没有任何人出入的情况,可是那扇门除非出入风是不可能吹动的,它属于很结实的刮地声,而且也不可能是别家的刮地声,我听的非常清楚,这个问题后来也出现了不下十次,再后来我坐在客厅吃饭,看着厨房门上的一个动画小人,第二天看时那小人少了一条腿,我问室友都说没动,还是那几天我晒了袜子在外面,清楚记得夹了夹子,而且是挂阳台没有风吹的可能,结果我去拿袜子一个夹子夹在了衣架上而非袜子上,当时我还是坚信是奶奶的中阴身,可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因为你脑子整天纠结在这封信上,整天想快点写完可是又整天关在家里脑子已经陷进去失去了平常的灵感,而我又什么事非得抛个底哪怕是抛自己,他等了好几天大概觉得我写的太慢,有一天晚上我清楚看到我本子上本身什么都没有,再一眨眼忽然出现一根头发,,我有点害怕于是住到了南京的同事家,在她家还是每天不停写信,可是只要我一停下来我的手机就会响,类似是信息声之类,我开始越来越怀疑是他,于是故意我去捡那根头发忽然不见了停果然响,那次之后我已经坚信是他,因为去年的信里我曾说过你有不是我心里的蛔虫之类的话,而他就是个极端变态,再后来只要我写到它怀疑的东西它就会飞来虫子,要说的是那会我是写在自己得本子上不是电脑或手机上,那个虫子你盯着它看,它会立马消失在你眼前,不要说我眼花,首先我是盯着看的,还有我说的是在家里无遮无挡的地方,这件事发生了几百上千次,已经没什么好怀疑,道教的师傅也承认,后来我威胁它搞票大的,有次去河边,盯着天上的鸟看,那些鸟也是忽然消失在无遮挡的地方,也绝不是眼花,还有两件事,有一回关了灯飞来一只蛾子,那蛾子一直在我床边扑腾,我用被子一盖它居然不动了,我扔进垃圾桶,第二天早上发现它又在桌上,还是不动,我怀疑这也是它搞的鬼,所以用纸包好想留证据,那纸有很大缝,回来一看居然掉到了柜子第二层,所以我怀疑这蛾子也有蹊跷,还有一次我写信骂他骂的厉害,我耳朵里出现了嗡嗡声,我问他是不是他搞的,是就飞来虫子不是就不飞,结果他飞来了,还有一次晚上写完躺床上骂他,骂到想杀他,我的窗子是开的,结果房间就出现了光影,我在窗外看了半天,对面楼没有任何人开灯,楼下也没有车经过,后来有一次中午,我骂他骂的厉害,眼前的墙壁上出现一道光束,不停晃动,可是你不看他就不晃,一看就会剧烈晃动,因为我用眼睛的余光看了好几次。所以后来就想赶紧写完送瘟神,跑去网吧写居然监控了网吧的电脑,因为那会我做点花环生意,有次写累了在那想先进货,结果在阿里的页面上你填不上数字,关掉阿里网页重新打开又可以,过会又不行,而且我的手机不断在亮蓝灯,他在挑衅我,信发完了他也完全知道我这个人,可是他就是不走,我当然有缺点,对于这个摸箱底的人一肚子犄角旮旯的人来说凭他那吃屎的脑袋的想像我就更有缺点,也许是想看看我到底是不是说套做套也许还是别的犄角旮旯的讨厌他就是不走,每天都在看我想什么,七月有几天身体状态不好,它看了似乎更讨厌居然让我不能大便,不要说我多疑,我几十年的生物钟我是了解的,平常吃完早饭就想上厕所,可是那几天你就是不行,有点被拖住的感觉,而且这中间手机一直亮蓝灯,还是在挑衅我。还有件事虽然很难启齿,因为我没有结婚所以还是处女,他也知道我很在乎这事,可是在我前两个月写信的过程中他嫌我写的太慢,有次小便居然有一两滴血,可是说是血也不是血,因为它不溶于水,类似是红色的纤维,有点像大姨妈的红色纤维,很细小的纤维,我能确定也是他干的,还有一次我在写信当中写到关于爱情,我说当我心里对自己有信心有力量的时候也并不贪爱,他怀疑这句话,所以居然可以让我那里疼,从来没疼过所以也不用怀疑,还有一次八月份我骂他骂的厉害,忽然下身留出一滩东西,接着手机蓝灯就亮了,我知道是他,可是后来一看是水。还有件事也很奇怪,是关于电脑方面的,发现他监控了网吧的电脑后,我就干脆在家写,但是在家我并没有输密码连网,可是我写到第二天发现我写到他怀疑的地方会把鼠标跳到别的地方,这个发生了几十次,也不是多疑,但是有一次晚上我想不通为什么没有网络还可以入侵电脑,所以就怀疑是它用法术搞的,结果那天晚上在我写的过程中它就把我鼠标移到别处还改了我两三个字以此证明不是法术,现在我问了很多人都说没有网络不可能,我也觉得不可能,现在能想到的原因也许是它乘我吃饭开着电脑的时候用法术连起网络又在那头关掉网络显示和一些端口,或者就是用法术移动的鼠标,只有这两种解释。现在他也已经知道我不是他想的那种人了,可是因为这一年一直在骂他扬言要和他斗他就是不走,这几年我已经被他搞的快精舍崩溃,现在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请问他用的是什么法术,有什么方法可以镇住,期待回复,多谢大家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