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患有抑郁症的小洁慢慢走向康复之路

小洁是我的一个师妹一同又是我的老乡,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漂亮而热心的女孩,每次在校园遇见她,总是乐滋滋的与我说笑。但即是这么一个热心充满活力的女孩居然走上了轻生的路途,这简直断送了她漂亮的生命,刚听到这么震动的音讯,我心里分外的不安静,我决议尽我最大的尽力来抢救这个漂亮的姑娘,尽管我的能力有限,但学了几年的心理健康教育,对心理方面的常识也有了一点浅显知道,我想尽我的所能来协助她。所以我抽了一个下午的时刻去她睡房看望她,她看到我后神态有点不自然,并显出很忧郁的姿态,但跟着说话内容的丰富化和轻松化,她脸上逐渐露出了一丝微笑,也许是身在异乡的孤单,看到我犹如见到了亲人。跟着我屡次和她谈天,她逐渐也把我当成了兄弟,还向我说出了许多我曾经不知道的作业,下面即是在一次说话中小洁所说的大体内容。

我从小就在优胜的环境中长大,爸爸妈妈都是高中的教师,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由于爸爸妈妈作业比较忙,从小就把我送到乡间的奶奶家抚育,尽管在乡间条件比不上城里,但只需我要啥奶奶总能满意我,爸爸妈妈也定时来奶奶家看我,而且每次来总能拿上许多好吃、好玩的东西和美观的衣服,还给我不少的零花钱。因而其时在乡间的许多小孩眼里,我是最幸福的,小伙伴们都很仰慕我,而且走到哪里总有小兄弟们追谁着,从小我就有了一种“众星捧月”的感受。直到我上中学时奶奶病逝,才回到城里和爸爸妈妈日子。或许爸爸妈妈是由于从小没能极好的照料我,感到有点愧疚于我,所以回到家后的我,更是受到爸爸妈妈的分外呵护,享受着“小公主”般的感受,这么的日子一贯伴跟着我走进了大学。

刚进大学时,关于我来说一切都是生疏的,离开了爸爸妈妈的呵护,有点茫然了。但我仍是挺活跃的面对日子,各方面体现得都还不错,身体健康,活跃而热心。可是大一时,我参加了校园和系上的各类学生干部、干事的竞选,成果都失利了。长这么大,首次体会到如此“沉重”的冲击,一贯好胜的我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泥潭。心情往往会由于一件很小的作业而大起大落,翻云覆雨。但我尽力学习,成果还不错,每次都能拿到校园的“优异奖学金”。或许是我这种争强好胜的性格,在睡房里好与人争论,又很少忍让。长此以往,睡房的同学都不敢“惹”我了,我的人际关系也开端呈现了危机,我总置疑他人在谈论我,对每个室友都充满了歹意。每次看到他人快乐地在一同玩或学习时,内心充满了孤单感;黑夜常常做恶梦,睡觉呈现问题,精力状况欠安;没有食欲,常常不知道自个为何发脾气,也很难控制自个的消极心情,终究变成了同学中的“特殊”。我很苦楚,也尽力尝试过改动自个,但坚持不下来。大二时期,精力萎靡,对日子缺少热心,自我否定简直体如今我日子的所有内容中,乃至产生了自闭的状况。

这是我和小洁首次这么深化的谈天,她也好像总算找到倾述的目标了似的,和我一下午谈了许多的内容,但我也知道她对我也隐藏了许多内容,也许这是她的心底最深处的东西,我也不勉强她说啥了。接下来的一段时刻我常常和她联络,没事的时分就去找她玩,逐渐地咱们的关系更近了许多。总算在一次的说话中,她把最不想说的东西也给我讲了,下面是这次她对我叙述的大体内容。

本来我在高一的时分就谈恋爱了,我的男兄弟叫小军(化名),他和我同班同学,就坐在我的后面,咱们常在一同玩,但由于没有怎样耽搁我的学习,这事爸爸妈妈都不知道,教师更没有往深的地方想。这么的美好时光一贯继续到高中毕业,咱们各自去读了自个神往的大学。开端时咱们还常常联络,但慢慢的我就置疑我和他不是真正的爱情,仅是对他的好感罢了。分外是咱们不常常碰头了,我和他的间隔也越拉越大了,我好几次都提出和他分手,但都遭到了他的回绝,细心想想,他也挺优异的,我也就逐渐地承受他了。这么的日子一贯继续到大二上学期,一天我正午在睡觉,俄然手机响了,翻开一看是小军的信息,上面写着“小洁,咱们分手吧!”。几个夺目的大字登时充满了我的心脏,我的脑子嗡嗡作响,我回过电话去,得到的仍然是相同的成果。躺在床上,我越想越觉得冤枉,他怎样能这么对我呢?即便分手也应当我和他说分手,怎样他向我提分手呢,他有啥资格说这话?不可,我不能承受……我感到空前的失望和无助,我感到了活得没有体面,不知道日子下去还有啥含义,我想到了死,可是我想用一种最不苦楚的方法来完毕我的生命,所以我想到了服安眠药,当我去药店买药时,就只卖给我二粒,所以我就多跑了几家不怎样正式的药店,总算买到了二十多片安眠药,回到睡房后,我一口气把它们吃下去,躺在了床上睡了过去……直到我睡房的同学回来和我说话,发现我不理她们,才发现作业不对,她们就立即把我送到了市里的医院,终究经过洗胃和我们的抢救,我脱离了风险……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