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少年离家出走,却迎来一路诡异的奇闻怪事

我叫李跳河,76年出生于桂平,我的妹妹叫李蘑菇,她比我小几分钟。
        
         我们两岁的时候没了父母,兄妹二人靠外公外婆抚养,到了六岁那年,外公外婆相继去世,把我们丢给了舅舅。        

         家里穷的叮当响,重男轻女的舅舅只愿意养我,把妹妹送给了一对在桂平打工修路的湖南夫妇。

         那对夫妇带走妹妹那天,我和妹妹声音都哭干了,但离别的苦还是强加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上,从那天起、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找回妹妹。
        

         八岁那年舅舅娶了老婆,之后我的童年只有干不完的活和挨不完的打骂,除了冬天外基本都是打赤脚。舅舅后来染上了赌博,每次输了钱都会把我没理由揍一顿,我总共跟舅舅住了八年,但一直都没能上学。
        

         到了九零年四月中,有一次我终于反抗了起来,已经十四岁的我和舅舅在地里种花生时打了起来。我用锄头敲掉了他两颗门牙,接着就被赶出家门开始了四处流浪漂泊的生活。
        

         舅舅把我赶出家门后,并没有给我一角钱,我偷了舅舅家的三只鸡去镇上卖了十七块钱。

        
         有了这笔钱我决定去找我妹妹,可是我妹妹在哪里?只听舅舅说过在湖南。我不知道湖南到底是哪里,只以为也是一个村子,很远的村子,我便带着这十七块钱踏上了去湖南的道路。

         第一天走走停停到天黑,那时广西大多偏僻的农村都没通电,入夜之后外面是没有人的,没有月亮的话伸手不见五指。即使有月亮也不能走,随便窜出一条毒蛇咬伤就把命交待了。        

         我出来后的第一个夜晚是在晒谷场睡的,那晒谷场紧挨着村子,是吃大锅饭时候修的。那晚已经是四月14号,过了夜晚12点就15号。走了一天路的我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只跟着灯火来到了这个村子旁边。没有人烟的地方我不敢过夜,找个村子就算不进去在村外也比荒野有安全感。
        

         这村子大概不过百户人家,此时大部分屋子已经熄灯睡觉,那晚月亮很亮,我找到了这个晒谷场,吃了几口中午地里烤的红薯后,倒头便睡着了。

        
         不知道夜里几点,一阵冷风把我吹醒,怕会着凉感冒,就去一个猪圈里想弄些稻草出来铺了继续睡。转了一圈后发现,那些猪圈门都被锁住了,我正打算返回晒谷坪,经过一个猪圈窗户里不经意往里瞄了一眼,发现里面放着两副通红的棺材。

        
         月光透过窗子照着那两副红棺材,十分的恐怖和诡异,把我吓的慌不择路,直接跳进水田里跑回了晒谷场,满脚的淤泥的我坐在晒谷场上吓的半死。
        

         坐了一阵我又困倦的难受,把头靠在膝盖上打瞌睡,迷迷糊糊中听到身边响起了吹唢呐、敲锣、还有法师诵经超度的声音。
        

         在广西大多农村,人死了在家做了法事后装进棺材里,还要拉到空地做一两个小时法事,接着一路放鞭炮抬到山里去埋掉。


         三更半夜听到这给死人做法事的声音,吓的我立刻困意全无,猛的抬头四处看却什么都没看到,那声音也戛然而止。我没停留半秒,立即撒腿跑进了村子里,全村的狗都在狂吼,直到看到有亮光的小屋,我才停下来走了进去。
        

         这小屋是赌钱的地方,十几号人围在里面打牌九赌钱,我走进小屋也没人管我,我便躲在屋里看打牌九直到天亮才离开。

        
         下午在河边打死了一条蛇烤了吃后,由于昨晚基本没睡,便困倦难忍,找了个阴凉的榕树下睡觉,这一睡竟然睡到了天黑。


         白天这榕树树荫下非常凉爽,到了晚上就非常阴森,也听人说过,榕树聚阴,树洞里住着很多孤魂野鬼,到了晚上就钻出来拔过路人的头发来吃。我昨晚睡的晒谷场都够恐怖了,那还是挨着村子的,我今晚哪里还敢在这榕树下过夜,况且今天已经是十五号了。
        

         我们那时候初一十五晚上小孩是不能乱跑的,那是去世的人回家吃饭的日子。那时基本点煤油灯,没电也就没有电视可以看,晚饭过后基本都已经睡觉。今晚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外面过夜,我想找个村子,和昨晚一样看人赌钱到天亮。


         我估摸着此时大概是晚上八九点这样,没到深夜还是不会太怕的,我走了一两里地,要经过一个竹林。竹林里很黑只能勉强看到路,且这竹林不知道有多深,但路是通向竹林里的,也许从这个竹林穿过去就有一个村子。

        

         那年代村里路都是人走的小路,而且就算是小路也很少,一个镇通到另一个镇的路就只有一两米宽,那时候农村单车都没普及。
        

         所以这条路是我必走之路,否则只能在外面过夜了,我吐了一把口水在手心搓了搓抹到了脸上,咬了咬牙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竹林。这竹林里竹子长得很茂密,走在里面比在外面往里看还要黑上几分,只能很勉强的看到路的轮廓。我有点后悔走进来这竹林里,但一想到往回走很远才有村子,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路两边黑漆漆的竹丛里,似乎躲藏着可怕的怪物,随时都会跳出来把我扑倒吃掉。我跑了起来想快点走出竹林,走了不到2分钟,已经黑的根本看不到路了。因为害怕,我拿出火柴点了一根,火柴熄灭后四周却变的更黑了。
        

         其实我并不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只是觉得走过竹林会有一个村子,我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往前走,这时身后突然亮了起来。
        

         我转身一看,离地两米高的地方竟然飘着三团黄色火焰,这突然出现的三团火焰把我吓的腿软,因为它们是鬼火。
       

         以前哪里知道鬼火就是磷火,更何况我没上过学,虽然现在我也不信鬼火就是磷火。鬼火和磷火是有区别的,磷火只是自燃现象,磷在空气中燃烧一下便消失了。而鬼火更像是一团有意识的火,它会停会走,甚至会跟着人,有目的性的飘去某个地方,就像一个透明的人举着的火把一样。

        

         也听大人说过,鬼火是引路火,人死后找不到黄泉路,便有鬼火来指引它们。也有人说鬼火是鬼出来闲逛用的,就像人们去赶集一样,有鬼火的地方就是鬼的集市,它们来这里领取家人烧的纸钱香火。
        

         那三团鬼火把竹林都照亮了,两高一低飘浮在半空中,鬼火见到我后停止了飘动,在离地面两米高左右的地方烧着。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到鬼火了,要算起来不下十次,以前夜里跟舅舅在山塘和稻田捉田鸡也见过多次,但舅舅不怕我也不怕,况且看到的鬼火都离的远。
       

         在这阴森的竹林这么近距离遇到鬼火,还是孤身一人,我肯定吓尿吗?但怕归怕,遇到了总是要面对的,我们农村老人常说,这些东西你越怕它,它就越喜欢捉弄你。

        
         我立即弓下身,右手紧紧捉住一条手指般粗细的竹枝,眼睛死死盯着这三团鬼火,对峙了有一分多钟。这一分多钟犹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期间那鬼火不曾有一点飘动,仿佛被钉在半空中的火把一样。而我虽然站着不动,但全身细胞紧绷,这时早已是满身大汗。
        

         我用尽全力大吼了一声给自己壮胆,一边大骂脏话,大概是狗血泼尿淋的畜生,谁让你在这里吓人的,看我不刨了你的坟啃了你的骨头。虽然我这样骂,实际上我怕的不得了,我一边骂同时折断了那根竹枝,发疯似的向那鬼火冲去,准备用竹枝扑灭它。
       

         对于脏东西,用扫把赶是农村常有的说法,扫把的作用就是打扫卫生,而山精鬼魅也叫脏东西,最怕拿扫把赶它。农村以前的扫把都是竹枝做的,所以我才用竹枝去对付它。
        

         那鬼火见我拿竹枝发疯般冲过来,立即飘动起来,从我头顶而过往竹林深处飘去。
        

         我早已吓的全身冷汗哪里还敢追,冲过去只是没退路的反击,并不是我不怕它,所以看到那鬼火飘走,我马上冲出了竹林。出了竹林后我怕身后有东西追出来,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但似乎能感觉到,这竹林里潜伏着无数的妖邪厉鬼。
       

         不知道跑了多远累的半死,突然看到一座小庙,这座庙很小,仅仅只是一个泥砖瓦盖的小单间。小庙门口挂着两个红灯笼,我走进庙里看到里面供着五尊神像,分别是盘古、哪吒、玄武大帝、千里眼和顺风耳。坐中间的盘古是最高大的神像,有一米多高,左手拿着月亮右手拿着太阳,而前面的哪吒仅仅只有啤酒瓶那么高。
        

         神像面前有一张供桌,上面摆有一些花生,还有一个香炉。因为是十五号,庙里挂着的两个灯笼还亮着,加上有五尊神像,我感到无比的安全,便打算在这庙里过夜。
        

         其实这种山间小庙是孤魂野鬼集聚的地方,因为这里初一十五有人来烧香,它们享受着村民的香火,一般不会出来害人。不过我以前根本不知道这些,只以为庙宇都是神仙住的地方。
        

在小庙睡了一夜,早上起来磕了三个头,拿了供桌上的花生来吃,边吃边对神像说,以后要是有出头之日一定杀头肥猪来报答。

        
         此后的一个多星期,我白天出去找吃的,脏了就在河里洗澡,晚上就在这个小庙里过夜,直到有一天有人来到了这个小庙里。
        

         那天早上我还在庙里睡大觉,突然进来了一个30岁上下的妇女。那妇女看到我吓了一跳,骂谁家的野仔子,跑来神仙家里来睡觉,不怕晚上肚子疼吗?
        

         那妇女走到供桌前,手里提了个竹篮子,里面是香烛纸钱,还有一小块巴掌大的猪肉。她把篮子往桌上一放,蹲下来蹬着我问:“你这个细人(小孩的意思)是哪家的仔,看起来这么面生,怎么跑到这里来睡觉?”
      

         我赶紧钻出了桌底,像做错事似的小声的告诉她我是社坡来的,被大人赶出来没家回,流落到了这里。


         那妇女听我说完后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又说:“你这细人看起来老实,是不是打架偷东西了吧?哪个野仔那么狠心赶你出来,社坡到这里有70里路啊!你吃饭没有,到我家吃饭吧!”
        

         一听到有饭吃,我头点的像小鸡吃大米,就这样跟着她回了家,一呆就是大半年才离开,当然这是后话了。

        
         小庙过了一个山岗就是村子,那妇女让我叫她三姑,她拜完神后带我回了家。路上有个肩膀扛着锄头的猥琐汉子坏笑着问三姑,哪里偷了那么大个崽啊!三姑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三姑是藤县嫁过来的,家里只有两个人,有个9岁的女儿叫雪妃,上小学一年级,她老公已经去世两年了,而她也准备改嫁。
        

         我在三姑家住了下来,她家很穷,把放柴的房间腾出一个角落给我铺了一张床。家门口是养猪的猪圈,养着两头猪,家里的收入全靠这两头猪,雪妃的学费,平常买这买那过年过节都靠养猪的收入。除了养猪,平时耕田种地是自给粮食,基本没有钱收入的。
        

         那天就是猪生病了,叫隔壁村的兽医打针没好,去村里的神婆那问了下,说是猪被饿死鬼惦记上了,三姑让神婆送走了饿死鬼,然后到庙里烧香拜神才遇到我。
        

         由于三姑家没有男人,所以她在家当妈又当爹,幸亏雪妃妹妹懂事,很少让她操心。但在外面男女干的农活都她一个人干,有时候累的腰酸背痛觉都睡不着,三天两头叫人帮她刮痧。村里有光棍经常想帮三姑干活,但他们目的不纯,三姑怕人说闲话,就总是拒绝,再累的活都自己来。
       

         我虽然已经14岁,但长期营养不良所以身高仅一米四出头,不过我从7岁起长年累月的干活,力气也不小,肩膀随便挑两桶水回家,大多农活我都会干,也很勤快,给三姑分担了不少劳累。

        
         三姑家虽然穷,但是由于人少,所以吃的在村里算好了,一块四角6分一斤的猪肉三天买一回。这在物质还匮乏的九十年代农村,能三天吃一回猪肉,全村都找不出三户人家。


         时间一晃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已经快到了端午节,这天三姑天刚亮就叫我起床跟村里人去摘粽叶包粽子用,说起晚了太阳太大晒死人。


         我起床后吃了一碗昨晚剩下的粥,便拿了个蛇皮袋,去村口等摘竹叶的人。那天刚好是周末,雪妃妹妹不用上学,也要跟来说要去看看有没有野蘑菇摘。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