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那些明媚果儿的情事—水妖

#我在去听音乐会的路上和一个果儿在车上..#

     路蔓蔓说:大叔,我要是做妓女,我肯定也很值钱

这是路蔓蔓和我说的第二句话

第一句是:大叔你好,我是路蔓蔓,你车挺值钱吧?

当我第一眼看到路蔓蔓那奇葩服饰的时候,我心里对于她说什么话,我都想我可以坦然接受的,可 是我发现我还是错了。

路蔓蔓是我在参加张北音乐节往回走的时候,麦子专门打电话让我捎回北京的乐友。

可是当她穿着老东北花布衬衫,扎着哪吒头,眉心一点红的攀爬上我车的时候,我心里还是骂了一

句麦子,你特码的是有多么不靠谱,才让我捎着这东北偏北的哪吒COSPLAYER.

可是路蔓蔓的第三句话差点让我车毁人亡,因为她对着我说:大叔,我失恋了,你能和我做爱吗?

夜凉如水,汽车在发出巨大的刹车声之后,勉强停在路边,我面如死水,如同两天前的那个夜晚。

我眼睁睁地在自己家的阳台上看到苏蓉从豪车上下来,同那个男人恋恋不舍地在路边,拥抱,接吻。

情到深处时,我看到那个男人的手掌不安分地揉搓苏蓉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屁股,那个我整整用了四年

的追求才敢第一次装作无意触碰到的禁区。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