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原创区 原创文学
RRS

一个年过30没有工作经历的女人,她凭什么进入大公司!

点击:
回复:
复制本帖链接

#你相信一见钟情、相信缘分,相信姐弟恋?#

【笔录】“妈妈,望镜头!”我抓弄着相机很久,终于弄好了,于是我就喊着镜头里面的那一个还有一些不习惯的妈妈看着我这里。

“好好,就这样的角度。妈,我说一二三就开始了。1……2……3!”

“嗯。”不过妈妈还是没有放松下来,她对着镜头显得不知所措,她问我她该说一些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因为当初讲起那故事的人是她,今天只不过多了一个摄像机而已,我左思右想:“那么妈妈,你想介绍自己吧。”

“那好吧,小芊(铅的同音字)。你好,我是叫墨南,是一位快50岁的老人了。”

“妈,你才不老了,你可年轻极了!”

“小芊,你嘴巴真甜。”

“当然了,不然我也不会把全家人都哄得服贴贴的。不然,我手中拿着那一张你们把你们之间的‘定情信物’给我当生日礼物的HB中华牌的铅笔了。妈妈,你就从你跟爸爸认识的那一天讲起吧。”这时候我的眼光闪过一丝光彩,灵感马上有了。

“好吧,那一天是一个很明媚的日子。那一个故事是由你手中的铅笔说起……”然后妈妈进入了她那美好的世界中,而镜头后的我,正用着铅笔,一点点地笔录那我曾听说过的只属于她和我爸的故事:


第一节:面试

遥望着“腾飞物流”的广告牌,墨南有些忐忑地抱着文件袋进了这栋普通的建筑物。这已经是她101次见工,同时也是的最后一次机会。因为这是A城中最后一间中小型的企业,如果再不被录用,她可能就要去下一个城市再找工作了。

好歹她也在这个城市生活了10年,多多少少还是舍不得离开这里,所以她不想离开,而留下就要找到一份工作去养活自己。去或留,也只能把它赌注在今天了的结果。

“下一位,墨南”中老年的女人走了出来,她那机械的声音,带着不厌烦的语调。可能她在这个岗位担任秘书的工作已经有40年,也快到了退休的时候,已经对这样的工作失去了热情。像她这样见证这个公司的发展的老古董,她久经风雨,什么事情都没有看过了,不过现在却接手这样低层的工作。又不是新来的叶秘书突然辞职,公司刚好严重缺人,这样的无聊的工作才不得已交给她。所以,她由今天赶回公司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一直抱怨都现在,内心不断地反问:“我的资历这么深,什么还有干这些小杂碎的事情?”,目光不经意地瞟了手头上的应聘者资料,她停顿一会儿,一下子把简历都看完了。

她撇了眼前那个女生一眼,那女生个子不高,也没有像其他面试者那样上了很浓艳的妆容,但是那不带一点装饰的脸庞隐隐透露出她内心的冲劲,瘦弱却精干的身体下,包含着无尽的力量,活像是刚入社会的大学生,一点也看不出她已经过了30岁了。当墨南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冷冷地说了句,“你若想得到工作的机会,你就应该虚报你的年龄,尤其是你那10年的空白经历……”墨南听到之后,怔了怔,接着很快地恢复状态,她对她笑了笑,“谢谢你的建议,但这的确是事实。”墨南低着头,走了进去……

谈话一开始,还是很顺利的。虽然墨南10年来没有工作能力,但这不能证明她会比刚毕业的大学生差,无论是理论还是见解,她一点也不逊于其他刚毕业的大学生。

还有她那一点都不差的容貌,那是还有底蕴的女人味。不过,那经理的声调一变:“那你可以说一说你在毕业之后的十年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这不是请求,更像是命令,命令她一定要把她的经历说出来。

墨南苦笑了,心想:真的还是躲不过这一关,看来这是命中注定的事了,我始终要要离开这里了,这一座城市。

“不好意思,对于这个问题,我可以不答吗?”

经理笑着说:“如果涉及你的隐私,当然可以不说了。”他笑得多么像一只狐狸,笑容意图去遮掩他的虚伪,但这样遮也遮不了。

 

之后,两三句就结束话题,因为经理已经把她列入了黑名单,10年的,不能告知的空白工作经历就能说明一切。10年没有工作的人,一是家里发生了事故,那是是值得别人同情,但同情不能当饭吃;另一类就是她自己发生不见得光的事。尤其是她家庭背景那一栏,她明明再婚姻上填的是无,但是家庭居然填着一个6、7岁的娃!主管一看就明白了,她是一位独立的单身妈妈,不过同时也说明她啊10年的生活并不如意唉。这里不是慈善机构,无论是什么因素,招一个没有10年都没工作的人,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就是等于招一个手脚健全的废人,在这样急速发展的时代下,这样的事绝不会发生任何一个商业公司。

如果是走后道的话,墨南她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性,就算是她天生丽质,但怎么也比得上当代的年轻一辈。要漂亮的,要青春,这公司的大BOSS随手就可以找到一个,更何况是这位失业的老女人呢。

“今天的面试就这样,如果你被录用了,我们会打电话给你。你回家等通知吧。”

“好的。不好意思,今天打扰你这么多时间。”

“没事!”

经理没心雇佣她,还是脸带笑容地“欢送”她,而她就算已经知道自己,失败了,她还要这样客气装下去。这世界上可能前者很可恶,不过后者更可悲。

那把机械的中老年女生声音再一次响起,“下一位……”这声音就像是抹杀她来过这里的,一切都好似回到30分钟前。

 

不是她不想说出她那10年的经历,而是是她真的难以开口,难道她要对别人说,十年前,她买彩票意外地中了150万了,本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然后用了一天的时间,“把钱都输光”和她那曾经悲惨的故事吗?

其实说不说出来,结果还是一样。

不是她不想隐瞒,但她做人太老实了,说不了谎。曾经试过去面试,找一个借口去搪塞过去,但对于职场那些老练的面试官,一下子被拆穿了,搞到她当时超级尴尬,连面试都不能继续下去了。

她失望地走了出来,连那位老女秘书,都为她心疼,心疼归心疼,就算她多么讨厌这个经理,她很快就要退休,但她还是要为公司利益着想。在面对这么多应聘者来应聘那三、四个岗位,而墨南根本不是首选之内。

墨南的心很乱,连路都没看清楚,就碰到一个人。那短暂的接触,他隐约觉得那男生胸膛很结实,抬头一望,都要快45°仰视才看到那男人的样貌。真的,在男生之中,一米八几的男生多得去了,不过那身影粗略一看,他样貌很突出,衣着整齐。还有他那一身名牌,一看就是大好青年。一表人才的他,一定是女人的结婚对象,现在就有对象了吧,而像墨南这样的孩子可能一辈子也步入不了婚姻的殿堂,这是墨南内心的想法。

墨南简单说了句对不起,就走了。

“健活,想不到你真的来了,我好感动。如果你再不送来文件来,我真的要被那恶心的主管通骂一遍……”一个妖艳的男生一见到他,就马上扑上来,手不忘了拿着那个昨晚他去健活家里玩而导致一时玩得尽兴忘记带走的公文夹。

对于他这样亲密的举动,健活不并反感,反而有些接受了。“小安,刚才那个人是谁?你公司的人?”他指了指后方,原本是随口问问而已,大概是为了找话题了吧。

那个叫小安的男生从健活指的方向看看,正是墨南的方向,不过跟着墨南同时出去的还有另外一个很帅气的年轻小伙子,他以为健活说的人是后者,他了然地摇摇头说:“当然不是了,他是刚刚来应聘的来我们公司当苦力的。我听阿萍姐说,他没戏了。说出来,你也不信吧,他居然已经快要30岁了,而且毕业好几年都不去工作,整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不过他的姿势倒有几分的。我看他铁定是被包养的小白脸……”,一味地在活耳边唠叨,并没发现活心思不在他那里。

健活在安的叨叨大论下(安就是喜欢随意地评价一个人,一说起来就讲个没玩没了),发现地上的那刚才从墨南身上掉下来的中华老字号的HB铅笔,于是他很优雅地半蹲着躯体,把它捡了起来。他对着手中的铅笔发呆了,因为他想不明白现在都21世纪了,怎么还有人随身带着这样很难写清楚字的HB铅笔在弱肉强食的、人人都还整天拿着触屏手机的社会上随意地走动,她应该是要呆在农村里才安全。后面的话,是健活的结论。

很快,小安发现啊活一动不动地站着,视线望着后面。小安心一酸问道:“难道你对刚才那个人感兴趣?

活转过头了,淡淡地回答:“他(她)的臀部挺诱人。

(在【站住】的原有基础上,加了回忆录的东西,但是内容大致还是一样的。)

赞(
推荐(
收藏(

热评帖子

热门推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全部回帖 赞数最多 最强回复 只看楼主

    猜你也喜欢

    发表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