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山村同志故事.55

   徐德禄光着被先生用戒尺抽红的屁股趴在床上,甜丝丝喝着先生亲手熬炖的冰糖雪梨银耳羹。

    雪白的细瓷碗掬着雪白的一泓汤水,雪梨片片,银耳朵朵,伏在雪白的汤水里,又被点了几粒亮红的山枸杞,看着就养眼。

    徐德禄美滋滋的喝两口,抬头看看窗外,窗外秋阳满地,先生坐在秋阳里正在洗昨夜被徐德禄弄污的薄裤。

    薄裤上沾满了徐德禄喷出来的东西,量太大,不好洗。

    先生一遍一遍打肥皂来回搓洗,怕留下痕印。

    那种地方留个印子,是个人看见了都会想歪。

    好好的一条裤子!

    先生越洗越生气。

    还是打得轻了!还给他炖冰糖雪梨银耳羹!

    就不该心软!

    先生洗完薄裤,秋阳下晒衣绳上晾好。

    泼了水,又去写了几个大字心里才宁静。

    忽然德禧喊着村长跑进了院子。

    徐德禄光着腚趴在窗上问:

    “德禧你又在慌啥?”

    “村长你咋光着腚?”

    德禧眼神倒是好。

    “我光不光腚和你啥相干?有啥事快说!”

    徐德禄拿起先生的白汗衫系在腰前挡了挡。

    “村西头老张家和老王家为了院墙又在闹!”

    德禧赶紧说。

    德禧就是徐德禄放在村子里的眼线,专门负责打小报告,有点风吹草动他就像受惊的兔子,急火火地往徐德禄这里跑。

    “又闹?为了一砖头宽的宅基地,他们都闹几回了!都是闲的!”

    徐德禄愤愤地说。

    “那是你没有一劳永逸的彻底解决问题。”

    先生从堂屋走出来接过话,同时眼睛瞄上了徐德禄系在腰间的白汗衫,脸色沉了沉。

    “我这就去看看。”

    徐德禄心虚地解下腰间先生的白汗衫,光着屁股要去穿裤衩。

    “你歇着吧,我去。”

    先生淡淡地说了话。

    徐德禄吃惊地停下穿裤衩的动作。

    “村长你的屁股咋那么红?”

    德禧见缝插针来了一句。

    先生已经抬脚走了出去。

    “快跟着先生走!保护好先生!”

    徐德禄摆摆手。

    德禧带着一脸好奇跟着先生走了。

    徐德禄扔下手里的裤衩趴回床上,心里又高兴又担忧。

    先生竟然在爱护他。

    不知道先生能不能处理好这些鸡毛蒜皮的邻里矛盾。

    应该没什么问题,先生的威望在村子里高的很。

    中午的时候,先生回来了。

    “都处理好了。”

    先生淡淡地说。

    “怎么处理好的?”

    徐德禄有些惊喜。

    “谁占那一砖地谁掏钱买。”

    “他们愿意掏钱?”

    “其实都是为了争口气,抬杠抬的下不来,怕跌了面子,谁也不肯示弱,给个台阶他们顺势也就下了,一砖地,在这山沟沟里不值钱,就是买个面子。”

    先生说完随手在徐德禄眼前放下一包山楂片儿。

    徐德禄看看那包山楂片,有些怔忪。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记得当年每次挨了打,先生打完都会给他一片薄薄的山楂片。

    “要学好啊。”

    先生每次都把山楂片递到他手里摸摸他的头说。

    这回给了一整包。

    徐德禄心里微微发酸。

    他扭头看了看先生。

    “要学好。”

    先生板着脸说完,没摸徐德禄的脑袋,直接出去了。

    徐德禄低头打开包装袋,拿出薄薄的一叠山楂片塞进嘴里。

    “我不想学好。”

    徐德禄嚼着山楂片自己嘟囔,酸的直咧嘴。

    晚上徐德禄蹲在脸盆上自己洗了好几遍屁股,然后趴在床上等着先生给他抹药膏。

    自己不是不能抹,他更盼着先生给他抹。

    先生收完厨房,洗洗涮涮之后进屋看到了光着屁股趴在床上的徐德禄。

    “先生,我该换药了。”

    徐德禄厚着脸皮对先生说。

    先生迟疑了一下,拿过药膏又给徐德禄涂抹了一遍。

    那么大的屁股,才抹两回,一瓶药膏就用完了。

    “明天应该就会好了吧。”

    徐德禄自言自语。

    先生没接话,按先生的经验,明天这屁股肿的会更厉害。

    第二天,徐德禄的屁股果然肿得更高了,还泛着紫。

    先生又给徐德禄熬了绿豆红枣莲子羹。

    徐德禄还把中秋剩下的一只鸡屁股给吃了,以形补形,鸡屁股到底还是显得小了。

    先生又托人买了块猪臀尖肉,一大块直接进锅卤了给徐德禄吃。

    过了几天,伤好之后,徐德禄感觉自己的屁股被补得整整圆了一圈。

    德寿在外面忙了一阵子后,打电话给徐德禄,让他到古城参加个研讨会,详细了解一下关于磨盘山修路的工程,省得到时候一问三不知,作为村长有点太不合格了。

    徐德禄自然满口答应,跟先生交代了一声,第二天一早就搭着别人的牲口车去了乡里集上。

    再坐上开往古城的客车,一路很顺当的到了。

    徐德禄把手机留在家里给了先生,有事好联络。

    所以到了古城他用路边的公用电话打给德寿。问清了开会的地方直接打的去了。

    徐德禄在一个挺豪华的酒店前下了车,德寿一身西装站在大门口等着他。

    “这个手机给你,我交话费送的,不要钱。号都给你上了。”

    德寿一见面就往徐德禄手里塞了部新手机,告诉了他一个电话号码,后来德寿干脆给徐德禄设置成屏幕上直接显示本机号码,省的徐德禄记不住。

    徐德禄也没推辞,有一部手机,给先生打电话也方便。

    于是跟着德寿跑了一天之后,晚上徐德禄躺在宾馆的单间儿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先生的电话。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