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S

唐杰忠一生甘当绿叶 徒弟:师父不说低级趣味包袱

点击:
回复:
复制本帖链接

唐杰忠(资料图)

如果翻一下1987年央视春晚的节目单,你会惊讶那一年诞生了如此多的经典相声:笑林、李国盛的《学播音》,侯耀文、石富宽的《打岔》,马季和冯巩、刘伟众徒弟的《五官争功》,还有姜昆、唐杰忠的《虎口遐想》。这些年,马季、侯耀文、笑林已先后离世,6月18日晚又传来“笑佛”唐杰忠病逝的消息。

唐杰忠师从于相声大师刘宝瑞,曾与马季、郝爱民、姜昆搭档演出。在观众心中,他和姜昆合作的那段《虎口遐想》尤为经典。身穿西装、戴着眼镜的唐杰忠一脸和气,像个大学教授,显得身旁的姜昆更加干练活泼。今年82岁高龄的著名曲艺创作家、表演艺术家赵连甲是唐杰忠的同代好友,他对新京报记者说,那代人的艺术风格是长在身上的。

拜师刘宝瑞

师父还主动为唐杰忠捧哏

1932年,唐杰忠出生在北京,早年在沈阳等地学习相声。1949年初,17岁的唐杰忠就进入部队的文艺宣传队,跟随解放军部队南下,算起来也是老革命。1958年调入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成为一名专业相声演员。

上世纪50年代初,唐杰忠从电影上看到山东快书名家高元钧的曲艺,非常喜爱。后来,他曾专程到高元钧家里拜访,高元钧虽然没有收他为徒,但把他介绍给了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唐杰忠也一直感激高元钧、刘宝瑞对他的提携帮助。

1959年,唐杰忠被选送到中央广播说唱团进修,在这个全国最高层次的曲艺演出团体里,他得到了侯宝林、郭启儒、刘宝瑞等人的帮助。刘宝瑞不但收唐杰忠为徒言传身授,还主动为其捧哏,师徒二人同台表演了《柳堡的故事》等节目。唐杰忠一生甘当绿叶,这也与师父的教导有关,他曾说:“刘宝瑞老师教我们的时候就说,捧逗是一家,捧逗就是‘一棵菜’,没有捧就没有逗,就不可能成为一个节目。”

马季写信力邀

两人作品成后辈学习范本

在中央广播说唱团进修期间,唐杰忠还在马季的成名作《找舅舅》中担任捧哏,两人的合作十分愉快。为了把唐杰忠从部队“挖”到当时的中央广播说唱团,马季曾两次给罗瑞卿总参谋长写信。1964年,唐杰忠正式调入中央广播说唱团。

唐杰忠的老友赵连甲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唐杰忠正式跟马季搭档说相声是在1974年之后,“他(唐杰忠)来中央广播说唱团之前,在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已经是干事了,担任部分领导工作。他来团里之后,一心想说相声,但组织有意把他当干部培养的。他心里不高兴,又不敢说,那时候各个团都是这样。到了1974年之后,才跟马季合作了《友谊颂》《高原彩虹》这些作品。”这些作品也成为了后辈学习的范本。

与姜昆搭档

《虎口遐想》找到了合作感觉

与马季搭档之后,唐杰忠还和郝爱民合作了两年,两人推出了《鞋匠进京》《父与子》《英雄计划》等作品。之后,唐杰忠迎来了最重要的一位搭档姜昆。当时姜昆的搭档李文华因病离开舞台,这对唐杰忠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两人的合作并非一帆风顺,一开始唐杰忠是亦步亦趋地模仿李文华,按照录音一字不差地给姜昆捧哏,但是效果不太理想。后来大家一起研究,认为应该发挥唐杰忠自己的特点给姜昆捧哏。为了改变过去给观众的既定印象,唐杰忠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比较文雅的形象——戴上一副眼镜。

姜昆曾说,俩人一开始的合作真是费了力气,也一直在摸路子,后来终于在《虎口遐想》这个段子上找到了感觉,“大家忘掉了李文华,相信了唐杰忠老师”。他们在一起共同合作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如《虎口遐想》《电梯奇遇》《学唱歌》《着急》《重大新闻》等。两人的这些经典作品,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随着年龄慢慢增长,唐杰忠觉得跟不上姜昆的节奏了。有一天,他跟姜昆说,“我觉得你得找一个新的搭档了,我跟不上你了,你节奏太快,一个月得跑十几个地方,一会儿奔西藏,一会儿又出国了,一会儿又去‘老少边穷’地区了,事也很多。我要是老这么跟着你的话,估计得拖你的后腿,找个年轻人吧。”唐杰忠还主动推荐了戴志诚,作为姜昆的新搭档。

■ 追忆

老友赵连甲

他的作品深入生活,都是跑出来的

著名曲艺创作家、表演艺术家赵连甲今年已经82岁高龄,他和马季、唐杰忠有着四五十年的交情,他们在“文革”时还被称作“马唐赵小团体”,一起下过干校。他对新京报记者说:“马季去世时,我和唐杰忠在电话里大哭了一场。如今唐杰忠也走了,我不会给谁打电话哭了。从上午到现在(昨日下午5点多),我也吃不下饭去。”

唐杰忠的作品深入生活,赵连甲觉得,唐杰忠除了嘴上的功夫,更重要的是腿上的功夫。“他早年从东北到了北京,一直跟随解放军部队打到广州,后来又到过海南岛,天南海北什么地方都去过。我前几年给他算过,除了没去过西藏,全中国都跑遍了,而且他生病前,七八十岁了还在各处跑。他的作品,是两条腿跑出来的,能不深入生活吗?能不受观众喜欢吗?”

聊到唐杰忠的艺术风格,赵连甲觉得,老一辈相声艺术家们的风格都是长在身上的,要研究他们的风格,先要研究他们的为人。“中央广播说唱团从侯宝林、刘宝瑞、郭全宝等老一代开始就是革新派、改革派。像侯宝林先生是学者风范,马季是满面笑容,唐杰忠人称笑佛,李文华一副老妈妈的样子,一出场就让观众觉得特别可亲。他们这些个特点,不是装出来的,这个气质基于他们对艺术的理解,他们对观众的理解。他们的表演不是学来的,来自于对艺术理解、对人生的理解,以及对观众有多高的热爱度。我们这代人,能给观众带来笑声,就觉得很幸福。”

提到唐杰忠和姜昆合作的《虎口遐想》特别深入人心,在赵连甲看来,老一辈艺术家的风格不仅体现在一个艺术作品上,而是一个段子一个样儿。他特别提到了唐杰忠和马季的《友谊颂》,“他在里面说的可都是真英语,这个现在来看没什么,在当时可了不得,别的演员说不了那么利索。还有他学说的广东话,没有一个人能学过他。”

晚辈冯巩

他和蔼可亲,团里都叫他“唐爸爸”

中国广播艺术团团长冯巩说:“唐老师生病已经很长时间了,今年两会期间得知他病重,我和团里的同事前去探望。他看见我们很高兴,也很乐观。唐老师平常喜欢拍照合影,就拉着我们和院长、主治大夫一起合影。那两天病情好转了,情况也比较乐观。没想到昨晚(6月18日)得知唐老师去世的消息,我们万分悲痛,这是中国广播艺术团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相声界的重大损失。”

冯巩回忆,唐杰忠对他这一代的相声演员影响很大,“严格地说,我们是学着唐老师的作品长大的,我记得我最早表演的相声之一就是《友谊颂》。他1949年就加入部队文工团,对艺术的改革发展贡献很大。他也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培养的第一代相声演员,他和马季老师合作的《友谊颂》《高原彩虹》《新桃花源记》,给大家带去了很多欢乐,深受观众爱戴。后来,他跟姜昆大哥合作的《虎口遐想》《电梯奇遇》等节目,至今让人印象深刻。”

唐杰忠为人和蔼亲切,对晚辈也多提携帮助,冯巩说,在团里大家都管他叫“唐爸爸”,“他是我们团非常有爱心的长者,无论是团里同事的朋友、家人遇到什么困难,比如入学、就业、看病,他都是热心帮助大家解决困难。原来他一来团里,大伙就说,咱爸来了。”

谈到他的艺术风格,冯巩说:“他不断继承创新,不断去改革,作品深入生活,德艺双馨。他的艺术儒雅清新,既像一个有学问的教授,又像一个和蔼的亲人。可以说,他把相声作为毕生事业的追求,永远值得后辈的相声演员学习。”

徒弟刘全刚

师父不说低级趣味的包袱

唐杰忠的徒弟刘全刚接受采访时说:“唐老师胃癌发现到现在已经三年了,身边的人建了个微信群,随时能知道师父的状况,他最近病危三五次了,但每次都能坚持过去。他平常也乐观,我们逗他开心,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唐坚强’。但这次没能挺过来,前两天大出血之后就补血,后来昏迷了一天,就走了。”

1988年,刘全刚和李建华、李金祥一同拜唐杰忠为师,他说:“我那会儿从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曲艺队转业回来,唐老师也在广州军区待过,就一块儿拜师了。师父为人特别和蔼,他没有门户之见,不管是谁的徒弟,像冯巩、刘伟是马季老师的徒弟,他也教。他没事就爱在后台看你演出,主要是以提意见为主。他很少整段儿、整段儿地教你,而是在一些小地方提醒你,潜移默化地去影响你。”

刘全刚觉得,师父的相声是比较新的,没有旧艺人的习气。“他的作品反映生活,积极向上,没有低级包袱、低级趣味的。他是从部队文工团出来的,也比较在意这个。比如有一次,我跟李建华合作相声《楼上楼下》,里面就有一句骂街的话,唐老师听了就说坚决不能用,宁可不要这个效果、这个包袱,也不能说脏话。”


(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赞(
推荐(
收藏(

热评帖子

热门推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全部回帖 赞数最多 最强回复 只看楼主

    猜你也喜欢

    发表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