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原创区 直播连载
RRS

【连载】一个少年与一把剑的江湖传奇-《十七云》

点击:
回复:
复制本帖链接

#武侠小说#

第一章 离云峰六派争斗

万事万物总是处在分合交替之中。回想当年夏朝一统,此为“合”,而后商周继之,到了春秋战国时乱之,此为“分”;之后秦始皇一统天下,又为“合”,两汉继之,到三国两晋南北朝乱之,又为“分”;再到隋朝一统,大唐继之。如此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可见,“分”“合”总有时,合久必分,分合交替乃万事万物发展之规律。

寒桢门本为武林第一大派,由林玄飞所创立,后到柳依依时期发扬光大,再到夕清泉一代达到鼎盛。可惜好景不长,鼎盛时期因为利益之争,寒桢门内部陷入混乱,随后由盛转衰,分为两个门派。一派仍旧维持正统,以寒桢门自居;另一派则脱离寒桢门,改名换姓,起名“扇花谷”自成一派。

无独有偶,同样的事情在另一个门派上演。暮剑山庄本为江湖小派,实力微不足道,由宋千峰所创,但暮剑山庄在他后人手中却发扬光大,时至今日已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然而暮剑山庄庄主继承人皆是由宋氏血脉来继位,而非能者居之,结果导致派内人心不满,不少弟子纷纷出走,自成一派。最终,暮剑山庄分为六个门派,分别是暮剑山庄、奇剑山庄、异剑山庄、玄剑山庄、虚剑山庄以及御风山庄。

在寒桢门与暮剑山庄分裂之前,两派本毫无瓜葛,互不往来。但因为一把剑的出现,导致两派成为世敌。这把剑名叫“十七”,由塞外一个姓夏的家族所铸,此剑威力无比,与江湖上闻名的“飞叶刀”并称双绝。但这个夏姓家族行事古怪,虽然十七剑由他们所铸,但他们从不使用此剑,而是将此剑交给中原武林人士。每年他们会在黟山举行一次比武论剑,论剑胜出者将获得此剑十七年的使用权,十七年之后,执此剑者需归还宝剑,否则就会遭到夏姓家族的追杀。

十七年前,寒桢门与暮剑山庄纷纷参加了那一年的黟山比武,当时寒桢门的掌门是夕清泉,而暮剑山庄的庄主则为宋千峰。两人实力悬殊,夕清泉是练武奇才,而宋千峰武功平庸,本是一场很快就能分出胜负的比试,可在正式比武之时,宋千峰突然功力大增,导致被寄予厚望的夕清泉节节败退。但最后关头,宋千峰性情大变如疯子一般,夕清泉一时不慎将其打落山谷。待暮剑山庄的弟子找到他时,宋千峰已经气绝身亡。至此,双绝都落入寒桢门之手,而两派的恩怨也由此开始。

到了黟山比武的第三年,两派均出现内乱,寒桢门一分为二,暮剑山庄一分为六。时至今日,依旧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

转眼间,十七年已过,马上又要到黟山比武的日子。

这天烈日当空,酷暑难耐,御风山庄的离云峰上聚集了六大山庄的弟子,早已人满为患。御风山庄庄主常靖云与暮剑山庄庄主宋元莫在离云峰上僵持了许久,这场比武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依旧未能分出胜负,照此种情形,最终只能以平局作罢。

常靖云道,“宋庄主,比武重在切磋,我俩既然难分胜负,何不就此作罢。”

宋元莫笑道,“常庄主此言差矣,今天六大山庄的人都在此,为的就是决出武功第一之人统领六大山庄,抗衡寒桢门,以报当年宋公之仇。”

常靖云道,“六大山庄各成一派已经多年,如果强行并成一派,只怕人心不齐,终难成大事!”

宋元莫道,“当年暮剑山庄分成六个门派时,不也人心不齐,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有很多人希望重回暮剑山庄,既然如此何不顺应时事,合而为一。

常靖云心道,“此人狼子野心,想吞并御风山庄。当年师父脱离暮剑山庄,白手起家创立了御风山庄,怎能让他的心血付诸东流呢!今天定是拼了我的性命,也决不能让宋元莫如愿以偿。”

正当两人针锋相对之时,突然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子,从人群中飞过。只见此女子裹着面纱,看不清长相,但气度不凡,宛如仙女一般落在离云峰的万年石上。

宋元莫质问道,“来者何人?”

那女子莞尔一笑,“寒桢门,梦还谭。”

宋元莫诧异道,“你就是寒桢门的掌门梦还谭?”

“没错!我就是梦还谭,今天你们这些鼠辈在此集齐一堂,商议怎么对付寒桢门,如此重要的时刻,我当然不能错过!”

“鼠辈”二字激怒了宋元莫,怒道,“妖女,当年就是你寒桢门的人杀害了我师祖宋千峰,这笔仇还没跟你算,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梦还谭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师祖技不如人,活该落的那番下场。”

“一派胡言的妖女,今天我就取你性命,为宋公报仇!”

梦还谭大笑了几声,说道,“你想找我报仇,只怕功夫不到家反而先丢了性命,还是先回家练个几十年再说吧!或许到那时候,你能接我一招半式。

宋元莫听了此话,恼羞成怒,拔剑出鞘,朝梦还谭刺去,一剑直逼梦还谭腹部。梦还谭处变不惊,不慌不忙,并没有闪躲,在剑离自己还有半尺远之时,使出了一招“雨恨云愁”,此招如万般风雨来袭,致使宋元莫的剑瞬间就冻如冰雪,无法再用。他呆看着自己的剑,没有防范对手,梦还谭极速跃到他眼前,弹指一挥,宋元莫的剑断成两截,紧随其后的是突然起来的一掌,掌尖直击宋元莫心口。宋元莫招架不住往后退了三步,胸口不禁一阵剧痛,“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

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宋元莫的武功在六大山庄里也算是数一数二,如今轻而易举就被人打败,实力悬殊如此之大,导致在场不少人议论纷纷。宋元莫看了看周围的人,心道,若就此罢手,岂不令暮剑山庄颜面尽失,如此一来,合并六大山庄的计划不知何时才能实现,今日无论如何也要站起来再战。

宋元莫勉强站了起来,对着身后暮剑山庄的弟子喊道,“拿剑来!”

只见一把紫色的宝剑从剑鞘中飞出,最后落入宋元莫手中,宋元莫重新拿起剑,使出一招“千剑归一”。

瞬间,紫色宝剑化成数把飞剑,颜色由紫到红,最终数剑归一,齐刷刷地朝梦还谭飞去。此刻,梦还谭手中的剑终于出鞘,那把剑散发出强大的剑气,将在场所有人,足足弹开一尺地之远,而宋元莫的宝剑因无法抵挡那把剑的强大剑气,被弹开了原有的轨道。不巧的是,那剑朝着宋元莫飞去,宋元莫来不及闪躲,眼看就要被自己的剑所伤。千钧一发之际,好在常靖云及时出现助宋元莫脱离险境。

片刻,那把剑的剑气才慢慢收敛,然后消失不见,所有在场之人对此情此景惊叹不已。

常靖云好奇道,“梦前辈,这剑如此之利害,想必就是那名扬天下的十七剑了?”

“此剑就是十七剑,刚才我只使了三成功力,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宋庄主竟如此不堪一击,看来你的报仇大梦也是时候醒醒了!”

“妖女,今天宋某技不如人,但我不会就此罢休!终有一天,一定学有所成,亲手杀了你,以祭我师祖在天之灵。”说罢,宋元莫又吐了一大口血。常靖云见此状,想必宋元莫是被梦还谭那一掌所伤,如不赶快疗伤,可能有性命之忧。

梦还谭道,“好,我等着阁下大驾光临的那一天。”说完,梦还谭又扔出一瓶药丸给常靖云,接着道,“这是寒桢门的疗伤圣药,你暂且给他服下。”话毕,梦还谭准备离去。然而诡异的是,突然之间,有人开始胸闷难受,脸色发紫,口吐鲜血,颇似中毒之状。

常靖云见此情景,忙叫住了梦还谭。

“梦前辈请等一下!刚才我们六大山庄的人被这十七剑的剑气所伤,还希望梦前辈能多赐予一些疗伤圣药!

梦还谭知道常靖云的如意算盘,朗声道,“常庄主,此剑气只会使人致伤,而不会使人中毒,这些人明显是中毒之状,并不是我所为,常庄主千万弄清事实才好。

“梦前辈所言甚是,素闻寒桢门擅长用毒,可否请梦前辈看看,大家究竟中的是什么毒?”

梦还谭冷笑了一声,又道,“刚才你们还口口声声说要置我于死地,没想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求我救他们,想得美,我是不会救的。寒桢门就是你们不共戴天的仇敌,倘若今天救了你们,寒桢门的面子往哪搁!”

常靖云拱手道,“梦前辈武功盖世,在场之人皆不是你的对手,你看如此可好,我若能接你三招,你就替六大山庄的人解毒?

梦还谭仔细瞧了一眼常靖云,说道,“莫说三招,你若能接我一招,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好!梦前辈快人快语,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约定既成,梦还谭立刻飞离万了年石,落在神风台上,手握十七剑,挥舞着剑,周围的气流就如被此剑所吸引一般迅速集中到一点上,下一秒就朝着常靖云飞去,常靖云并没有拔出手中的流光剑抵挡,而是使出了一招奇招。

这招的奇特之处在于,虽然梦还谭的剑气足以使房屋坍塌,但常靖云却被另外一股气息所包围,最后竟然毫发无伤。梦还谭很诧异,心道,“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人能抵挡得住十七剑的剑气,这小子是如何做到毫发无伤的?难不成真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刚才我用了五成功力出那一剑,也不知这小子是否用了全力,若继续战斗下去,胜负难定!在不了解对方武功路数的情况下,还是就此作罢!”

如是乎,梦还谭收起了剑,说道,“既然你能成功接我一招,刚才的打赌是我输了。”说罢,梦还谭走到一名受伤弟子的面前,开始替他把脉,神情十分专注。

片刻之后,梦还谭对常靖云道,“这些人所中的毒是一种来自东瀛的奇毒,名叫‘千鹤’,此毒无色无味,散播在空气中,即使内力深厚的人也很难察觉,里面混合了十三种毒花毒草,在配置解药时,必须按照特定的步骤来,假如错一步的话,解药就会变成毒药。”

常靖云问道,“寒桢门是否有解此种毒的办法?”

梦还谭道,“这种毒二十年前就已经绝迹于中原了,就连我也只是从相关书籍上看到过,听闻这种毒目前只东瀛才有,至于何时又流回中土,便不得而知。我该说的都说了,不是我不肯救他们,实在是无药可救,不过我倒是可以向你指条明路。”

“梦前辈请说。”

“寒桢门一向擅长用毒,这是江湖中人所共知的,但还有一派却专门擅长解毒,你可去问问,说不定能找到解毒之法。”

“不知是何门何派,还请前辈赐教。”

“扇花谷!”话毕,梦还谭纵身一跃,飞离了神风台,瞬间消失在了云天之间。

这时,玄剑山庄庄主段秦羽走上前来,询问常靖云解决之法。常靖云倍感无奈,只见中毒之人开始四肢抽搐,痛苦不堪,其中一人因承受不住如此痛苦,冲出了人群,从离云峰跳了下去,而其他人也有效仿之意,纷纷站了起来,想以轻生之法结束痛苦。常靖云、段秦羽等人奋力阻挠,但成效不大,直到片刻之后,一女子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事情才有了转机。此女子一身青布长衣,皮肤雪白。只听她叫了常靖云一句“师兄!”

“肖青师妹,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我本来打算在御风山庄等你,可听见本门弟子说离云峰上出了大事,就赶紧过来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

常靖云道,“这些人中了一种名叫‘千鹤’的东瀛奇毒,此毒使人剧痛难耐,而且目前尚无解决之法。”

肖青忙道,“我这有一些还心丹,你先给他们服下,可暂时解除他们的痛苦,若想要彻底医治,还得另觅良方。”

常靖云接过还心丹,一一给中毒的人服下,那些人的神情也慢慢缓和了下来。之后,常靖云又命令未中毒的本门弟子,将受伤之人送回庄内好好安顿休息,此举无疑使其余几派的弟子对其心怀感激,站在一旁的宋元莫见此番情景,意识到合并大计暂时是无望了。匆忙之余,便率领暮剑山庄的弟子下山去了。

回到御风山庄,常靖云这才想起问肖青此番来的目的。

肖青羞涩道,“承蒙师兄笑话,师妹我已寻得佳偶,下月将在太原举行大婚,今日特地来给师兄送上喜帖,希望师兄到时候能够大驾光临。”

常靖云一听,心中大喜,忙道,“如此大喜事,师兄我一定参加。不知对方是何许人也?”肖青面色红润,接着道,“未来夫君姓叶,单名一个‘冕’字,并非武林中人,他家几代从商。这么多年来,我也厌倦了江湖中的打打杀杀恩怨是非,从今往后只想过安静平淡的生活,还望师兄能够理解。”

“师妹所言甚是,咱们同时拜入师父门下,我比你虚长几岁,一直将你看做自己的亲妹妹,如今妹妹要出嫁,做大哥的肯定是第一个祝福的。”

“师妹在此先谢过师兄的关照,玄剑山庄的段庄主也在庄内,你俩从小就要好,我这还有一份喜帖是给他的,还望师兄代为转达。”

常靖云接过喜帖,再次对肖青表示祝贺。肖青道,“我今日送完喜帖之后,就要马上回去了,夫家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师妹不便在此久留,还望师兄原谅。”

“既然你有急事,可快快离去,下个月我一定到府上来喝师妹的喜酒。”

肖青临走前,又拿出几瓶还心丹,嘱咐道,“这些还心丹是未来夫君给我的,他知道我是武林中人,难免会受伤,所以给了我这些药,对于治伤止痛是极为有效的,若再有人剧毒发作,可给他们服下此药,我相信师兄用不了了多久,一定能找到解此毒的方法。”

常靖云道,“多谢师妹吉言,师兄一定竭尽全力找出解毒之法。”

送别肖青之后,又忙着安顿几派的弟子,待闲下来之时,已经是夜半时分。常靖云一人坐在走廊的栏杆处发呆,手里拿着一壶酒。不远处,段秦羽走了过来,说道,“这御风山庄常年被迷雾所笼罩,你若是赏月的话,任凭看多久,终是白茫茫的一片;倘若你是在想解毒之法,我倒是可以和你商讨商讨。

常靖云笑道,“段庄主这是在挖苦我吗?”

段秦羽道,“非也非也,我这是在帮你想办法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今天倒是有一事不明?”

常靖云好奇道,“何事?”

段秦羽道,“今天你在离云峰上和梦还谭一战,你最后使出的那一招,可出了全力?”

常靖云道,“当然出全力了,最后一招是风行八式的最后一式‘西风隐月’,此招只能用来自保,不能用来制敌,只要使出此招,天底下任何武功都伤不到你。”

“那你觉得梦还谭出全力了吗?”

“以我的直觉,她应该是没有出全力的,不说她自身的武功如何的炉火纯青,光是那把剑,天底下已经无人是她的对手了。”

段秦羽道,“你已经出了全力,但也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出了全力而已。”

“你这话什么意思?”

“很简单,你以前没跟梦还谭交过手,所以她并不知道你的武功底子,你使出那一招‘西风隐月’之时,成功地避开了她的十七剑,只怕此此情此景,梦还谭自己也从未料到。因此她认定你并没有使出全部的内力,所以比武关键之时才会就此作罢。我猜不久之后,江湖中人都要盛传你和梦还谭武功相当,并列天下第一了,殊不知对方武功比你高出好几倍。

“我说,段兄,你这说来说去还是在挖苦我啊!”

“这怎么就挖苦你呢!以后,御风山庄就是六大山庄之首啦,何等风光啊!”

“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对这些虚衔根本就不感兴趣。目前,我只想着如何找出解毒之法。不过说来也怪,到底是何人下的毒,在场的人都是六大山庄的弟子,难不成窝里反,自己人打自己人了。”

段秦羽道,“我也觉得很奇怪,不过看各大山庄的弟子,基本上都有中毒,没有人像是装出来的,你觉得谁最有可疑?

常靖云道,“谁没中毒谁就可疑了。”

段秦羽道,“没中毒的,除了你我之外,不就是...”

“暮剑山庄”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四个字。

常靖云疑惑道,“如果千鹤之毒是在离云峰上下的,那暮剑山庄的人在此之前一定已经服过解药。所以,最后他们才会安然无恙地离开。”

“难怪他们走得这么匆忙?”段秦羽接着道,“从离云峰上下来,我仔细查看了各大派弟子的受伤情况,唯独不见暮剑山庄的人,后来听其他人说,宋元莫带着弟子匆忙下山了。

常靖云道,“目前嫌疑最大的就是他了,如果真是他的话,那他一定有解药。可惜了,就这样让他下山了!”

段秦羽道,“那咱们明天就去暮剑山庄要解药。”

“咱们是要去找解药,不过不是去暮剑山庄。”

“那是去哪?扇花谷吗?”

“对,就是扇花谷。”

段秦羽疑惑道,“既然是宋元莫下的毒,咱们就应该去暮剑山庄要解药去,何以去扇花谷呢?”

常靖云道,“如果真是宋元莫下的毒,他肯定不会承认事情是他干的,自然而然也不会交出解药了,所以与其在暮剑山庄纠缠一番,浪费时间,倒不如直接去扇花谷问解药。”

“话是这么说,可还是觉得不甘心。”

常靖云道,“有什么不甘心的,我明天就走,以免夜长梦多!”

“明天?你这也太快了吧!”

常靖云道,“几派弟子目前都身中剧毒,我若不赶快行动的话,担心他们有性命之忧,你暂且留在御风山庄,帮我好好照看他们,主持大局,我快去快回。

常靖云喝了一大口酒,将酒壶递给段秦羽,问他是否要来一口,段秦羽摇了摇头。常靖云见此状,便不再勉强他,只道,“你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连酒都不喝,你若将来有了孩儿,和你一样那就大事不妙了!”

段秦羽反驳道,“谁说江湖中人就一定要喝酒了,我天生就不能喝酒,一杯就醉,谁也奈何不了我。”

常靖云打趣道,“看来如此美酒,只能我一人独享了,真是可惜,可惜啊!”

段秦羽道,“这有什么可惜的,人生不如意之事,常十之八九,若为这点小事而可惜,那我岂不是每天都得为这些繁杂小事而伤神了。”

常靖云点了点头,觉得段秦羽说的话貌似有那么几分合理之处。突然又想起今日肖青的事来,于是道,“今天我师妹来过了,你也看到的。她走之前跟我说她下个月要成亲,特意来给我送喜帖,还拜托我转交给你一份”说完,常靖云拿出喜帖,亲自交到段秦羽手上。

“肖青师妹要成亲?”段秦羽满脸惊讶,欲言又止。

常靖云见段秦羽表情滑稽,忍不住笑道,“天涯何处无芳草!”

段秦羽没再说话,而是抢过常靖云手上的酒壶,一口喝个精光。果然下一刻,段秦羽满脸通红地倒在了走廊上。常靖云看了看醉倒的段秦羽,叹了口气,拿起身旁的另一壶酒,开始独酌起来。

第二天一大清早,常靖云便出发前往扇花谷。段秦羽还未醒过来,常靖云又吩咐几名弟子多加照顾,自己一人找了匹快马便出发了。

扇花谷和寒桢门一样,本是同一派系,这两派,一派擅长制毒,一派擅长解毒,同宗同源。常靖云此次前往扇花谷,前途未卜,不知对方是否愿意相助。倘若他们真愿意帮忙,也不知是否真能研制出解药。说不定到头来,还得上暮剑山庄问宋元莫要解药。

赞(
推荐(
收藏(

热评帖子

热门推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全部回帖 赞数最多 最强回复 只看楼主

    猜你也喜欢

    发表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