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为了离婚,出卖自己真的值得吗

阮颜睁开眼,头痛欲裂,垂着眸子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肌肤的所见之处,尽是密密匝匝的红痕。 前一夜的回忆如电影序幕,翻箱倒柜般浮上心头。 她依稀记得顾惜城吻她时的炙热和狂躁,进入她身体时的强势和霸道,以及耳边回荡的低哑冷冽的声音。 “想结束?没问题,但我要你的身体作为六年来的补偿!” 阮颜怎么也料不到,她做了顾惜城妻子六年之久,他头一回碰她,却是以等价交换的方式来完成,他要她的身体,她要他放过她。 垂了垂眸子,将头藏进蜷缩的双腿之间,下体传来钻心般的痛,连同心脏也微微的疼。 一夜激情,他像是贪婪的猎人,怎么也要不够,把她折磨得够呛。 眼眶泛红,星星点点的泪花闪烁其中。 翻身下床,而双腿却无力的一软,差点跌落在地。 这轻微的声响,轻却惊醒了身后的男人。 阮颜心里一个激灵,抬眸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就跌入顾惜城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 冷清的,深邃如湖水般的眼,深不见底,全然不似晨曦被吵醒的惺忪和惶然。 前一晚上的激情翻涌在脑海,耳根陡地一烫,阮颜的脸颊染得绯红,随手捡起地上的衣物,踉跄着冲向了浴室。 墨色的瞳孔倒映出女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如同一只小兽,顾惜城回过神,眉心缱绻成“川”,视线逡巡。 空气中弥漫了荷尔蒙交织的味道,满地零落的衣服,昭示了昨晚的疯狂。 “惜城,我们结束吧……” “我们之间本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这样下去对你我都不好,我累了,到时候你签下字吧……”女人的话似乎近在耳边。 昨夜已经接近凌晨,他应酬回来,喝得烂醉,掏出钥匙,拧开别墅的门。 入目,就是明亮的灯光下目光惶惑盯着自己的阮颜。 离婚?! 两个字如同一颗炸弹在他的头顶忽地炸开。 听了她的话,愤怒的火焰飞快的窜入他的五脏六腑。 他黑眸阴鸷,一脚踹翻了身前的衣架,轰然倒地,发出剧烈的响声。 颀长魁梧的身形疾步逼近阮颜,不等她反抗,便将她拽进了房间。 再回过神时,顾惜城的眸冷若寒霜。 没想到,六年来的忍耐,却在她说出两个字时溃不成军。 顾惜城倏地起身,下床,大步流星往洗手间走过去。 温热的水,沿着头顶流至颈项,腰腹…… 在清洗下体时,身子止不住一阵颤栗,莫名的,回想起那天撞见的那一幕。 还有,白染对她所说的话。 阮颜的心脏,像是抽刺般,密密麻麻的疼痛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巨响。 她猛然回头望过去,就见到白染面色阴沉的冲到她面前,在她失神的片刻,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阮颜闷哼出声,背脊传来的震痛刺激着她的痛觉神经。 她回过神,男人的手撑在她头顶右上方,黑色的身影将她笼罩,强烈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来。 小麦色的肌肤,结实的胸膛,映入眼帘。 阮颜的脸“唰”得涨红,慌张的低下头,不去看顾惜城那张冷漠骇人的脸。 “昨晚……你……我……” 安染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可那句话却说得格外流畅,“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婚了……” 该死!这两个字似乎成了他不可提及的禁忌。 他抬起手,一把扼住了她的脖颈,黑色瞳孔划过一道危险的光芒,冷漠斐然。 “阮颜,你就这么讨厌我,为了离开我不惜以身体为代价?”沙哑的声音,不夹杂一丝温度。 他勾着唇,挑起的眼尾溢满不屑。 阮颜听了他的话,身体一怔,一股苦涩在喉咙处蔓延,说不出话来。 本以为…… 在她提出离婚的时候,他会想也不想的同意。 从今往后,他们…… 老死不相往来。 然而始料未及的,顾惜城竟是这般愤怒。 她不明白。 他不是早就想和她离婚了吗?这样就可以和他的心上人在一起了。 “想离婚?做梦!你别忘了,当年可是你们阮家求我娶你的,如今阮氏集团转危为安,想过河拆桥,是不是太天真了?” 阮颜低着头,不说话,头顶却传来一声轻蔑的笑,“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依旧是沉默…… 顾惜城狠狠的拧眉,一字一顿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一般,带着令人心悸的狠辣,“阮颜,告诉我,你嫁给我六年,我给了我什么,我又得到了什么?” “我是个生意人,不做无利可图的买卖,我给了你要的,那我要的呢?”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