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性骚扰:受侵害女生用计擒色狼

▲7月16日,一号线东单站,一名中年秃顶、戴着黄色手链的男子尾随一名女孩,欲行不轨。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7月16日,一号线东单站,一名中年秃顶、戴着黄色手链的男子尾随一名女孩,欲行不轨。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地铁车厢三遇“色狼”

王瑶第一次在地铁被骚扰是在1号线的早高峰。

她和一名同伴从五棵松站上车,在车辆行至万寿路站时,她发现身后一直都有东西在摩擦,感觉像是手。但由于车上人多,直到下车时,她才肯定一直有人在摸她,被摸的还有她的同伴。

王瑶当时曾留意到身后一名身穿蓝色运动服、戴口罩的男子,个子1米65左右,非常瘦。

第二次,王瑶在地铁1号线上玩手机,觉得有人在身后摸她臀部。她回头一看,正是之前遇到的那名男子。

她极力地往边上挪,但该男子也跟着贴上来。

王瑶冲他说“麻烦别贴着我”。对方才慢慢地离开。

当晚,王瑶和同伴商量,下一次如果再看见那名色狼一定要抓住他,“一想到有多少姑娘会被他非礼,遭受心理阴影,我就深深地不安。”

6月下旬的一天早高峰,王瑶和同伴二人在地铁五棵松站第三次看见那名“地铁色狼”。

对方并没有注意到她们。

王瑶和同伴没有躲开,和色狼站在同一个车门前候车。

列车到站后,王瑶发现色狼紧跟着她上了车。

这一路,王瑶没有玩手机,她一直感觉色狼在背后紧紧地贴着。到万寿路站时,她感觉到两腿中间有异物,她飞快地转头,看到色狼的生殖器露在外面。

王瑶立马抓住了色狼的手腕,大声质问:“你干嘛呢!”她的同伴也在一旁质问,这时有其他乘客站出来帮忙。

到了公主坟站,王瑶立马拉住色狼下车,找到地铁工作人员报了案。最终色狼被警方拘留。

▲单独出行的女乘客,是“地铁色狼”主要侵害对象。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单独出行的女乘客,是“地铁色狼”主要侵害对象。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色狼”四分钟跟踪触摸4女孩

王瑶在地铁被猥亵的经历并非个案。

7月16日下午6时许,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在地铁东单站,从五号线换乘一号线的路途中,注意到一名男子不时碰触一位穿吊带裙女士的臀部。 

▲7月16日,地铁一号线,一名中年秃顶、戴着黄色手链的男子不时碰触前面女士的臀部。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7月16日,地铁一号线,一名中年秃顶、戴着黄色手链的男子不时碰触前面女士的臀部。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到了一号线,男子又贴近另一位正在等车的女士,趁其打电话不注意又碰了女士臀部。随后男子上了地铁,用手背再次蹭了第三名女士的臀部,随后又迅速从另一个门下车。

▲这名男子碰触另一位女士的臀部。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这名男子碰触另一位女士的臀部。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接着男子又上了对面列车,再次盯上第四名女士,用手背轻轻碰触女士臀部,女士回头但没有发现究竟是谁。男子跟随女士上了车,再次紧贴着女士。可能发现重案组37号探员一直注视,这名男子没有继续行动。

▲这名男子紧贴又一位女士上了车,不时用手触碰对方。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这名男子紧贴又一位女士上了车,不时用手触碰对方。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四天前的早上8时,“平安北京”发布的一条“民警在地铁5号线抓捕色狼被咬伤”的微博引发关注。

几乎同一时段,女乘客李芳在地铁8号线遭遇了“地铁色狼”。

从奥林匹克公园站到北土城站,她觉察到身后一名中年男子一直紧挨着自己,由于早高峰人多拥挤,李芳并没在意。

等有人下车,李芳往空处挪了几步,开始玩手机,过了一会儿,李芳感到后面不对劲,扭头一看,该男子正用生殖器顶她。

李芳大声呵斥对方并报警。最终,男子因涉嫌猥亵被拘留5天。

7月13日晚高峰,重案组37号探员在地铁惠新西街南口、天通苑和国贸站等随机采访了50名女性,其中有6人表示曾遇到过地铁性骚扰,有7人表示不大确定是不是真正性骚扰,但有明显身体接触,有20人表示身边朋友遇到过或看到地铁上有女性遇到性骚扰,有17人表示暂时没有遇到过。

▲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民警在地铁5号线抓捕色狼被咬伤”。      微博截图

▲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民警在地铁5号线抓捕色狼被咬伤”。      微博截图

“顶族”

被女性深恶痛绝的“地铁色狼”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随着近期“地铁色狼”频繁被警方和网友曝光,这些生活在隐秘处的群体被推到前台,成为关注的焦点。

他们存在于社会的各个阶层。在人潮汹涌的早晚高峰地铁里,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

但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标签——“顶族”。

他们出没于一些人多拥挤的地方,比如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或者商场等人群密集的场所,通过故意摩擦女性,甚至用性器官碰撞女性的身体,从而获得性快感。

他们其实是一群有摩擦癖的心理疾病患者。摩擦癖是一种性变态。

他们在百度贴吧或QQ都有自己的“组织”。

QQ上存在着多个“顶族”群,这些群大多以“公交 地铁”为关键词,归入在“兴趣爱好”或者“运动”的类别里。有的群需要付费才能入群。

“公交地铁交流群”创建于2015年6月,进群需要支付9.8元,人数已超过千人,群成员来自全国各地,每天群消息超过千条。每个新人进群后,名称都要统一改成“所在地+性别+网名”。

▲“顶族”聚集在“公交地铁交流群”QQ群内分享“经验”。      QQ截图

▲“顶族”聚集在“公交地铁交流群”QQ群内分享“经验”。      QQ截图

每天,全国各地的网友在群里展示“战果”,分享信息,交流“顶”的经验。

26岁的李丁已经结婚,但他仍然忍不住,隔两天就要去地铁或公交车上“顶一下”。

李丁已经顶了5年。“第一次大概在2012年,当时挤公交,人特别多,我无意中蹭到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突然就兴奋了。”他说。

之后,李丁像上瘾了一样,胆子也越来越大,如果被顶的女性没有反应,他还会伸手去摸臀部。

41岁的姜林,“顶人”经历已长达10余年。

如今,已开车上下班的姜林只是偶尔出去顶,“线路随机”。

在顶族内部,隔着裤子顶的被称为“内顶”,拉开拉链的被称为“外顶”。

顶族们也总结了一套所谓的“规矩”——车厢内人少不能顶,遇到稍有抗拒的立刻停止,以免激化矛盾。

姜林说,他遇到过不少抗拒的,有的是转过来瞪他,有的用胳膊肘回顶,更多的是用自己的包隔离,他遇到这种情况一般就会离开,“做这个哪有不心虚的。”

在名为“北京地铁交流”的300多人QQ群里,张进是一个新人。

近期北京警方在地铁严打色狼,张进本打算戒了。但又侥幸地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7月14日晚,他“没忍住”又去了地铁。

▲“顶族”在聚集的 QQ群内发图片。      QQ截图

▲“顶族”在聚集的 QQ群内发图片。      QQ截图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