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被命令堵死的人性升华之路

前言:最烦那些说什么你生命不仅仅是你自己的道德婊了!章莹颖是硕士又如何?如果凶手要挟她虐待其他人质,她认为自己好不容易当了硕士,认为自己生命也是父母的,于是她死道友不死贫道,干缺德的事,怎么办?哪怕你是独子,你和其他人也是平等的,不见得更该活。说实话,某些政策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了? 许锡良说过,中国传统道德从不让人好好活,认为死相比伤好,重伤比轻伤好,伤比无伤好。键盘侠、圣母婊都认为见义勇为者不应该介意并后悔流血流泪,然而他们自己会不会死道友不死贫道就难说了。这文章,就是给所谓的键盘侠、圣人婊的。 也希望这文章能帮助人类克制明哲保身、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坏毛病,避免狗咬狗骨、吃里扒外、屈膝投降的丑剧。 被命令堵死的人性升华之路——戎夷寒死 张远山 戎夷带着一个弟子,从齐国去鲁国。忽起寒潮,气温骤降,影响了赶路速度。戎夷和弟子赶到鲁国时城门已关,不得不露宿城外。晚上气温更低,眼看两个人都要冻死,戎夷对弟子说:“你把衣服给我,我就能活;我把衣服给你,你就能活。你我只有一个人能活!我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死掉是世界的重大损失。你是极普通的小人物,死掉是世界的极小损失。你应该把衣服给我!”弟子说:“作为没啥了不起的普通人,我怎能做到舍己救人那么了不起的事呢?”戎夷叹息道:“罢了,看来我的学问要失传了。”于是他脱下衣服给了弟子。戎夷冻死了,弟子活了下来。(译自《吕氏春秋·恃君览·长利》) 戎夷的第一段话,理直气壮地论证自己该活而弟子该死,实在岂有此理。说句刻薄话,认定自己该活的人,死了活该。人人生而平等,凭什么他就高人一等?但是看到结果,我还是被戎夷感动了,似乎他的话并非岂有此理。戎夷用生命证明了自己确实比弟子了不起,他的死确实比弟子的死损失更大。但是请注意,他的理虽对,却有悖人情。弟子可以同意自己没啥了不起,但是决不会同意,没啥了不起就该死。即便在理的层面该死,但“该死”的人却不可能心甘情愿去死。每个人都热爱自己的生命,这种自爱本能不以自己是否了不起为转移。因此理与情发生了尖锐冲突。许多赤裸裸的真理,之所以让人们觉得岂有此理,并非因为它不是真理,而是因为它与人情发生冲突。人情常常不讲理,而不讲理的人情未必就错。真理冷酷,人情自私。冷酷的真理固然对,自私的人情也对。情与理的冲突,正是最重大的对与对的冲突,而对与对的冲突是最难调和的冲突。因此两个平时在小利益上能够礼让为先的高尚者,一旦陷入绝境,也常常变成两头为求生存而进行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杀的恶狼。戎夷的了不起,就是他避免了这一人性屈服于兽性的悲剧,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人性的光辉。因此我愿意纠正上文“戎夷的死确实比弟子的死损失更大”的判断。 然而问题并不如此简单。倘若戎夷不主动赴死,就无法证明他的死是重大损失。所以我的判断还得进一步纠正如下:戎夷的赴死并没证明他的死是个重大损失,他的赴死仅仅证明他确实了不起。戎夷的赴死不仅不是损失,还是一个重大收获——人性战胜了兽性。 如果弟子主动选择死亡,那就证明弟子比戎夷了不起,同时也不是损失更大,也只是宣布人性战胜了兽性。无论是谁,为了他人的利益而牺牲自我都很 了不起。也就是说,两个人中间,任何一个主动选择死亡而把生存的机会留给另一个,都证明死去的那个人更了不起,但更了不起的人之主动赴死,并非更大的损失,而是重大的胜利:人性战胜兽性的胜利。还有比这一胜利更大的胜利吗? 不过尽管戎夷用最后的赴死证明了两点:一、他比弟子了不起;二、人性可以战胜兽性。然而他的第一段话仍然岂有此理。因为如果弟子接受他的“真理”:平凡的人更该死,那么弟子的赴死就只是被迫接受“公正”的审判。那么弟子就无法用自己的赴死,证明戎夷的赴死能够证明的两点:既无法证明自己了不起,也无法证明人性战胜了兽性。一个凡人,而非神,付出放弃生命而选择死亡的最高代价,居然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无价值!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岂有此理?由此可见,戎夷的“真理”使两个人的相同行为变得不等价了,所以戎夷的“真理”只是谬论。这一谬论预先剥夺了弟子主动选择死亡的权利和自由,预先剥夺了弟子主动选择死亡的光荣和伟大,所以弟子只能选择生存。戎夷的弟子无不指责,倒是戎夷的谬论,堵死了弟子向人性顶峰的升华之路。 心理学有“逆反心理”一说,作为一种心理现象,这一学说确有客观依据。但这一学说对逆反心理持否定态度,而不是深入批判造成逆反心理的社会根源,则有失偏颇。其实所有的逆反心理,都与命令和强制有关:命令和强制剥夺了自由,逆反心理则是对命令与强制的反抗,是对自由和人权的捍卫。只要剥夺自由的命令和强制存在,逆反心理就会存在。剥夺自由的命令和强制越是蛮横,逆反心理就越是强烈。剥夺自由、践踏人性的命令和强制是可憎的,而反抗命令和强制、捍卫自由和人权的逆反心理是神圣的。 在人类社会中,至今依然有许多戎夷式的“真理”被视为理所当然,这些“真理”的局部逻辑无懈可击,但是这些“真理”的大前提错了,这个错误的大前提就是:人与人天生不平等。人与人不仅活着不平等,而且死亡也不等价。我坚决反对这种视为当然的错误信念。 因此,首先戎夷就不能认定弟子比他更该死(这么想的人才真的该死),他应该在这种生死关头为人师表地主动选择死亡,只有当弟子因长期接受老师言传身教的道德感化,也主动选择死亡,并且戎夷因为年老体弱和其他偶发事件等非主观意志的客观原因而抢不过年富力强的弟子,那么在弟子光荣而崇高地死去之后,戎夷才可以不无惭愧(为自己最终活了下来)也不无骄傲(为自己教出了如此了不起的弟子)地活下去。然而不难想象,戎夷平时对弟子的言传身教距此境界甚远,因此才会出现开头的一幕:他岂有此理地命令弟子接受死亡,但弟子非常合理地拒绝用自己的生命证明自己的无价值。 由于戎夷岂有此理的开场白,他的最终赴死也减色不少,但戎夷仍然值得尊敬,因为他最终固然略有无奈,毕竟主动选择了人性的崇高,而没有堕落到兽性的搏杀。我没有理由用理想化的彻底性对戎夷求全责备。人性原本就丰富而复杂,天人交战正是人性之常,戎夷的最终选择,证明他确有了不起之处。 但千万不要以为戎夷的赴死是其才能的浪费。戎夷的才能用于证明人性的高尚与伟大,用于使一场兽性的搏杀升华为一曲人性的凯歌,丝毫没有浪费,而是好钢用在了刀刃上。如果才能有限的弟子死了,留下才能巨大的戎夷,那么只能证明戎夷所自诩的才能,仅是兽性搏杀的自私才能,而不是舍己为人的人性光辉。那样的话,戎夷留在世上,其兽性搏杀的才能越大,对世界的破坏性也就越大。这种邪恶才能,与其有,不如无。 身处这种极端性的两难困境:要么兽性占上风,于是狗咬狗地搏杀;要么人性占上风,于是你谦我让抢着死。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一旦陷于绝境,人性获胜的次数较少,兽性获胜的次数较多。但兽性获胜的次数并非最多,事实上,人性尽管尚未普遍升华到至高境界,但人类毕竟是一种已经基本战胜了兽性的高贵生命,所以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也不会轻易向兽性屈服,他们会在两难之间选择一条中间道路:抽签。道学家可能会反对抽签,他们认为这贬低了人性。然而道学家在这种极端情景下,是否能像戎夷那样放弃生命?我愿意承认我很可能做不到,尤其在我还没做到之前,决不信誓旦旦地夸口。所以我赞成高不攀、低不就的抽签:人人机会均等。虽然没有升华,但也没有堕落。而且抽签同时宣布了一条极其重要的人文公理:人人生而平等。据我所知,所有的道学家都反对这一人文公理,所有的道学家都想证明自己高人一等,所以我把道学家视为人类公敌。 最后,我还反对某些圣徒型人物对崇高与神圣的病态追求,圣徒为了证明自己的崇高与神圣,甚至欢迎苦难和渴望考验。所有的圣徒都是真道学,但真道学往往比假道学造成更大的灾难。因为真道学远比假道学狂热,而一切狂热都是灾难性的。真道学把人性的正常欲求视为污浊,并且要不惜一切代价加以清洗和整肃。人类历史上的最大灾难,正是由真道学发起的清洗运动和整肃运动。我以为,不发生苦难,或者尽量避免苦难,更符合人性的正常愿望。比如说,没有这一场寒潮,或预知有这一场寒潮而在城门关闭之前赶进城去,岂非更好?这或许有点一厢情愿,但我宁愿不要激动人心的人间悲剧,而更欢迎和谐欢乐的尘世喜剧。哲学可以帮助我们在不得不面对悲剧时不上演丑剧,科学则能够帮助我们尽量避免悲剧发生。所以我首先崇尚科学,其次才热爱哲学。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