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一个奇怪的梦

       昨晚,睡着睡着,不知道怎么的我回到了儿时居住的破旧不堪的家里的老房子里,在里屋妈妈的睡床边摆放着几个存放稻谷的大口谷缸,在中间的一个谷缸盖上散发着一道一道荧光,我好奇的奏前一看发现是从一只还未睁开眼睛手指般大的乳鼠身上散发出来的。


它跟我之前见到的乳鼠很不一样,它通体透明感觉用手一碰它就会破碎开来流着那透明的液体,我看着都有些心疼。我端看了老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本着孩童的天性,我轻轻把它拿捏在了手心里,它忽然就睁开了眼睛很温柔的看看我,让我感觉很温暖,很奇怪我压抑了多年的情感莫名的就舒畅开来。我用手轻轻去抚摩它,怕伤害到它滑嫩嫩的不能在嫩的透明肢肤。突然它跳跃动了起来,往我手臂上身上爬跳,它抓爬过的地方有些粘黏性和有些麻麻的感觉,我感觉很不舒服想把它拿开,我用手去抓它却怎么也抓不住它,它在我身上窜来跳去的很是鬼玲精怪。可我怎么都抓不住它,气的我说再抓不住就把它给拍扁了,谁知不知道谁在我身边说了一句话:“你拍呀,看你能拍到我不?”我听的真真切切,是一个弱童的声音。


我身一个冷颤,房间里就我一个人,不,应该说家里就我一个人在,而且这声音就在我的身边发出。我以为是我听错了,或是错觉而已。我定了一定神,刚好那乳鼠就爬在我的左手碧上,我眼疾手快的用右手一拍,竟然把它给拍着了,也把它给拍死拍扁了。我有些心疼的把它放在谷缸盖上,心理有些愧疚。我对着它的躯体深深的忏悔着,忽然看到它的躯体漫漫的一点一点的自我修复着,苍扁的躯体慢慢的鼓了起来,眼睛慢慢的睁开来,它竟然活了过来!


它用眼睛温和的看着我,也不动,就这样静静的躺着。我看着它,心理在想怎么它还能活过来了,真是不可思议?真是太神奇了!我想着想着有些走了神,忽然身边又听到刚才那如弱童的声音:“你想什么呀想,赶快把我拿起来呀,你真舍得打我呀,还打的那么疼!”。这次,我不仅听的真真却却,这决不是错觉。我扭头往身后看了看,也环视了整个房间,确实就我一个人而已,我以为是邻居家的小孩调皮跑到我们家里来玩抓迷藏呢,我低头趴下看了看床底,查看了这几个谷缸的边缘间距都没有什么发现。


这房间有些诡异,这时我心理一个发毛,本想着要赶快逃离这诡异的房间,不料又听到了刚刚那弱童声:“你把我打那么疼还要把我丢在这屋里吗?就想一个人走吗?”我心理一紧,我的内心想的事都被她知道了,想跑也跑不了了,我环视四周故做大胆的说了一句:“谁呀?竟敢在我家里装神弄鬼的,赶快出来!”其实,我心理很害怕。我话音刚落,那童声又起娇气的说:“别到处乱看啦,我就在你面前就看不见我”。此时,我才发现,原来是那只死而复活的通体透明的小弱乳鼠。吗呀!原来这是一只会说人话的鼠妖?


我眼前一黑,竟吓晕了过去。。。。。。

未完待继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