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乘客丢手机司机说未见过 定位发现手机在司机床头

昨日12:35,小施来电:昨天晚上七点左右,我打了辆网约车去滨江浙医二院,上车以后,我的苹果手机没电了,就放在司机座位旁边的扶手箱充电,下车我忘了把手机带下来,等反应过来车子已经开走了。

我没法联系司机,只好找网约车平台反映,今天平台告诉我司机的车牌号与联系电话,我给司机打电话,他承认做过我的生意,但说不清楚我的手机在哪,我只好再报警,但是后来不论是警方、网约车平台还是我,再给司机打电话,他就是不接,我换朋友的手机打过去,他接起来一听是我的声音,马上就给挂了……

小施20多岁,在滨江一家公司上班,丢的手机是苹果iPhone6,两年前花6000多块钱买的。

7月30日晚,小施下班回家,路上扭伤了脚,实在疼得受不了要去医院,从滨江家里打了一辆网约车。

晚上7点左右打的网约车,去滨江浙二拍片,开车的是个小伙子,看我一瘸一拐,还跟我聊了几句,我出门急,手机快没电了,我看他车上(扶手箱)有充电线,就让他帮我充个电。车到医院门口,我开门下车,下车后才想起来,手机还在车上,这时车子已经开走了。

我一只脚跳到急诊护士台,借护士的手机给我自己打电话,连打三个,通的,没人接。

拍完片看完病,脚没有大碍,但我心里很郁闷:手机可能要不回来了。

回到家,我用朋友的手机联系了网约车公司客服,对方表示会调查,后来也帮我查到了那个司机,我想这下手机有救了,赶紧给司机打电话,但他却说,从没见到过什么手机,我的心又拔凉拔凉的。

后来听派出所和网约车平台的人说,他们也联系了司机,对方不承认,然后就不接电话了。

听朋友说,苹果手机有个防丢失功能,只要开启“丢失模式”,手机在开机状态下就能定位。我根据说明试了试,晚上9点半,成功把手机启动成丢失模式,手机开始定位,显示它(手机)正在杭州城里到处移动。

今天我发现手机突然不动了,固定在萧山某一个地方,我猜测,如果手机还在司机身上,这个位置很可能是他的住处。

昨天下午,小施又给司机发了条短信,如果归还手机可以不再追究,并愿意拿1000元作为酬谢。但对方没有回复。同一时间,网约车平台回复小施,已暂时封禁了司机的账户,等他回电进一步说明情况。

于是,小施决定,下班后亲自去手机定位的地方找找看。

傍晚5点多,我、小施、她的同事小邵、小洪,四人来到定位显示手机所在的位置——萧山区**街道的一个公寓。

根据网约车平台提供的车牌信息,我们4人分头寻找,看那一带停放的车辆是否有这个车牌——没有任何发现。

通过进一步精确手机定位在公寓附近,小施发现自己和自己的手机已经非常接近了。

精确定位,会增加手机的耗电量,手机电池可能很快耗尽而关机,所以不能常用),小施发现,手机的精确位置,就在附近一个公寓的南边。

走进公寓大门,几个年轻人扎堆聊天。

“师傅,你知不知道有个姓杨的网约车司机住在这里?”

一个男子笑了起来:“住在这(公寓)里面的,起码有二十多个都是开网约车的,租金便宜嘛!”

小施再次打开精确定位,定位显示在南边一幢公寓里。这幢楼一共4层,每层几十户,手机究竟在哪一间?

来到公寓物业办公室,工作人员听我们说明来意,给了一个手机号,“这是贺师傅的电话,他是这里的网约车队长,威望很高,很多司机都是他从老家介绍过来的,你们可以问问他!”

我打通贺师傅电话,报出小施提供的司机电话和车牌信息,贺师傅连着了几声嗯,“这个小伙子是我车队的,前不久我从老家带过来的,我相信他不会干那样的事的!”

贺师傅说,他马上给小杨打电话,“我的电话他不敢不接,你们等我消息!”

接完电话,小施跟我说,她的苹果手机如果没有充电,可能很快就会关机,到时候无法定位,很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苹果手机“丢失模式”还有一项功能,就是在我们最接近手机时,开启手机报警,这时手机就会响起警报声,但是这个功能也可能打草惊蛇,只有万不得已才能用。

我们四人又分头行动,每人把守住公寓1个楼层过道,竖起耳朵听。

傍晚6点,小施用同事手机打开自己手机的报警,这时,我在公寓2楼看到,一个男子走出20*房间,快步跑向门口保安岗亭。与此同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滴答声(报警声),连忙追上去,看到男子正把一部白色的苹果iPhone6手机,交给物业工作人员。

几乎同时,我接到队长贺师傅电话:“我联系上他了,手机确实在他床头,他跟我解释说是一直在开车,把手机放下就忘了这事了,唉,不管他的解释合不合理,他是农村刚过来的,可能有些事情还是不懂,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他的,我代他向小姑娘真诚道歉!”(刚才我看到的男子,和司机小杨住一屋。小杨在外面开车,贺师傅让这个男人发现手机后,马上拿到物业办公室。)

我喊来小施,把手机递给她。小施输入密码,手机恢复正常。

对贺师傅的解释,小施不认可。

“他在电话里说没见到手机,今天我们这么多人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最清楚!”

小施说,既然手机已经找回,她也不想再追究,唯一的要求,希望司机小杨可以给她打个电话道歉。

昨晚7点多,我们从萧山返回市区的路上,小施接到了小杨电话:“美女,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我的错,总之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小施接受了道歉。考虑后决定不报警。

昨晚9点,小杨所在网约车平台给快报和小施发来处理结果:

对乘客手机丢失一事,我们深感歉意。接到投诉后我们第一时间与司机联系,多次拨打司机电话均未接听;鉴于没有得到明确证据,我们建议乘客报警。目前,虽然乘客手机已经找回,但因为司机存在非法侵占和拒不配合平台调查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平台规定,平台已经将该司机永久封禁。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