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我的前半生-雕刻时光[长篇-未完]

《雕刻时光》

曾经的我,大哭过、大闹过,但却没有大笑,回头看看,我谨小慎微、畏首畏脚的度过半生,我的骄傲、倔强在婚姻里一文不值,妥协也好、怒争也罢,然而,除了女儿,我仍一无所有。

[第一章]

“墨墨,起床吧,要迟到了”,关上闹钟,我轻声的问身边的女儿,

“…”,她翻个身,小手又搭在我的胸上,闭着眼睛不理我,

昨天加班回来晚了,小妮子一直等到我回来才肯睡,估计是没睡好,

“墨儿,妈妈胳膊麻了,能不能拉妈妈起床”,我继续哄,

“不,不想去幼儿园”,她干脆耍赖,

“嗯,妈妈知道墨墨没睡醒,可妈妈不是让你早点睡吗,今天晚上妈妈陪你早早上床睡觉好不”,

女儿继续全神贯注闭着眼睛摸着我的胸,不说话,

我一骨碌爬起来,就要去洗涮,公司新换了班车,迟到一分钟就可能赶不上而迟到,迟到就会扣钱,还要倒两趟公交车,

“哇…”,墨墨大哭起来,

心一软,我又坐到床边:“墨墨,妈妈送你上学好不好,妈妈给你讲一下妈妈小时候去上学的故事,你听不听…”,

虽然还是撅着嘴,总算是坐起来了,很不配合的让我给她穿上内裤、裙子,抱到卫生间,给她挤好牙膏,倒好水,还要送到嘴边,今天她似乎带着一肚子怨气,

“噗…”一口漱口水吐了一身,新穿上的裙子顿时湿了一片,她是故意的,火气一下子冲上头顶,忍不住大声说:

“程子墨,你是不是找事?不洗拉到...”

话还没说完,女儿就嚎啕大哭起来。

坐在客厅里玩手机的程城过来了:“女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我洗完脸,走出来卫生间,心里又有点不忍,

程城还在哄她:“女儿,爸爸给你刷好不好”,

“不,妈妈刷,妈妈刷”

我急忙走回去,给女儿一个笑脸,“来,妈妈给你刷”,

程城又拿起手机下楼了,

我急匆匆给女儿刷牙、洗脸、换衣服,一看表,还有十分钟,

“墨墨,来,妈妈给你梳个公主辫好不”

女儿在卧室门口一动不动,我走过去给她梳头,没等梳呢,女儿又开始掉眼泪,一把夺过我手上的梳子,“啪”扔出去好远,我一着急,声音也跟着大了:“爱梳不梳吧,我走了”

我抓起包就往楼下走,我们三口人住在楼上的阁楼上,爷爷奶奶住在楼下,程城又上来哄女儿了,一边生气的说:“给梳个头怎么了,你发什么脾气”,

我只顾生气,就要往外走,却又担心女儿,程城还在指责我,

火气和怨气弄的我哭笑不得,我坐楼下的餐厅里,桌子上有粥,是爷爷早晨煮的,这时候爷爷走过来说:“喝点粥吧,都凉了”,

我想说:“不喝了,来不及了”,

程城大声说:“喝什么喝,还不如喂狗!”

顿时气的我双手发抖,一早晨他都在玩手机,这时候却来指责我,手一扫,碗啪的被我摔在地上,这时候程城几步跑过来,指头几乎抵着我的鼻尖说:“你是不是疯了?你是不是找打?”

我眼泪掉下来,却仍像只激怒的公鸡一样喊着去拨拉他的手:“你管我,你玩手机还有功劳了?”,他一扯,一把把我拽到客厅,摔倒在地板上,我立马站起来,他一拳打在我的后脑勺上,顿时,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和他撕扯,这时爷爷从自己卧室出来了,墨墨也下楼了,

我喊:“爸,把墨墨抱你们屋去”,

爷爷把哭的墨墨抱走了,程城一脚踹在我的腿上,爷爷又出来拉架,奶奶在卧室门口探探头又回去了,我也全力还击,除了能扯住他的衣服,我什么也做不到,程城在爷爷拉着的时候扔用手指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个傻x,好好的日子你不过,你找揍,你就是欠揍”

程城被拉进卧室,顿时,我像是被抽了筋一样瘫坐在楼梯上,挂着一行眼泪,腿上还有程城踹出的痕迹,一切都像静止了一样,我竟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墨墨出来了,乖乖的拉着我的衣角:“妈妈,妈妈,你没事吧,妈妈…”,

我根本抑制不住我的眼泪,我的孩子还这么小,我该怎么办?

“妈妈没事,妈妈没事,宝贝好乖,去玩玩具吧”,

女儿果然听话的抱着她的芭比去一边玩了,

沉默了许久,

我说:“程城,我们离婚吧”,

奶奶仿佛一直在听着,这时候走了出来:“年轻人哪里有不吵架的,别一吵架就说离婚,你爸年轻前打我打的更凶,这不也好了,真离婚了,后悔也来不及”,

程城一摔门,出去了。

让爷爷带着墨墨去公园玩,我请了假,呆坐在家里想了很多。

认识程城十年,结婚八年,大大小小吵过很多次,虽然他有时候也会推我、拽我,但这一次他真的让我死心了,我甚至想,是呀,还不如一条狗呢,何必当初那样苦苦追我,无数次的吵架也让我知道,婚姻漫长,需包容忍耐,而像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原谅。


打了十几通电话,终于接通:“程城,我们离婚吧”

“你再想想吧”

“我想好了,有些事可以原谅,有些事不行”,我心里很坚定,

“我还有事,晚上回去再说吧”,程城把电话挂了。


我模拟网上的离婚协议书写了两份,签上了名字,我们俩现在有一所房子,大约卖二百万,一辆车十万,存款也就十万有余,如果程城不抢孩子,我就带着女儿,我要二十万,房子车子都归他,我想,他拿出二十万,也就一穷二白了,所幸还有房子,他还要养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父母,可能也会苦,如果再要孩子,他可能压力会更大。若说我为什么不骄傲的就走?心里不甘心,十年,我真的不甘心。

晚上我一个人在卫生间洗墨墨的衣服,他拿着离婚协议书走进来,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低着头说:“你真的想好了?”,

我点头:“嗯”,

他说:“二十万我没办法给你,我没有,墨墨也不能跟你走”,

我强忍着眼泪,勉强笑着说:“程城,我连这二十万都不值?”,

程城脸上显出烦躁,他语速开始着急:“家里有多少钱你不清楚?何况这些年,谁对这个家贡献大?房贷不是我还的?”,

忍不住眼泪吧嗒吧嗒落进盆里,我说:“我一样不比你少花,墨墨吃的穿的玩的用的,家里的伙食费,你就看不见吗?”,这几年,除了我自己,孩子和家庭的生活开销,我还真没有攒下钱,我还真是有打算。

程城开始生气:“墨墨的玩具我也买过,你以前才挣多少钱,够你自己花就不错了,你贡献啥了?”,

我心里开始焦躁,我只想快点和眼前这个男人撇清关系,我说:“钱你不用现在给我,十年二十年,你有了再说”,

程城缓和了一些:“墨墨也离不开你,一晚上也没离开过,你不用搬走,你和墨墨住在楼上,墨墨还是和你睡,”

我默默的点点头,“好”,

程城说:“明天我值班没时间,后天吧,我们再去”,

我说:“好”。


第二天我仍没去公司,浑身疼,不知道是被程城打的,还是无力感,晚上的时候,程城却没有值班,回家了,我也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干脆躲到楼上了,在下楼倒水的时候,程城、女儿和奶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奶奶突然提高声音说:“现在的楼呀,又降价了,咱这个房子还不知道值不值得百八十万呢,房贷还有不少吧”,

我知道,这些是说给我听的,我也没搭话,默默的回到楼上,不争气的眼泪又开始掉,今天一天,大约要哭完这几年的眼泪了吧,从有了墨墨,我和程城几乎不吵架了,偶尔吵,也不过就是大声吆喝几句,过去也就过去了,而所有的一切,明天,就要结束了。


晚上,程城破天荒拿着一盘西瓜上来了,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假装镇定的说:“我们再考虑一个月吧,彼此冷静冷静,到时候,你想怎样,就随你”,

“不是明天有空吗,明天就去吧”,

“领导安排我们几个暗访,这段时间都没空了,不能请假”,

我想,他大概是又要求和了,果真他说:“你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吗?你知道我上来火了就那样,我也控制不住,我保证以后不这样,再这样就把手剁了,原谅我好吗?”,

我冷冷的看着他,火气又开始往上涌:“你上火你怎么不打自己?你也没打过你父母吧,只有我是外人,你也没有把我当个女人,何必呢”,

程城说:“我怎么又不把你当女人了?我对你不够好吗?这次不是没控制住吗,为了孩子,我们都忍忍不行吗?”

孩子,我的女儿,是啊,他一下就能抓住我的心,我心里狠狠的疼了一下,墨墨还这么小,我离开她,她该怎么办?

程城继续说:“就一个月,我们就冷静一个月,如果到时候你还不能原谅我,我们就去离婚,你还住在这里,房子我不卖掉,直到墨墨上大学,你都可以和她住在一起,行吗?”,

我心里冷笑,我不想住在这里,可我走了,谁给她讲故事,谁能每天给她洗澡洗衣服,不过是提供住处的老妈子罢了,自从有了孩子,程城就搬到客房睡了,只有每周想要的时候,才会等墨墨睡着来我们卧室把我叫出去,倒是,也习惯了。我心里安慰自己,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离婚了,至少不要让她觉得失去,

于是答应程城:“好,一个月”。

[第二章]

一个月之后,我选择了原谅。

程城又开始嬉皮笑脸的求欢了,我虽然选择留下来,可心里却仍没有原谅他。结婚的时候所有的家当就是一个一千块钱的戒指,这次我让他买了一条金手链和一个金戒指,他乖乖照办了,我没有带上,因为程城看钱看的很重,我只是想让他也觉得疼一下,报复也好,教训也好,我不能让他忘记。

连续两周的加班让人筋疲力尽,改不完的需求改的充满了倦怠。

因为部门扩充,我搬到了新的办公室,跟着的经理也换了,是个差不多跟我同龄的眼镜男,叫韩永年,永远灰黑色的衣服,头发看起来油油的,部门聚餐,一起吃过几次饭,聊天内容很开,甚至几乎让人脸红,工作中却从不开玩笑,判若两人,有点老学究的味道,因为他的项目我跟过几个,因此这次加班经常剩下我和他。

那天定下要加班了,韩永年qq问我:“定加班餐?”,我回:“不想吃了,吃够了,去吃烤肉吧”,他很快就回我:“好啊,选个地方”,我有些惊讶:“那叫上刘经理吧”,刘经理是我一直跟着的经理,关系还不错,这次他很久没回,我也就没当真。

差不多八点的时候,韩永年qq说:“走吧?”,我回:“啊?”,他说:“去吃烤肉呀”,我回:“哦,哈哈,以为说着玩呢”。

他从办公室慢慢走过来:“走吧”他说。

我问:“不叫刘经理?”,他说:“他走了”,

我想了想,两个人多尴尬,也不是很熟,就说:“要不下次吧,”,

他说:“走吧,还挺早”。


去的是我经常去的餐厅,聊的还算愉快,他要了很多菜,开车,没喝酒。

韩永年说:“我喝了酒,就不知道能干啥了”,虎头虎脑的玩笑话,我于是说:“那幸亏你没喝酒”,他问:“你怕了?”,推了推眼镜,“我怕什么,哈哈,你又不是狼”。

饭吃完了,他家离我家很近,大概这算是第二次坐他的车回家,上次有刘经理和另一个同事。

车开出去没多远,他突然说:“我有个小情人,特别合得来”,我顿时有点尴尬:“啊?”,他没看我继续说:“谈得来,睡的来”,我有点好奇,为啥要这样说呢,韩永年又说:“你呢,看我都告诉你了,你也告诉我吧”,我哈哈一笑:“我可没有,我曾经喜欢一个老男人,可那时候没结婚”,他说:“老男人比较熟练”,我故意生气:“才没有呢,我们很纯洁,拉手都没有”,他不屑:“骗鬼吧,谁信呢”,我说:“真的,不过你说说你的小情人吧,啥样呢?”,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是徒然吐露心声?还是憋了很久的话没人说呢,职场里能有个真的说得上话的朋友,太难了,他说:“你猜猜”,我还真的就猜了,“嗯~应该是短头发,狭长的眼睛,偏中性”,他说:“我有照片,你想看吗?”,我说:“好呀,给我看看”,他说:“可以,你让我亲一下我就给你看”,我答:“去你的吧,胡说八道”,我觉得他玩笑开的有点过火。

沉默了一会,我说:“你老婆不知道吗?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确”,他说:“不知道,我们也不常见面的,不影响家庭”,眼看快到家了,他突然开进一条小路,我心里有点紧张,但转念一想,可能他觉得那样走方便吧,我说:“干嘛走这里?直走放我路边就行了”,他一本正经的说:“不会把你卖了,你紧张啥”,我尴尬的笑笑。

他把车停在一个锁着的厂房门口,我着急的问:“怎么了?”,他说:“给你看看我的小情人,B加呢,很女人”,我心想,还真有啊,还以为开玩笑,他果真认真的找起来,打开一张照片给我一看,我还真吓了一大跳,女孩短短的头发,穿着黑色的t恤,站在海边,狭长的丹凤眼满是笑容,这时候韩永年突然探过身子亲到我的耳边,脑袋一阵轰鸣:“别这样,你…”,这时候韩永年突然摘下眼镜,爬到副驾驶整个身体压了过来,除了脑子里的混乱,我还在全力挣扎:“你干嘛,你这样我生气了,快起来,外边有人…”,他缓缓起来一点,:“你就给我吧,我喜欢你好久了,答应我好不好,好不好”,我:“你先起来,你先起来,我对象打电话了,一身味道我怎么回家,你起来”,我是真生气了。

他气喘吁吁的说:“你让我亲一下脸我就起来”,我用力推开他,他说:“那改天好不好,改天我们去酒店好不好”,我说:“没爱上你,我是不会和你上床的”,他说:“你告诉我怎么才能爱上我”,我说:“你不要这样,在公司里会尴尬的,你起来再说”,韩永年带回眼镜,重新坐了回去。

一路无话,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心里跟打鼓一样,下车的时候韩永年说:“注意安全,要不要送你到楼下?”,我头也没回的说:“不用了”。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