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鬼话 > 鬼话连篇

八岁那年,我第一次看到”站立“在水里的浮尸......

我出生在一个山青水秀的小村庄里。

 

村子三面环山,山下有湾深潭,潭边水浅,是消夏的好去处。

 

有水的地方就有人溺死,我虽然才八岁,也见过几次,悲伤多于害怕。

 

但,这个夏天在潭边发生了一件我从没见过的怪事情。

 

这天我正在家门口的树下耍,村长吴达惊慌失措跑过来,“方老爷子,有人死在潭里啦。”

 

这才大清早,爷爷揉着眼角的眼屎,打个大哈欠,“年年有人死在潭里……”

 

吴达咽了口口水,“爷,那人是站在水里的。”

 

我一听来了兴趣,长年住在水边的人都知道一个常识。

 

人和水密度差不多,刚掉水里是找不到的,过个三四天,身体里流满了气体,会自动浮上来。

 

尸体的姿态“男俯女仰”。

 

由于泡了多天,有时都泡胀了难以区分性别,只看死人脸向上还是向下就知道男女。

 

男尸脸向下,女尸脸朝天。

 

请人捞起来安葬就好。

 

但死了还能站着的尸体,别说见过,听都没听说过,好奇心驱使下,我撒丫子向水边跑。

 

还没走到就看到潭边围着乌泱泱的人,挡得我看不到潭子。

 

我硬从大人们腿中间挤到潭边——

 

只看到一大把黑头发在水面飘着,看不到身子。

 

水波一波波地向岸上涌,那把头发也跟着一动一动,好像人没死透似的,恶心极了。

 

只能看出死人发量浓密,但头发不长,辨不出男女。

 

“怎么会出这种怪事?我长这么大没见过。”一个老娘们用看热闹的口气说。

 

大家议论纷纷,都等着谁出来认领尸体。

 

这件事像长了翅膀,早就飞遍村子,但并没有一户人家出来说自己家少了人口。

 

乡亲们一阵骚动,我向后一看,铁山叔来了。

 

他外号“浪里黑条”,水性极好。

 

谁家孩子溺水了,主贵东西掉潭里了,都请他来捞。

 

只可惜,因为穷到现在也没讨到老婆。

 

大家让开一条道,铁山站在水前,脱掉了上衣,长年务农的健壮身体在太阳下泛着油光。

 

“儿,你不能去呀!!谁家少了人口还没人说呢。要是外乡人,你管它呢。“

 

铁山娘坐在地上,拉着铁山的裤脚死活不让他下水。

 

铁山哥还没出言,一大群老头老太太们纷纷开了口,一致阻挡他。

 

“是呀,山儿,站着的浮尸怪死了,别捞。“

 

“怕啥!!我把方爷子请来了。“随着吴达的喊叫,大家都伸长脖子向后看。

 

我爷爷抽着烟袋披了件褂子跟在吴达身后向水潭方向而来。

 

大家再次让开了路,爷爷大摇大罢走到水边。

 

爷爷走到水边和铁山并排站着,那水尸立在深水中,一会晃到左边,一会晃到右边。

 

犹如在两人面前散步。怪异的不行。

 

“方大爷,不管是谁,也不能见人死在水里不管的。总得让他入了土啊。”铁山担心地望着水面。

 

大家都在身后小声言论,说铁山叔人又俊,心又善,能入赘到谁家,谁家有福气了。

 

爷爷深深看了铁山一眼,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铁山回头挤出人群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大家都不晓得出了什么事,爷爷拿着不离手的烟袋锅敲敲身边的树,“都注意了,今黑过了七点看住自家孩子牲口,莫出门。”

 

“出了会咋样?”那个看热闹的老娘们儿多嘴道。

 

“你家几口子人?”

 

“六口啊?咋了?”

 

“我今天晚上先给你家备上六口棺材。”我爷爷有时也给人做棺材,但不是什么死人都给做,价格还死贵。

 

那娘们儿直接毛了,龇牙咧嘴要扑上来撕打我爷爷,“老不死的,青天白日诅我家死!”

 

爷爷翻个白眼,“我咒你就死,这么灵,你诅一个我看看。晚上自己出门的生死自负。”

 

他大嗓门一吼,大家都不声响了。

 

见他没有走的意思,大家也不散都等着看好戏。

 

爷爷盯着水里的尸体看了一会,头也不回“等一会儿,我说闭眼都闭上,我说睁开再睁开。敢不闭,倒霉了来找我我也不管。”

 

我却不管这么多,眼睛眯条缝,反正我要倒霉了,爷爷也不会不管我。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