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孤独的顽强着(破壳前的黑暗)

在这个深邃空洞的世界中,每个有生命的个体都是无助且孤寂的。

徽,16岁从农村来城里谋生,为什么来这个,为什么没有安静的呆在课堂上,这些疑问,在很多年以后,她一直难以释怀的根结。她很普通,内敛,不爱讲话,邻里会说她是个不会笑的女孩,她把所有情绪转化为一种情绪,生闷气。但,这个转化无人能理解,无人能化解,自尊心极强带有些倔强的,不会表达感情,不会诉说喜怒哀乐。也许原因出自一个武力暴力、冷暴力、语言暴力的原生态家庭当中,对一个如此感性敏感的女孩子是一种灾难性的摧毁,她以自己的方式抵抗这些外来侵袭,保护着脆弱的自己。

一个人来到这个陵城,投奔亲姐姐,三四个小时本可到达目的地,她走丢了,整整一天,太阳即将落下之前,姐姐坐在楼下,远远探着身子看向她来的方向。

内心深处不是不想继续念书,而是,她是自己觉得想逃离出去,没有感受过到爱,即便有爱,是她感受不到,理解不了的。也许徽爱的温度值已达到零点。十一二岁时,就想过自杀的办法有哪些,不要很痛苦。但毕竟没有什么重大事件导致这种事情的发生,这是种什么力量,是一种怎样的摧残,内心的声音她听不到,听不懂,就像绝音壁,久久的没有回音。

周围人都不喜欢闷的,不言语,感情淡漠的孩子,自然,只要有她的地方,自带着一种落寞的气息。自找了一份吃住都能供的,是她愿意的。社会,就这样的认识了她,她也从这里开始接触了大社会。那个年代,网络不发达,大家听歌曲是磁带,看电影或电视剧是租影碟,她就是这里的营业员。微薄的收入,她依然觉得收留她,她什么都愿意干。自信心储存值为零的那个16岁的女孩子,有人愿意收留她,她心存感激。

某天的下午五六点钟,来了一个阳光的大男孩,进门也不说什么,便自顾自的坐到吧台前,翻腾起来,穆那个时候不喜欢看电影,其实,对电影里面究竟演绎的什么,看不太懂,她唯一记忆犹新,喜欢看的是03年出了一部动画片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唯美的画风,温婉的曲调,五彩斑斓的动画色彩,深深的刻在了16岁少女的心中。对美的事物迷恋和向往,或许是能拯救这个残破少女的心灵。

阳光男孩每周会来两三次,长时间不来的时候,从他朋友的口中得知,他外出了,不在本地。不知怎地,徽的心中会有点淡淡的失落,但,这隐隐的感受,她自己都不能相信是存在的,她自认为她没资格与他做朋友,这种资格,自己来评说个缘由,搞不明白。

她,就是这样一个,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读书,为什么不读书,为什么想逃离家里,为什么自己想交个朋友的资格也没有,这些她不曾扪心自问过,任由这些事情发生着,被无情的世界边缘着,不会挣脱,也不会讨好,只是活着。

这份工作,很辛苦,吃住营业都在这十几平米的地方,东北室外二三十度,室内只有十三四度的样子,每天要穿两件羽绒服还感觉不到温暖。去厕所要去千米开外的室外厕所,为了不让一些顾客知道自己一个人留宿店中,要陪客户走好远,在一个人走回来休息睡觉。幸运的是,一切危险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直至遇到一次意外事件。

一天,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问着她:“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他会从一些常客那里了解最近火热的片子,便一一道来,中年男子还聊着,晚饭吃的什么,住哪里一些话题。说着说着便走进吧台里来,坐到吧台里的凳子上,便上前来拉扯徽,徽傻傻的瞪着眼睛看他,不知所措,她挣脱开拉扯的中年男子的手,说,“你干什么,你出去”。恐惧的神情制止了男子的手,看得出,这人不是无耻的无可救药,有点学识,在对方抗拒的时候,他清楚的思维告诉自己,也不可作出违法乱纪的事情来。

社会这样无情的告诉这徽,丑陋的社会模样,她要多勇敢去面对,可从家里出来的那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已是无家可归的人,心也没有家,肉体也没有家,她需要寻找自己,残破的灵魂需要缝补,精神世界的空白,需要填充,这不是那个家庭能给与的。

中年男子识趣的走掉,徽呆呆的做在那里,颤抖的手拿起店中的电话,拨通了,农村家里的电话,听到妈妈的声音,她哽咽住,半天哭出来,妈妈一直问怎么了,她只说想家了,妈妈那夜也没睡好,第二天便让姐姐来接她,这样离开了,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第一份工作的地方,自此也再也没见到过阳光男孩。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