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有小雨的夏天

坐标:帝都 798附近的小诊所

5月26日

感冒引起鼻炎,越发严重了。就去村口的庸医诊所,一个男大夫领进里面,开了个处方。字迹潦草的我看到他写我的名字都没让写我真实的名字,因为我真实名字51划,处方签那么小,写完就没地方开处方了。我以为所有医生的字都还可以,毕竟经常写字。可能他着急让我去缴费的原因,也可能我一直让他开我想要的药他没有感到烦气,甲硝唑。我以前在家里生病治疗很简单,因为姐姐是大夫,开药很随便,我多少了解自己病症。初中得过一次鼻窦炎之后,每次感冒严重了就这几样药。而且一直以为念甲硝唑(cuo),方言误导我了十几年。这也成了以后她取笑我的笑点。

小诊所还是很忙的,混杂了很多人。都是和我一样在外面打工的,三教九流:有白天光鲜的白领,也有劳碌奔波的外卖小哥,基本都是一个人独自在这里落寞的打点滴。三个病床和连椅已经满了,一个嗓门挺大的护士给我找了个坐的高脚凳,一会给我扎上了针。我戴着口罩百无聊赖的打量了这个小诊所。护士真不养眼,和买熟食的大姐没什么两样,这时略过一个穿粉红护士服的姑娘,大黑框眼镜和口罩遮住大部分脸。身材娇小,应该还不错。人很多,她也忙的跑来跑去,转瞬即逝。我头疼也无心多看,低头玩手机,还看着自己扎针的手。心想,要不要模仿朋友圈里的人拍个打点滴的照片晒晒,还是不矫情了。就坐在高脚凳上,依着墙壁,透过玻璃看输液室里俩女人再那不停的用遥控器点播电视上的节目。 我的坐姿和旁边的输液架一起,在对面玻璃的弱弱反射剪影,有点像八仙过海中的铁拐李架势。

打点滴到第三天,这天人比较少,我终于有了床位可以躺着坐着,躺累了就坐着。终于打到最后一瓶输液水了,粉红护士小MM也进来输液室,来看下进度。我就搭话:你是东北的么?我听着口音像。我可能听错了,总不能搭话说你真漂亮。她笑说,怎么听着像东北的么?是四川的。我一听差别太远了,只好说:我去过四川。那地方很美。她问我:你去过四川哪里? 我说:YB。她笑了,口罩虽然看不到脸型,但月牙般的眼睛表明真的在笑。没想到她接着问:YB哪里?已经到市了,我断定她也是那里的。我如实相告:CP区。原来她就是那里的。

 (昨晚和朋友一起喝酒,现在晚上喝点酒才能睡得好)   

 确实挺有缘,当时去YB是一个人,上班空余确实很寂寞。自己逛过很多地方,留下不少回忆。那时候也没现在陌陌、附近的人那么方便。记得每天吃完晚饭,就去金沙江边上走走。我和她回忆了YB的特色,小吃,还有问她喜欢吃什么。她说喜欢吃成都的冒菜,我一直分不清麻辣烫和冒菜有什么区别,我上班的地方美食汇有个成都冒菜,看着还不错。但我从来也没吃过。于是我接着问,她来这上班去过哪里。她说哪里也没去过,就去过欢乐谷。我就介绍了一下798.并且说附近有家冒菜,生意不错,应该很好吃。

我打的点滴三瓶如今不到半瓶了,比我来的晚的小伙子说我为什么这么慢。其实我是故意在床上坐起身,把胳膊放在身前,这样输液瓶的落差变小加上小臂血管的阻碍,开到最大也不会快到哪里去。接着聊了一会,我问你们几点下班,回答说10:30.可能以为我心怀不轨,另个护士投来疑惑警惕的眼光。我说就我自己了,我赶紧输上吧,于是调大流量。终于要走了,我犹豫着要不要加个微信号。所以还是试探了下,我说你加我微信吧,你休息时,去798,我带你去尝下那家成都冒菜,鉴定下做的正宗不正宗。她犹豫着拿出手机让我扫了,我问,怎么称呼。Mm说:X雨。那我叫你小雨吧。另外的护士说赶紧回去休息吧,投来警觉的目光,好吧,我走了。

616

感冒鼻炎好了,一直过了10多天。听同事讲加勒比海盗4上映了,自己一年没有去电影院了。突然想去看看,但自己去觉得好没意思。于是想起了小雨,打开通讯录。看了她的朋友圈,内容很少,4-5条。转发一些无关痛痒的文章。原创的就一个,拍的一堆糖果。我想童年缺少爱的人,爱吃糖果。我也是,偶尔吃个糖果很开心。就发个信息,第二天是周六,约她去看电影。本来想在网上订,但犹豫了下没有订。万一放我鸽子,我就自己占两个座位看电影,估计会很尴尬。 告诉她怎么去,她下载了ofo的客户端。一切就等明天了。

617

她们中午有午休时间的,想想一个妹子和我看电影还是蛮激动的。因为这是第一次约认识很短的人去看电影。仔细想了想时间和场景,喝汽水吃爆米花才看电影才是应该看电影的正常姿势。但是最近的电影院处在一个荒凉之地。我还是提前准备吧,买了两种口味的薯片,和汽水放在包里,就出发了。我早到了,看了看时间还早,先自己转了圈。发信息也没有回,自己有可能被放鸽子了。加勒比海盗要开始了,我觉得基本无望了。过了一会儿愉悦提示音响起,她问我在哪。我发位置给她,她不知道怎么走。我赶紧扫了辆自行车,去找她。在路上转了2个来回,没有见到。我有点着急,是不是并没动只是在遥控我?问她原来还没走,说自行车很难骑。 我索性一路追到他们门口,看到我就乐了。一个穿着一件白色外套,白色短裤的小姑娘弓着身子,用力地推着小黄车。冲我乐。是不是没解锁,硬推呢?我说电影要赶不上了,你骑我的吧。把自己的给她,我骑小黄。这个小黄真是奇葩啊,车闸一直紧着,蹬一下转一下,怪不得她累的那样。我赶紧自己又扫了个小蓝车。一路骑到电影院。

加勒比是看不了了,还有一个昨天刚上映的《异形》。我说要不看这个吧,买了两张票就进去了。已经马上就开始了。我把水给她,薯片给她。估计她没看过《异形》前几部,我附在耳边说了大概讲的什么事。同时也闻到少女身上的清香。我有点心猿意马了,努力让自己看着剧情。但是感觉小雨很不舒服,问她怎么了。她说有点累,我说那你睡吧,电影完了我叫你。小雨说:不用,她还能看。到异形在蛋里窜出来吃掉人的时候,她受到惊吓了。手一下抬了起来,貌似要挡着,我马上抓住了她的手。顺势拉倒自己怀里,真是太感谢外太空生物了。能把她明正言顺的拥入怀里。

看完电影我们去了楼上博物馆,我来过几次了,因为自己一个人,实在没得逛。一楼老式的放映机品牌都要背过了,牡丹江牌,东风牌。从小对放映队感兴趣的我,终于过瘾的看了,当然这些设备对我来说太高级,我只见过便携的。直到430.管理员来清场了,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回去,走了一次百花奖的那个大长台阶。带她像个公主一样携手下去。

要回去了,因为下午5:30她还要上班,路上我一直猜她的年龄。我以为她没有成年,吓我一跳。我看年龄相当不准的,特别是女人。习惯性猜23-24,大部分都很开心。所以对年龄从来也不走心。一路说说笑笑回到了诊所。我也就回住处了。

我上班要加班到20:10分,也基本是常态了。常常到了时间吃饭我不饿,一直到回家才弄点吃的。过了几天,问我吃饭了吗。我说 没,不想吃。她挺关切地说,怎么不去吃饭啊?让我记得吃饭。我觉得有意思。虽然我没约过妹子,但也看了不少老司机的经验。我说一个人不想吃,想让她陪我,她说太晚了,让我赶紧回去吃饭吧。真的是一个人不想吃的,到家9:00了,小雨问我吃了么,我说没,就等她吧。她也答应了,和我去吃。我不知道她住在哪,只知道我附近。找了个地方等她,终于等到了。城中村没什么好地方,记得路过一个唯一卖炒河粉的地方。那是我自己出差去广西,经常吃的。所以就去了哪里。很开心,吃的也不错,牵手了。只是她的电话一会就响,我以为有什么事,说是同事找她,我们就回来了。

后来再次吃饭是几天后了,我实在找不到好的地方,觉得她应该吃点肉,太瘦了,79多斤。就去了一家兰州拉面。要了几个大肉串,第二天小雨问我,你没事么?我说没事啊,原来她拉肚子了。从次再也没去小白帽这家。

附近有个博物馆,场子挺大的,约她去逛逛。只有在博物馆的西面稍微有点风,我门两个人走,牵着手,互相说着自己的故事。还是我说的多,她静静听着,时不时豪放声音。当走到最西面时,一阵风吹来。我看她白色的短袖,和牛仔短裙。我觉得她真美,我吻了她唇,那么的柔软,香泽。香舌热烈地回应着我。我硬了,只能错身掩盖尴尬。直到有人过来,我们才松口。时候不早了,又怕她那些同事找,就回了。

记不清哪天周末的下午,外面太阳很大。约了她出去,可是很热,就把她带到我的住处。情不自禁地吻上了,我二弟又开始强烈地抗议。我把她放在床上,深情地拥吻,手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她表示强烈地抗议,不过抵御不了我的执着,毕竟我已经近一年没有做过,一股邪火莫名燃烧,掐架似的几番后,随着一层层衣服的剥开,一个完美害羞地玉体在我面前,她羞涩地扯过被子,我阻止了她。如玉般雕琢一样的胴体,维纳斯也比不上她的美。我吻她,吻了每一块肌肤,想把她吞咽下去存在我心里。她很害羞,不时用手来阻止我,我双手不得已压住她的手。直到我刺入她的身体,得到她深情地拥吻。我们的舌头探取着对方,仿佛两个缺水的鱼儿,互相交换着氧气一般。我自从17岁第一任女友教会我接吻,从来就没有这么深情的接吻。哪怕结婚后。老婆对接吻也是敷衍,嫌脏。 我不忍心又不想让她解锁各种姿势,只想让她舒服的享受我们的性爱。最终我射出了我积攒很久的液体。

 

之后她去洗澡,我不好意思进去。等她出来,准备好浴巾包裹好她。此时我也赤身落体,说实话感觉自己老了,丑陋。可能在美的面前觉得卑微。也去洗澡,穿上内裤。回到床上温存。我莫名的有种成就感,身心都有一种对自己尚能征战的自豪。时间很短暂,她下午要上班了,当她离去,她不让我送她,但我在窗户里看她离去的背影。心里泛起五味杂陈。我能给她带来什么。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