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碎片奇谈之时间沙漏

时间,是一切奇妙之所在,而万物的命运却在时间的流转中不停的演绎着光怪陆离的故事。

乔婆婆和华二爷离开乌镇已经有段日子了,新搬入的小姑娘和梁汗已经熟悉起来。小姑娘姓佘名雨燕,有次和梁汗闲聊,怯生生的说起自己名字的来由,小姑娘自己说出生的时候天在下雨,恰好有一群燕子飞落在了家里的屋檐下,所以家里人给自己起了雨燕的名字。

佘雨燕很奇怪,每个下雨天总站在门口屋檐下,似乎蹙眉在眺望着什么,一蹙眉就牵动着脸颊上俩浅浅的酒窝,而她的母亲总在这个时候,就在一旁搓着手仿佛有些心事一般。

梁汗开始没注意到这些细节,然而次数多了就留意到了,于是不觉地奇怪起来。这母女俩自打来到桃林住下,除了那些花草被精心修整外,华二爷和乔婆婆的屋舍就被收拾的干净整洁,尤其雨燕的母亲更不时整出各色极其可口的饭菜,招呼梁汗来大快朵颐,山地貂小虎可就沾光了,在美食的滋润下彻底滚圆肥胖起来,渐渐的便对梁汗的花生米心生嫌弃,偶尔梁汗掏出花生米来讨好它,那家伙只是嗅嗅就扬头而去,只气得梁汗牙痒痒的:小子,以后饿的时候别想再啃俺的花生米。

……

“恐怕华二爷喝红尘大爱就是这般滋味吧!”梁汗照例这晚吃完可口的饭菜后巴砸舔舔嘴唇,忍不住又是这般惯常地腹诽下,“不知道,远方,华二爷被俺每次如此的念叨会不会喷嚏连连哈。”梁汗摸摸鼻子,想了想咧嘴有些坏笑起来。

伴随着冬天脚步的迫近,一个寒假眼看就要来临。而几场寒雨已经提前降临,今日傍晚,暮色里寒雨打得屋檐沥沥哒哒,饭后佘雨燕又再次定定的出神望着天空,屋檐下燕子在结窝,过年的脚步也在接近。

梁汗有些百无聊赖,这小子每次看到佘雨燕的观雨表情,心里就想发笑。

搬张凳子,手里捻着七寸小桃木剑,梁汗也坐在门口把玩着桃木剑,陪着佘雨燕看看暗暗的天空,虽然是看的无聊,天空只有乌云,然而无聊有时候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尤其身边是位好看的小姑娘而不是那只山地貂。

“小佘”梁汗惯有的小嘻哈又起:“俺觉得你老是抬头看看空空如也的天际,到底在看啥?不如教俺画几幅铅笔画还好了。”

梁汗嘻哈的语调里有些好奇的探究,问的有意无意的。

这佘雨燕比梁汗小2岁,下课放学后就帮着母亲干活,华二爷这有两开间,一间被梁汗占了修习术法,另一间被佘雨燕要去作画室,除了雨天望天空外,其余时间佘雨燕帮忙母亲打完下脚后就躲进开间作画去。

所以梁汗对那小开间特别特别好奇,到底画的啥。可是每逢梁汗别有用心有意无意的套话,小姑娘只是微笑,露出一对洁白的门牙和两个酒窝,眼睛熠熠里是满满的向往——就是,不回答梁汗的问题。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