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遗失的世界

 人来自哪里,魂归何方,浩瀚的星空,无际的宇宙,地球是不是孤独无依。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是不是只有我们已知的文明,是不是在我们的历史开始上演前,是否还有文明?宗教,神明是否真的存在,人故去是否有灵魂,若是存在,那灵魂又魂归何方,楼兰古国的莫明消失,是集体的逃离,还是环境所逼,玛雅文明是否真的存在,是否能够真的预测未来,亚特兰蒂斯的陷落是天灾还是人祸,是否已经达到了高度文明,威胁到了地球外的文明,所以陷落,希特勒西藏的找寻是否也是为了亚特兰蒂斯的高度文明,埃及金字塔的建成是否有外星文明的促成。占地球表面七成的海洋真的和我们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吗?南海鲛人对月流珠,是否只是传说,厚厚地壳下面真的只是岩层吗,南极的传言也仅仅是传说吗,神农架的野人是不是上古的人类?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的一切会和我有一丝一毫的联系。可是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一切的一切居然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像是宿命,又像是恶梦,挥之不去。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上官星鉴,听这个名字是不是不觉得我非富即贵呀,觉得我不是富二代,也是一个高富帅。说实在的我也想,也想像青春偶剧欧巴一样出则豪车,美女相伴。可往往是做梦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实是我不知道我爸妈是谁?我爹是不是达官贵族,我妈是不是什么名门望族,我都不得而知。我倒希望是这样说不定哪一天他们突然意识到他们还有个儿子在世上,过来找我,我也说不定一下成了富二代呢,这样想做梦的时候都会偷偷的笑醒。我为什叫上官星鉴?为什么?这只有问我那个嗜古书如命的师傅,这老头凡是听说哪里有古籍善本,都会想方设法的,不对准确的是不择手段去得到,哪怕是进入古人的阴宅,但是盗亦有道,从来不曾做过害人之事。也许正是这种古怪的癖好,否则我估计早就见了先人了。据说我是这个古怪的老头在一次深夜拜会先人阴宅里捡到的。他说他是拜会先人的阴宅是为了找寻一本关于能够预料未来的古籍,可结果是古籍没有找到。却发现了尚在襁褓中的我和一张类似于星空的图谱。因为拜会的那个先人姓上官,加上我襁褓中带有一个星空的图谱,就如此草率的给我取名上官星鉴。我每次问他我的身世他如是说,可是我始终觉得他在忽悠我,害怕我知道我的身世就会离开他去寻找我的父母。他如此说我的离奇身世,自然无迹可查,自然断了我寻找父母的念想。我想他也太不了解我了亏得他还从小把我养成现在那么大。就算我的父母来找我,我也不会与他们相认,作为父母能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抛弃,无论出于什么愿因,都是不值得被原谅的。 “小贱,又在想什么呢,傻乎乎的坐在院子里干嘛呢,准备吸收日月精华,餐风露饮羽化登仙吗?”听到这种贱贱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我那师傅娇生惯养无法无天的女儿慕容雪了,由于师母在生她时由于难产去世,所以师傅觉得她是师母生命的延续,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吓着。正是由于师傅的宠爱,她更有恃无恐,自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虽然我比她大,可是从小到大,他一声哥都没有喊过,反而一闯什么祸,总是毫不犹豫的我推上去顶包,而每次这种情况师傅也总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我这个师妹除了在我和师傅蛮横,无理取闹外。而在陌生人和朋友面前总是一副楚楚可怜,知书达理,窈窕淑女。每次看她在朋友的面前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她朋友离开以后便忍不住问她刚刚那是你吗?结果就是很明显被她暴收拾了一顿,她还美其名曰:这是高情商的的表现,那想你那么情商那么低,大学四年都读完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找到。现在工作在学校图书馆整天都对着书迟早会,变成书呆子一个,哦不对你现在就是书呆子一个,如果你的情商再那么low,估计你要孤独终老了。 这丫头片子比我小两岁,目前在我师父任教的大学里读大四在读。平常的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回来,怎么会突然间回来?不会是又在学校里闯什么祸了吧。我这样想的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就在前不久,一次学校组织的一次会考中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平常都考得不错的她,在那次会考中居然考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是因为是面子上过不去,还是其他什么愿因,她居然破解了学校的防火墙,把自己的成绩给修改到第一,也正是这个修改到第一,让她的老师觉得不太对劲,于是她的老师调阅了原成绩单,偏偏她比较点背这个老师前段时间与她父亲竞选办公室主任,结果落选,心里正正愤愤不平。偏偏她这个时候,出现这种事,结果她的老师自然抓住这件事不肯放,找到她把她叫到办公室愠色地说:你是我任教20年以来最难管教的学生,考试考得不好不可耻,但是弄虚作假比什么都可耻,你的父亲就是这样教你的吗,难怪的他没有来学校没几年就可以当上学校办公室主任,看到你现在的行为你父亲当上办公室主任是绰绰有余,我输得心服口服。本来这个丫头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准备道歉承认错误,可是听到老师这样说她父亲,顿时心中的怒火蹭蹭得冒了上来,拎起来身边的板凳就扔了过去,那个可怜的老太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板凳便从耳边呼啸而过,虽然没有迎面砸到她,但也着实把人吓得不轻直接从椅子跌了下去。这丫头似乎觉得还不解气,还想继续对那个老师施以毒手,幸好旁边办公的老师及时反应过来拦住她,要不然那个老太太肯定少不了再次遭受她的毒手。虽然有老师拦着她,但是她仍然一边挣扎着一边向那可怜老太太咆哮着:你个老巫婆说什么,我父亲做事光明磊落,从来不弄虚作假,我允许任何人向他泼脏水。那个老太太估计也是执教20年来也是第一次碰到一个学生居然在办公室对她动粗而且那么肆无忌惮,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气得背靠着椅子瑟瑟发抖。那个拦着她的老师,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生怕她挣脱了做出什么更胆大妄为的事,旁边其他的老师也走上来劝说她,可是她仍然不依不挠。最后这些老师实在没办法,就打电话给她的父亲,没多久她的父亲赶过来,把她带走,送那个可怜的老太太去了医院。这场风波才算结束。经过了这场风波学校准备把她开除,因为她是这座学校建校50年来出现的第一个公然在办公室打老师的学生。最后师傅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甚至拿自己的来之不易的办公室主任和那个老师交换才让她免于被开除,换成记过处分。这是师傅偷偷地告诉我的,却不敢告诉她 ,生怕她知道以后,又去找那个老师,不知道又捅出什么篓子。 现在贸然的出现在家里,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在学校捅娄子了。我便脱口而出:你今天又把谁给打了,又让师傅去替你收拾烂摊子吗?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快大学毕业了,师傅也老了,经不起你这样折腾了。她听了我的话脸上一片绯红,不知道是惭愧了还是略有所悟。她沉思了一会,突然嗔怒道:“贱星,你管得还挺宽,我什么时候回我家,还需要向你报备吗,我是非得把谁给怎么着了,才能回家吗?”我刚刚准备要反驳,这时身后传来踱步的声音,转过身师傅已经来到我的身边。师傅道:“你们俩又在吵什么,我在屋里看个书都不能让我清静,怎么回事?你们俩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要一见面就针锋相对,一见面就吵吵个没完,我要是在还可以给你们调解,要是我那天不在你们两个是不是吵到没玩没了”。鬼丫头看师傅着实是生气了,便嬉皮笑脸地走到我身边抓着我的胳膊皮笑肉不笑地说:“星哥,我们是相亲相爱是不是,我们只是闹着玩对不对?”我还在想:星哥?她今天没有吃错药吧,从小到大她都在喊贱星,或者贱人。突然间这样喊我真有点受宠若惊,一时愣在那了,她见我在发愣没有反应过来刚刚还比较温柔的抓着的手瞬时间便成了铁钳掐了起来,她一掐我顿时打了个激灵,顾不得胳膊上的疼痛连忙说:“是的,是的,小雪说的对,我们在闹着玩,这不快一个星期没见了,见面斗斗嘴,表达一下思念之情”。师傅微微一笑说:“那就好,我百年之后,你们更要相亲相爱。因为你们两个是彼此唯一的亲人”。师傅正准备接着继续说,她突然间插话道:“老爸,什么百年,不百年,您老人家会长命百岁的,万寿无疆的。是不是贱星”?“是的,没错,师傅您老人家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顺着她的话说道。“我不求什么长命百岁,不求什么万寿无疆,只求你们两个平平安安,阅遍天下古籍善本。”师傅意味深长的说。“老爹,你那么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来做什么,有什么紧急的事不能在电话里说,我现在可是在准备毕业考试呢”叶静突然间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她这么一句话让我有点丈二和尚莫不着头,师傅向来是做事都是干净利索的人能在电话里解决的事绝对不会拖泥带水当面解决,我此刻才知知道本来该在学校慕容雪为什么会出现在家里,可是我一直都在家里,一直也都在师傅的身边,也没听他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更没听说什么重要的事需要小雪回来才能够办,平常有什么事情交代都是通过电话交代她来办,这次不通过电话反而直接叫她回来,肯定是事关重大。我不禁这样猜想。师傅无论大小事都没有隐瞒过我,在此之前,我是这样想的。而这次师傅毫无预兆的叫叶静回家的事着实让我感到大大意外。 我刚刚准备问怎么回事,师傅似乎知道我要问什么,不等我开口便说:“小星,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突然间把小静从学校叫回来,而你却什么都知道,是不是?.我点点了头,师傅接着说:“我之所以那么着急让小雪回来,是因为我今天在整理我的收集的古书籍,无意中发现了一卷古籍,它似乎和你的身世,你师娘的死,甚至小雪的生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的身世,我师娘的死,小雪的生死?我不禁心里一惊,因为二十四年以来师傅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我的身世,哪怕我好奇去问他也只是敷衍地说我是从一个千年的古墓里收养的我,其他的再无他了,对于他的这种说法,我从来没有信过,正常的人丢弃自己的孩子无非是丢在福利院,商场里,谁会把孩子丢在人迹罕至的墓穴里,还千年的墓穴里,这不是天方夜谈吗。所以问得多了,总是这个无稽的答案,我就没有多大的兴趣去问了。今天他突然间提起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我的身世不是说你从千年的古墓里把我带回来收养的吗?这和那卷古籍有什么关系呢?我师娘不是 难产失血过多而故的吗,小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怎么会与生死这种严肃的问题联系在一起呢,而那个所谓的古籍有什么关系呢,而那个古籍您有怎么获得的,它怎么和我,小雪,师娘联系到一起呢”我禁不住的问道。 师傅答道:”这一切要从二十四年前说起,那时我和你师母是盗墓界的圣手,而我们之所以盗墓,无非就是因为我比较喜欢收罗各种古籍善本,而我们与其他盗墓者不同不图财,更不会打扰到墓主人。所以在盗墓界人称雅盗,也正是我这种独特的爱好,才在古墓里遇到了你,收养了你,也害得你师母丧命。所以直到现在我都不能原谅自己”。听到师傅到这里,我和静都禁不住问道:“你不是说师母是因为难产失血过多而故吗?”“刚开始我以为也是,就在昨天我还是这样认为,可是就在刚刚我还是认为她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亡,而就在我无意中翻起从发现你的古墓中的古籍发现事实不是我想的那样,你师母的死另有蹊跷”.”有什么蹊跷?”我和静异口同声的问道。师傅似乎并不着急回答我们的问题,转身走进了,房间里,我们刚准备跟着进去,只见师傅拿了一副古卷出来,这幅古卷似曾相识,却不知道在哪见过。师傅拿着那副古卷径自走到院子里石桌旁把古卷摊开,招了招手让我们过去,我们便凑了过去,仔细看了看那副古卷已经微微泛黄,仔细摸摸那材质,根本不是我们平常所见的材质,说是纸,但却比纸细腻,说是牛皮,却也不是,给人感觉这种材质不是属于那个时代应该有的材质。再说这古怪的材质上记载的是什么,上面没有任何文字,只是一幅幅连环画,画的内容是:一对年轻的男女走进了类似的墓室,东看看,西看看,而墓室里陪葬的金银珠宝,似乎都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继续在墓室里寻找,突然间他们发现了一个襁褓,他们以为他们要找的东西,于是他们快步走向襁褓,小心翼翼地打开襁褓,却发现是个男婴,那个女孩子他们露出失望略带惊恐地表情,的笨拙地抱起那个襁褓,于是那个男的就在墓室里周围逡巡,似乎在找寻这个婴儿的父母,他找遍了整个墓室,一无所获,失落的回到那个女子身边。他们沮丧地带着那个婴儿离开了墓室,似乎他们没有达到他们此行的目的,从古墓回来没多久那个年轻的女子似乎是怀孕了, 那个年轻的男子一副幸福的模样,不知过了多久,女子便生下了一个婴儿,可是不幸的是那个年轻的女子似乎是因为生产时大出血而死,只剩下那个年轻的男子和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和一个一岁左右的男童。 古卷似乎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至于接下来记录的是什么,不得而知,因为下面的卷轴像是被人故意撕扯去的,似乎当时的情形比较匆忙,留下的痕迹参差不齐,从痕迹上看卷轴后面应该还有些内容只是后面的内容似乎像是故意被人扯去的。是谁把卷轴扯去的,他为什么扯掉下面的内容,下面的内容是什么,难道下面的内容和那个人莫大的联系,不想让人看到所以扯掉,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一颤,原来师傅一直说的我的身世,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真实实的。而那个古卷记载的就是师傅和师母遇到我的时候的情形,以及师母逝去的情形。可为什么,这种事情怎么会记载在约有几千年的古卷上呢,而我们为什么会成为这古卷上故事的主角?这个墓主人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师傅师母会造访他长眠之处?他又为什么在他阴宅里放这个画卷?难怪师傅会说与我的身世和师母的逝去和慕容雪的生死有关。我正沉思着,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着古籍上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慕容雪莫名其妙地说:“这不就是普通的古卷吗,你房间里不多的是,有什么特别之处,怎么会与星哥的身世,我母亲的故去,我的生死有关,这不是在危言耸听吗”?师傅说道:“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这个古卷上清楚的记录了我与你母亲的进入阴宅的一举一动,以及以后发生的一切,两千年的墓主人怎么会预料到这一切,正常的墓葬里留下的记载大多都是记载墓主人丰功伟绩或者后人的歌功颂德。而这个墓主人为什么,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载,而留下的居然是后来人光顾自己阴宅的记载,你们说这是不是很奇怪?”“是很奇怪,”我们异口同声地说。“这是奇怪,可是更奇怪的是,墓主人的棺椁里陪葬品一样不少,却没有发现墓主人任何尸骸,去堆满了一摞摞的书籍,这份古籍也是其中之一,因为我对古籍的喜爱已经到了痴迷到程度,所以我一股脑儿全部把这些书籍全都带回来家里。从那以后,我们便把全部精力放在星儿身上,因为我们平常虽然倒斗,却从来没有动过墓穴里的明器,所以我们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我又舍不得出售那些千辛万苦获得古籍,所以到你们现在学校应聘做了教师,大约一年左右,你师娘怀了小静我那段时间虽然为衣食住行奔忙很累但是每每看到你和你师娘和肚子里都很幸福,后来你师娘因为生小静难产去世,安葬了你师娘以后,我本想随她一起去,看着嗷嗷待哺的小雪,和可怜巴巴的你,不得已苟延残活,为衣食住行而奔忙,我更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留意那些从古墓中带回来的书籍,所以这些古籍一直都放在书房里角落里无人问津,直到今天我偶然翻起那些古籍,赫然发现这卷古籍,才发现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而你师母的亡故,一定和那次探寻古墓有关,而你也是在那次探寻古墓发现的,而这个古籍记载了那次探寻古墓的全部和小静的出生你师母的逝去,所以我有点怀疑那次探寻古墓没有那么简单,更担心会给你们两个的将来带来什么不利的影响,这才那么火急火燎的把小雪从学校叫来,当着你俩个的面把我的疑虑告诉你们,不知道你们俩怎么看。” 慕容雪被师傅讲的这么离奇事给弄懵了,一改平常叽喳叽喳的习惯,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虽然我大学时期读得也是考古系,在各类考古书籍上也见过各种各样的墓葬记载,可是却鲜有见过墓主人不记载墓主人的生平,却记载2000年后盗墓者的预言,有却也是名人的野史中,讲的是明朝鼎鼎大名的谋士刘伯温,因为不服三国谋士诸葛孔明,于是夜访诸葛阴宅,不料挖开墓穴,一块墓碑上赫然写着:我能算后世出伯温,你能算后世出何人。刘伯温看到这背后一片发凉,至此对孔明拜服。不过是传说而已,而现在这个古籍上却是真真切切的记载着我师父从离开古墓以后的事,而且是分毫不差。这个墓主人为什么记载一个擅入自己墓穴里擅入者的琐事。难道是显摆一下:小贼看到没有,你来到没有我不仅知道你来盗我的墓,而且还可以知道你以后会发生什么,我禁不住在心里调侃一下。不过我心里明白,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因为墓主人调侃一下擅入者没有任何意义。墓主人能够预测到盗墓者在墓穴里发生的事以及以后的发生的事情,通常的做法是会在擅入者必经之路上设下重重机关,置之死地。毕竟每个人都不喜欢未经自己的允许进自己的家里,何况是已经逝去的人。而这个墓主人似乎不怕人来打扰似的,非但不对冒犯打扰自己的人小惩大诫,反而免费赠送预测未来。这一点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墓主人比较寂寞故意留下一卷有头无尾的残卷,给人留下悬念让人时不时的过来看望一下,想到这里自己都觉得荒诞不经。思前想后都找不着头绪,唯一的答案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关于那次盗墓的事,除了师娘和师父是亲身经历者,再也没人知道,现在师娘已在九泉之下,唯一的线索只有从师父那获得。 我开口问道:“师父,您有什么不思绪没有?” 师父“没有,这个古卷处处透露出诡异,你说墓主人放着自己的生平事迹不记载,为什么会记载我们的事呢?” 我: “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我们想知道墓主人为什么要记载我们的事,我们就再去拜会一下那个墓主人” 师父:你说得没错,我们确实要到那个古墓里走一遭,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我能安心,以及你的身世。 我:是的,没错。我曾经听您说过那个墓穴在罗布泊,在楼兰的古国遗址,距我们这里好几千公里,据说那里有因为核试验而产生变异的生物,是什么原因让您和师娘只身前往。 师父:这要从《河图洛书》说起,据说“河图”、 “洛书”是华夏文化的源头。《易·系辞上》说:“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这个圣人就是人类文化始祖伏羲。传说伏羲氏时,有龙马从黄河出现,背负“河图”;有神龟从洛水出现,背负“洛书”。伏羲根据这种“图”、“书”画成八卦,后来周文王又依据伏羲八卦研究成文王八卦和六十四卦,并分别写了卦辞。这是《河图洛书》通常耳濡目染的说法。而另外一种说法是《河图洛书》是外星文明,记载人类的起源,以及这个宇宙的前生今世。而伏羲氏时龙马负河图,神龟负洛书只不过是记载和预知这个星球的前生今世,而后伏羲氏根据所得到《河图洛书》画成八卦,周文王又根据八卦研究成文王八卦和六十四卦,到后来的姜子牙,鬼谷子,诸葛亮,李淳风,袁天罡,刘伯温等在风水玄学有造诣的人无不是受其影响。而另外的一部分却始终不知所踪,偶尔在史书的记载也只是只言片语,总结起来说就是另一部分关于宇宙前生今世的记载和预言已然在这个星球上,而这部天书肯定与伏羲氏,甚至到后来的刘伯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人荒谬地提出从伏羲氏,周文王,姜子牙,鬼谷子,诸葛亮,李淳风,刘伯温都是同一个人,只是以不同的身份在乱世便挺身而出,治世便大隐于世。而他们之所以能够通晓古今,无往不胜,与《河图洛书》不无关系。而这些仅仅只是一个猜测,还需时间来确认。 我:这怎么可能呢?这几个人虽然在玄学上有高超的造诣可是他们几个人几乎贯穿着整个华夏文化史,差不多有几千年。世上谁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呢,就算有那个本事,他也要有那么久的寿命才行。难道他是轮回投胎成的吗?这都是21世纪了,师父您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也会相信这种荒谬的事情吗? 师父:这个世界上的人可能不会有那么久的寿命,投胎轮回也只是存在人们的想象。可是这个星球意外的人就不一定了,我们的计算年龄的方式是以地球围绕太阳系的中心太阳转一周为一年,而太阳只是太阳系的中心,而太阳在银河系也只是千亿计或者说更多亿计恒星之中的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一颗,而太阳围绕银河系公转一周大约要2.4亿年。按照我们计算年龄来算这才是在太阳上的一年。如果说太阳上可以居住人的话,在太阳生活上过一年,而地球上已经过了2.4亿年。如果这个人刚好来自太阳,你会觉得整个华夏史,还那么漫长吗,更何况据我们现在已知的太阳系,暂时没有可以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所以如果这个人真的存在,至少也会来自银河系,或者说银河系某个恒星的行星,或者是本身就是一个恒星。还有可能是来自银河系以外的其他星球,那么我们星球的时间,可能对他来说可能就是永恒。他来自的星球一定比我们现在的文明程度要高很多,要不然他不可能我们的文明还存在传说的时候,他已然来到这个星球,并且预知这个星球的未来。 我;您说得也只是您主观的推测,就算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来我们的星球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这个星球的资源,很明显不是,如果是的话他可能在我们文明的初期就把我们给扼杀掉,进而进行移民,显然他没有。如果您说在历史上的几个名人是同一个人,他为什么在乱世挺身而出,治世归隐。难道只是我们所谓的侠义,或者说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吗?这个谁猜不透。他难道是为了另一部分关于对这个宇宙的前生今世的记载的《河图洛书》而来的。 师父:也许吧,也只有这个解释,或者说他在这个星球上有另外的使命,而他的星球才派他来自我们的星球,如果为了《河图洛书》确实有可能,可是如此奇书怎么会落在这个尚未有文明的星球上,经过那么久了,他是否已经完成了这个使命,是否还在这个星球上?不过从我收集的信息,如果他真的为了这本奇书,他就还在这个星球上。 我戏虐地说道:他有可能不是为了《河图洛书》,也许和他我们现在的城里人一样,在高度发达的城市待够了,想到乡下体验一下呢,也说不一定。能够预知未来的不一定是来自其他星球,也有可能是未来的人呢?爱因斯坦不是说过一但速度达到了光速,人们就可以进行实间旅行,往返于古今。而伏羲氏,周文王等恰好碰到未来人,未来的人就把未来的事告诉他们也未尝不可。 师父思索了一会说道:这种可能性不大,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有后人来写先人的历史,会引起时空的混乱,在过去的时间里,如果有一点的食物,就会像蝴蝶效应一样,导致现在的时空不存在。而将来真的如爱因斯坦所说的真的能够实现时间旅行,而旅行的人只会如现在我们以旁观者的身份出现,在过去的时空里,我们只可能看的见,听得见,却无法做出任何的改变,而在过去的时空里的人却看不见我们。这样才能保证时空的正常的运行,否则在过去的时空的微弱的改变,都会导致现在和将来时空的不复存在。所以你说的未来人的猜想是不复存在的。 我沉思了一会问道:如过未来人的介入会改变时空存在,那我们假想的这个外星的人介入是否也会引起时空的改变? 师父:如果一个人强行的介入确实会引起时空的改变。如果一个人既是旧时空的参与者,也是新时空的见证者。也就是他不但活在了旧的时空里,而且还活在现在的时空里,甚至是将来的时空里。这样他就没有强行介入,而是在某个时空里他参与了。某个时空他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或者其他人的身份存在。这样也可以解释的了,穿越古今,知晓未来,却对时空没有任何影响。这也只是我们的一种假想,至于那个人存在与否,暂时还没有任何的证据来证明。也是出于对《河图洛书》关于宇宙之谜的痴迷,所以在我们听说楼兰的古墓里可能会有《河图洛书》的线索,我们才风尘仆仆地赶赴罗布泊的去 寻找传说中的古墓以及关于《河图洛书》的线索。 我好奇地问道:您和师娘在古墓里找到《河图洛书》的线索吗? 师父似乎没有听到我的问题一直沉浸在二十四年前的回忆里自顾自地说道:在得到第二天,我和你师娘准备了各种各样的倒斗的工具,比如工兵铲,高强度矿灯,反正能想到的都准备的一应俱全,甚至准备了一周的干粮,听说那个楼兰的古墓十分凶险,如迷宫一般。所以我们在准备的东西尽可能的充足,也多一份把握,我们购买齐这些装备以后,我们便购买了前往罗布泊的火车票,大约做了三天三夜火车,我们便在据罗布泊不远的车站下了车,由于坐了比较久的车,我们都感觉到比较累,决定休息两天,随便了解一下墓穴的情况,准备好大量的水源和骆驼,我们了解的情况是楼兰的墓穴在大漠的深处,没有足够的水源,铁定的有去无回。于是我们在小镇上,休息了三天,准备了足够一个星期的水源和干粮。因为我们对那里比较陌生,所以出发前找个向导是当务之急。可是我们一连找了几个,他们一 听我们要到罗布泊,都避之不及,那表情仿佛不是在听一个地名,更像是在听到瘟疫一样。问他们为何,他们各个讳莫如深。甚至有位老者劝我们说:年轻人,你们还是回去吧,那里不是你们应该去的地方,从这里到你们所说的地方,不仅要穿过一望无际的沙漠,还可能要面对超出你们想象的危险。而且现在这个季节正是沙漠中刮大风的时候,一旦遇到大风,你们随时可能被沙漠掩埋,永远葬身在沙漠中,就算你们没有被风沙给掩埋,碰到大风沙,你们也会迷失方向与向导骆驼分开,结果就是被渴死,年轻人你们还是回去吧,生命无价,有人在,比什么都好。我们点点了头说:谢谢老人家的好意,我们可是我们确实有非去不可的理由。还请老人家帮我们寻个向导带我们到那里,我们在此谢过了。老人家见我们如此执着,沉思了一会说道:这个季节你们就算出再高的价钱,也不会有人愿意给你们当向导,他们怕有命拿钱,也没命花。而你们没有向导恐怕还没走到那个地方,就已经命丧在沙漠之中了,我看我和你们比较有缘,舍了我这把老骨头,陪你们走一遭吧,我们听后便感恩戴德地说:谢谢了您老人家了。心里暗暗地想老人家是出于好心帮我们。如果在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一定要拼死保他周全。老人家接着说:你们回去准备一下,我们明天上午9点在这见,记得多准备些水源,注意防晒和防寒的东西。水源是保证我们不被渴死,沙漠里昼夜温差比较大,白天可能热到40多度,而晚上会零下10度以下。我们点点了头,然后和老人家道了别。便在街上转悠寻找白天防晒和晚上御寒的衣服。可能是小镇位于沙漠旁边所以买起老人家说得东西比较得心应手。我们买了防晒霜,遮阳伞,甚至还为老人家买了一顶遮阳的草帽。我们一路在街上买齐了东西,在街边草草的吃了东西,便回旅社里休息,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旅程。第二天,我们决定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到我们昨天见面的地方,因为老人家是好心帮忙,我们也不好让老人家等。可是等我们到达那个地方,老人家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而且身旁还多了三只骆驼,而三只骆驼上背的也是满满的,我们猜想老人家怕我们准备不够,会有什么闪失,所以自己又做了一份准备。我们走到了老人的身旁,把东西放在了骆驼身上,也把我们为老人买的遮阳帽给老人戴上。老人见我们有这举动,先是有点诧异,接着笑了笑,欣然接受。然后说道:我们上路吧,趁着现在天还没那么热,我们赶赶路,争取早点到达那个地方,我也算功德圆满。于是我们各自骑着骆驼出发了,看着我们各自的装扮不像是探索古墓,倒像是一家三口去沙漠旅行。落日夕阳,别有一番滋味,可是这毕竟不是旅游,此去生死未卜。 我们大概走了大概一个上午的时间,由于天气较热,一路上走走停停,走了不过十几公里。按常理说这个已是沙漠的深处应该人迹罕至,可是我们却发现一个山丘的旁边却支着几张帐篷,我们想难不成还有人那么有闲情来沙漠旅游。我们试着喊了几声,除了我们的声音,没有任何人的回应,我们以为人到沙丘后面了呢,于是我们来到沙丘后,却发现沙丘后很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骸,有的缺了手,有的缺了腿,更有甚者半个身体都没有了,头颅也没了,从这些迹象来看好像是经过了场惨烈的搏斗,但却不是人类之间的战斗,应该是一个比较庞大的生物袭击所为。我们才意识到为什么小镇上的人无论出什么样的价格,他们都不愿意当向导。我和你师娘面面相觑,惊讶地望着对方。在看看那个老者也是一脸的惊恐。我们便试着问道:老人家您在小镇上生活那么久,曾经在沙漠遇到过这种情况吗?老人家答道:我也好久好久没有来过沙漠,自从核爆实验以后,基本上我们镇上便很少人来过沙漠。有人说核爆实验导致沙漠的生物变异和周边的人变异,甚至有人说核爆把守护古楼兰生物给惊扰了,说进入古楼兰遗址方圆十几公里内的人都有去无还。几年前镇上有几个毛头小伙,听说这沙漠里有楼兰的古墓便想进入沙漠里捞几个古董换钱,于是他们准备了帐篷,探照灯,什么罗盘呀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便浩浩荡荡地进入了沙漠。后来不知道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十几个小伙子只有一个回来。衣衫褴褛满身血迹躺在沙漠与小镇的接壤处,幸好被镇上的一个早晨起来拾荒的老人发现,及时的送到了小镇的医院里,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人总算醒过来了,可是却是疯了。整天疯疯癫癫地说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再也不过来打扰你了。从他的只言片语中透漏出他们十几个人大约走到距楼兰遗址大概有十几公里,天也黑下来了,他们支好帐篷,生好火,吃了点干粮,准备休息,明天继续赶路。可是突然间听到一声惨叫,一道黑影从他们身边略过,他感到浑身凉凉的,在回头一看除了支了的帐篷还在,而伙伴们一个人影也没有,起初他以为是小伙伴们躲在后面的沙丘和他开玩笑,他进了帐篷找了一个探照灯,到沙丘后面寻找,却不料来到后面的沙丘,看到了终身难忘得一幕,他的小伙伴,一个个地血肉模糊地躺在沙丘上,少个胳膊少个腿都是好的,有的少了一半脸,有的少了半个身子白花花的骨头在探照灯的照射下白森森地透露着寒光,而在距他约三丈左右的地方一个庞大的黑影发出咔咔的啮噬骨胳的声音。突然间似乎那个黑影似乎感到他的存在,就在那个黑影回头的瞬间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离,他吃出吃奶的力气 奔跑,被沙石绊倒顾不得拍打,一直朝小镇的方向,不知道跑了多久,摔了多少跟斗,跑到哪里了,只记得要拼命逃离,要不然就会丧命于此,一直跑一直跑,但是心里隐隐约约感觉那个黑影仍然如影随形跟着,后来实在是筋疲力尽了,便昏死过去。直到拾荒者发现他,送到医院,他醒来仍然喊着不要吃我,我再也不来打扰你了。至此镇上的人再也没有人来过距离楼兰遗迹十几公里。如果他说得是真的,这些帐篷和尸骸应该就是我们小镇上的小伙子,我们一直以为他疯了,胡说八道而已,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说得确有其事。而这个地方恰好就离楼兰的遗址也差不多有十几公里。这几个年轻人虽然贪心,但是总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总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不能回到家,要是我能侥幸回来一定要带他们带回小镇安葬,要是我有什么不测还烦请两位把我和他们一起带小镇安葬,曝尸荒野,就会变成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我们点头应道:没问题,您老人家,一定会没事的,就算拼了我们的性命也会保您周全,您老人家好心才愿意带我们来这般危险的境地。老人说道:小伙子别这样说,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你们一定要尽快脱身,不要管我,你们还年轻,还有很多可能,而我一把老骨头该经历的都经历了,唯一的亲人也在几年前就去世了,孤身一人没什么可惜。说着老人便把他们的尸骸聚在一起,喊上我拿出来铁锹挖了一个坑把尸骸安葬,然后找了一个比较大的石头放在安葬地方,做了一个记号,防止沙漠起风把坟墓给掩埋。然后我们稍微休息了一会,吃了点干粮就继续出发。老人家一路默默无语,可能还沉浸在悲伤中,毕竟谁也不能一下接受那么多的熟悉的人就这样一下全都去了另一个世界,而且死的那么凄惨。在老人确认那些尸骸是他们小镇上的人时,我有个疑问一直萦绕在心头,见老人一直沉浸在悲伤中,也没有忍心去问。老人的脸色有所好转,我便问道:老人家,您在这个小镇上住了那么久应该对这个沙漠很了解吧,我有些疑问想让您帮我解答一下。老人点点了点头。“这片是不是经常刮比较大的风,还是那种可以让旅人和骆驼迷失在沙海中的是不是?“是的,这就是我为什么劝你们不要到沙漠里来的原因,在这片沙漠没有核爆之前,我们经常往返于此,这里风一般在这个季节一刮就是好几个月,而大风过后,一切都会被风沙吞噬掉,改变原来的面貌,比如我们刚刚看到的沙丘……”老人家似乎也明白了我的疑问,我接着说:我们刚刚看到沙丘,会在一阵风过后会烟消云散,而您说得您小镇上的年轻人曾经来过这里,也见过这个沙丘,我们见到那个年人提到同伴的尸骸,看来他确实所言不虚。可是为什么经历了几年的风沙那个沙丘还在,尸骸还暴露在沙丘之上。按理说经过风沙的沙丘早就不复存在,而尸骸已经被埋在厚厚砂砾下面。可是这一切都在。“确实比较诡异,这究究竟怎么回事,确实匪夷所思。”老人像是对我们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这确实超出我们的认知范围。“有一种可能是就是核爆实验以后,改变了这里,没有风会吹到这里,这种可能不大,核爆最多的是放射性比较多改变基因可能比较大,改变风向几乎是无稽之谈,还有一种可能是这里有风吹过,只是沙丘和尸骸改变过而现在又被恢复了,这种可能确实存在,可是这种几率几乎和中五百万大奖的几率一样,另外一种可能这里确实有种超自然的能力,控制着风向,故意保持着这山丘和尸骸的在,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应该是这种超自然的东西保持着这一切是不想有人在闯入打扰,而尸骸的存在是为了以儆效尤而已”我把我的想法一股脑儿说了出来。你师母和那个老者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我们接着继续出发大概走了十几公里,离我们得到楼兰墓的信息只大概三四公里了,而天也慢慢变黑了。我们决定休息一下,明天再出发,于是我们找了一个背风的山丘,把帐篷支开,从骆驼上取下晾干骆驼的粪便,把火生起来。由于有过小镇上年轻人的教训,我们在帐篷旁边密密地支起了几排铃铛,而铃铛也连接着机关发射器,只要有人,或者什么生物闯入都会触碰到铃铛,机关也会发射,而我们也会第一时间知道,做出反应。而这个机关对机关里触碰却对触碰者没有任何的伤害。我们之所以布置如此这样就是担心老人家触到伤到他。布置好这些机关以后,我们特意叮嘱老人家安心休息,有这个机关,无论什么生物闯入,我们都会第一时间知道,做出反应,保护好您老人家。于是我们各自分开,回到帐篷里休息。不知道是担心还是由于因为明天就可以寻到梦寐以求的《河图洛书》,居然睡不着。再看看你师娘,她好像也没什么睡意,我们四目相视,你师娘然说:天逸,我好想有一个家,我们毕业那么久整日东奔西走,我累了。如果明天我们能全身而退,我们就过正常人的生活好吗?”我想了想着这几年确实是东奔西走,确实委屈了她,说道:“好的,这些年,你跟着我东奔西走,到处奔波,确实委屈你了,这次无论结果如何,只要我们能够全身而退,我们就找个小城安顿下来,好好生活。”我的话音刚落,我们所设置的机关便被触发了,一道庞大的黑影便如闪电一样出现在老者的帐篷旁,老者听到铃声还没得及反应,那个庞大的黑影便把帐篷给掀翻,一口叼起老人没有半刻停留,便飞奔而去,我们自然不敢半刻犹豫,也飞奔跟着,也顾不得实力悬殊,毕竟老人是好心给我们当向导,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之中。我们一直紧紧地跟在这后面,由于天上的月亮毛毛的,所以看不出这个庞大的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隐隐约约地看到有一双翅膀,一对长长的犄角。但是这个庞然大物,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已知的生物。我们追了大概三四公里,那个庞然大物突然停了下来,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们突然间意识到,我们已经到了楼兰古墓遗迹的地方,而这个庞然大物一定属于这古墓的生物。我们赶快走到那个怪物消失的地方,虽然前途艰险,但是我们也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我们真的害怕,如果晚一步那个老者,就会变成那个怪物的美味。我们走到那个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任何洞口。于是我们在那个地方左顾右盼怎么也没找到洞口在哪。突然间,我们一个趔趄我们跌落到一个洞穴里,我们意识到这里就是那个怪物消失的地方,我们赶紧把随身带的探照灯拿出来打开,小心翼翼地沿着甬道慢慢地走,在这种地方,墓主人为了防止盗墓贼,会设置各种各样的机关。一个不小心, 不但救不了那个老者,我们也会给这个墓主人陪葬。大约走了三百米左右我们来到了一个甬道岔口,因为不知道那个怪物把究竟带到哪了,我们决定一个甬道一个甬道的去尝试,于是我们选择了离我们较近的洞口出发,刚刚由于一心想找寻怪物和老人,没有顾得上看周边的环境,原以为这里的甬道是在砂砾中开凿而成,但是现在仔细一看,大大超出我们的所料,这里根本上一点砂砾的踪迹,无论脚下,头顶,还是甬道的两边都是参差不齐的岩石,而且看不出有丝毫的人工的痕迹,浑然天成。如果没有怪物消失在这里,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认为这是个古墓,而是觉得我们在岩洞里徜徉。沿着甬道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着,生怕触碰到这墓穴里的机关,葬身于此。说也奇怪,我们在这甬道里走了也不短的距离,既没有毒箭飞出也没有什么机关发射,一度我们以为这不是什么楼兰古墓而是一个怪物的巢穴。我们沿着甬道继续前行,突然间我们发现在前面不远的转角处有一丝微弱的光,不知道是我们先前的灯光太亮没有注意还是突然间出现,反正也管不了那么多,就快步走到有光线的地方,希望我们来得及,那个怪物还没有来得及把那个老者当美味。我们很怕我们赶到的时候老人已经尸骨无存。想到这里我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当我们来到了那个拐角处,却发现这个拐角还连着另外的甬道,这个甬道里两边每隔三米左右,便有一个鲛人的模样的灯盏,而且每个灯盏都发出幽蓝的光,我们这才明白刚刚看到光线原来是由这里发出来。如果我们没有看错,这些灯盏就是南海深处的黒蛟,传说黒蛟的尸油可以做长明灯,就是说如果把黒蛟的尸油作为燃料,基本上从墓主人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