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埋葬的真相(小说更新)二

第二章 我陪着你

欧珀:“你走吧,你一个姑娘住这儿,我觉得别扭了。”

齐弟:“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勤快。”
欧珀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看着齐弟似笑非笑:“嗯,看你烦了。”
齐弟走到欧珀面前,蹲下,把一双冻的发红的手顺着领口塞进欧珀的衣服里,欧珀冻得抖了任由着齐弟放着。欧珀歪头想看到齐弟脸上的表情:“啊?听到没。”齐弟回过头尴尬的冲欧珀笑,欧珀突然表情严肃,齐弟慢慢收起笑容把手从欧珀的衣服里拿出来。
欧珀:“走吧,好么?”
齐弟面无表情缓缓站起来:“好。”说完转身回自己屋子里,一会儿功夫打包好自己的包裹扯开门要往外走。
欧珀冲着门口喊:“这么晚哪去啊,饭吃了要走明天早上走。”说完转身往厨房走。谁知道齐弟压根没理会欧珀拽开大门就走了。等欧珀从厨房出来叫齐弟吃饭的时候齐弟早就没影了,欧珀肠子都悔青了,恼自己大晚上的跟她说这个,又不是不知道齐弟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欧珀冲出大门,在门口看到了蹲在门口,瑟瑟发抖哭着的齐弟。
欧珀没由来的一股怒气,冲齐弟吼:“蹲这儿干嘛呢?”
齐弟瞪着通红的眼睛看向欧珀:“又没在你家里,碍着你什么事儿啦。”
欧珀:“这是我家门口。”
齐弟恶狠狠的看向欧珀,此时齐弟的肚子突然很没出息的叫了一声。欧珀忍着笑,险些憋出内伤。齐弟尴尬的努努嘴,朝欧珀家大门的反方向挪了挪,蹲下来。
齐弟小声:“行了吧。”
欧珀咳嗽了一声:“齐盛今天来了,给你找了人家,齐盛说他见了,人好,人家也好。”
齐弟:“所以你就赶我走?”
欧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有,就是我觉得挺好。”
齐弟站起来冲着欧珀喊:“你答应你娘什么了?”
欧珀:“照顾你。”
齐弟:“那就回家吃饭吧,我饿了。”说完把包裹扔给欧珀。
欧珀:“那个。”
齐弟突然回头用手指着欧珀的眉心:“再多说一句我就告诉娘。”说完跑进了厨房。欧珀站在原地看齐弟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偷偷的笑。
欧家曾经是镇里的大户,三年前突如其来的大火使得欧珀从欧少爷成为了人们躲之不及的穷光蛋,欧珀当掉了身上值钱的所有物件买了一个破屋,在里面种下了母亲最爱的雾草,雾草是母亲从家乡带来的,雾草每三年才会长出花,母亲说雾草的香只有懂她的人才会闻到。父母走的急,雾草算是唯一的遗物,雾草有花期,也有灵性,自从被移到院子里雾草就再也没开过花。齐弟常看到夜里欧珀对着雾草自言自语身体微微发抖,齐弟知道欧珀这是想欧老爷和欧夫人了。齐弟想走过保住欧珀的,但是始终少了一个抱着他的理由。欧珀看着雾草,齐弟看着欧珀。欧珀对雾草说话,齐弟对欧珀说话,齐弟说:“别怕,我陪着你。”
齐弟这次是真的离家出走了,原因是欧珀嘴欠。就在欧珀准备带着齐弟去欧母的家乡去看看的时候,有天齐弟神神秘秘的走了,没过多长时间就气哄哄的回来了,还没定欧珀问明白发生什么事,又气哄哄的出去了,欧珀赶快跟上了齐弟。欧珀家附近经常传一些风言风语,欧珀倒也没在意,欧珀本以为齐弟也早就习惯被人在背后讲是非,没想到齐弟竟然在听到些个不入耳的话后一气之下找那王婆理论去了。那王婆家正好宴客呢,里里外外都是人,齐弟向王婆讨说法,王婆没想到本来就是茶余饭后没事儿瞎聊没边的话会给自己添乱子,要是院子里就俩人,王婆也就嘻嘻哈哈的给齐弟赔不是了,但是此时家里十几双眼睛看着自己呢,要说是自己编不得让附近的婆子们笑上一年。王婆走到齐弟面前,用手指指着齐弟的鼻尖说自己就是听到了欧珀和齐弟在屋子里说些被窝里才能说的话,还说齐弟做了丢人的事儿还想立牌坊,王婆越说越起劲儿,越说越理直气壮,说的自己都快信了。齐弟气的差点现了王婆的屋顶,被欧珀硬生生的给拖回去了。回到家齐弟幽幽的问欧珀,自己是不是梦游了,自己做过什么自己不知道,还是自己失忆了,看王婆的样子也不像是没凭没据啊。
欧珀:“你知道么?”欧珀故作神秘。“前两天我听说住在西边的那个刘奶奶60了都,生了个大胖小子。”
齐弟一脸惊讶:“60岁?能生么?”
欧珀:“怎么不能,你不信问隔壁的王姐,这可是王姐亲口告诉我的。他还带我去看了那孩子,那孩子长得可胖呼了。”
齐弟:“真假啊?”
欧珀认真道:“我亲眼看到的,这还能有假?而且我还能骗你啊。”
齐弟自言自语道:“那可真是福气。”
欧珀突然冲着齐弟大笑:“你是不是傻,西边是条河,哪有人住啊。”
欧珀站在大门口,突然冲着齐弟喊,让齐弟过去,齐弟走过去,顺着欧珀的手指方向看,正看到绿衣大婶从王婆家走出来偷偷看向王婆家隔壁的窗户,嘴角含春。齐弟睁着大眼睛回头看向欧珀,欧珀意味深长的冲齐弟点点头。齐弟反应过来质问欧珀为什么知道真相却不站出来帮自己说话。
欧珀:“有什么好说的,你住过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被人说。”
齐弟脸色煞白:“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随便的人?”欧珀觉得齐弟生气的样子好玩便随口说了一句:“是啊。”没想到齐弟突然面无表情,转身摔门而去,再没有回来。
这已经是齐弟离家出走的第三天了,之前欧珀也经常气的齐弟离家出走,不过最多也是早上出走晚上就回来了,这时候欧珀只要帮忙干活然后服个软哄哄事儿就过去了,欧珀想要赔礼道歉的话都想了好几个版本了,但是齐弟还是没有回来。家里乱作一团,蛋没人收,一只鸡在齐弟离开的那个寂寞的夜里悄悄的死去了,欧珀流着泪把她做成了鸡汤,等了齐弟一夜未归,一怒之下全吃了,家里的猪瘦了一大圈,脏衣服上面飞的都是抗冻的苍蝇,家里的狗天天坐在门口,欧珀走过去也不理会,欧珀没好气的踢了狗一脚:“没出息的玩意,让你嘴欠!”狗没有理会欧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趴在门口向外看,虽然狗每天吃的很多,但是欧珀就是觉得狗瘦了,这条狗齐弟最喜欢了,欧珀担心狗再这样下去会像鸡一样死去,便抱着狗往齐家走。
欧珀抱着狗正计划着怎么溜进齐府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回齐府的齐盛,齐盛看了一眼欧珀手里的狗没说话,两人一前一后往齐府走,欧珀远远的看到齐府挂着白,心咯噔一下,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到了齐府门口,守门的小厮看到欧珀立刻拿着棍子拦在欧珀面前,齐盛示意小厮们让开,小厮才犹豫的心不甘情不愿的让欧珀过去。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谁都没有说话,像是默认了什么,欧珀越走步子越沉,欧珀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往前走了,应该立刻就逃跑。欧珀跟着齐盛来到了欧家的大厅,大厅里一副棺材摆在中央,里面躺着的是面容较好的齐弟。欧珀看到躺着的齐弟有点恍惚,欧珀总觉得那不是齐弟,是和齐弟相像的人,或者也许是齐弟,齐弟生了自己的气,齐弟这是在吓唬自己呢,欧珀觉得齐弟一会儿就会装不住,笑着说:“哥,饿了吧,我把饭菜给你热了。”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开了欧珀跑了,而欧珀还一直保持着抱狗的姿势。欧珀突然想到齐弟最怕凉了,便不自觉的走到棺材旁,把齐弟从棺材里拉起来抱在怀里,旁边的小厮试图阻止,被齐盛挡了。管家见状急了。
管家:“少爷,这不行啊,要是老爷一会儿应酬回来要是看到了,可怎么得了啊。”
齐盛:“就说,人是我带进来的。”
“不行啊少爷,夫人这是还睡着,一会儿起来看到了可怎么好啊,夫人心疼您自然是不会说您什么的,但是我们这些下人。”一旁的婆子边说边着急的直跺脚。
齐盛走向婆子,表情恐怖,紧握双拳,青筋暴起,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应酬?他女儿死了,他在应酬。就算死了条狗也会有人同情有人可怜,但是死的这个人是他女儿,他却在外面应酬,而你们,像条狗一样的听话!!!”婆子吓得连连向后退。婆子正了正身体,左手搭在右手前,双手放在腹部,深吸了一口气,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道:“按照齐家的规矩。。。。。。”
齐盛大吼:“滚,都给我滚。”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