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杀妻富二代或改判死刑 历数“作大死”的死缓犯

2017年12月27日,据紫牛新闻报道,4年前震惊南京的“富二代杀妻案”的罪犯吉星鹏因在坐牢期间5次伤人,或将面临改判为“死刑立即执行”。

据紫牛新闻报道,吉星鹏第一次致人轻伤发生在缓刑考验期之内,而就在司法机关对此次致人轻伤的行为进行司法调查期间,他再次伤害其他犯人,又致人轻伤。对此,南京中院认为吉星鹏实属“不堪改造”,并于今年11月下旬以破坏监管秩序罪判处吉星鹏有期徒刑三年。目前,吉星鹏已经上诉,该判决尚未生效。一旦判决生效,将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撤销缓刑,对吉星鹏执行死刑。

听闻妻子与他人有染 80后丈夫刺死90后娇妻

2012年5月8日,吉星鹏与被害人馨馨(化名,女,殁年22岁)登记结婚。婚后3个月,吉星鹏怀疑馨馨与他人有染,两人产生矛盾,并数次争执。2013年4月24日晚,与朋友聚会饮酒时,吉星鹏听朋友讲述馨馨与他人有染之传闻。次日早晨6时许,吉星鹏酒后回到家中,与馨馨就朋友所述之事发生争执。争执中,吉星鹏持菜刀、水果刀对馨馨头部、胸背部、四肢等部位砍击和捅刺数十下,致馨馨当场死亡。吉星鹏行凶期间,其父拨打110电话报警,后公安民警在其住处将其抓获。


该案发生后,引起社会极大关注。2014年4月18日,吉星鹏被判构成故意杀人罪。南京中院认为,吉星鹏的罪行极其严重,论罪当处死刑。但鉴于该案系婚姻家庭纠纷引起,结合具体案情,可不予立即执行 。最终,南京中院判处吉星鹏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判决对其限制减刑。2014年8月30日,江苏省高院裁定核准上述刑事判决。2014年9月15日上述二审裁定送达被告人吉星鹏,2014年9月25日,吉星鹏被解押至某监狱服刑。

据紫牛新闻报道,吉星鹏在坐牢期间5次暴力伤害其他犯人,致2人轻伤。

2016年5月12日晚间,吉星鹏在监区洗漱间内,因不满旁边的服刑人员高某某将水溅到他衣服上,用拳头和膝盖击打高某某头面部数下,致高某某左侧鼻骨粉碎性骨折,构成轻伤二级,鼻背部创口构成轻微伤。

2017年6月9日,吉星鹏连续三次未经允许擅自离开管控区域打开水,负责管控岗的犯人丁某对吉星鹏进行了劝阻和警告。当天11点多,吉星鹏在监狱十二监区开水间保温桶内舀了四勺热水,径直向蹲在食品储藏间门口的罪犯丁某连水带盆泼去,并冲上前对丁某拳打脚踢,后被周围罪犯拉开并控制。

经监狱医院诊断,丁某头颈部、上下肢一些部位被开水烫伤Ⅰ度-浅Ⅱ度。办案机关于2017年6月23日在某监狱内参照监控录像记录的情况,进行侦查实验,实验结果为,吉星鹏用于伤害丁某所用的热水水温约为78.5摄氏度,水量约5400毫升。

经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丁某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

今年11月下旬,南京中院以破坏监管秩序罪判处吉星鹏有期徒刑三年。目前,吉星鹏已经上诉,该判决尚未生效。一旦判决生效,将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撤销缓刑,对吉星鹏执行死刑。

虽然立即执行和缓期执行同属于死刑刑罚,但实践中大多数死缓最后都没有执行死刑,有的减为无期徒刑,有的减为15年以上25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死刑立即执行却从根本上剥夺了犯罪人的生命,排除了其继续生存和改造的可能。二者之间隔着生与死的距离。

事实上,由死缓改判死刑立即执行的罪犯虽有先例,但并不常见,且多为狱中伤人。

死缓犯自认为判决太重,狱内袭警

罪犯朱某,男,36岁,山东省莒县人。曾因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2007年7月26日刑满释放后,又因犯抢劫罪于2012年1月14日被徐州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并限制减刑。

朱某在无锡市某监狱服刑期间,因被判决死缓且限制减刑,自认为法院判得太重,遂产生发泄念头。当日朱某在监狱劳动改造时,持劳动工具突然刺戳监管民警季某颈部,在逃离过程中还刺伤了上前阻拦的其他两名服刑人员,后被监狱内其他民警抓获。经鉴定,监管民警季某的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

案发后,无锡市院监所检察处迅速介入,依法对罪犯朱某的重新犯罪一案进行了立案审理,认真研究并提起了公诉,并对案件诉讼全过程进行了监督。2014年8月7日下午,无锡市某监狱内警灯闪烁,警声笛鸣,罪犯朱某由无锡市中级法院两名法官验明正身后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无锡检察院派员进行了临场监督。该案是《刑法修正案(八)》颁布后,全国首例限制减刑的死刑缓期执行罪犯在监狱内袭击管教民警的案件。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