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年前胖子,年后死胖子

对于易胖体质的人来说,饮食始终是日常生活中的头号难题,尤其是易胖却又爱美且缺乏自信的人。不好意思,这三条,我全占了。作为微胖界一颗还未冉冉升起便要早早陨落的新星来说,这个新年,我是在忧惧中度过的。当然,如果一定要给“微胖”的“微”字一个大众化的衡量标准的话,那么我很坦白地讲,其实在我身上这个“微”字就犹如徐峥的头发一般,完全可以去掉。好吧我承认我是个胖子,满意了? 我的饮食跟常人无异,运动量也不少,甚至比别人更多,但不知为何就是比别人更爱长肉——虽然说这非我所“爱”,绝对有悖于我的意愿。平日里我在“吃”上面谨小慎微,畏首畏尾,生怕一不留神吃到什么“致命”的东西。这是易胖体质的人的通病。很多人抱怨喝凉水都长肉,我认为完全没这回事,因为“凉水=肉”这在化学领域和生物领域都是讲不通的。那么,凭什么我喝的是热水,还一味长肉呢?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然而,平时吃块巧克力都要后怕三天的我,在过年那几天里竟然毫不顾忌地自甘堕落了一个礼拜,连我侄女的QQ糖都没放过。但我必须得辩解一句,我其实在内心是做过抗争的,我告诫自己要无视美食,抵挡诱惑,但怎奈诱惑实在太大,完全超乎我的抵抗能力。那一大桌的山珍海味,我如果不动心的话,岂不是对我妈厨艺的否定,辜负她的一腔热忱?孝顺如我,怎么可以如此伤我妈的心?所以说这不能怪我的,对吧?对的,肯定不能怪我,我又不是圣人,做不到面对诱惑而心如止水泰然处之。可是可是,听着我这辩解,怎么感觉这么心虚这么苍白无力呢? 于是,我就像二战时面对德军围剿的丹麦一样,开战日便是投降日,抗争了一天就向美食缴械投降了,彻底沦陷。 我先说一下我们这边的风俗,正月初一自己一大家子人一起吃一顿,之后走亲戚,初二去外公外婆家吃一顿,初三初四初五去姑姑或舅舅或姨姨家吃一顿,总之在我看来,走亲戚的目的就是去别人家蹭顿饭。然后还有初高中同学相聚啦三两姐妹叙旧啦等等林林总总,各种以美好的名目骗吃骗喝。期间他们看我胡吃海喝时那副瞠目结舌的样子让我特别匪夷所思,难道吃饭的目的不是吃好吃饱吗?你们倒是吃啊,看着我作甚?那谁,麻烦你帮我再盛碗饭,多点,再多点,好了好了,先这么多吧,不够了我再叫你帮我盛。因此,一般到中场结束前,饭盆便会长腿一般悄然出现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 那天高中班级聚会,饭后我的铁哥们阿伟跟上我悄悄对我说,丹丹,你现在怎么还跟以前那么横啊?一点都不知道注意形象。注意,他说的“横”是二声而不是四声!以我当年的脾气,他必然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不过减肥减了这么多年,肉虽然有增无减,我的暴躁倒是服服帖帖了不少。于是我说,你再说一句试试?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阿伟睃我一眼,说,难怪刚才你暗恋过的校草都没敢拿正眼瞧你,因为这么横(二声)的你,以及这么横(四声)的你,如果要用正眼瞧的话,非得让他把眼珠子撑爆才装得下整个的你。士别三日还当刮目相看呢,你倒好,让人撑目相看。没救了你!气煞我也,气煞我也!当即气得我想跟他绝交。当然他也没好果子吃,可以参考他左眼圈的颜色和右眼圈的颜色深度差异。 愈接近假期末尾,我的心莫名地愈发恐慌。称了下体重,OMG,重了整整十五斤!天哪,怎么办?怎么办?我在家里急得团团转。吃了谁的我能不能吐给谁?只求让我回到原来的体重。这下完蛋了,回到杭州非得让同事们笑死不可。 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缓缓推开我和男友的家的门。好在他还没下班,我可以趁机遮掩一下,找到一身最宽松的衣服,化一个淡淡的妆,对着镜子瞅了两三个小时。终于搞定,自我感觉还不错。在焦急的等待中,男友终于回来了。小别胜新欢,此话果真不假,他见了我高兴地给我来了个熊抱,拦腰抱着我原地转了两圈。然后他发现不对劲,问我,丹丹,你身上藏了块铁坨子吗,怎么好像重了许多?我掩过饰非说哪有哪有,这是错觉,是错觉。男友放开我细细打量我这一个多礼拜以来的变化,随后叹口气,意味深长而又富有哲理地说,如果时间是把杀猪刀的话,那么,过年这几天时间绝对深刻诠释了什么叫“养肥了再杀”。好了,现在养肥了,那么此刻,你脖子上有没有一股凉飕飕的感觉? 我心想,F-word!我能怎么办?老娘也很绝望啊,难道你让我在别人大快朵颐的时候,一个人默默躲房间里啃馒头就青菜?那对我未免太残忍了些吧?拜托,我是过年诶,不是受难,凭什么别人好吃好喝而我却只可远观不可嘴沾? 还未等我想好该如何有条理地反驳他,他突然吻向我的颈,五秒钟后柔声说,现在,脖子有没有感到凉飕飕?听着,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命定之人,forever。

所以,减肥?Whatever!好身材?Who cares!

文章整理:http://www.taohaozhan.net/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