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鬼话 > 鬼话连篇

[老烟斗鬼故事]惊奇实录12:壁虎

出品:老烟斗鬼故事 作者:叶轻驰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个世界真的如我们所看见这般吗?未必!在黑暗的角落里,或许正发生着一件又一件诡异惊奇的事情。凶杀?闹鬼?外星人?不,这些事情远比想象中还要匪夷所思!自从我通过娘炮主任兰花哥的面试,成为国家管理秘密档案的神秘部门的一名档案员之后,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神秘的大门——《惊奇实录》 一章一个怪诞灵异的故事,带你走进诡异的世界! 

[老烟斗鬼故事]惊奇实录12:壁虎

总有那么一些人,尽管只是过客,却能令你念念不忘。 兰花哥就常说起小学时的一个同学。就像大家都听过的,一个小男生,总是捉弄坐在前桌的小女生。一开始,以为是调皮。可总要等到若干年以后,才发现,原来人家不过是用欺负的方式,引起你的注意,实际上是喜欢你。 不幸的是,兰花哥是那个被捉弄的小女生。 更不幸的,捉弄他的,也是小女生。每次回忆起这件事,兰花哥总是一脸感慨地说,哎,要说当初对我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对于兰花哥的自作多情,我不置可否。但有一次,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问兰花哥,你说你们要是在一起了,她是女人,实际上是男人;你是男的,其实等于女的。你们要在一起了,也就不存在搞基的问题了。 这问题的结果,是换来兰花哥的一顿白眼。 不过呀,兰花哥信誓旦旦,说对方在出国前,确实缠了他好一段时间。而且,在求学的十几年中,明明好几次有机会,到更好的学校,或者出国,但对方都放弃了。 兰花哥说完这事儿,总会接着问我,你有没有碰过缠着你的人? 我摇头。 兰花哥点头说,也是,你这样的,缠着别人还差不多。 日子,就在和兰花哥打嘴仗的时光中,慢慢过去了。不过这阵子,有个烦恼,就是办公室特别招蚊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蚊子小且毒,一咬就是一个大包。不胜其烦,实在令人讨厌。 说起缠人和蚊子这事儿,我还真在惊奇实录中,看过这么一个档案: 冬去春来,蚊子也渐渐多了。不知是不是体质的关系,李新特别招蚊子咬。一不留神,手脚就被叮出一个个大包。眼看蚊子们闻春而动,李新决定到城郊的手工制品店买顶蚊帐。 手工店的老板姓陈,专门收购一些手工制品,再放到店里出售。一听说来意,陈老板笑着说:“你来得真是时候!刚有人送来一顶手工缝制的特密型蚊帐,款式不错,手工也好,我便留下了。” 蚊帐是白色的,豪华的宫廷风格,款式新颖且实用,一针一线都与自己的喜好不谋而合。李新爱不释手,这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他毫不犹豫地买下来,回到家便把蚊帐挂上去。 以往就算挂蚊帐,点蚊香,敏感的李新还是会被账外若有若无的蚊子“嗡嗡”声搅得难以入眠。可今晚,李新却睡得特别沉。醒来已经是早上七点了。他睁开眼,才想起昨晚都没有听到蚊子的“嗡嗡”声,难怪睡得特别好!他躺着伸了个懒腰,可当眼光掠过账顶时,刚举起的双手顿时僵在了半空:蚊帐的顶部竟然趴着一只硕大的壁虎! 李新吓得一骨碌坐起,拿枕头捅了捅蚊帐上的壁虎,可壁虎纹丝不动。仔细一看,李新顿时哑然失笑:那只壁虎不是真的,而是绣上去的!个头足有巴掌大小,肚子鼓鼓的,因为太过传神,咋看之下,还真会被吓一跳呢! 睡得好,人也特别精神。一整天下来,李新不仅提前完成了几份文案,还因质量高,下班前受到了总经理的表扬。满心雀跃的李新于是买了几个小菜,又提了瓶酒,回到住处自酌自饮。喝了几杯,酒量不高的李新便一头倒在床上睡起来。 隔天早上,醒来后的李新发现,昨晚忘了把蚊帐放下了。奇怪,以前他也醉过酒,常常半夜便被蚊子叮醒,可这次竟然一觉睡到天亮!李新挠了挠头,却讶然地发现,原本绣在账顶的壁虎,现在竟然变成在蚊帐的左侧了!他揉了揉眼睛,结果还是一样。一只针绣的壁虎,怎会从账顶跑下来的?满腹疑惑的李新紧盯着壁虎看,觉得壁虎的眼睛似乎也在跟着自己转,其中隐隐有光芒闪现,让他觉得似曾相识。这个想法让李新突然觉得好笑,怎么会觉得跟一直壁虎似曾相识? 没放下蚊帐,少不了要被叮几个大包了!李新检查了下手脚,却发现并没有被蚊子叮过。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接着,他还是用红笔在蚊帐左侧绣壁虎的地方划了个圈。 晚上加班,回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李新洗漱一番,便上床睡觉。半夜醒来,他下意识地翻了个身,面朝左侧,可老觉得不大对劲。仔细一想,原来蚊帐左侧的壁虎不见了!他扭头一看,发现壁虎出现在了蚊帐的右侧!活见鬼了!李新打开床头灯,蚊帐左侧的红圈内果然空空的。就在这时,一只大蚊子“嗡嗡”地飞过。突然,李新看到,壁虎口中似有亮光猛地一闪。亮光消失后,大蚊子不见了! 怎么今晚的怪事特别多?李新把头凑过去,发现壁虎的嘴边竟然还残留着一只蚊子的脚!他吓得睡意全无,连爬带滚地跑下了床。 熬到天亮,李新赶紧把蚊帐带到城郊的手工制品店。可陈老板信誓旦旦:“这顶蚊帐送来的时候,我检查得很仔细,当时确实没绣壁虎。这样吧,如果你不信的话,我把做蚊帐的人的地址给你,你自己去问。” 按陈老板提供的地址,李新找到了做蚊帐的地方。那是一家小裁缝店,店主何三拿着蚊帐端详了许久,说:“蚊帐是我做的,可壁虎不是我绣上去的。两年前,有个女人到这里,让我替她做一顶特密型的蚊帐。蚊帐的款式和设计也是按照她的要求做的。我们一般会要求客人先付一半的定金,并留下电话和姓名。可那天,那个女的急着要,便一股脑把钱全付了,还说隔天一定会过来拿。说完,那女的就急匆匆走了,也没留下联系方式。后来,这个蚊帐放了将近两年,一直没人来领。我这里又没人来买蚊帐,于是前几天,我便将蚊帐卖给陈老板。我打算,如果那个女的来领,我再把钱退给她。” 至于那只壁虎为什么会出现在蚊帐上,还如同在上面漫步一般,出现在各个不同的位置,何三也是一头雾水。最后,何三说:“因为时间太久了,我一时也想不起来,订做蚊帐的女人到底什么模样?你留下电话和地址。我想到的话,会联系你的。” 回到家中,李新越想越觉得诡异。他本想重新买一顶,可后来一想,万一新买来的蚊帐上再莫名其妙地出现壁虎,那怎么办? 接下来的几天,李新睡觉时只好点着蚊香。可蚊香却好像失效了一般,李新又对蚊子的“嗡嗡”声特别敏感,于是夜夜难眠,每天早上都顶着熊猫眼去上班。 李新决定把蚊帐还回去。可陈老板和裁缝店的何三哪里肯退货?回来的路上,刚好经过一家小饭馆,李新便进去要了几样小菜和一瓶酒,一个人吃吃喝喝。 走出饭馆,天色已经很暗了。走了一会儿,李新看到不远处的小巷里有一大堆垃圾,便想将蚊帐也扔掉算了。刚进小巷,才发现里面黑乎乎的。正要扔掉,突然一把明晃晃的刀抵住了后腰。接着,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我只要钱,不伤人!乖乖把钱掏出来。” 遇上抢劫的歹徒了!李新身子一寒,哆嗦着把钱包掏出来,歹徒急不可耐地一把抢过去。除了现金,钱包里也没什么重要物件,可问题是,里面放了因故过世的女友唯一仅存的一张照片!立新嗫嚅着说出了自己的意思,歹徒的眼睛却突然一亮:“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里面该不会藏了什么贵重的东西吧?” 任李新如何解释,歹徒还是一脸狐疑,拿了现金也不肯还回钱包。李新一咬牙,趁歹徒不注意,猛地一把夺过钱包,撒腿就往外跑。没想到,巷子里堆满了垃圾和石块,又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一不留神就被绊倒在地。歹徒扑上来,伸手就要抢钱包。两人争来夺去,眼看着声响越来越大,歹徒一怒之下,便将刀子捅了过去。李新只觉得腰间一阵剧痛,不由得一声惨呼。惨叫声惊动了附近的巡警。歹徒顾不上钱包,赶紧夺路而逃。 巡警将李新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完,啧啧称奇:“歹徒是在情急之下捅了你一刀的,力度应该很大。可结果,刀尖只划了道浅浅的口子,并没有伤及内脏,只要缝上几针就可以出院了。是不是有东西替你挡了这一刀,减缓了刀的力量?” 李新仔细想了想,说:“没有吧!我当时手里提着一包蚊帐。歹徒刺过来时,我下意识地用蚊帐挡了一下。可是蚊帐只是很薄的丝织品,怎么可能抵消掉刀上的力量?” 说完,李新便摊开蚊帐。可一摊开,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蚊帐上那只巴掌大的壁虎又移到了别的地方。算起来,那正是刀穿过蚊帐的地方!更令人震惊的是,壁虎的尾巴已经不见了。断口很整齐,像是被刀齐刷刷地切去。断处还有残留的血迹,整个蚊帐上也找不到尾巴的踪迹。怎么回事? 缝完针,李新打了辆出租车回去。刚到家门口,就碰到等在那里的何三。何三说:“刚才我突然想起订做那顶蚊帐的女人长什么样了!你留过地址,我看地方很近,就自己过来了。” 李新心里一阵激动,便疾步冲上前,没想到触动了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弯腰捂着伤口。一弯腰,后面口袋里的钱包就掉在了地上。何三帮忙捡起钱包,却看到了夹在里间的照片,顿时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他指着照片问李新:“你认识这人?” 李新说:“她是我的一个朋友。” 何三却说:“她就是两年前来订做蚊帐的人!那天她到我店里,说有个朋友特别怕蚊子,一般的蚊帐缝隙又太大,所以她想订做一件特密型的蚊帐。” 李新心里,隐隐想到了什么。其实,何三没说,但心里也想到了,若是一般的朋友,怎么会把照片发在皮夹里?那女人,是李新两年前认识的。两人堪称一见钟情,可后来李新才发现,对方是有妇之夫。李新坚决要求和对方分手。尽管那女人哭着喊着,但李新不为所动,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租了另一处房子,搬了过去。 后来,李新悄悄去了一趟老房子,偶遇了旧房东,却听说了一个消息。有一天,那女人说要出去一趟,回来的路上却被车撞了,当场不治。司机说,那女人是突然跑出来的,这事故不怪他! 是求死,还是意外,无人得知。 没想到,那是为了替李新订做的加密蚊帐!再想到在蚊帐上漫步的壁虎,李新顿时明白了! 她没走,而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留在爱的人身边! 她利用壁虎食蚊的天性,消灭了困扰爱人的蚊子,更利用了壁虎断尾求生的能力,为李新档了那本应致命的一刀! 没几天,蚊帐上壁虎的尾巴又慢慢长了出来。 可每晚,没了蚊子,李新却再也睡不着。他开始失眠,整晚盯着那只壁虎,怎么也合不上眼睛!心里,恐惧像潮水一样蔓延着。 你想,有这么一个人,宁愿死,也得粘着你,你会开心吗? 我把这份档案翻了出来,给兰花哥看。 兰花哥看完,皱着眉头说:“你要是不给我看,我都差点忘了。这份档案,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我问他:“那人呢?” 兰花哥耸了耸肩:“谁知道!碰上了这种事,算他倒霉。” 我再问他:“如果你碰上这种事,怎么办?” 兰花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本宫自从发骚以来,只有本宫缠着别人,那轮得到别人来缠着我?哎,没这福气呀!”

——END——

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赞()
推荐()
收藏()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

热评帖子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