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邱少云战友:就算看到邱少云被大火焚烧 也不能擅动

            图为陈大权老人和他保留的立功证。 邱少云的战友陈大权,退役后一直在贵州省桐梓县木瓜镇新坝村椅子组老家务农,过着“隐居”一样的生活,没有卖弄过自己的成绩,更没向党委、政府提过任何要求。 今年88岁的陈大权仍身体硬朗,足不出户,儿子修了新房,但他喜爱居住了几十年的老土墙房子,喜欢烤柴疙瘩火,每天仍维持一斤米左右的食量。 带着对陈大权老人的羡慕,我两次深刻木瓜镇新坝村椅子组拜访陈大权老人。 1930年6月,陈大权出生在桐梓县九区浸水乡八村(现桐梓县木瓜镇新坝村椅子组)一个贫困家庭,从小放羊务农,后被伪军抓兵,再后来造反服役。1951年11月,他所在的部队入朝参战。 1926年,邱少云出生在四川省铜梁县(今重庆市铜梁区)一个贫困家庭,也曾被国民党拉兵,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3月赴朝参战。

            图为邱少云当年送给陈大权的合影照片。 分离时互赠照片 1952年初,陈大权老人曾和邱少云同在一个班一个多月。 陈大权老人回忆说:“邱少云的个子比我高一个脑袋,身体比我壮实。我们班的战友来自贵州、四川、云南、湖南、甘肃等地。部队每天都要进行学习和训练,训练非常艰苦,训练之余,大家都抓紧时间休息,所以战友之间交往不多。” 尽管时间短,但两个远在异国他乡的战士,一个来自四川,一个来自贵州,邻近的省份,同样的土话,相似的习惯,又有极为相似的人生体验,故乡情结让他们多了一份特别感情。 每天除了学习,就是练习。重点是练习如何歼灭敌人,如何保留自己,战友间日常对话的也是军事技术。一个多月后,邱少云调到侦察连,陈大权调到机枪连。 区别时,邱少云赠送了一张半身免冠照片给陈大权,陈大权也送了照片给邱少云。邱少云在他的照片背后签名题字,但陈大权不识字,是请邱少云替自己在照片背后写的名字。 陈大权老人回忆说,志愿军军纪十分严明,平时战友之间相互以同道称,集中点名时才喊姓名。所以,除了同一个班的战友,最多知道同一个排的战友姓名,其他事就不知道了。同一个班的战友,关系密切的,区别时都会相互赠送一张相片、一块手巾表示纪念。 从1951年11月入朝到1956年4月回国,陈大权接到的战友送给的照片,至今保存完整的有12张。据老人回忆,分别是邱少云、周炳清、晏起元、何华龙、萧呻富、阳德才、张道才、郭新全、熊义悔、丁怀春…… 有的照片背后没有签名,老人已经无法回忆哪张相片是谁了。 有报道称,邱少云生前没有留下一张相片,后来的照片和雕刻,都是借鉴他三弟、四弟的样子设计的(据《唯一在世弟弟回忆邱少云:他说会带着光荣花回来的》一文)。另据《87岁抗美援朝老兵保留邱少云亲赠照片》一文报道:邱少云的战友郑时聪保留了一张邱少云的照片。据报道称,郑时聪在老家排名老三,人们都喊他“三哥”。所以照片背后的题词“赠三哥”三字,这张相片曾在志愿军博物馆公开展览。但这张相片供应的信息量确实有限。而陈大权老人收藏的照片背后有钢笔字题字:“赠给亲爱的陈大权同志为留念,战友邱少云。1952.2.19。” 陈大权老人介绍,这张相片为邱少云亲笔题赠。 “赠”“亲”“权”“为”四个字为繁体字,谱写优美。其余字为简体,和当时存在繁简混用的现象大致相同。 陈大权老人收藏的12张战友照片中,有7张别有钢笔,有的别一支,有的两支,有的甚至别了三支。 照片上身着迷彩服的邱少云年少英俊,容光焕发,浓眉大眼,眼神坚毅,留着偏分头式,左上衣袋别着两支钢笔。 陈大权回忆,枪林弹雨之中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练习现象十分浓浓的,上甘岭战役结束后,部队组织扫盲,他就是那时候集中学习过半年,从拼音开始,学习认字写字,现在能够认识一些汉字,就是当时学习的。 陈大权老人一直把自己和邱少云的友情以及自己的英雄体验收藏在心里,依然过着简单平淡的生活,直到2016年1月30日,桐梓县公安局木瓜派出所所长王飞陪伴遵义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市公安局交管局局长石晓洪到木瓜镇新坝村探访时,知道到陈大权的革命英雄事迹,陈大权老人才导致了社会关注。 2017年春节前,重庆市邱少云纪念馆的同志获悉找上门来时,探望慰问陈大权老人,聆听他讲述革命英雄故事。当邱少云纪念馆的工作人提议珍藏邱少云的照片时,老人没提任何要求,将自己收藏了64年的邱少云照片转赠给了邱少云纪念馆!

            赞()
            推荐()
            收藏()
            回复()
            分享到: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