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一个渣女的自述:我出轨的那十年

            瑞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似乎我的每一段亲密关系,我都会去想办法打破它。出轨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习惯。可能跟我的那个观念是一样——你不可能只跟一个人做爱嘛。 我不觉得这个东西给我们的感情带来了什么影响,我出去不知道约了多少次,但是对方一次都不知道。出轨是你偏离了正常轨道给原来的轨道带来伤害,但我的这个行为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伤害。

            爱哲:

            所以其实你觉得像之前那个渣男故事,还是受了一些传统道德的约束。

            瑞子:

            是的,我其实是有一种站在外面讲我自己故事的感觉。但是我不希望让大家觉得我是在炫耀,或者我知错不改,渣且不自知。不是这样的,我想很诚恳地跟大家讲我的想法:

            我不觉得出轨这件事情本身是一个大帽子,是一个文字狱,我不觉得。

            我为什么敢这么讲,是因为 D 就在我身上出轨了,我们最后分手的原因也是因为她出轨。 突然有一天,一个周末,我躺在床上睡觉,她睁开眼睛,嘣——看着我说,「你还爱我吗?」我说你干嘛这么问,我还爱你啊。他说,「我不爱你了。」 就是这样一个无事发生的周末早上,他突然睁开眼睛跟我说,「我不爱你了。」 我当时特别受羞辱,一下防御机制起来了,「你干嘛这么讲?你不爱我拉倒,滚蛋!」一早上我们俩没讲话,气氛很尴尬。 那天下午,我们俩互相抱头痛哭,五年过去了——我们俩还养了一只猫——你说分就分是吗?拉着她的手,我们俩当时都在哭,我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是不是喜欢别人了呀?」她看着我,扑哧一声笑出来了。我当时在哭,整个人都颤抖着,她笑着说,「对,我就是喜欢别人了,你说对了。」 第二天她出去见那个女的,我在家坐在床上,那个感觉就好像一阵风吹过来我就会死一样,极度抑郁。 但好在我是一个求生欲比较强的人,当时就找心理咨询师留言,用简单心理的那个 APP 。我给咨询师留言,「我特别特别难过,我今天简直要死了,你能不能救我一下?我只能跟你视频。」他说,「好,你稍等我一下,我们大约几点开始做视频咨询。」我的咨询师就在我当下最艰难的时候,陪了我一个小时。

            爱哲:

            我不知道你现在怎么预期你未来的亲密关系。好比下一段关系的时候,你还会在那段关系里出轨吗?还是你会提前先跟她确认,我们还是做一个开放关系?

            瑞子:

            我可能会尝试不出轨。我现在也是在权衡,每一次亲密关系内的出轨行为给我带来的羞耻感、愧疚心是否会多于我当天晚上的性快感——还不如不要去做这件事情。 我在出轨的过程中,不管是 ABCD ,对他们来讲这个事情还是不公平的。如果他们在听,我还是挺想跟她们说一声抱歉的,起码在那个时间里我骗了她们。 我也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老这样,尤其是到后面越来越严重,好像被五马分尸的感觉,被用力地拉扯着。一个小人跟我说要去寻找刺激,另一个小人说你找了刺激回来就要加倍补偿。真的像是在进行一种自我惩罚,挺痛苦的。 和 D 分手以后,我一直持续在做心理咨询,目前还处于治疗的阶段。

            爱哲:

            你现在空窗期有多久了?

            瑞子:

            大概三四个月了,已经是我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段。这是我刻意营造的空窗期。我确实是想冷静一下,自己多想想。

            赞()
            推荐()
            收藏()
            回复()
            分享到: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