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PUA中毒者:第1年与40人发生关系 颜值身材即标准

            她一张张翻下来,云盘里三十多个女生的单人照片,上千张聊天记录截图让她觉得恶心,“他还带我去见过他的炮友,我们三个人还一起吃了饭,当时他说那是他的朋友。”采访的两个小时里,吴茗努力保持着平静。

            因为吴茗“多管闲事”,分手也让她陷入了新的麻烦之中。她把截图保存了下来,给里面可以对得上号的人发消息,希望可以揭穿他的真面目,可是“揭穿”他的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谩骂、嘲讽和侮辱接踵而来。

            “你就是被人睡了,被人甩了,心里不服气出来败坏别人的名声。”李坤的朋友打电话骂她,难听的话一茬接着一茬。

            李坤把她的个人信息放到PUA的群里,不断的有人来加她微信约她出去,甚至打电话骚扰她。她就像中毒了一样,沉浸在一定要揭穿李坤的魔咒里,她咨询律师,想要用法律的途径让李坤付出代价,得到的反馈是根本告不了他,吴茗崩溃了,她恨不得和李坤一起同归于尽。

            状态越来越糟糕,吴茗必须和别人待在一起,不能独处,只要遇到一点麻烦,整个人就觉委屈、悲伤、痛苦,甚至很多时候,前一秒还在做着手上的事情,下一秒就情绪崩溃,嚎啕大哭。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身边新出现的情商较高的男生,吴茗都会怀疑对方是学过PUA,即便只是聊聊天,也会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就成为对方的“教材”,怀疑家人对自己的爱,怀疑亲密关系本身。

            后来吴茗才知道,自己的那种症状是“反PUA中毒”,和王琛那样的“PUA中毒者”一样,他们在尝试走出PUA之后,依然被它啃噬着。

            ▷成都摩卡情感公司内景

            被反噬的人

            在这种男女关系的拉锯战中,没有赢家,都是输家,谁都找不到真爱。在成都一家PUA机构“摩卡情感”工作了三个月的贺晨觉得,如果说有赢家的话,是在PUA圈子里挣到钱的那些人。

            贺晨的工作就是把PUA导师白鸭的“撩妹”经历改编成小说,应聘的时候面试官的问题是“可不可以写小说,写偏色情的?”正值毕业,贺晨需要一个工作,很快就答应了。但真的工作以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想的简单了,“我也不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也约炮什么的,我面试的时候觉得应该也可以接受。但是来了以后发现真的是接受无能。”6月份入职,8月份贺晨辞职离开。

            赞()
            推荐()
            收藏()
            回复()
            分享到: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