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PUA中毒者:第1年与40人发生关系 颜值身材即标准

            导师白鸭把自己的经历编成word文档,“昆明两晚,三线小演员和我相约在昆明的酒店”、“摩拜单车把妹,24小时TD(推到)全记录”等等一系列的搭讪推到故事,让贺晨觉得这些人都是“病人”。

            后来的贺晨偶尔也会恍惚,不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如果说很有礼貌,就会怀疑他的动机,我以前的男朋友会不会是PUA?看到微博里一些吃的很好,住的很好的人,我就是会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他如果用这些招,你真的防不胜防。”

            两个月的工作,她看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女性PUA也有,教女孩子怎么样留住一个男孩子的心,去医院假造怀孕都是常规操作,还有一些女性PUA经常会以“我收到男PUA的礼物但是我还没有被睡”为荣在群里炫耀。

            自从2015年遇到李坤之后,吴茗每隔半年就要经受一次情绪的折磨。每天忙完工作的事情,开启“怒怼PUA模式”,经常折腾到凌晨一两点才放下手机,洗漱睡觉。

            今年4月28日,她发表文章讲述自己被PUA欺骗的经历,微博收到污秽不堪的谩骂,愤怒无法排解,她开始摔杯子、镜子、手机,只有听到东西破裂的声音,她才觉得好一点。

            王琛如今也极度悲观,“有些东西一旦进入你脑子里,是很难移除的,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可能不会后悔我接触这个东西,但是我后悔没有及时的去切断跟PUA的关系。”他怀念父母那一辈人因为相亲就可以过一辈子的感情。

            王琛说,如果生命中再突然出现一个女生,现在自己最想知道的是该以什么样的状态和她聊天?“但对两性关系,我不抱希望。”他抬头看了一眼记者,又很快补充道。

            赞()
            推荐()
            收藏()
            回复()
            分享到: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