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别把嗓子痛不当回事 程序员险丧命讲述垂死经历

            男子嗓子痛不当回事,几小时后不治身亡。 一名33岁的程序员,同样得了这种病,却靠着自己的冷静和医生的全力抢救,硬是从鬼门关闯了出来... 时隔多日,他把这段垂死经历详细地记录下来,希望给所有人提个醒!

            1 垂死经历步步惊心 病程记录有点长 建议大家耐心看完 3月28日,周三,对于大家来说,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来说,差点成为悲惨的一天:我因急性会厌炎导致呼吸困难,差点和这个世界说了拜拜。 13:00 午饭后遛弯回到工位,感觉嗓子不舒服,吞咽唾液时有撕裂感。 因在半年前,有过一次急性会厌炎的经历(当时较轻,打了一针甲强龙就好了),随即就给领导说了声,到了医院就诊。

            13:15 到了医院后,挂了耳鼻喉科急诊号,大夫看了以后,确诊为急性会厌炎。 大夫随即打电话问有没有病床,答复没有后,大夫说,你现在处于危险期,由于病房没有床位,我给你开个静脉推注激素(甲强龙)。 去急诊打完后,建议去医院打三天的抗生素。 13:36 在医院急诊推注了甲强龙。 14:20左右 宣武中医院打上了吊瓶。 15:45左右 宣武中医院打吊瓶过程中,剧烈咳嗽,咳了一会后,有所缓解。 15:55左右 突然发现呼吸有声音了,几次深呼吸后,感觉到呼吸不那么通畅了,心有些慌了,决定继续回医院急诊科,按铃,拔针.....离开宣武中医院。 16:00 骑摩拜到达医院急诊科,不知道是由于剧烈运动还是水肿,已经完全堵住了气管,自己明显感觉到了呼吸困难,有被人掐脖子的感觉。 担心后面可能出现失声,在手机写上了“急性会厌炎,呼吸困难,求救”的几个字,以备后用。 这时可能是因为呼吸不畅,心理已经极其紧张。 友谊医院喉科急诊是在六楼,当时打算坐电梯。但是走到了电梯口,发现要等一两分钟,而这一两分钟对我来说,可能是要命的,当时就跑向了急诊科,像一个无头苍蝇似的乱窜,见到医护人员就说不行了,呼吸困难,求救!经指引,我顺着路标找到了内科,这时嗓子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了,把事先打在手机上的字给了内科大夫看。 内科大夫看到后,立即起身,给正在看的患者说,稍等下,这里有个急症。并带我到了隔壁的护士站,给护士说赶紧给耳鼻喉打电话,赶紧上氧气。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坐在凳子上,静静地吸氧,等待护士配药,等待耳鼻喉的大夫的到来。 16:10左右 已经注射了大夫开的药,耳鼻喉科的彭哲大夫也拎着气切包下来了,简单询问了病情后,又让护士给我推注了甲强龙,其他耳鼻喉参与抢救的大夫也陆续赶来。 其中王国鹏大夫到了之后,看我有点紧张,一直安慰我说,你别紧张,我们都在这里了,气切包也在这里,你配合我们,有可能就能避免开这一刀。 这时我给自己减压说,大夫都来了,命应该能保住了,自己应该尽量平静下来,尽力的多吸氧。 王大夫正在电话联系手术室。 过了几分钟后,王大夫询问了我现在的情况,在得知我呼吸没有改善后,对大家说,对激素不敏感,准备手术。 16点30左右 在我什么证件都没带,家属也没在,也没有交任何钱的情况下,手术开始了,一段时间后,听到马玥莹大夫说了一句:“这个时候他是最舒服的了。” 我自己突然感觉到透气了。我活过来了!虽然心跳依然过速,但是能呼吸的感觉真好。 17点左右 气切管安装完成,手术成功。 大夫拿着移动的电子喉镜观察,我的会厌部位都肿成球了,而且是已经推注了激素的情况下,这种对激素不敏感体质确实少见,幸好来得及时。 气切后是无法说话的,比划着让大夫帮我拿来了纸和笔,在纸上郑重其事写下了:谢谢救命恩人。各位大夫都说,应该的。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