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那时候,铺车数量的不断上升,刺激着ofo的员工。

            李铭提到了一个场景,像是“亩产万斤”的大跃进时期的现象:ofo推进月卡的时候,有人为了把月卡卖出去,左手把月卡递出去,右手也把钱递给了对方。相当于是免费送给用户。而这些钱,最后找个理由报销了就行。“赔钱赚吆喝,这是为了完成上面的目标,为了数据好看。”

            另外,ofo的自行车投放,有些城市站负责人嫌麻烦,直接外包给云鸟、德邦等物流供应商,他表示,比起自己运送,外包的成本多出30%-50%。

            至于外界一直提到的运维成本,李铭提到,很难像外界那样去量化,因为并不是每辆车都真的得到了维护。

            “一个公司越到基层越重要,但是运维根本谈不上精细化管理。”李铭说。

            这个城市的运维有50多人,加上兼职的人,也顾不过来三万辆车。

            他提到,运维的工作是巡检,看到有问题修理一下,而不是根据报修一辆辆处理。“没有派人去修理,没那么高级,报出来没人管的。”

            关于车子的定位系统,他笑了笑,“和你们在页面上看到的差不多。后台并没有更智能。”

            有些运维巡检,也不好好检查,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走个过场。认真的运维,则被车子的质量所累。据他介绍,最早期小黄车还是机械锁,很容易被撬开,轮胎的质量很一般,经常爆胎。

            直到2017年底,ofo才给运维人员配备手机,进行数据监控。

            他记得,离开之前,运营和运维的支出,每个月在二三十万左右。修不过来的车就存在仓库,仓库常常是爆仓状态。钱滚钱的模式之下,城市站入不敷出。他也直白地表示,光是每月二十多万的成本,就赚不回来。

            关于ofo烧钱,内部几乎是默认的姿态。一位ofo老员工在接受《创业家》采访时提到,有一次开会,一个高管对着全国城市经理半开玩笑的说:“ofo现在不差钱,钱都花不出去,要你有什么用?”

            这位员工还提到,2017年大扩张期间,ofo花2000万元冠名卫星,1000万元请鹿晗代言。这都令基层员工觉得是在胡闹。

            站队

            令李铭意外的是,后来滴滴高管的入局,贪污腐败的问题反倒有了一点改善。

            2017年7月,滴滴派出三名高管进驻ofo,其中滴滴品质出行事业群总经理付强出任执行总裁,滴滴开放平台负责人南山担任市场负责人,滴滴财务总监Leslie Liu出任CFO。

            这给了ofo内部不小的震动。李铭提到,听到这个消息时,一位刚刚升职的城市经理,因为感觉有些“心虚”,申请调回了原来的岗位。

            但滴滴和ofo的僵局,之后阿里的入局,三者的博弈导致了新的管理问题——站队。

            2017年4月,蚂蚁金服战略投资ofo。阿里系成为ofo股东席的座上宾。7月滴滴高管入驻,被外界解读为是为了加强对ofo的控制,11月,戴威就让滴滴的几位高管“强制休假”。

            赞()
            推荐()
            收藏()
            回复()
            分享到: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