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与滴滴陷入僵局,ofo后续的救命钱大部分来自于阿里系。阿里背景的员工也陆续出现在了ofo。

            李铭提到,公司到后面管理很混乱,他在短短时间里,换了三个领导,每个领导的管理方式都不同,给他打的绩效相差甚大。

            “这里和古代官场没什么区别。就是要明哲保身。”他说。

            滴滴背景的员工和阿里背景的员工陆续出现,让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边缘。他记得一次去开会,城市经理中,有一大半是来自阿里的。“你说我能混进去那个圈子吗?要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要么被边缘化,要么被裁掉。”

            他提到,后期的城市站管理,还出现了任人唯亲的现象。领导给自己招来的人打高绩效。绩效直接关系到升职加薪。

            这点也是李铭决定离职的原因。他觉得,自己没办法继续陪着ofo战斗了,因为能力在升职体系中并不是最重要的,这点也令很多员工感到心灰意冷。

            强弩之弓

            去年年中开始,ofo开始陆续被曝出资金链问题。到去年年末,在一大批共享单车倒闭的寒冬之下,ofo和摩拜的竞争也难以为继。

            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朱啸虎去年积极推进ofo和摩拜的合并。在他看来,“唯有合并才能盈利。”

            但戴威隔空喊话:“非常感谢资本,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最终的结局是美团全资收购摩拜,而ofo继续孤军奋战。

            对李铭来说,听到合并的可能性,他是开心的,如果真的合并,公司发展的可能性能够更大一点。

            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戴威。ofo的独立之路走得异常艰难。

            在持续被曝出欠供应商款项、将被滴滴低价抄底、押金难退等负面新闻之际,ofo开始了自上而下的架构调整。

            首先被裁撤的海外市场,从今年6月开始,ofo陆续宣布停止在以色列、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家的业务。

            据李铭介绍,从今年年初开始,不少城市站直接面临被关停的命运。

            李铭提到,今年4月开始,ofo曾经试图在三四线城市推行“代理”模式。有人尝试过,很快就撤了。“很简单,这个生意不赚钱。换句话,如果赚钱,我自己干嘛不接?”

            代理模式走不通,也并没有阻挡ofo精简人员的脚步。今年6月,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ofo裁员目标是,到2018年5月中旬,从1.2万降到9000人。

            赞()
            推荐()
            收藏()
            回复()
            分享到: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