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ofo也试图推进B2B业务,围绕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有过系列动作。李铭告诉锌财经,戴威很重视这块业务。

            在ofo,戴威亲自抓的两个部分,一个是区块链,一个就是B2B。

            据媒体报道,其车身广告,最低价位是160元/辆/月,加了车轴部分广告的品牌定制是2000元/辆/月。ofo在6月份曾经宣布,B2B事业部成立两个月,业务营收超过1亿元。

            但李铭提到,这块深受重视的业务卖得并不好。“B2B偶尔谈成一单,大家都高兴得要命。”

            ofo内部实行全员B2B计划,作为城市经理,他也试图帮ofo的车身广告谈客户,但是坦言很不好谈。他的心态多少代表了ofo城市经理的普遍心态:“又没给钱,我干嘛去谈?就算有提成也不多,我多填点报销就好了,说不定还比这个多。”

            11月19日,ofo小黄车的官方服务号,出现了一篇文章《一个长期喝蜂蜜的人,竟然变成了这样?》,疑似是一款三无产品的软文,在一片质疑声中这篇文章被删除。据新浪科技报道,ofo小黄车的公众号接软文的最低报价为48万一条。

            11月23日,ofo与PPmoney理财平台异业合作推出了一个退押金的新形式。ofo用户可以“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新用户,将99元押金转变为100元PPmoney特定资产,以另一种方式退回押金。但该理财服务上线不足一天,就在各方声讨声中下线。

            退押金操作流程

            这一切,都显示着,ofo真的没钱了。

            巨大的压力下,戴威承认ofo真的很困难。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戴威在11月14日的内部会上承认,三四个月前想过放弃,因为“真的没钱了,不想管了。”

            关于最受外界关心的问题,他回答,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

            离开后的李铭,偶尔会想起2018年初举办的年会上沉重的气氛。他提到,ofo勒紧裤腰带给大家发了年终奖,他很感谢ofo最后对员工的情义,但也认为今日的局面是必然的:“ofo的失败,在于投资人太疯狂、公司扩张太快,管理没跟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后失控。”

            赞()
            推荐()
            收藏()
            回复()
            分享到: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