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首页
发帖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前员工深度揭露ofo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五月份,在这个南方小城最适合出行的时候,李铭从ofo离职了。

            最后一天,办公室空空荡荡,他安静地收拾东西离开。

            不久前,他亲手裁掉了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们。

            李铭告诉锌财经,他收到来自ofo总部的裁员方案,这个三线城市的城市站只能留下一个人。他最终争取了两个名额,但没有留给自己。

            作为城市经理,李铭看到ofo从挥金如土到难以为继的整个过程,缺乏完善的管理制度,让城市站滋生出诸多问题。

            走之前,他给ofo创始人戴威发了一封邮件,写了内部瞒报、虚报、贪污等问题,戴威给他回了邮件,表示来自城市站的声音他会认真听取。

            李铭见过戴威几次,他对戴威的印象是很亲切,愿意和员工交流,不服输。“他对下面的人很好,是一个比较重情义的人。”

            戴威的最新动作,是在11月28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公开信的末尾,戴威写道:“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今年五月,戴威曾在内部会议中表示要独立发展,号召公司员工“战斗到底”。但这个表态并没有打动李铭,在ofo工作近两年,他看到,公司疯狂烧钱、同事的贪腐、公司内部站队,能力并不能决定是否升职:“虽然我很感谢ofo,但我不愿意陪着它战斗。”

            空军散场

            对于离职,李铭内心已经没有多少波澜。

            这已经是第三次裁员,而这个城市站员工情绪最激动的时候,是在第二波裁员后。

            李铭记得,小年夜那天,李铭和员工们吃饭,原本是围着大桌子吃饭的员工们,渐渐围成一个小圈子感慨万千,那天晚上,李铭和员工喝了点酒,说着说着就有人哭了。

            “大家知道马上要裁第三批了,很不舍。”李铭说。

            第二批裁员和第三批的时间隔得很近,李铭记得,有一个员工和他说,很不喜欢公司的气氛,该员工不在裁员之列,但选择了主动离职。那时候距离发年终奖只剩一个月。“我给她打了一个很高的绩效年终奖,结果她都没要,想想好难过。”

            在ofo的公司体系里,三四线城市的运营管理团队属于“空军战队”,李铭所在的城市站就是其中之一。

            据李铭介绍,ofo资金链出问题开始,这个承载着ofo扩张野心的“空军”,也开始了被“优化”的进程。

            李铭称,裁员从年前就已经开始,分批次进行。ofo从未拖欠过员工的工资,裁员时,也都给了赔偿。

            赞()
            推荐()
            收藏()
            回复()
            分享到:

            置顶回复

            回复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