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苹果树之恋

            提起卧龙,许多人第一印象就是四川卧龙,那个神秘美丽的大熊猫基地。可此卧龙非彼卧龙。

            此卧龙,是西藏林芝一个小镇,四周环山,从山脚到山麓遍布亚热带温带到亚寒带的林木,西侧那抹山脉,像一只张开的虎口,是被当地人当作风水宝地的“老虎嘴”,玉带般的雅鲁藏布江自北向南从小镇东隅奔涌流淌而过。

            这个周末,刚新兵下连的小骏,随着班长为连队食堂南侧那片苹果树浇水施肥。

            记得在新兵营时,小骏吃过苹果,新兵班长说,是自己单位种的。乍一看卖相还算好,每个足有半斤多重,皮红里透着黄,确实是皮薄水多口感甜脆的优良品种。

            这片苹果林中,每棵树都三四米高,主干直径一尺有余,一些龟裂后又重生、疙瘩连片的树皮,就像饱经沧桑的老人手背,充满了岁月年轮的真实印迹和沉淀。站在树下,战士们清扫着散落的残叶,精心为每棵树浇水施肥。抬头望着透过阳光斑驳五彩光圈,经几轮采摘后零星剩在树梢的几只干瘪的小苹果,在霜冻雪染后折射着璀璨明媚的冬阳,令人格外眼馋。

            很快大家就忙完了,围坐在树下晒太阳吃零食喝水聊天。苹果林里,不时传来阵阵富有青春朝气的欢笑声。

            “小骏,你身后这棵树,有故事。”四级军士长军衔的班长,突然眼睛一亮。

            “班长,赶快说来听听!”几个新兵顿时凑了过来。

            原来,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虽然气候水土较好,但由于技术条件限制,官兵们能种活的蔬果并不多,而且还主要集中在温室里,新开垦的裸露大地,只有在夏季种一点土豆一类的抗旱耐寒品种,其余时间,营区内和周边菜地,都是一抹闲置的焦黄色。新鲜水果,在当时是奢华之梦。

            据说,这里最初是没有苹果树的,大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一些甘肃陕西籍的老兵,利用假期,一路坐着颠簸的长途汽车,带来了一些苹果树苗。经过几年的剪枝施肥,它们居然在海拔3000多米的西藏存活成长起来。后来每年春夏之交,苹果林里芳菲如云似霞,金秋时节便硕果累累满枝头。此后这个营区的老兵,就用心守候呵护起这片来之不易的苹果树。许多老兵退伍前,都会依依不舍地抱着苹果树诉诉衷肠,争先恐后在树下树旁留影……

            十多年前,班长入伍的动机简单朴实,是看了热播军旅题材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记得那年新兵下连不久的一天上午,他正好在营门口站岗,途中营领导过来千叮嘱万叮嘱,说一会旅部有领导过来,要打起十万分的精神。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