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中国网红经济再次惊掉了我的下巴

            她说:“我非常讨厌重复性的工作,模特就是重复,所以我转型电商。我做女装又去做内衣做彩妆也做家居,因为新鲜的东西我不了解,我就有好奇心。

            我觉得现在的互联网工作者还有网红还有所有的创业者,不管你到60岁70岁,好奇心太重要,我觉得一定要保持好奇心才可以成功。

            同时,我喜欢选择,不喜欢被选择。做模特的时候我被选择,做企业家我可以选择别人。”

            我问她:“你现在想象的两年后的网红经济是什么样子?”

            “其实现在网红品牌就已经在优胜劣汰了。头部网红会发展得越来越品牌化,这肯定是个趋势。

            其次,内容上越来越专业化。以前我们内容是比较零散的,自己拍自己剪,但是以后,网红发展一定要投靠机构。”

            4

            重新定义网红

            最近,如涵控股向美国SEC递交了IPO招股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预计募资1—2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4月1日到12月31日,如涵控股9个月的营收为8.56亿元(约1.2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7.51亿元;第四季度营收为3.85亿元,环比增长62%。

            目前,如涵控股有113个签约的网红(KOL),有1.484亿粉丝,91个自营网店(复购用户39%),一马当先的就是张大奕,和她的服装店+美妆店。

            网红能够在今天的互联网创业赛道弯道超车,最大的优势是自带流量。如今,无论是大企业的掌舵人还是创业者,成为网红貌似变成了创业成功的快速通道。

            2018年,董明珠回应网友骂她”不干正事、就当网红“,说:“我是网红,如果我不做网红,不公开发声,格力就要被收购了。”

            有人说网红的生命周期短,只是短暂的红。但我认为真正走的远的网红,红只是开始,不是结束。

            首先他们绝对不止是红,而是走在前端的意见领袖: 他们拥有绝佳审美和选款力、图文、视频和直播等内容创造力、还有衣品时尚度,她们能够依靠自己的个人魅力吸引粉丝引导流行。

            其次,她们已经摆脱了“明星的偶像包袱“,更接近粉丝,和粉丝互动。张大奕和我说,她的产品矫正的灵感在于她的粉丝社群,而她就是粉丝和供应链的连接者。

            她们了解市场和消费者需求:能够准确切品类、了解市场、摸清消费者需求、不断调整商品结构和定价等一系列问题。

            地球的另一边,美国网红凯莉·詹纳正取代扎克伯格的历史纪录,成为最年轻白手起家十亿万富翁。我很高兴在地球的这一边,我们还有张大奕。

            做网红五年,张大奕在微博刷评论和私信的时间每天都会有5-6个小时。颜值不是网红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和用户的交流和沟通。微博的关注、评论和点赞数量直接影响了产品的销量,这些都是非常有效的决策数据。

            当然也受到责骂,尼扣委屈的吐槽“我们很可怜的,都不能打折。服装店打折不是很正常的促销手段吗?商场就可以打折,我们一打折就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不过,张大奕想得很开,“虽然经常被黑,但是也有很多支持我的人啊,委屈的时候看看还有我的那么多铁粉就够了。”

            每个时代都有一批弄潮儿,敢于迎接挑战,付出极大努力,而网红,就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

            在这个新兴的网红经济时代,没有任何前车之鉴,一粉耕耘一分收获的定律仍然适用。

            马云曾说:“男性自以为创造了这个世界,但未必美好,女人们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让生活更加美好、世界更加美好。”女性在创业的同时,她们也在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和感染更多的人。

            曾经网红一直被诟病为花瓶,但“一只花瓶有多坚固,只有在它被摔碎的时候才知道。“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