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因为离职创业被上家公司逼的老婆跳楼

            我叫汪淼,我跟我老婆(刘可可)都就职于江苏神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且工作了五六年的老员工,在我的离职后,公司怀疑我存在职务犯罪的可能后,展开了一系列的针对我周围同事亲戚朋友的调查,期间个别领导借机搞政治斗争最终导致我老婆跳楼轻生。 现在从我老婆跳楼至今已经过去快20多天了,我通过手机、微信、短信、上门等方式尝试与江苏神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领导层沟通,但对方拒绝我的任何沟通请求,甚至阻止公司内部的员工接触我,至今不愿意给我一个说法,让我得知事件真相,所以我将此事曝光,以求公道。 整个事情的详细经过如下: 我因个人发展原因于2019年3月20日正式离职。 在我离职后的2019年3月27日16点左右,我原本在神彩科技的上级领导秦小钟突然电话找我,说:“南京大学的毕院长团队和瑞士再公司的团队很重视你离职这件事,你要承诺你没有拿他们任何资料和材料,你也签订过保密协议,不然我们要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因为我离职前跟公司确认签过了一份保密协议,所以我也就微信上文字承诺道:“确认,我离职交接那天连同办公电脑及内部所有资料包括但不止瑞士再项目的都已还给公司,手上并与任何备份或纸质资料”。 在我承诺我手上没有公司的任何资料之后,秦小钟又追加新的要求:“根据公司保密协议和项目保密协议的要求,你出去以后也不能透露公司的任何项目信息给其他人的。”我并没有给予理会。 当晚11点,一位以前的同事王文迪通过微信语音联系我并告诉我说:“刚才秦小钟去来来我住的地方了,跟我说了很多你的事情,说你之前在公司的时候经常乱报销,跟别人合伙做项目,跟别人签合同都是签的阴阳合同;还经常把个人的发票拿去公司报销,还经常借着出差的名义自己出去干私活;现在汪淼出去创业去了,照理说我也管不着那么宽,但是南京大学环境科学研究院的毕院长及瑞士再公司(全球最大的再保险公司之一)已经掌握了你的一些犯罪证据,他们已经知道你把公司的化工园区项目的源代码偷出去,卖了不少;而且你在公司里大肆挖人,挖了不少人,把整个化工园区项目组的人都给挖了,只是人家不愿意来而已。” 王文迪是知道我离职后的去向及工作方向的,因为之前我曾经找过他希望他能跟我一起出来创业,所以他对于秦小钟跟他说的这些事情有多么不靠谱、多么荒谬是知道的,所以他第一时间联系我,并且向我建议,不如就跟秦小钟把事情解释清楚好了,省的麻烦,我并没有采纳,因为被泼了这么多脏水我也很生气,在思索着怎么报复他。 2019年3月27日中午12点30分,公司里的一名同事王鹤锦联系我并告诉我:“沈瑜说你偷公司的化工园区的源代码了,说南大的毕老师告诉他们的,说是在南京江北已经看到化工园区的项目被部署起来了,就是你汪淼出去弄的。”我当时就问王鹤锦了,我怎么证明一件我没有做过的事情?王鹤锦也被我问倒了,对啊,没做过的事情我怎么证明我没做过?我也告诉王鹤锦:“到底有没有这个事情等一两个月不就清楚了吗?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公司正常下班时间是下午5:30,当天晚上一直到6:30,我老婆也没回到家,因为公司的事情我也担心我老婆会受到牵连,我就尝试打电话联系,可是一打就占线,整个过程持续到7:40电话才打通,我老婆告诉我人已经在小区门口了马上上楼,进家门后,她还像往常一样跟我开一些玩笑并且逗逗孩子,然后就直接进屋熄灯准备睡觉了。 我察觉到了我老婆的情绪波动,她在对我和孩子是强颜欢笑,我也能理解她这个时候应该也承受了不小的心理压力,毕竟自己老公出去创业,被公司怀疑存在职务犯罪,公司内部还在大肆调查,这个时候我对公司的所作所为也大感失望。 2019年3月28日,我老婆正常上班去了,我因为感受到她情绪上的变化,再加上公司里这2天陆陆续续又有数名以前的同事联系我告诉我公司为了调查我是否存在职务犯罪,在公司里又是如何如何调查取证,各种套路、各种逼问、许多人也表示被问了一堆奇怪的问题,问我啥情况,我大概也猜测到我老婆在公司里应该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中午12点,我尝试联系南大那边,跟对方表示,我并有拿他们任何资料也没有打算参与与他们有关的业务,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去南京签一份保密协议,对方也积极主动跟我表示这就是个误会。 当天下午4点,我因为担心,我微信联系我老婆,联系不上,后来又尝试电话联系也拨不通,到了6点,按理说这个点应该早就到家了,于是我就去了公司去找,到了公司门口后,我又尝试拨电话,这次拨通了,很快我老婆下来了。 在上车时,我老婆还尝试跟我开玩笑,可是我心里压抑的不得了,因为我的感觉告诉我公司里肯定有事,我就直接问我老婆:“是不是公司里跟你谈话了?”她告诉我说是;我追问她都说了啥,她告诉我:“他们都在说你不好,说你不道德啥的,但你是我老公,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我当时听完就很愤怒,我说我要去找秦小钟,什么叫我不道德?泼这么多脏水,什么意思。”我老婆立马在那哀求说:“别,千万别,我求求你了,让我在这边安安稳稳的离职算了吧。”后来晚上我还是尝试联系神彩,希望把事情沟通清楚,让他们停止针对我及我周围人的骚扰和调查,但对方拒绝了我的沟通请求。 第二天早上,9:30分,我老婆就跳楼了,我老婆跳楼后,公司里跟我老婆关系非常好的同事,王鹤锦微信上问我,刘可可咋了,咋没来上班,我告诉他可可跳楼了,随后王鹤锦10点多到了医院并告诉我:“我快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公司打电话给我,让他不要来见你,回公司上五楼,出了这种事,我肯定不会听他们的,现在还在一直给我打电话,我直接关机了。” 中午11点30,我从王鹤锦口中得知,昨天在公司,我老婆在公司被谈话谈了一天,谈话的人有沈瑜、乐文、张浩;我当时立马就拨了乐文的电话,问他:“你跟可可昨天谈了啥?为什么他今天跳楼了。”乐文很激动的说:“我马上过来。”可是一直等到下午3点人也没来,于是我再尝试着打电话就关机了,一直到晚上6点都是关机,后面我就没有再尝试拨他的电话。 期间我还给旋国良、王梦翔拨了电话询问他们可可昨天再公司有没有跟他们说过啥,咋会跳楼?是不是因为被公司劝退导致离职。 下午4:30,钱东明给王鹤锦(当时我就在旁边)打了个电话说“你知道汪淼有多无耻吗?”王鹤锦问:“咋”。他说:“汪淼给乐文打电话,说刘可可跳楼都是因为他,现在乐文情绪激动的不得了,我们好不容易才稳住他。他还给旋国良打电话,说刘可可因为被公司辞退跳楼了,让旋国良到处去说,现在公司怕死了,很担心汪淼来公司闹事。” 2019年4月1日,我老婆从ICU出来了,夜里就我和我老婆在病房时,我老婆睡梦中突然浑身冒汗并且喊热,醒来迷迷糊糊的告诉我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一个坏人钉在一个棺材里,那个人拼命的钉她,她怀里还有个小妹妹,小妹妹非常可爱,坏人想让她杀死她,但她偷偷把小妹妹放跑了,但她在棺材里快要被钉死了,快要要被钉死了;坏人手里还有一个小弟弟,坏人一直在严刑拷打那个小弟弟,她心好疼。 于是我就问她坏人是谁,她告诉我,坏人是个人贩子,那个人贩子很会装疯卖傻。 后面我花了好几天时间断断续续问了很多才把整个事情经过理清楚,原来在我老婆跳楼的头一天下午,公司里一名叫张浩的部门经理,将她骗到303会议室,进行为期3个小时的刑讯逼供,她梦中的那个人贩子就是张浩,小弟弟就是乐文,小妹妹就是我(汪淼)。   因为我老婆现在人躺在病床上并且双手都有骨折,所以下面是我老婆口述、我记录的整个事情经过: 3月29号上午,我本人刘可可来到公司后,因为昨晚被张浩谈话谈的感觉非常压抑,很难受,很焦躁,而且又被他说让我要跳楼也是明天跳千万不要赖上他,于是主动选择找我现在的领导沈瑜反应情况并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沈瑜问了我张浩跟我谈了什么?我如实回答公司现在调查我老公职务犯罪的事情动静这么大,搞的我精神压力很大,已经有自杀的冲动了,本来上周六就要去看心理医生的,结果因为加班耽搁了没去。 沈瑜也宽慰我,让我不要多想,不过他也告诉我这次加薪本来是有我的,就因为他们怀疑我老公存在职务犯罪的可能所以也就没有了,而且大老板徐伟表态过以后升职加薪肯定是没有的,后来沈瑜也跟我聊了很多他自己老婆的不幸遭遇也宽慰宽慰了我,沈瑜虽然劝我换个环境,但跟他聊完我整个人的心情好多了。 后来乐文又找到我,说看到我跟沈瑜谈了很久哭着出来希望跟我谈一谈啥事,乐文算是我在公司里认的一个弟弟,我一直把他当作亲弟弟来对待,他也一直拿我当亲姐姐对待。 他找到我先是问我我跟沈瑜聊了啥,跟我说了去年汪淼跟他一起合伙做事情,现在汪淼把他抛弃了,自己单干了,他就这事对汪淼很有意见,他还是当我是亲姐姐的,然后他就跟我说他现在也很惨,他是刚被公司涨薪到15000后不到2天,毛佳茗突然找他谈话,第一句话就是你跟汪淼的的环查查做的怎么样了,所以他就把所有事情都说了,因为他老婆现在也在备孕,公司又涨薪了,他很慌,后来毛佳茗跟他说他以前的涨薪机会都是张浩帮他争取的,我老公汪淼都是在骗他,他汪淼何德何能能帮助他争取涨薪,包括后来拉他入伙,看到的合同都是假的,甚至见的投资人都是假冒的骗他的,他说的这些事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跟我老公确认过,我老公只表示他太年轻,带不动,不服从领导,与其后面矛盾升级,不如趁着没投钱早点散伙,这也是为他好,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只是我把我能确认的事情告诉了他,但他是我弟弟,现在他和我老公的事情真的弄的我很难受。 后来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张浩又通过钉钉找我,我告诉他表示我要离职了,以后也要远离他,因为他现在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他听到我要离职就问我是不是跟汪淼创业去了,我说“不是,我跟沈瑜聊了一下,沈瑜也建议我换一份工作”。但他后面一直话里有话想让我说我离职的原因是因为我老公搞环保去了,所以我不太想搭理他,但他又喊我去303会议室,我说忙,不想去,他说他只是想打听乐文的事,我实在受不了他拿我弟弟威胁我,我只能去了。 到了会议室后我看到张浩坐在门口的座椅上,我就选择坐张浩旁边的座椅上,他很严肃的训斥我,坐对面角落里去,我说你这么严肃干什么,为什么坐那边去?张浩说不想让别人看到他找我,我说我现在这个位置不是挺好的吗?外面看不见我的,张浩很生气说,让你过去你就过去,于是我就过去了,张浩紧接着掏出笔记本并用笔记本正对着我,我有一种很不舒服说不上来的感觉,于是我问他,你是不是在录像?他很生气的说没有,然后他问我为什么找沈瑜说他找我谈话了?我说,你昨晚跟我说的那些事让我精神差点崩溃了你知道吗?张浩很生气的质问我为什么跟沈瑜说的时候用谈话,这2个很严肃的字,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我说你昨晚说的那些不就是找我谈话吗?然后他开始说我认知上有问题,精神上也有问题,进行了数分钟的训斥,反正就是想让我意识到谈话这2个字用的不对,然后他问我你手机呢,我说干嘛,他说拿出来,于是我就拿出来,紧接着他又问我,汪淼在哪边做化工园区项目呢?你赶紧说出来,现在徐伟还不知道这个事,现在说出来还有挽救的机会。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你说这个事。他说汪淼在公司里出差都是为了私事,他把化工园区项目丢给周涛2个月,自己跑去做自己的事情,你知道汪淼出差都去哪里吗?我说他出差都是为了公事,他去的也都是苏州.南京这几个地方,肯定都是公司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私事。他说汪淼去年一直跟乐文去跑企业现场,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他,汪淼做的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包括接触乐文。之后他一直在说汪淼如何道德败坏,做了多少多少不道德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他说的那些事情,我只能说我不知道,他最后气急败坏的骂我,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连汪淼出差去哪,他在做什么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当人老婆的,你这家庭有问题,他都这样的人了,你还跟他过什么?没必要继续在一起过下去了,不如早点离婚算了,我说我现在情绪不好,很难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有产后抑郁症了,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你昨天跟我谈话的时候我真的差点跳楼,我抱着孩子在阳台上看了很久,我现在被你搞的真的很崩溃了,你知道吗?我就不想跟他在说什么了,工作又被你们搞成这个样子,你还想怎么样,我现在要去工作了,我今天工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录了,不想跟你说了,我回去工作了,我起身要走,他就很生气的说你把这事说清楚再走,然后一直在那拍桌骂我,说我不懂事,说我态度不端正,说我做人有问题,就是因为我把昨晚的事情告诉沈瑜害的他和乐文都会被牵连,是我把事情搞大了,他还骂我说我就是整个悲剧的源头,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就问他,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你告诉我你要我怎么办?然后我也说了很多汪淼对我不好的地方,但这都是他一直在逼我说的,最后就建议我跟汪淼弄清楚,能过就过,不行就离婚,但是我想问他的是我工作上怎么办?他一直劝说我不行就离婚之类的话,我尝试反抗他的说法,我反问他你是想让你的孩子选择跟爸爸还是跟妈妈,你会去让他做这个选择吗,但他一直对我的任何回复都进行辱骂,说我傻,愚蠢,笨之类的,一直在那重复说我的家庭是有多么不幸,但是我不是想问他我家庭上该怎么办,我想问他的是我工作上该怎么办,但他一直不许我打断他,一直跟我说家庭上的事情,后来我整个人都不记得怎么回事了,只记得我也跟他说了很多汪淼对我不好的地方,后来只记得他说你先走吧,明天再来,不要让再任何人知道我找你了,不要让我知道明天秦小钟又来问我为什么找你谈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后来我晚上回到家,哭着骂汪淼,把我工作搞的一团糟,后来汪淼也直接联系公司交涉,但公司拒绝了跟他沟通请求,这样让我更焦虑,更难受,头很痛,第二天早上上班,我出门后一想到到了公司又要被张浩各种逼问,我就又回家了,心里很难受,就是不想上班,后来就记得人已经在楼下了 事情整个经过如上所述,最近听到风声说因为我老婆的事公司原定的4月份集体涨薪延期了,延期到7月份再涨,搞的好像我们有向神彩主张过赔偿,希望神彩能够赔多少多少钱一样,公司被逼拿现有员工的涨薪部分薪资来弥补,那么我也想一下神彩2个问题,一、我有向你们索赔吗?我不差钱,我只希望神彩给我个正面说法!二、个别中层干部犯了错,为什么要让全体员工买单? 以上信息如有不实,欢迎神彩的领导告我诽谤罪,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