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猫扑 > 人文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元代监狱里行政的繁琐

            或遇两衙门约会相关,或干证不圆,或勘会不至,或吏人事故,经两吏人手,又虚讫十余日,中间止有八、九十日,理问辞讼。又以监视造作、劝农、……得问民讼,多不过五、六十日。

            这是因为,约会制度的施行,系因狱讼分属不同户计时,牵涉不同的官府管辖。

            超过六百年历史的元代县衙

            所以,必须由告诉双方的官府,相互约会,共同审理、判决。依例,狱讼双方的官府,需约会审讯时,若一方三次不到,则由另一方迳行审决。此举之利,据张养浩(1270-1329)言:

            讼有相约而问者,不可承一时之忿而枉加拷掠也。若僧道、若兵卒,诸不隶所部者是也。

            然而,官府相互约会,从时间、地点的选定,到审讯、判决确定,程序繁复,耗时甚久。况且,常有“奸吏反藉约会,虚调关文”,郑介夫曾言:“凡有公讼,并须约会,或事涉三、四衙门,动是半年,虚调文移,不得一会。”

            元代兰州鲁土司衙门旧址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