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娱乐八卦 > 娱评天下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用生命拍电影”,满分致敬最美逆行!

            普通电影工作人员可能只是敬业,而《烈火英雄》剧组是用“生命拍电影”。

            剧组置顶的一条动态中赫然写着“50000平米真实搭建的1:1油罐区,真实的火灾现场与爆破场面,只为在银幕上为观众呈现出最真实的效果传递最直接的感动”。

            事实上,《烈火英雄》的动人也不仅仅停留在“搏命”层面,这部主旋律红色影片在相当有限的空间里发掘出了人的对立面与复杂性,没有流于刻板平面的表象,而塑造了感人又真挚的群像。

            英雄的“平凡”肌理与复杂复调

            电影第一层复杂,是每位英雄坚硬铠甲之下内心的柔软,血肉之躯与英雄之志的有机复调。

            黄晓明饰演的江立伟队长,是一位“赫拉克勒斯”式的英雄,和这位古希腊神话传说本人半神的英雄一样,被困在兄弟阋墙和外力堆积的悲剧中。

            古希腊神话中赫拉因为嫉妒,而调整了他和欧律斯透斯这对兄弟的出生时间,改变了王者与臣民的服从属性;电影中黄晓明和杜江的角色原本是出生入死的袍泽兄弟,却因为后者父亲“他不走你怎么能上位”的嫌隙心理和意外事故,而一度落入生出嫌隙的地步,最终二人又在烈火和使命面前回到了最初的真正的过命的交情 。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