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撤销影片投资合同事由之四:虚构演员阵容

            首先,合同的成立要经过要约、承诺的过程,其间需要反复的磋商,若一方出某项要约,而另一方当事人又予以同意,则双方当事人对此内容已经形成合意。而该项合意的体现载体便是合同。该案中,该方当事人诉称另一方当事人在宣传中曾表示演员阵容,罗列名单,首先,“宣传”一词表明当事人向不特定的人作出该表示,并不构成要约,而且,制片方对外所作宣传系为提升作品知名度,传播的价值是其追求目标,并无合同或法律意义,不是要约行为;其次,退一步讲,即便该“宣传”具有要约的性质,那相对方的承诺呢?承诺与要约的内容应该一致,如果另一方接受“宣传”内容,为何会在合同中未体现该内容?易言之,如果该方当事人对演员有坚持,为何不在合同中对其明确约定?而是选择放弃约定?

            本文认为,其后的合同中对演员未作约定即表明包含控辩双方对先前“宣传”内容均已作变更。其次,无论如何协商,最终能约束双方当事人的是合同。合同是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根据。从另一个角度看,如若当事人所称诸如“宣传”等合同签订前陈述也有约束力,可以作为当事人遵守的根据,则合同的存在意义又何在?故而,在合同法律关系中,能在当事人之间产生法律拘束力的只能是合同。该案中,双方在合同中并未对演员作任何约定,则负有制片责任的一方对演员的选任不会违约,也不会构成欺诈。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