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

MP

连续登录: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24小时热评推荐

      猜你也喜欢

            平成废柴告诉你,嫁给妈宝男有多可怕

            也有部分日本企业留意到年轻社员过于依赖母亲的现象,为了降低新人离职率,公司会像学校一样,建立起家访制度。

            出现这个奇局,并不意外。

            青年研究学者原田曜平发现,千禧年后的日本青少年们,好像越来越不叛逆、越来越会“读空气”了。究其原因,离不开泡沫经济的破裂。缺乏资本的年轻人,根本就叛逆不起来。

            他们一出生便见证大企业倾颓更迭、父母突然被裁员和减薪,因此,“家长不再是他们会反抗和怨恨的对象,反而成了他们会去怜悯和庇护的对象”。

            薪资冻涨,未来不明,这代人也不再像父辈一样向往东京、迷信进了大企业就能一辈子衣食无缺。

            由于经济不景气,他们的平均收入不如上一辈,这就导致一些人毕业多年仍离不开父母的庇护。

            骆驼早已在地上躺平,变相学会了抗压。对于他们而言,以家为中心,半径5公里的范围内,生活就已经很完整很充实了。

            NHK节目《所さん!大変ですよ》就发现,目前日本18岁到34岁的单身男性中,有70%和父母一起住。

            与此同时,少子化问题让日本的妈妈对孩子倾注更多的关心 —— 无论是每天早上给独自生活的儿子打morning call,还是替儿子参加网络招聘考试。

            子女们也乐于在妈妈们构建的安全网里撒娇。毕竟,她们是日本赫赫有名的“美魔女”一代,经历过五光十色的“泡沫时代”,习惯于追逐流行新鲜事,完全打破了以前那种只会围着围裙、绕着锅台的母亲形象。

             

            种种因素叠加起来,便指向了这样一种家庭格局 —— 说白了,不只是mommy’s boy,daddy’s girl也在剧增,只不过,后者隐藏得更好罢了。

            置顶回复

            请输入内容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