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游戏烩 > 综合讨论 RRS

发表时间:2015-04-10 13:52:40 点击:282371 回复:52

nn年年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玩家带来的原创小说:那一年我是聂正之无兄弟不魔兽,一起来看看吧!

玩家原创小说:那一年我是聂正之无兄弟不魔兽

我近期的工作就只有一个,就是完善生产车间内部的投诉流程工作,这个流程建立完毕后,会很顺畅的解决车间内部投诉矛盾,增加成品合格率,但是会大大的弱化生产车间主管及部长的权利和处理方式的能力,会增加整体团队的凝聚力,我个人对于建立这个流程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因为这种团队建设不适合这里,这里没有团队建设,这里也非常不适合团队建设,duang。

我很无奈着做着工作,我很无奈的看着网上的内容,内容上有一个消息《魔兽十大感人故事》,看完后,我发觉我的眼眶里有东西,大爷的,南方就这点不好,太潮了。

有人说一个游戏至于吗?我说,至于,这对于我,或者说我们这种情况下的80后而言,不单单是游戏,他承载了太多的东西,承载着太多80后的梦想与激情,承载了我们当年离开校园的迷茫与彷徨。

在WOW里,玩游戏和做人一样,40人和25人的开荒其实跟工作一样,那种心酸和快乐是一些人根本不能理解和懂得,寝室里的那个90后就不懂,他彻底的都不懂人生,我给他看我们的照片时,他的回答是,“哦,这就是你玩游戏的朋友?”我很不屑的没有回答他任何话语,只是在静静的看着我、霜之逍遥、动手、宝贝、耳钉、沉沦、一步和哈乐的照片,会以着我们曾经的种种故事,其实我也没有告诉她,那句无兄弟不魔兽,因为他不懂,我估计他这辈子也够呛懂。

当年玩WOW的心态其实和做人是一样的,既然你选择了这个游戏,我们就会全身心的投入,不带任何混得心里。这根工作其实是一样的,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工作,那么就要全身心的投入,你才会发现你在团队中的位置和价值,不单单是那种我在玩游戏而已,我们玩WOW不单单是为了装备,我们最主要的价值观体现在无兄弟不魔兽。工作也是,工作不单单是我工作的打工,你要全身心的投入进去,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体现自我的价值,才可以有所提升,让你自己认识到自己的方向,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是惩戒骑士聂正,我不是防御骑士,因为我实在是无法承担身后那39个或者24个兄弟们的期望与寄托。这说的比较高大上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我不会拉怪,我手法不行,鱼儿很不屑的说:“骑士要J8毛手法,1234、1234、1234,完事了。”

玩家原创小说:那一年我是聂正之无兄弟不魔兽

我们是玩着游戏长大的一代人,这么多年来,人变了,游戏也变了,可我们对游戏的喜爱没有变,我们玩家群体在这个社会中的弱势地位没有变;当我们累了一天,打开那扇月租2000块的房门,我们心里只有无奈,我们心里只有默默的承受,用我们80后独有的方式去承受。

有些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我们指手画脚的说,你们沉迷在WOW中不能自拔,你们是共产主义社会养的废物。

如果在以前,我会和这种人打架,因为我年轻冲动,什么叫我们是共产主义社会养的废物,我们没有因为工资微薄而抱怨过,没有因为你们拿着从我微薄工资里扣的税住着联体排屋而心理失衡过,我们有的只是默默的工作着,顶着一切不应该有的压力光环咬着牙坚持着而已;有些时候我们不敢说话,就算我们说了,也会被无视和扭曲,我们曾经和你们一样,以为这里处处是花园,当然,这里确实是你们的花园,以为我们是时代的娇子,我们大学毕业了才知道,大学只是浪费了我的时间和父母的血汗钱而已,学校了根本不交你如何工作,只是在骗取钱财而已;当我们毕业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就能触摸到自己的理想;抬头仰望处于塔顶的服务者们,手捧着他们赐于的“幸福感”,退缩到全世界最开放的无路由网上,以低廉的成本互相沟通,靠游戏来麻痹生活的痛苦。

我现在不会打架了,一,打架成本太高,二,我单兵作战能力太弱;所以,我会给你解释,我们沉迷的不是游戏而是那份游戏给我们的那种归属感,我们沉迷的是这几年来的朋友和感情,是这几年来的眷恋和寄托,在这些年里,我和其它热爱这个游戏的人一样,认真地挤着公交车上班,认真地消费着各式各样的食品,不管里面有没有我这学习化工而不认识的化学成分,我们没有因为工资微薄而抱怨过,我们也没有因为工作压力大而放弃过,我们没有因为心里失衡犯过罪,我们只是默默的咬着牙坚持着,我们在下班之余享受着每小时4毛钱的廉价娱乐;在高房价高消费面前,我们现在只能暂住或者说租住在自己的国家,而WOW成为了我们精神上的家园,成为了那句经典——无兄弟不魔兽。

阿泽曾经说过:“快乐生活,不在意那些有的没有的,像一个盗贼一样预谋,也像战士一样冲锋,像德鲁伊一样灵活善变,也像骑士那样坚持信仰。”

快乐的生活,快乐的游戏,这是我们玩的目的吧!这是玩的根本,不能有快乐的生活,那么我们就在游戏中释放一些压力,让自己快乐起来,让我们为DOWN掉的每一个BOSS欢呼一下,让我们在回忆一下当年的朋友吧!我已经不能完全记录下他们的名字,依照回忆,依稀记得有屠杀归来、獸得起才男人、霜之大飞、雷艾伦、一步一摇、狡猾的鱼儿、遗忘、环球宝贝、曾经的沉沦、谜一样的背影、疯狂的眉目、蛮荒小仙、公主的骑士、白夜华、小强、暗魑魅魍魉、悠然、哈乐、绿色耳钉、幽冥星愿、各种的满意、霜之天火、阎罗妖、漫天风遒,殇魑魅魍魉,宝石蓝,风乍起,守护一生,当爱被遗忘时、沉默的羔羊、板砖、棒子、体育老师,还有第一个引入我进入WOW的大学同学张艳峰;兄弟如果你看到了文章,或者说我没有记录下你的名字,我只能说抱歉了,时间太久了,我的脑子不好使了,对不起,请记住,我们曾经在一起奋战过,我们曾经是无兄弟不魔兽的。

快乐的游戏,说真的,游戏当年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记得有一次我们好像打SW的双子,打完暗女打火女,我打火女控制不好输出,经常要OT的节奏,那天,我的仇恨很高了,我依然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因为我们团队打,我OT几乎没有死过,主要原因是有屠杀,他及时的援护,总是让我轻松过关,所以,我依然凶猛的输出着;突然,我OT了,屠杀死了,一步看到这惊恐的一幕不知道怎么了,吓坏了,什么情况啊!聂正OT,屠杀死了;屠杀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以前每次他都是T,今天来的T尤其是骑士T太多了,他今天输出,由于经常是T,已经下意识的拉怪习惯了,每次都认真的看着仇恨值,完事很及时的给快要OT的我上一个援护,所以有一个专门的援护宏,今天同样的下意识的给了我一个援护,他今天输出装备,所以死了。当时大家笑的都要喷了,用一步的话说:“丫的活该抗一辈子怪。”

记得我跟鱼儿两个人有一个2V2,是亡灵工程火法和血精灵工程惩戒骑士,我们两个经常打2V2,这让手法技术都不是很好的霜之逍遥看着很是眼热,霜之逍遥是第二个把我带入这个游戏的人,我是他老大,所以,我做事很老大的气息的就带着霜之逍遥打2V2,其实他有一个3V3,他是SM,而且是治疗;我当时想,他要是给我治疗,一定会很不错,于是我们两个就用他的队伍打,非常NB,跟我2V2就一件事情,开嗜血,老NB的嗜血了,完事就死,一场2V2要是胜利了基本上我1V2,他正常情况下是0输出0治疗,开完嗜血就死,后来我求他,别在根本我打2V2,太遭罪了。

其实我个人觉得很对不起霜之逍遥的,从来就没有给他写过什么,从来他都是喊我老大,从来……

蛋的,每次回忆都带着伤感。

其实在公会里面我跟当爱被遗忘时两个人经常性的让着装备,不是他让我,就是我让他,我跟黄胖子两个人还经常的PK,他用战士,我用骑士,每次都打的头破血流的,记得黄胖子临走之前跟我说,他昨天晚上最后一次让我装备了,他要走了;我当时就傻眼了,啥,昨天晚上让我装备,不是,昨天晚上你打一团,我打二团,我用猎人,你用战士,我说,你怎么让我装备;黄胖子告诉我说,XXX不是你的小号吗?我说,XXX我都不认识;黄胖子说,那个人一定是90后,我让他装备,连一句谢谢都木有。

玩家原创小说:那一年我是聂正之无兄弟不魔兽

这个游戏不单单承载了兄弟情,比如说经常带我打装备的沉沦和鱼儿;比如说经常喊我老大的想你和逍遥,比如说经常喊我师父的小白,他还承载了爱情,能走到一起的爱情,不是鸡舞团的那种约炮,也绝对不是现在WOW里面的那个裸聊换点卡的女孩,是真正的爱情,他们结婚了,他们有了孩子,他们幸福的生活着,他们是一步和哈乐,冻手和宝贝,成双成对。

蛋的,为什么我依然是自己一个人,也许我的技术不行。

讲了这么多,还是没有介绍过我自己——聂正,聂正的意思就是杀戮,杀戮者聂正,这是我的一个网友帮我打的称号,这王八蛋唯一的喜欢就是贼,他的贼叫神马我给忘了,我记得他叫唐烈,他老婆叫唐糖,这夫妻俩很经典的就是跟我一起升级,在升级的过程中,我得到了一个小精灵龙的宝宝,宝宝控的唐糖非让唐烈打一个给她,以至于这家伙到了70以后,有时间就去打,都成病态了,后来我的聂正已经SW输出毕业了,这家伙趁着我去旅游的机会非要玩我的号,我开始的时候是拒绝的,duang,架不住这混蛋的软磨硬泡,主要原因是想用我的好去打一个红龙宝宝给他老婆,你说你看什么《我叫MT》啊!竟给自己找麻烦,他说我的号容易出宝宝,所以借号,给点卡。

其实我也不是很在意那张点卡,我在意的是这混蛋别用我的号去骗人,那样的话,聂正就等于不能玩了,我郑重保证,如果真的那样了,我会杀戮的;我十一旅游回来了,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账号里木有点卡了,我当时就急了,我在公司周围没有卖点卡的,我买次点卡要大半天的时间,我当时电话就打过去了,响了好几次,唐烈才接电话,唐烈睡的很累,他一听这事,就起来给我冲点卡,不但把以前的冲够了,还多冲了三张,算是报答我的借号之恩,完事就睡着了。我一直认为是他困迷糊了,给我多冲了,后来我问他知不知道,他说知道多给我冲了,那是特意给我的。

当我上线后,这家伙最经典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我的骑士宝宝里面有个红龙宝宝,我了个去,什么情况啊!什么情况啊!我打电话问了他,他告诉我说,他用我的号打了一个小时就出了,当时高兴坏了,完事他媳妇非要看看效果,按了一下他的手,就点了一下,就绑定到你的账号里了,当时他老婆就哭了,他为了安慰他老婆,就带他老婆打战场,他非常不愿意带他老婆打战场,他老婆一到战场里就大呼小叫的,完事只能被杀,所以他就用骑士带他老婆打,一直打到他老婆气消了才算完,我打电话时,那是他刚休息,他给我打出来一个杀戮者的称号。

这就是当年的无兄弟不魔兽,现在WOW的人越来越少了,主要原因是80后大幅度的退出造成的,现在都已经三十岁左右了,都步入了人生第二个阶段,已经没有当年那么多空闲时间和激情,已经玩不动了。虽然《魔兽世界》依然很精彩,但是我们80后面对的生活压力更艰巨,我们不是从《魔兽世界》里AFK了,而是要从游戏世界里AFK了。

这就像用星辰的话说的魔兽世界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很多人说玩游戏是虚度光阴,但是我认为他们不懂游戏的“爱”;用大V的话说:经典依然继续,只不过忙于工作 忙于家庭 时间甚少,不能在继续了。

十年了,到夏天就要十年了,十年了,我们依然坚持那句无兄弟不魔兽,我们依然坚持那句C键辉煌永远替代不了O键的灰暗。

发表时间:2015-04-10 13:52:40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