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发表时间:2016-01-21 17:40:33 点击:354742 回复:232

洛洛安菲 联盟:【★☆☆☆往日情怀】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正是金玉年华的苏芊娘刚进门就成了寡妇……
一个贞节牌坊的交易,却意外恋上了风流小叔子……
吊儿郎当的孙瑞替他的老大哥守着家业,听着小嫂子的话,终究逃不过自己的心意……
只是这京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个小小的流言蜚语,真的能压死人……
以为能够相安无事,战死的夫君却回来了……

发表时间:2016-01-21 17:40:33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猫1] 匿名用户

    2016年01月21日 22:25:58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1月22日 09:18:19

    第一章    出嫁将军府

     

        盖着红盖头的苏芊娘在喜轿里头听着外头的那些话,扯了扯唇角。

     

        当初她一口答应下孙家的提亲,也早就想到今日这情形。她明明是被人撵出苏家的,倒成了他们口中因为不孝才被分家出来的女儿。她应了孙家的提亲又成了攀高枝儿!

     

        她就是攀高枝了又如何?只要丈夫对自己好,只要那家人敬她是将军夫人,说她攀高枝又怎么样?

     

        喜轿直接被抬进了孙家大门,不见新郎踢轿,没有踏过火盆,就这么直接被媒婆拉进了新房里。

     

  • 2016年01月22日 09:18:53

    还蒙着盖头的苏芊娘听了媒婆的话,心猛然一颤,复又稳了下来。精致妆容下的那两片嫣红的唇轻轻开启,声音又酥又软,不矫作,却是很好听。

     

        “可那堂还是要拜的。”

     

        媒婆干笑了两声,接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这花轿既然都抬进了门,这喜堂也自然得拜。只是这孙将军是奉了皇命赶赴战场,老身这可不敢耽误。”

     

        芊娘抿抿唇,后又干脆掀了盖头,精美的脸蛋儿露在人前,惊艳一片。她勾起唇角轻笑道:“是他孙家求着娶我进门的,如今将我晾在这里,算什么事儿?不如这样,你去让那位孙将军写封休书来,也省的他浪费时间来拜什么喜堂!”

  • 2016年01月22日 09:19:12

    “这可使不得!”媒婆差点没吓得昏死过去,这苏家的姑娘可真是敢说,才刚进了孙家的门,就想要被休回娘家了?转眼又想,她苏芊娘许是性子真的不讨喜,这才被早早分家出来。

     

        这么一想,免不了的就觉得芊娘还未真正成为将军夫人就开始摆上谱来吓唬人,眼下又有些轻视起来。

     

        “嫂子不就是担心没人拜堂么?大哥领命出征确实是无法拜堂,嫂子若是只是想要图个形式,不如就让孙瑞先顶替上!他日大哥回来,再重新补上就是!”

  • 2016年01月22日 09:20:01
    苏芊娘一怔,抬眼就瞧见倚靠在房门旁的俊俏少年郎。来人吊儿郎当,笑得没心没肺,正是孙家小少爷,孙瑞。

        芊娘沉了沉眼眸,对于这小少爷的事情,她倒是听过一些。什么花楼里的烟尘女子为了争抢孙家小少爷的宠爱,生生打破了脑袋。又说哪家的小姐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非君不嫁......

        芊娘抬着杏眸,上上下下扫视了他一圈,这才淡淡说道:“我嫁的是你那老大哥,你个小少爷过来凑的什么热闹?”
  • 2016年01月22日 09:20:28

    孙瑞收了脸上的笑意,迈步向前,难得认真的好好瞧着一个女人。

     

        媒婆那一颗心抖了抖,挡在了二人中间,悻悻打着笑:“小少爷,这婚堂还未拜,不能这么盯着人家姑娘看。再说......

     

        孙瑞冷冷瞥了她一眼,冷笑一声:“再说什么?再说她是我嫂子,于理不合?”

     

        媒婆干咳了两声,忙着用手中的绢帕假意的擦了擦唇角,掩住尴尬。

  • 2016年01月22日 09:20:42

    孙瑞将媒婆不客气的推到一边去,直直看着芊娘。“我大哥今年都三十二了,这回又上了战场,谁知道还有几年活头?这般好看的女人嫁进孙家来,我倒还觉得有些可惜。”

     

        芊娘原本就听过,说孙家的小少爷年少任性,与他成熟稳重的大哥根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子。如今他这番话,是在咒她才刚进门就要克死夫君?

     

        这是亲生的兄弟么?

  • 2016年01月22日 09:26:12

    “你!”

     

        孙瑞将苏芊娘怒指着自己的芊芊小手一把抓住,借力将她从喜床上拉起来,转身就往外头走。

     

        媒婆拉住已经全然愣住的苏芊娘,忙着问孙瑞:“小少爷,你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她不是要拜堂么?我带她去拜堂啊!”孙瑞低头看着被自己拉起的小女人,哼哼一句。

  • 2016年01月22日 09:26:36

    “比你好看的女人我见得多了,那些个手段我也见过不少。可是小嫂子,你这矫作的性子最好都收收,在孙家,这招不顶用的。”

     

        “胡闹!”

     

        芊娘从娘家带来的小丫头甘玉气的是不行,虽然听不清孙瑞跟自家小姐说的是什么,可这般情形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自家小姐准是受了委屈的。

  • 2016年01月22日 09:26:50
    想要将自家小姐给拉回来,可自己的手却不留意的搭在了孙瑞拉住芊娘的那只手上,惹得孙瑞蹙眉,吓得她慌忙的收了回来。

        “我,我家小姐岂是能被你欺负的!”

        芊娘站稳脚步,费劲的将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那双眸子里淡然一片,不惊不怒。
  • 2016年01月22日 09:27:11

    “甘玉,拿盖头来。既然夫君不在,那这喜堂,我自己拜!”

     

        那根花绳的另外一头,就这么随意的甩到另外一边的地上。孙瑞将双臂抱在胸前,好笑的看着这个倔强的女人。

     

        芊娘真的自己拜了堂。

  • 2016年01月22日 09:27:24
     甘玉在一边瞧着只觉得心酸,媒婆眼里却满是笑意。

        “好了好了,喜堂拜完,现在就能喊孙夫人了。小少爷,照理你得给长嫂敬茶......”

        “留着等我那老大哥回来一道补上吧。”孙瑞看着喜堂上孤单的红影,勾着唇角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喜堂。

  • 2016年01月22日 09:27:44

    甘玉想要上前理论,倒是被媒婆给拉了回来。芊娘揭开盖头,看着外头只顾喝酒的宾客,狠狠咬了咬牙。

     

        回了房,将身上的累赘装束都给卸了,新娘退去娇艳,倒是显得有几份淡雅纯素。

     

        甘玉将她的墨黑长发随意拢在脑后,不满的嘟囔:“这算是什么喜事儿!老爷夫人去了,那家人又无赖不讲道理,小姐现在无依无靠,受这样的委屈!还有那些宾客,根本就只是来讨酒喝的,哪里是来看喜事儿的嘛!还有那个孙小少爷......

  • 2016年01月22日 09:28:04

    “甘玉!这是孙家。”

     

        芊娘清淡的口气,却也狠狠将她不识规矩的样子骂了一通。甘玉嘴巴撅得老高,满不乐意。

     

        媒婆早就离开了孙府,没有新郎的喜宴自然留不住热闹。宾客散尽,孙家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孙瑞听着下人的回禀,想着喜堂上倔强的女人,冷哼一声。

     

        “将我的马牵来,若是新夫人问起,就说我去花楼找姑娘去了!”

     

        小厮牵来一匹高头骏马,孙瑞一个利落的翻身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一鞭子甩去,骏马一声嘶鸣,扬蹄就朝着孙术带军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 2016年01月22日 10:28:29

    第二章   我成寡妇了?

     

    直到午夜,孙瑞才追上了孙术的行军。熟门熟路的闯进了临时搭建的简易军帐,嬉笑的看着一身戎装,高大威猛,满面肃穆的大哥。

     

        孙术正与部下商讨迎战的战术,被自家的小弟这么一吵,觉得有些毁了孙家的教养,丢了面子,对他就自然没好脸色。

     

        孙瑞也不客气,捡了个地方就坐下,一副纨绔不正经的模样。

  • 2016年01月22日 10:29:52

    “我新大嫂要是知道你这一天的路程才走了这么几里路,该大发脾气了。”

     

        孙术眉心紧蹙。“怎么,她任性?难缠?”

     

        孙瑞无害的笑笑,摆手道:“难缠倒是没有,任性的话,多多少少有点吧。”

     

        军帐中的人都是认得孙瑞的,对这从小就被宠坏的小少爷尽是无奈,只得抱拳,齐齐喊了一句“小少爷”。

  • 2016年01月22日 10:36:22

     孙瑞不在意地应了一声,倒是孙术对站在一边竖着耳朵好奇听着孙家家事的部下使了个眼色,待人退下之后,才问:“她大哭大闹,不依不饶?”

     

        孙瑞想着芊娘的样子,仰头大笑了起来。笑了半饷后才停下,说:“也没有。我看她挺有意思的,自己一个人把喜堂给拜了。”

     

        孙术愣了愣,也跟着笑了起来。

  • 2016年01月22日 10:36:59

    “那便好,我还担心她会像一般女人一样闹腾。”

     

        “你还会回来吧?”

     

        孙术抬眼看着他,沉默了片刻,才说:“你只消好好呆着,少给我惹祸就成。”

     

        孙瑞无所谓的笑笑,起身便走。孙术也不拦他,只是在他要踏出这军帐时,又嘱咐了一句:“那些人必定会在我走了之后为难孙家,记得我交代给你的事情,把孙家给我守好了。”

     

        孙瑞身子一顿,侧露半张俊朗容颜,微沉了眼眸。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娶她进门。”

  • 2016年01月22日 10:37:23

    孙家多了个女主人,对于孙家来说无非就是多了两个人而已。孙术是常胜将军,是百姓心中的英雄,是天家眼中的忠臣,孙家一直都是荣宠圣恩。

     

        只是日子过的太过安逸,甘玉倒是有些开始担忧起来。

     

        芊娘不止一次的笑话她,尽穷担心那些根本就没有的事儿,这样的日子,比在那边自己过的时候要舒心的太多。可甘玉却仍旧还有些顾虑。

     

        “小姐,这孙将军都去了多久了,连一封信都没有,这像话么?还有那个孙小少爷,从你嫁到孙家那天见过一眼起,根本就看不见他的人影。这孙家,明显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 2016年01月22日 10:37:44

    芊娘噗嗤一声,好笑的看着甘玉,揶揄道:“我看,是你想见那孙家小少爷,这些天你都说了多少回了?孙家小少爷又去哪儿了,孙家小少爷又怎么了......

     

        甘玉瞬间红了脸,心里扑腾跳得厉害。孙家那小少爷,确实是长得好看......

     

        “瞅瞅瞅瞅,我家小甘玉也想要嫁人了。”

     

        甘玉回了神,脸上更加烧的厉害。听了主子的笑话,羞得直跺脚。

     

        “小姐你说的什么胡话!那种花心种子,我才不稀罕!”

  • 2016年01月22日 10:37:57

    话音刚落,孙瑞便沉着一张脸踏进了芊娘的屋子,吓得甘玉瞬间白了小脸,惊在原地连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倒是一边的芊娘,瞧见自家丫头的样子,仰头便大笑起来。

     

        孙瑞第二次看见芊娘,竟然是这样的一副场面。她卸去了那些胭脂水粉,这般素雅可人的样子,倒是更加好看了。

     

        见她笑得开怀,孙瑞脸色变得更加阴郁了一些,将手中的信件甩到她的身上,负手而去。

  • 2016年01月22日 10:38:10

    芊娘收了笑,愣了愣,这才打开那封信。刚看了不过两行,脸色大变。扔了那封信,起身就追了出去。

     

        孙瑞脚步沉重,走的并不快,芊娘刚出院门就追上了他。苍白了小脸,惊慌了眼眸,无助的看着他。

     

        “我成寡妇了?”

     

        孙瑞本不觉得她讨厌,却在听了“寡妇”那两个字之后,心情比之前还要黯伤几分。再看芊娘的那张脸,心底堵的难受。

     

        他果然这么做了......

  • 2016年01月22日 10:41:47

    “世人都说他是常胜将军,怎么这一回就败了呢?我,还没见着他长什么样子呢!”

     

        她苍白不见一丝血色的脸上,那双空洞的双眼里尽是不知所措的惊慌。

     

        明明孙术才是孙家的长子,一切有大哥顶着。现在把自己顶出去算是什么事儿!

     

        孙瑞在这一刻恨极了自己那个自私的大哥!他一向最为尊重敬仰的大哥。

     

        他转身便走,一句话也没跟芊娘说。芊娘回了神,心里闪了无数个念头,是留在孙家,还是现在就抽身离开。

     

        她还未真正的拜过喜堂,未入洞房,是完璧,凭着她的姿色,再嫁人绝对不难。可是那一家人......却又让她不甘心!

     

        抬眼再看走远的孙瑞,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 2016年01月22日 10:42:58
    或许是因为京城里许久都没有什么新事,常胜将军大喜之日出征后又惨死的消息,一瞬间就传爆了整个京城。

        听说孙术被敌军伏击,惨无全尸。

        一瞬间,孙家从世人眼中那个高位摔下来,成了整个京城,乃至整个天下的一个笑话。

        尤其是芊娘这个刚进门,还未见过夫君面相的寡妇,更是京城里茶余饭后的一笔谈资。

        孙家,乱了。从那个消息传来,一向平静的孙家就像是被暴风雨突袭的孤舟,摇摇曳曳里,谁都有可能先翻船!

        这样的孙家,人人自危,谁不慌,谁不怕?
  • 2016年01月22日 10:43:28

    有人早早就去找老管家要赎走卖身契走人的,有人堵在账房要求结算长工钱的。也有看得长远的,坐在一边看热闹的。

     

        芊娘嫁到孙家之后,手里从未有过什么实权。如今孙家混乱,谁也顾不上她,连顿吃的,都还得甘玉亲自去弄。

     

        没了主心骨的孙家,哪里还有她一个小寡妇的位置,她苏芊娘还留在孙家干什么?

     

        甘玉又清点了一遍东西,这才对芊娘点头说:“小姐,东西都齐了,咱们走吧。”

  • 2016年01月22日 10:44:17

    芊娘看了看堆放了满满一庭院的东西,这些都是当初“分家”出来的家当。虽然不值钱,但是却是爹娘给她留下来的东西,她不舍得丢在这里。

     

        转眼又见站在院门口指着自己,指着那一庭院东西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下人。那些无情的话语轻的就像一阵风,却还是吹进了芊娘的耳朵里。

     

        “瞧瞧,这将军战死的消息才刚刚传来,她就要走了!人长得倒是挺好看,心却不行,配不上将军。”

     

        “我们将军那是什么人,她一个被分家出来的女人能配得上么?说的好听是分家,我倒是听说是因为不孝才被撵出家门的。”

     

        “听说爹娘都被克死了呢!”

     

  • 2016年01月22日 10:45:02

    第二章    白日闯花楼

     

         芊娘握紧了双拳,紧咬着唇。突然想起了孙瑞,便问甘玉:

     

        “小少爷呢?”

     

        甘玉面色变得有些难看,狠狠瞪了院门口那些闲人一眼,又沉默了片刻才咬牙说:“去了花楼。”

     

        芊娘闯入花楼时,孙瑞已经醉趴在了那八仙桌上。一旁穿得撩人的女人抬眼看着她,双颊酡红,微醺中带着不满。

  • 2016年01月22日 10:45:17

    “姑娘,花楼白日里不接客。姑娘要找人请黑天了再来。”

     

        芊娘冷冷一笑,仰着下巴冲那女人说道:“黑天了再来,我可找不着他了!”

     

        说完,她抬了抬手,只见甘玉从她身后走出来,将端在手上的那盆冰冷井水全都倒在了孙瑞的身上,从头到脚。

     

        那女人穿的原来就又薄又少,微醺的身子也被泼上了不少的井水,被这猛来的冰凉吓得失声尖叫了起来。

  • 2016年01月22日 10:45:30

    醉倒的孙瑞没有防备的挨了一盆凉水,猛地打了个激灵,一拍桌面,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阴沉着站在门口的苏芊娘。

     

        “谁!”

     

        话音刚落,见来人是芊娘,身上那股凌冽又散了去,又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

     

        芊娘被他不经意的反应惊了一跳,在细看,又瞧不出什么了。眉心微微蹙起,她刚才是看错了?

  • 2016年01月22日 10:45:45

    “你那老大哥不管不顾孙家,难道你也不想管了么?别人尊你一声小少爷,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小孩儿了么?现在你大哥没了,没人再宠你疼你了,孙瑞。”

     

        这话芊娘说的并非大声,依旧只是她往日里说话的样子。可是孙瑞听得出来,她在笑,她在嘲笑,在轻视自己。

     

        孙家有的是军功,大哥孙术年纪轻轻就是常胜将军,战功赫赫,孙家颇受皇恩。他是孙家小少爷,自出生起就被人宠着捧着。

  • 2016年01月22日 10:46:26

    如今孙术生死不明,孙家就只有他这么一根儿独苗,这一个主子。他若还是这般模样,确实是不像话。

     

        孙家啊......

     

        孙瑞嘴边挂着讽刺的笑,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孙家不是还有你么?我的好大嫂。”

     

        “孙瑞!”芊娘高了声,声音里头压住了些怒气。“明明就是一脉兄弟,你却根本不及你大哥的一成!孙瑞,你真不是个男人!”

     

        孙瑞敛去了笑意,倒是重新拾起桌上那已经不知是酒还是水的酒杯,一口就灌进了口里。幽深的眸子望着芊娘,带着讥讽,带着忿恨,带着无奈。

  • 2016年01月22日 10:46:40

    “我是不是男人,嫂子问红缨就知道。至于我及不及得上我大哥,嫂子现在未免把话说的太早!”

     

        苏芊娘嫁进孙家还未见过夫君就成了寡妇的事情是全京城人都知道的事情。孙瑞不留情面的话,让之前受了委屈的红缨有些得意起来。

     

        只是再瞧芊娘,却像是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似的,压住心口的那股怒气,她依旧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看得孙瑞心头来气。

  • 2016年01月22日 10:46:53

    猛得起身,带得面前的酒桌偏离了之前的位置,冷哼一声,带着一身酒气,穿着一身湿衣阔步走了出去。

     

        红缨见孙瑞离开,起身就要追上去。芊娘往前一步,挡住了要上前去追孙瑞的女人。用衫袖做扇假意的扇了扇那股酒味儿,凉凉说:“红缨姑娘还是去换身衣裳,小心着凉了。”

     

        白日里都是花楼姑娘们休息的时间,芊娘这一闹,自然整个花楼的人都过来凑热闹了。几个与那红缨有些小仇小怨的都觉得解气。

  • 2016年01月22日 10:47:07

    孙瑞每回来花楼,总被红缨一个人霸着。如今她这般出丑,那几个心里自然畅快。

     

        被楼里姑娘取笑了的红缨转身抱着胸口,恨得是直咬牙。芊娘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带着甘玉转身也就走了。

     

        出了花楼,甘玉绞着袖口的问:“小姐这回白日闯花楼,又指不定要被人说什么呢。”

  • 2016年01月22日 10:47:19

    “怕什么!”芊娘停了脚步,回头再望了那一眼花楼。“甘玉,舌头没骨头,左边是一句,右边是一句。一个人一张嘴,整个京城里这么多的人,你还能一张嘴一张嘴的去管么?命是自己的,日子也是自己过的,每天自己的破事儿就挺多,哪里还有时间去管别人?”

     

        甘玉咬咬唇,也觉得有理。只是京城这块天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时候小小一个流言蜚语,就能将人压死。

     

        “愣着做什么,回去吧。”

  • 2016年01月22日 10:47:36
    两人才刚刚踏进孙家的大门,身后的大门就被人给扣上了。芊娘一怔,回头盯着那两个看门的问:“这是做什么?”

        守在门口的两个下人稍有难色,对视之后,旁边一人才说:“夫人莫怕,是小少爷不让你们走的。”

        芊娘想着在花楼里瞧见的孙瑞,不明所以的望着那两人。“你们小少爷已经回来了?”

        那人看着也老实,点头就说:“回来了。回来就吩咐不能让夫人您跟甘玉姑娘出府去。”

        芊娘哑然失笑,“他酒醒了?”
  • 2016年01月22日 10:47:49
    甘玉一脸认真,“我瞧着小少爷倒是不像喝醉了酒的样子。”

        芊娘听着甘玉的话,心里想着在花楼里瞧见那有些不一样的孙瑞,心底微微晃了晃。

        再问,那两人也不愿多说,芊娘只能带着甘玉回了院子。只是这一回院子,就觉察出不对劲了。

        原先堆放在院子里的那些收拾好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再看远一些,就见那些东西全都又被人给搬进了屋子里,全都堆在了门口。

  • 2016年01月22日 10:48:04
    芊娘咬咬牙,对甘玉吩咐道:“你不是让车夫停在后门等么,去看看还在不在了。若是还在,让他喊几个人来帮着搬东西,多给些银子就是!”

        甘玉朝着屋里看了一眼,只得点了点头。

        进了屋子,扑鼻就是一阵掺杂着脂粉香的酒味儿。芊娘蹙眉看着规规整整坐在自己床榻上的男人,一个娇柔温雅,一个面若冠玉,四目相对,终还是芊娘先败下阵来。

        “小少爷这是做什么?”

        “你要走?”

        芊娘扫了一眼随意堆放在屋里的嫁妆,自嘲一笑。“我为什么不能走?刚刚在花楼里,我瞧着小少爷倒是挺早之前就想让我离开了。”
  • 2016年01月25日 11:27:00

    第二章    一笔交易

     

        孙瑞的脸色比之前更显阴沉了一些,规矩放在腿上的两只手骤然捏紧,指骨分明又青白。

     

        “我大哥刚刚才战死,你这就想要走了?”

     

        “我为什么不能走?孙家下人都走了这么多也没见你问上一句,为什么就独独不能让我走?”

     

        孙瑞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灼灼望着她,看得芊娘觉得自己像是踩在一潭深井边缘,随时都能掉进去。

     

        “只要我没点头,你就走不出孙家。”

     

  • 2016年01月25日 11:28:19

    芊娘怔了怔,噗嗤一笑。“你是孙家的小少爷不错,可你现在该关心的不是我,而应该是孙家不是么?难道你还指望着,我给你大哥披麻戴孝,再守个寡,拿个贞节牌坊?”

     

        孙瑞觉得这女人,根本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想着她年纪小小就被分家出来,一个人单独过了这么几个年头,原来也不是个规矩省事儿的。

     

        冷笑两声,孙瑞那双布满了阴沉的眼眸突然就明亮了起来。唇角那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让一向淡然的芊娘有些慌了。

     

        “你要做什么?”

  • 2016年01月25日 11:29:02

    “贞节牌坊!”

     

        芊娘怔了怔,没明白他的意思。

     

        孙瑞抿抿唇,悠悠说:“当今的圣上自认为是最有孝心最重情义的人,竟然如此,只要你亲口去提了,他一定能准了。”

     

        听了他的话,苏芊娘捏紧了双拳,指尖抠了抠自己的掌心。“贞节牌坊?我就是随便一说,小少爷还当真了?再说,我为什么要拿自己的下半生来帮你?”

     

        他笑得邪魅又张狂。“因为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苏芊娘。”

  • 2016年01月25日 11:29:21

    纤弱的身子猛然一震,那双睁得大大的杏眼里满是惊慌。苍白的唇微微动了动,还未来得及说话,倒是听得屋外头甘玉有些着急的声音。

     

        “小姐,他们不让我们出前门,连后门也不让靠近了!”

     

        甘玉一边说着,一边就踏进了屋门。进门就先瞧见了在芊娘床榻上规矩端坐着的孙家小少爷,继而才瞧见在一旁僵站着的苏芊娘。

     

        “小姐......

     

        芊娘垂在两侧捏的紧紧的拳头有些颤抖,久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孙家,要贞洁牌坊干什么?”

  • 2016年01月25日 11:30:31

    甘玉是后头进来的,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芊娘背对着门口,她看不到自己主子的脸。只听见自家小姐的声音,紧的像是一根绷直了的线。

     

        再看孙瑞,先前的似笑非笑的深沉已经不见,修长大腿翘起二郎腿,又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孙瑞生的好,好看的人总是会让人多看两眼。可现在的孙瑞,倒是笑得让甘玉觉得有些诡异。

     

        阴谋!

     

        芊娘蹙眉瞧着势在必得的人,稳稳心神问:“孙小少爷的意思,我是一定要答应了?”

     

        孙瑞看着紧紧咬唇的芊娘低低笑了起来,音律低沉,好听的让人着迷。

     

        “因为我是孙家小少爷,所以你只能答应。”

     

        什么狗屁理由!

     

  • 2016年01月25日 11:30:44
    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什么,让一直僵着身子的芊娘突然松了下来,那双眸子闪了闪,透出一丝期望来。

        “你大哥不是已经......孙家又能给我什么?”

        他虽然还在笑,可那笑,却不及眼底,给人的感觉又是比之前还阴沉低郁了几分。

        “没了我大哥,还有我孙瑞。”

        甘玉依旧听不懂他们的话,只觉得今天的孙瑞让人觉得心惊。

        “小姐,我们不能走了么?”
  • 2016年01月25日 11:31:12
    芊娘看了眼身边的甘玉,又再看了一眼孙瑞,捏紧了小拳头,青葱手指不自觉的又轻轻扣了扣掌心。

        “只要孙家给我想要的,贞洁牌坊,我去要给你!”

        闻言,孙瑞开怀大笑了几声。笑停之后,快步上前走到她的身前,袖长好看的手指轻佻的扣住了她的下巴,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因为笑意眯着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
  • 2016年01月25日 11:31:38

    说完了这话,孙瑞收了笑,大步的就走了出去。甘玉跟到屋门口,直到再也瞧不见孙瑞,这才回头对自己的主子说:“小姐,小少爷是不是悲伤过头了?”

     

        悲伤?芊娘抿抿唇,脑子里头晃过无数个念头。细细再想,孙瑞除了在花楼里头的样子有些悲伤之外,到了孙家,可简直就是另外一副模样,怎么瞧,都不是她见过的那个孙瑞。

     

        真是悲伤过头了?又或者,他是终于想起自己还是孙家的主子,想要担起重担了?

     

        “甘玉。”芊娘看了看这满屋子堆起的嫁妆,狠了心的说:“这里收拾收拾,咱们不走了。”

  • 2016年01月25日 11:31:52
    “不走了?”甘玉愣了愣,不明白自己主子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还真要留在孙家做寡妇不成?

        苏芊娘转身走到他之前坐着的床榻前,弯腰抬手轻轻拍了拍他起身后留下的褶皱,这才对甘玉叮嘱道:“以后这孙家,怕是不安生了。甘玉,你可要听话一些,少说话,多做事。”

        甘玉杵在原地,有些无措。“小姐,甘玉不明白。”

        芊娘望了她一眼,这才说:“没了孙术,可是却还有孙术留下的军功。我想明后日,朝廷就会颁下圣旨。孙家,定是要被圣恩安抚的。”

        “可是这跟我们回去有什么关系?”
  • 2016年01月25日 11:32:05

    芊娘长叹一声,显得有些疲累。“顶着寡妇的名声,怕是也没几个人会要我了。就算真有人要,那也不会比那家人的地位高。若是还要跟他们斗,我就只能依附孙家。”

     

        孙瑞出了芊娘的院子,先是去找了管家,吩咐了一些事情。交代清楚后,又直接去了孙家的马厩,找了正在喂马,沾了一身草料的小厮。

     

        “他们都走了,你为什么还不走?”

     

        邢志抬起头,见是孙瑞,沾着灰的脸淳醇一笑。“孙家出事儿,跟我有什么干系!我只是小少爷的人,小少爷去哪,我就去哪。”

     

  • 2016年01月25日 11:32:24

    孙瑞一身傲然立在原地,满意的看着他。“我养你这么多年,该是你替我办事儿的时候了。”

     

        接过那密信,邢志小心的放进怀里,又问了一遍。“小少爷,若是有了消息,我们要怎么做?”

     

        “什么都不做。”

     

        邢志愣了愣,重重应了一声。

     

    第二章    惩治家仆

     

        孙瑞回了前厅,听着管家报上来事情,冷笑两声之后,直接将这烂摊子甩给了芊娘。

     

        芊娘刚被请到前厅,管家就呈上了一叠厚厚的契约。轻咳了一声,对她说:“夫人,这是府里所有家仆的卖身契。”

  • 2016年01月26日 10:50:15

      芊娘随手拿起了两份,杏眼轻轻扫了一遍。

     

        “叶荷,年十六,卖于孙家七年为婢。”

     

        “李忠,年三十,于孙家十年为仆。”

     

        “文玉,死契。” 

        

        “尚岩,死契。” 

     

     

        ......

     

        放下那些卖身契,芊娘好笑的看着依旧是低眉顺目的管家。“你给我看这些东西做什么?”

     

        管家倒是恭顺,却还是透出些客气。“这些卖身契,小少爷说全权交给夫人您处理。夫人您看?”

     

        芊娘轻轻笑了起来,见管家脸色微变,这才收了脸上的笑意。

  • 2016年01月26日 10:50:37
    “你们小少爷,实在太看得起我苏芊娘了。”

        管家倒是不卑不亢,依旧还是恭顺规矩的回道:“现在将军不在,是该由夫人来主持大局。将军若是泉下有知......”

        听他提起了未曾谋面的夫君,芊娘忍不住的抢了他的话头。“这种事情管家你自己做主就是了。”

        “可是小少爷说,这事儿定要交给夫人来处理。”

        芊娘眉心微蹙,透着深意地又看了他两眼,这才说:“去将那些要走的人叫过来前厅等着,我去换身衣服。”

        芊娘带着甘玉回了院子,进屋换了一身素淡的衣裳,也没着急着去前厅,而是看着甘玉在屋里忙前忙后的收拾东西。
  • 2016年01月26日 10:50:57

    “差不多就得了,我这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甘玉手里头正拿了个镶了金边的宝木瓶,一边听着芊娘的话,一边将那东西小心的收进了木箱里放好。

     

        “小姐不是说,宫里要来人的么?虽然只是装个门面,可是该做的样子还是得有的。老爷夫人留给小姐您的也就这么几件了,若是再被有心的人抓了错处,丢了或是收了可就可惜了。”

     

        芊娘怔了怔,沉默了片刻。“甘玉,我已经嫁人了,以后你得叫我夫人,记住了。”

     

        甘玉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倒是乖巧的应了一声。“夫人,该去前厅了,他们怕是等急了。”

     

        算算时候,确实是回来了一个多时辰了。掸了掸袖角并不存在的灰尘,芊娘这才带着甘玉去了前厅。

  • 2016年01月26日 10:51:20

    前厅外满满站了一个院子的人,都是听了管家的话之后就过来的,没想到,却是被芊娘给晾了一个多时辰。

     

        芊娘一身素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那些议论非但没有消落,倒是越来越热闹了。

     

        “瞧瞧,现在倒是会装样子了,早之前穿的可是一身水红,还不是这身呢。”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应和了起来。

     

        管家从芊娘一进门起就看见了她,那双沉静的双眼倒是微亮了亮。

     

        “夫人。”

     

        芊娘颔首,余光冷冷扫向那不消停的孙家家仆。

  • 2016年01月26日 10:51:38

    “先不说将军尸首还未找到,没了将军,孙家也还有两位主子在的。你们那张嘴,是不想要了?”

     

        看似柔弱的女子,尽管不着首饰一身素雅装束,却掩不住全身的冷冽。

     

        甘玉回想起芊娘父母出事儿那一晚,她也是这般模样,明明看起来柔弱可欺,可实际上,却不容人忽视她身上的那份气势。

     

        听了芊娘的话,几个自认没了主子的人自然没把芊娘的话听进去,依旧自顾自的讲着白话。

     

        芊娘神色一凛,伸着葱白的纤指随手点了几个人,冷声对管家说:“拉出来仗打,打到长记性为止。”

  • 2016年01月26日 10:52:00

     场面瞬间就静了下来,一双双不置信的眼睛直直望着芊娘。当管家将那几个人拉出来,真的杖责之后,他们才是真的信了。

     

        一阵阵哭喊嚎叫中,那些之前还在白舌的人皆是倒吸凉气,不敢再多言半句。

     

        芊娘在厅堂里,一身端坐,手里捏着的是之前管家放在她手边的卖身契。甘玉立在一边,瞧瞧外头被杖责痛打的恶仆,又瞧瞧自家淡然端坐的主子,几次张口,都没敢说话。

     

        “夫人,都快没气儿了。”

     

        管家指了指躺在地上,身下全是血渍的人。芊娘别过眼睛,不去看那滩污秽。瞧见手边那一叠厚厚的卖身契,就觉得一颗心都堵得难受了起来。

  • 2016年01月26日 10:52:16

    一扬手,那些白纸黑字的契约散落了一地。芊娘起了身子,挺直了背,踏着那些卖身契就出了厅堂,立在众人前。

     

        “进去找自己的卖身契,期限到了想要离开孙家的,去找账房结算银钱。卖身期限未到,还在这边使乱子的......”芊娘瞥了一眼地上已经快没了气的几个,声音越发的冷了。

     

        “还要使乱的,就照这么处理。要报官府的也不用拦着,我倒是要瞧瞧,是他逃契罪大,还是皇恩大!”

     

        不见孙术的尸体,孙家就只是弄了个衣冠冢,撤下那些原本喜庆的喜字红幔,换上了哀伤的白条。

  • 2016年01月26日 10:52:42

    当夜,守在灵堂的芊娘越想越觉得荒唐。她从一个刚进门的新娘变成了将军的未亡人,喜堂变成了灵堂,而灵堂里没有她夫君的尸骨,仅仅就只是一套他喜欢的衣裳而已。

     

        来来去去,芊娘觉得自己根本就是生在梦中,或许明天天亮,就该醒了。

     

        揉了揉已经跪的麻木的双腿,芊娘从蒲垫上缓缓站起来,起身后还是不稳的晃了晃。夜风不客气的灌进来,吹灭了一根白烛,把她的影子扯得歪曲变形。

     

        咳!

     

        一声不轻不重的咳嗽,在空荡荡的厅堂里透着蹊跷诡异。芊娘蹙眉,后又舒展开来,轻声道:“酒真有这么好,让小少爷一刻都离不了么?”

  • 2016年01月26日 10:52:57

     孙瑞提着一壶酒,从外头摇摇晃晃的走进来。那双充满了戏谑的眸子毫不遮掩的朝着自己的小嫂子看,一边又把手里提着的那半壶酒放在了面前的漆木棺材上。

     

        “小嫂子怎么知道是我,而不是我大哥回来了?”

     

        苏芊娘上前将那壶酒拿下来,放到一边的桌上去,又拿了火折子重新点燃了那根灭掉的白烛。

     

        “酒香醇,老远就已经闻到了。我虽是个妇人,可也听过军营里头的规矩。你大哥整日在战场上,就算是你大哥回来了,也不会是浑身的酒味,如你这般。”

  • 2016年01月26日 10:53:11

    孙瑞深情稍滞,眼神暗了暗,又扯开嘴角无所谓的笑了笑。“听着小嫂子的话,好像很了解我大哥?”

     

     

    第二章    圣恩

     

        苏芊娘放下手中还捏着的火折子,回身看着孙瑞。外头的月色洒进来,倒是照的孙瑞像个月下的谪仙。

     

        他本来就生的好看......

     

        “你大哥,他长什么样?”

     

        刚问出这么一句,芊娘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既然冠上孙夫人的身份,当然想要知道自己夫君的长相。是高大威武,还是如孙瑞一般的俊朗好看?

  • 2016年01月26日 10:53:27

    只是既然那个人已经死了,她还问这个干什么!

     

        孙瑞没料到芊娘会问出这么一句,想着他自小就钦佩敬重的大哥,向来无所无谓吊儿郎当的纨绔公子终于在她的面前有了一副哀戚的神色。

     

        “我大哥,是百姓的英雄,壹国的忠臣。他强壮,威武,懂得权谋武略,能带领千军。他是常胜将军,从未打过败仗。”

     

        孙瑞说这些话的事情,满满皆是骄傲。可那些骄傲里,又隐着丝丝的痛。

     

        “可是常胜将军也打了败仗不是么?”

  • 2016年01月26日 10:53:47

     此时芊娘软柔的声音却狠狠的刺痛了孙瑞,那双眸子瞬间积满了寒霜,不客气的审视着她。

     

        芊娘心口一窒,坦然的站在原地。他在审视,她亦是在回看。

     

        “孙瑞,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孙瑞一怔,而后由心底涌起了被人窥探的怒气,抬手就将摆在桌上的那半壶酒给摔到了棺材下头。瓷具酒水打翻一地,惊得芊娘往后退了一步。

     

        孙瑞眼眸闪了闪,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一手支撑在棺木上,另外一只手递给了受了惊吓的芊娘,一脸痞相,似是想要拉她一把。 

  • 2016年01月26日 10:54:04

    “就这么吓着你了?你是没见过我大哥,我大哥发起脾气来,你才该真的担心呢。”

     

        芊娘看着那只指骨分明的修长大手,不客气的挥手挡开。越过稍显错愕的男人,走到厅堂门口。

     

        “前半夜我已经守过你大哥的灵堂了,这后半夜就辛苦小叔了。”

     

        说完这话,芊娘再不看他一眼,借着月色,朝着自己院子过去了。

     

        孙瑞将那只被她挡开的手举在眼前好好瞧了瞧,突然笑了起来。笑停之后,他又抬手轻轻拍了拍那没人的棺木,低喃道:“瞧瞧,你娶了个多么有趣的女人进府来陪我。小叔?呵!”

  • 2016年01月26日 10:54:23
    刚回屋子,听见动静醒过来的甘玉赶忙的给芊娘打开了热水擦脸。一边将早就准备好的手炉塞进她的手里,一边不满道:“照我说夫人你就不该去守什么灵堂,当初夫人刚嫁进孙家的时候他们孙家可没这么用心。现在孙将军尸首都没找到,守什么灵堂!你不让奴婢代替你去守灵堂,也不让奴婢陪着你去......”

        “甘玉!”

        芊娘一身疲惫,只想要好好上床到榻上去躺着。“孙家原本是什么地位,现在又是什么光景?有多少人在看着孙家呢。就算是做样子,也得做好了不是?这是天子脚下,更加要小心谨慎。你这些话,莫要再说了。”
  • 2016年01月26日 10:54:42
    甘玉也知道自己讲错了话,不敢再说什么。伺候了芊娘休息,也就退下了。

        只是原本疲惫的身子,却怎么都睡不着。就这么翻来覆去一夜,终于是熬到了天亮。

        翌日一早,宫里果真就来人了。甘玉急急忙忙的拖着芊娘起来梳妆,芊娘却摆手说不用。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还想要我珠玉缠身的出去见人?”

        甘玉后知后觉,却还是给芊娘顺了头发,戴了朵素素的白花。只是一夜无眠的芊娘,精神劲确实不好。
  • 2016年01月26日 10:54:55

    刚一进厅堂,正在跟宫人说话的孙瑞只瞥了她一眼,倒是满意的放下心来。芊娘的这幅模样,不能说太过悲伤,却俨然就是一副伤了神的悲伤模样。

     

        女人果真是最好的骗子!

     

        “孙夫人。”

     

        宫人尚且有礼,只是那双精明的眼睛,从头到脚的盯着芊娘看了好几遍。

     

        芊娘稳了稳心神,得体的行了礼,压低的声音里有些沙哑,带些颤抖。

     

  • 2016年01月26日 10:55:19

    “公公。”

     

        “夫人节哀。”

     

        芊娘懂得分寸,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到蒲垫旁,屈膝跪下,以孙术未亡人的姿态朝着那宫人又行了一礼。

     

        宫人受了芊娘一礼后,又说道:“刚刚宣读圣旨,小少爷说夫人你昨夜劳累,再不休息今日怕是得病倒了,这才没让你出来接旨。现在咱家就再读一遍......

     

        听着那封圣旨,里头的内容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唯一让她惊讶的,是自己得了个二品诰命夫人的称号。

     

        跪谢了皇恩,芊娘起身接了旨,看了一眼瞧不出情绪的孙瑞,便将那圣旨好好收了起来。

  • 2016年01月26日 10:55:35

    她一夜未眠,脸上尽是疲惫。眼底的青黑,不施粉黛的小脸带着苍白,墨黑长发上头的小白花,沉默少言的未亡人姿态,种种都恰到了好处。

     

        孙瑞见那宫人只是盯着芊娘看,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说道:“公公在我大哥的灵堂上这么盯着我家嫂子看,不合适吧?”

     

        那宫人才惊觉自己失礼,干咳了两声掩饰住自己的失礼,宫人转身对孙瑞又是一阵客气。

     

        “刚刚圣旨里头也提了,为孙将军追封安宁候,苏氏封为二品诰命夫人。话虽如此,可拟这道圣旨的时候太后娘娘也是在的,依着太后娘娘的意思,是心疼苏氏的。若是将来有合适的人家,准了苏氏带封号转嫁过去。”

  • 2016年01月26日 10:55:50

    话一出口,惊的不止是苏芊娘,就是熟知朝堂的孙瑞,也没猜透天家这一回的意思。

     

        宫人将消息传完,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也不讨赏银,转身便要离开。倒是芊娘先醒了神,忙着拦住了那宫人的去路。

     

        “公公!”

     

        宫人还未来得及说话,又听芊娘说:“公公,芊娘荣受皇恩,还得太后娘娘仁慈,芊娘敬谢不敏。只是公公,我苏芊娘虽然未与夫君拜堂,可也十分仰慕夫君。既然我嫁进了孙家,就只是孙家的媳妇。那带封号转嫁这种事情,怕是,承不了太后娘娘的恩情了。”

  • 2016年01月26日 10:56:06

    宫人怔了怔,觉得面前的女人要么就真的是极其倾慕孙术,要么就是对孙家还有所图。

     

     

    第二章     杀意

     

        想想现在孙家的光景,倒也不算落败,兴许还真的能图上些什么。再说,孙家小少爷孙瑞的貌相是不失英伟的俊美,苏芊娘也生的俊俏好看,或者她对孙瑞......

     

        宫人被自己的这荒唐想法惊了一下,再看芊娘,眼里头自然就多了别的东西。

     

        孙瑞不是瞧不出宫人眼中的那些猜想,原本只想要置身事外做个闲人看看苏芊娘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可又在看见那女人一脸倔强执拗的样子,闲心又被堵了起来。

     

  • 2016年01月26日 10:56:21

    “夫人这是为难咱家。咱家就是个替主子传话的人,这话带到了,咱家也该回去了。只是这样的恩赏,已经是绝无仅有了,夫人该好生珍惜这样的殊荣才是。”

     

        芊娘在心里琢磨了会,想着那些话对这一个宣旨传话的宫人说确实是没什么用。虽然孙家受了追封赏赐,可现在依旧还是在孙术的灵堂上,她再做纠缠也根本无用。

     

        回头看了孙瑞一眼,芊娘心里想着是不是要等孙术出殡之后再对天家那几位提起贞节牌坊的事情。却不想,孙瑞倒是显露出少有的沉稳,目视着宫人。

  • 2016年01月26日 10:56:39
    “我大哥虽然没了,可是苏氏确确实实是进了我孙家的大门,成了我的嫂子。太后娘娘慈悲苏氏,圣上体恤恩赏孙家......”

        “只是我大哥刚去,就说准我大嫂转嫁别人,是不是有些不妥当?怎么瞧我大嫂也不像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瞧得出,大嫂大哥虽未相见,可大嫂对我大哥的情谊,却是将军府里所有人都看得清楚明白的。公公不信,大可喊两个人过来问问!”

        孙瑞停了停,故意将话给挑明了说。“昨夜苏氏倒是跟我提起,要一辈子为我大哥守着呢。”
  • 2016年01月26日 10:56:52
    芊娘一怔,眼中情绪快闪而过,不着痕迹。在宫人惊愕失神中屈膝跪下,一脸的真诚恳求。

        “公公!芊娘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我不要什么诰命夫人的封号,我只想要为我夫君尽未亡人之责。烦请公公与圣上说说,芊娘,生是孙家的人,死......”

        孙瑞适时上前将芊娘扶起,动作谦卑,又尽是沉重。“大嫂快起,这种事情,公公做不得主。”

  • 2016年01月26日 10:57:11

    宫人眼角猛抽了一下,干咳两声道:“孙少爷说的是,这种事情,咱家确实不能做主。再说,圣上英明,太后仁慈,这是为你好,夫人又何必如此。”

     

        芊娘脸色渐白,身子不禁风似的摇了摇。要不是孙瑞在一边搀着,怕是真的要倒下去了。

     

        “若真有那一日,我如何对得起夫君。年老之后下了黄泉,只怕都没有领路的人......

     

        芊娘说完,嘤嘤的就哭了起来。孙瑞眉梢轻佻,搀着芊娘胳膊的那只手不客气的用了劲儿,掐的不深不浅,皮肉相连的地方最是疼了。动作不大,旁人是看不出来,只是再听芊娘的哭声,稍大了两分而已。

     

  • 2016年01月26日 10:57:25

    “大嫂别这样,你昨儿哭了一夜,今日再哭,眼睛会受不住的。”

     

        芊娘刚进门时的精神不济再到现在的这幅模样,又确实不像是骗人的。这幅情景,那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宫里头还等着咱家去回话呢,夫人的心意,咱家会带回去的。”

     

        芊娘不着痕迹的将胳膊从孙瑞的手上收了回来,朝着那宫人虚行了一礼,转身又回到那蒲垫上跪着,低头悲伤起来。

  • 2016年01月26日 10:57:38

    送走了那宫人,孙瑞刚进厅堂,看着已经恢复了一脸淡漠的芊娘,冷笑两声道:“原来小嫂子这般会做戏,孙某倒是省去担心了。”

     

        苏芊娘淡淡瞥了他一眼,不满他刚才将自己推出去,回他说:“要不是小少爷这么着急的要芊娘讨那贞节牌坊,芊娘也唱不得这么好。算起来,倒是托了小少爷的福气。”

     

        孙瑞冷哼一身,将放在桌上的那封明黄圣旨扔在她的跟前,不客气的嘲讽:“小嫂子昨天一滴眼泪都没为我大哥流,倒是今日伤神了不少。小嫂子可要当心身体呐。”

  • 2016年01月26日 10:57:53

    芊娘懒得搭理他,拿起那圣旨细细瞧了起来。这圣旨应该是别人拟的,字体正统,毫无凌乱,只是落尾处盖上了朱红的帝王印。

     

        “你大哥被追封安宁候,若是他知道,该作何想?”

     

        孙瑞脸色微沉,继续哼道:“他作何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嫂子倒是好运,现在倒是成了二品诰命夫人了。虽然有俸禄无实权,倒也是尊贵。”

     

        “尊贵?用一辈子换了这么个东西,芊娘倒是没觉得划算。若是小少爷喜欢,倒是可以请了圣上,袭了安宁候的爵位。反正你那老大哥浅命,无福消......啊!”

  • 2016年01月26日 13:43:33
    话还未说完,芊娘的喉咙上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给紧紧锁住。那只手的主人满面阴沉,眼里的痛恨与纠结复杂的搅动着人心,让芊娘更加的恐惧。

        孙瑞没对芊娘客气,那只手不放松分毫的扣紧了她的喉咙。之前稍稍显白的小脸因为不能呼吸而涨的紫红,手脚拼命的挣扎也是徒劳。

        跪坐的蒲垫被踢得老远,那双好看的眸子已经失了颜色,芊娘的心微沉,这一回,怕是没命了吧!
  • 2016年01月26日 13:43:53
    “苏芊娘!你若再说我大哥一句不好,我让你千百倍的受回来!”

        苏芊娘不怕死,可现在却也不想死。面前狠了劲的孙瑞,她真的是有些怕了。

        在芊娘真的快要窒息死去的时候,孙瑞终于像扔破布似的将她甩到了一边去。芊娘得了机会,猛地呼吸了几口,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孙瑞也一定会做到。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孙家当家的人,是我。好好做你的孙夫人,待大哥出殡日过后,我会带你入宫。”
  • 2016年01月26日 13:44:09

    话音落,孙瑞便大步走了出去,再不看一眼芊娘。芊娘抚着自己有些发麻的喉咙,整个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着。抬眼望去,那具只摆了一套衣裳的棺材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笑。

     

        芊娘自嘲的笑了几声,一摸脸颊,竟然已经落满了泪。

     

        “苏芊娘,你哭什么?这路是你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

     

        出殡之后......

     

        芊娘突然想起了什么,忙着从冰凉的地面上爬起,顾不上身上已经沾染了污渍的素白孝服,出了那灵堂的门朝着孙瑞刚才离开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 2016年01月26日 13:44:28
    第八章    入宫

        她跑的不慢,孙将军府不大,却也不小,芊娘追了好几个院子,找了好几个回廊,却连那个人的影子都瞧不见。懊恼的芊娘忍不住粗鄙的低声咒骂了一句,不信孙瑞今晚不回自己的院子休息,干脆回去做个守株待兔的愚人。

        一转身,却惊觉孙瑞正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一双眼睛正灼灼的盯着自己。

        “小嫂子这是在找我?”
  • 2016年01月26日 13:44:44

    芊娘不自觉的又抚上了刚才被他狠扣住的喉咙,回神之后才有些后怕的后退了两步。

     

        “我等不了出殡日之后才进宫,你,你明日能不能先带我进宫面圣?”

     

        像是怕他不答应似的,芊娘又急着说:“我知道现在着急了一些,可我怕,等到那一日再进宫,会生出变故......

     

        “变故?能生出什么变故?你怕我反悔,不帮你报家仇?”

  • 2016年01月26日 13:45:00

    孙瑞的轻描淡写却让芊娘狠狠受了一击。是了,孙家深受皇恩,多一个芊娘少一个芊娘孙家根本就是不在乎的吧。她这样的一个存在,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孙瑞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带自己进宫面圣去?

     

        可是如果再等上两日,那家人就会赶过来的吧......

     

        “罢了,这事儿就当我没说过罢。”

  • 2016年01月26日 13:45:17

    芊娘之前想找到孙瑞的急迫样子早已恢复了平淡,转身离开,自然也错过了孙瑞眼中的那一丝波动。

     

        翌日,天还未亮,芊娘就被甘玉给拖了起来,打着哈欠的由着她给自己上妆梳发。

     

        “夫人这一觉睡得可真沉,奴婢喊了你好几声才醒,是不是昨夜没睡好?”

     

        芊娘在后半夜才有了些睡意,甘玉喊她的时候真是睡得熟的时候。瞥眼看看窗外还未透亮的颜色,忍不住的问甘玉。

  • 2016年01月26日 13:45:38
    “这天还未亮,怎么就喊我起来了?我记得昨夜该是孙瑞守灵堂,难道孙瑞没在灵堂守着?”

        垂了眼眸,芊娘咬了咬唇角。“没有尸首的灵堂还要守满七天,说要等着将军头七魂魄归来,找到自己的衣裳穿上,才能入土为安。若是这么折腾,我怕是等不下去了。”

        甘玉瞧见芊娘白皙脖颈上头那红色的印子,眼圈又红了起来。昨日的事情芊娘也没瞒着她,倒是敷过帕子散过淤了。没想到隔日再看,还是这么鲜明骇人。
  • 2016年01月26日 13:45:58

    心疼自己主子,也知道芊娘心里的顾虑,甘玉挽好了发髻,只挑了一枝素雅清丽的白玉发簪给她插在发间,又挑了一身素净衣裳。

     

        “甘玉,你这是做什么?”芊娘指了指头上那枝雕成玉兰花样子的白玉簪子,困惑的问着甘玉。

     

        甘玉这才想起来,折腾了主子半天,还未跟自己主子讲那件事。

     

  • 2016年01月26日 13:46:12

    “瞧我,只记得不能耽误时辰,倒是没想起要对夫人说了。是小少爷说今日要带夫人进宫去,切莫耽误了早朝的时辰。夫人快将衣服换上吧,一会儿怕是要耽误时辰了。”

     

        芊娘一惊,明明昨日孙瑞......

     

        换了衣裳收拾妥当之后,芊娘就急着去了前厅。甘玉被芊娘给留了下来,代替自己守着灵堂。

  • 2016年01月26日 13:46:26

    芊娘到了灵堂时,孙瑞已经在那等着了。今日的孙瑞穿了一身白衫,只是领子与袖口的位置用青丝挑上了线,看起来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单调,上好的布料与青丝挑花的搭配又不失尊贵。

     

        再看自己那一身,就太过素白了些,连根花线都没有。芊娘担心这样的装束上了那金銮殿,会不会惹怒圣颜?

     

        “杵在门口做什么?再等你一刻,可就要误了早朝的时辰了。”

  • 2016年01月26日 13:46:38

    孙瑞冷冷扫了她一眼,随后眉心微蹙,似是不满她把自己装扮的太过淡雅。她原本就长得清秀好看,这样的装束,更衬得她肤若凝脂,出尘脱俗之色了。

     

        见他这样的神色,芊娘心里也急了。“是不是我这样的装束不妥当?要不我再去换一身来?甘玉,快去再......

     

        “小爷可没时间再陪你耗着!”

  • 2016年01月26日 13:47:01
    孙瑞冷哼一身,负手就走了出去。芊娘愕然,交代愣在一旁的甘玉几句话,这才追着他去了。

        将军府门前已经备上了马车,孙瑞策马在前,见芊娘出来,孙瑞这才御马向前。

        芊娘望着马背上先去的身影叹了一身,这才上了马车。马车上放了好几个软垫,小小的案桌上体贴的放了几叠点心,另外一边搭着一件白狐狸毛的立领大麾。
  • 2016年01月26日 13:47:15

    心突然就暖了起来,钻进了马车里,将那大麾披上,抓了块点心就咬了一口。

     

        孙瑞不是朝臣,上不了早朝,而没有受召见的孙家就只能在宫门外等着。

     

        芊娘裹着大麾与早到皇城门外等候的孙瑞站在一道,望着面前庄重又肃穆的皇城,心情波荡久久不平。

  • 2016年01月26日 13:47:32

    天色渐明,皇城那一扇厚重的大门开开合合好几回,侍从、宫人进出好几回,就唯独没有人来传允了孙家进宫面圣的消息。

     

        清晨凉湿,裹着厚厚大麾的芊娘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眼眸不自觉的转向孙瑞,他依旧还是在原地,身子站得挺直,仿佛一点儿也没觉出凉意来。收起了那几分吊儿郎当的样子,此时的孙瑞倒是加深了几成俊逸,看着比之前可靠了许多。

  • 2016年01月26日 13:47:45
    仿佛是感受到了芊娘那双灼灼的眼睛,孙瑞突然转头过来,勾着唇角的朝着芊娘一笑。

        “难道是我今天太俊气了,才让小嫂子一直盯着我看?”

        这没皮没臊的一句话瞬间让芊娘红了脸,别了眼过去,赌气的再不瞧那人一眼。

        宫门又开了一回,这回出来的,正是昨日到孙家传旨的那位宫人。那宫人直直就朝着这边过来,还未先出声,孙瑞倒是识礼的喊了一声:“公公。”
  • 2016年01月26日 13:48:14

    宫人倒是也客气,问了孙瑞一声早,又特地的问候了一边的芊娘。

     

        “这会刚散早朝,咱们这些跑腿的也才得了机会禀了圣上。二位快快随我进宫去罢。”

     

        宫人脸上挂着客气的笑,孙瑞也回着淡漠的笑,芊娘却觉得有些心慌。不知道是这皇城,还是因为之前她心里的顾虑。

     

        “等什么?快些跟上。”

     

        孙瑞有些不耐的声音拉回了芊娘的沉思,小跑两步,这才追了孙瑞,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进了这别人高大庄严的皇城。

  • 2016年01月26日 13:48:33

    第二章    命妇与朝臣

     

    路上遇上了刚下朝的一些朝臣,熟识的倒是跟孙瑞打了招呼,不相熟的,芊娘这个外来人也能瞧出几分敌意来。芊娘受着那些人眼中的鄙夷与嘲讽,暗暗摇头孙术到底是树下了多少的政敌。

     

        宫人只是将二人引到了金銮殿外,客气的又说:“圣上还与几位大人在里头商讨政务,孙小少爷、孙夫人还是再等等吧。”

  • 2016年01月26日 13:48:46

     可这一等,又是小半个时辰。在皇城外的时候,芊娘还能时不时的上马车上头偷吃几块糕点,捶捶已经站得发麻的双腿。现在她在金銮殿外,可不敢再随着性子来,也只能像孙瑞一样,站得挺直。

     

        “你说圣上是不是很威严?进去之后我是先叩拜天子还是只消跟着你装个哑巴就好?我今天的装扮会不会太失礼了一些?还是我真的太心急,今天并非是好时候......

     

        “苏芊娘!”孙瑞神色微沉,低怒道:“苏芊娘,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 2016年01月26日 13:48:59

    话音刚落,就真的有人来领着他们进了那金銮殿。芊娘突然心虚了,不敢抬头不敢多言,孙瑞走一步,她便也走一步。孙瑞站稳,她也就不敢再向前了。

     

        她牢牢记得刚才那位宫人交代的,进了殿要谦卑,要叩拜。走在前面的孙瑞停下脚步,屈膝跪下,芊娘也跟着跪下。

     

        “吾皇万......

  • 2016年01月26日 13:49:14

    “皇恩在上,孙瑞斗胆恳请圣上,将苏氏赶出孙家!”

     

        孙瑞的话犹如一道惊雷,让芊娘高呼的“万岁”紧紧卡在了脖子里。在这庄重大气又肃穆的金銮殿上,没有见过世面的苏芊娘,吓得差点被自己的心乱死,被自己的呼吸给憋死。

     

        龙椅上头的天子微蹙着眉头,一脸威仪,透露不悦。站在帝王身边的宫人看着帝王的颜色,仗势的翘起了兰花指,冲着孙瑞就呵斥道:

  • 2016年01月26日 13:49:29

    “大胆!不先觐见圣上,倒是先告起了御状来,孙将军是怎么教养的你!”

     

        孙瑞神色微变,只是那双眸子染上寒霜,利剑一般的扫向宫人。

     

        “罢了。”

     

        一声醇厚带着威严,明明并未发重音,却响彻了整个金銮殿。

     

        “是朕的不是。若不是朕总让你大哥出征守边疆,你也不至于会这般没有规矩。”

  • 2016年01月26日 13:49:42

    轻描淡写的语气,讲出来的话却是不得了的震慑人心。殿中所有的人,齐刷刷的望着孙瑞,无一不是期待着帝王的责罚。芊娘更是惴惴不安,心里咒骂孙瑞这到底是玩的哪一出!

     

        孙瑞敢说这句话,倒是也早就料到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会说这样的话。面上装着惶恐,心里却是冷静极了。

  • 2016年01月26日 13:49:54

    “我大哥战死,今后也没人再宠我这个孙家小少爷了,扰了这金銮殿,也再不会有第二次。圣上仁厚,轻饶孙瑞这一回吧。”

     

        帝王低低的笑了两声,扫了一眼跪拜在脚下却个怀着心思的朝臣,最后才对孙瑞说:“也不知道你这样的性子是不是你大哥惯出来的。跟你大哥那性子相比起来,我倒是更加喜欢你这样的。罢了,都起来说话。”

发表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