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RRS

发表时间:2016-03-27 13:52:35 点击:4513990 回复:2614

天明本尊 联盟:【初恋联盟】 - 高级作者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这年,我考上了我们随城的一中,可是家里穷交不起学费。
我爹见我想读书,就出门了一趟。他回来后给了我一个旧书包和一个地址。
我爹说,你按照地址去找一个叫苏东山的人,他会帮你负担学费和生活费。
于是这年的暑假,我坐车一路从山旮旯里到了随城市中心,按照地址找了过去。
这是一栋临近湖边的大别墅,苏东山不在家,他女儿苏月儿接待了我。
苏月儿穿着花格子短裙,脸蛋标志,身材发育良好。我跟在她后面走,暗自欣赏着她修长的美腿,不免有些心猿意马。

我本来还很庆幸,我爹居然认识这么有钱的人家,而且还有这样美丽的女孩,可是我没有料到,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你以后就睡这里。”苏月儿冷言冷语,指着别墅边上一个角落,那里是一个堆杂物的窝棚。
“你来了我正好也不用请佣人了,每天你负责打扫整栋别墅的卫生,还有修剪院子里的花草。”
苏月儿指着几层楼的别墅和前面几百平米的草坪和花坛,轻描淡写的说。
“这是我最爱的宝贝小熊熊,你要每天都给它洗澡,还要陪它看电视。”苏月儿抱着一只名贵犬,用她白皙的脸蛋蹭着它。
“还有,我要你随叫随到,我说什么你必须遵守,等上学的时候学费自然会给你,不许告诉我爸爸……”
像这样的命令还有很多,我都快记不清了,反正苏月儿就当我是个廉价奴隶一样使唤。
整个暑假,我已经渐渐习惯了被苏月儿呼来喝去。她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我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为了把学费拿到手,我只能忍受她的小心眼和坏脾气。
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开学了。
“呆子,呆子,我叫你几次了你没有听见呀?”
苏月儿从洗澡间里探出头来,杏眼圆睁,气鼓鼓的朝着我吼。
我正爬在二楼客厅的地上擦地板,累的满头大汗的,一抬头看见苏月儿头发湿漉漉的贴着红润的脸颊上,我透过门缝看见了她模糊的身体曲线,尤其是她雪白的香肩,粉雕玉琢的。

苏月儿一手捂着心口,嘟着小嘴拍着门说:“你还愣着做什么,死呆子,快去把我衣服拿过来,我要那套粉红色的。”
“我有名字,我叫明天。”我把抹布放下来,有些羞愤的辩解。
苏月儿睁大了漂亮的眸子,怒火燃烧,张着她性感的红唇喝道:“明天?不知道谁给你取的名字,你怎么不叫昨天或者后天,呆子。”
“我爹给我取的,我姓明叫天,我爹希望我有个好明天。”我感到愤怒,可是我不敢发火。
“我说你叫呆子就叫呆子,你还想不想要学费了?”苏月儿强词夺理,冷哼了一声,高傲的扭着头,她总是这么威胁我。
“要,我马上去。”我不敢拒绝,谁让我寄人篱下呢。

“回来,你洗手了没有,过来。”苏月儿在我转身的时候叫住我,让我去洗澡间洗手。
我不敢拒绝,只好朝洗澡间走。里面蒸汽弥漫,潮湿温热。苏月的身上裹着浴巾,用手搂着前面,一双修长的美腿让人神往。
我知道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可是我不敢多看,老老实实的用水把手冲洗了一遍,正要走,被苏月儿拧住了耳朵。


“我说过多少次了,洗手要用洗手液,你真是土巴佬。”苏月儿气的呼吸急促,丰腴的胸围起伏着,如果不是她用手捂着浴巾,应该可以弹出来。
“疼……我洗,我马上洗。”我嘴里冒着凉气,连忙再用洗手液洗了一遍手。
苏月儿一直在旁边提着我的耳朵,监督着我,直到我离开,她把门重重的关上了,里面传来了稀里哗啦的水声。
发表时间:2016-03-27 13:52:35
该帖子被李幺傻的助理 加为精彩
奖励:18000MP
3
5
1
并对楼主说: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3月27日 14:01:54
    我知道她肯定嫌我脏,又在洗手了。她总是这么嫌弃我。 我耷拉着头朝她的更衣室走,这个别墅很大很豪华,光是苏月儿的一个更衣室都比我山里的房子要大。 我走进去的时候,看见了门口蹲着的一只半大的狗,它正伸着舌头看着我,嘴里发出呜咽声。它是苏月儿的宠物狗小熊熊。苏月儿说它比我值钱。 我觉得小熊熊这个样子似乎是在嘲笑我,我回头看洗澡间的门关着,抬脚踢了小熊熊一下,它嗷嗷一叫夹着尾巴钻到沙发底下去了。 “小熊熊怎么了?”洗澡间里传来了苏月儿的喊声。 我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把电视打开了。我大声说小熊熊在看电视呢,它很高兴。 我赶紧去橱衣间,打开柜子找到了她的罩子和小短裤,又拿了一套衣服,这衣服触手很光滑,还透着一股香味。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有点脸红心跳的。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天明的读者群:180649601,作者QQ号:2530600058,感谢您的关注!加入后可以直接找到本书。

  • 2016年03月27日 14:04:37
    “呆子,你在磨蹭什么啊,想冻死我。”苏月儿又催促起来。
    我心里一慌,连忙过去把衣服送到洗澡间。
    “小熊熊呢?”苏月儿洗完澡出来,一边揉着乌黑的头发,一边四处查看。
     “不知道,它刚才还在看电视呢。”我撒谎,不敢看苏月儿。
    苏月儿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弯着腰在沙发下面找,“小熊熊,你别调皮啦,到妈妈这里来。”
  • 2016年03月27日 14:08:29
    我站着都不敢动,生怕被苏月儿发现了,我朝下面瞥了一眼。看见她敞开的领口里,露出了一抹雪白和丰盈,被我刚才拿去的粉红色衣服包裹着,我的心加快了跳动。

    汪汪……
    小熊熊叫了一声,憨态可掬的摇头摆尾。 
    “小熊熊乖,妈妈亲亲。”苏月儿笑逐颜开,抱着小熊熊嘟着红唇凑过去。
    我舔了舔嘴角,很羡慕的看着小熊熊。
    “看什么看,没看见我头发没干吗?”苏月儿吼了我一声,她把小熊熊放在沙发上让它看动画片,然后她躺在沙发上,朝我挥挥手,就像是女王在召见奴仆。
    我连连点头,过去把吹风机拿过来给苏月儿吹头发。

  • 2016年03月27日 14:11:30
    她的头发香气扑鼻,很湿润也很柔软,乌黑发亮。我小心翼翼的给她吹。
    苏月儿秀眉皱了皱,白了我一眼,责备道:“想烫死我呀,笨手笨脚的,来了快两个月了还不会。行了别吹头发了,我要泡脚了。”
    我心领神会,赶紧去给她倒水泡脚,然后可怜巴巴的问道:“明天要开学了,你可以把我学费给我了吧?”

    苏月儿低头看着我,动了动她的脚趾头,皱着秀眉道:“慌什么嘛,先把脚洗好再说。”
    我连连点头,揉着她光滑的小脚,脚背脚心都按了一圈,然后小心翼翼的擦干净了水渍,又给苏月儿拿来了拖鞋换上。整个暑假,我每天都要这样做,我觉得我都快成为洗脚哥了。
    “孙叔你进来一下。”苏月儿洗好脚,朝门外喊了一声。
  • 2016年03月27日 14:12:50
    门外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花白头发,表情严肃。他是苏月儿的管家孙叔,他毕恭毕敬道:“小姐有什么吩咐。”
    “我们一中的学费多少?”苏月儿问道。
    “一个学期一千块,生活费每月一百八十八。”孙叔依然面无表情,像是个木头人。
    “给他两千块吧。”苏月儿淡淡的说道。
    我如获至宝,手有些颤抖的从孙叔手里接过了红灿灿的一叠票子,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多钱,我就像是一个奴隶得到了女王的赏赐,真想吻一下苏月儿的玉足。
    我家里种地一年的收入,也未必有这么多,我激动的热泪盈眶的,我苦熬了两个月,总算得到了学费。我先前所有的埋怨和委屈都一扫而光,我觉得我很值得,我感谢我爹。
    “我给你按摩吧?”我把钱赶紧揣在兜里,讨好的看着苏月儿。
  • 2016年03月27日 14:14:25
    苏月儿挥挥小手,捂着小嘴打个哈欠,慵懒的说道:“今天就不按了,我有点困了,钱你省着点花。”
    晚上我睡在别墅里旁边的一个杂物楼里,我听着蚊子在我耳边嗡嗡嗡的叫,我突然觉得很好听。
    我捧着我爹给我的书包,我说爹啊,我拿到学费了,儿子没有给你丢人,我明天就可以上学了。
    第二天一大早,正是九月一号,我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我背着旧书包到门口的时候,看见苏月儿正要上跑车。她回头瞥了我一眼,皱着秀眉道:“呆子,你就穿这样去上学?”
    “是啊,不好吗?”我用手理了理粗布衣服,虽然皱巴巴的,但是这是我爹亲手给我做的呀。
    苏月儿撇了撇嘴,一手牵着她漂亮的花格子裙子,一手搭在孙叔的胳膊上,轻盈的坐在跑车上。她回头看着我说道:“你还不坐车走,在等什么?”
    我愣了愣,难道今天苏月儿发善心让我和她一起坐跑车去随城一中吗?我来了两个月还没有坐过她的跑车呢。我连忙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刚把手搭在车门上,车子咆哮着就冲出去了。
    我被顺势带动一下,一跟头跌倒在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等我爬起来,身上已经灰溜溜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15:03
    “死呆子,你神经病啊,我让你坐公交车。”车吱嘎一声停了,苏月儿指了指附近的公交站牌,抿着小嘴笑我。车子一溜烟儿的就开走了。
    我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目送着跑车远去,懊恼的挠挠头。看了看汽车站牌,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步行去学校,因为我要省两块钱。
    我走了一个多小时,眼看随城一中在望,突然有个人高马大的男的挡住了我的去路。
    他凶神恶煞的冲我吼道:“兔崽子,你给老子站好了别动!”
  • 2016年03月27日 14:17:24
    我心里一惊,紧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他留着寸头,头发好像打了啫喱水竖起来,耳朵上有几个耳钉,穿破洞的牛仔裤,手里拿着一支烟,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你,你们要干啥?”我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我发现寸头男后面还有两个男的,一个是“黄毛”一个是“长毛”,三个人的年龄看起来都和我差不多,他们凶神恶煞的盯着我,把我围了起来。
    “去一中的?带钱了吗?”寸头男摸了摸他的短发,吐了一口烟在我脸上。
    我呛了一口,心慌意乱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说我没有钱,我步行来上学的。
  • 2016年03月27日 14:17:51
    寸头男看了看他旁边黄毛和长毛,上来就踹了我一脚。
    我跌跌撞撞的差点倒了,又被黄毛给抓住了衣领,直接在我肚子上来了几拳头。长毛想过来把我摔倒,他伸出脚绊了我一下,我却没有动。
    “梁哥,这小子长的还挺皮实呢。”长毛朝寸头男笑了笑,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我在山里长大,小时候就开始做家务,十岁的时候已经下地了,我还算有点傻劲。我心慌意乱的一把推开了长毛,趁机转身跑了起来。
    叫梁哥的人一个箭步就冲过来,一脚踢在我后背上,我栽倒了。
    我想爬起来,却被梁哥踩住了,他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呸的一口痰吐在我脸上,怒气冲冲的说道:“还跑啊,小狗日的,找死吧你?”
  • 2016年03月27日 14:18:46
    梁哥一边骂我一边把我的头往地上磕,黄毛和长毛两个人过来对我拳打脚踢的。
    我捂着头不敢动弹,我担惊受怕的,却咬着牙不吭声。
    “把钱拿出来,快点。”梁哥催促我,一拳头砸在我鼻子上。
    我浑身火辣辣的疼,我瞥眼看了看路上,虽然有人在围观,可是没有人过来帮我。
    “我没得钱,你们别打我了。”我求饶,死死的捂着身上的口袋。
    “搜。”梁哥朝着黄毛和长毛使了个眼色,他们立刻死死的摁住我,掰开了我的手指,在我身上搜了起来。
    这是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我在苏月儿家里辛苦了一个暑假才换来的。我急了,张嘴去咬梁哥的手。
    “我曹,你麻痹属狗的。”梁哥疼的嘴里冒着凉气,拿脚死死的踩住了我,把我的衣服都扯破了。我只觉得手指和手腕都脱节了,我在地上扭动身子,但是根本就无济于事。
    “你麻痹的,敢咬老子,揍他。”梁哥终于还是拿了我的钱,他眼前一亮,看着一叠红火的钞票,得意忘形的说道:“哥几个,今天逮着个肥的,开门红啊。”
    黄毛和长毛本来还在拿脚踹我,但是看见梁哥手里的钱,分散了注意力,都欣喜若狂的笑起来。
  • 2016年03月27日 14:19:34
    我趁机一下子挣脱开了,起身没命的冲过去,搂住了梁哥的脖子就朝他身上咬。我想把我的钱要回来。
    可是我很快就被黄毛和长毛摔倒在地上了,他们这次打的更狠,我差点就晕过去了。
    我闭着眼睛躺在地上万念俱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见没动静了,这才去看,没想到他们已经走了。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没有,有个过路的老婆子过来问我怎么了,我不说话。我默默的捡起了我的旧书包,我低着头朝随城一中走。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好多人都来了,当衣衫破旧遍体鳞伤的我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很快引起了一阵骚动,很多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
    我不觉得丢人,我就是心疼我的钱,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爹。
  • 2016年03月27日 14:19:53
    我仰头看着门口随城一中几个大字,心里拔凉拔凉的,这是我初中就向往的高中,是我们整个县城最好的高中,可是我现在却没钱交学费。
    “喂喂,说你呢,捡破烂的不许进去,今天开学别影响我们一中的形象。”门口的保安拦住了我。
    我看见他那么凶,而且还不止一个保安,我不敢走了,就蹲在门口,垂头丧气的。
    人群渐渐的散去了,已经快到中午时间了,我眼巴巴的看着学校里面。
    “你怎么了呀?在这里干嘛呀。”一个温柔的女人声音响在我耳边。
    “我不是捡破烂的。”我诚惶诚恐的抬起头来,看见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
    她头发微卷,皮肤很白,穿着白衬衣和中短裙,文静而优雅,一双清澈的眸子秋水盈盈,眉眼间带着一丝的担忧,正关切的望着我。
  • 2016年03月27日 14:24:58

    “你怎么了呀?”她又问了我一次,红唇轻抿,黛眉微蹙。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很漂亮很有气质,我十六岁了还没有跟这样的女人说过话,更别提在我这样窘迫的时候。
    “我,我的学费被抢了。”我支支吾吾的,又低着头。
    “到底怎么回事呀?我能帮你什么吗?”她软声细语的,声音很好听。
    我突然有点感动,没出息的揉了揉眼睛,落下两口泪来。我哽咽的说道:“我,我是这里的学生,我来上学,但是路上被人抢钱……”
    听了我说的话,她又气又急,弯腰过来拉我。
  • 2016年03月27日 14:25:38
    “你先起来吧,你受伤了呢,疼吗?”她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我的额头,轻咬着嘴唇很是同情。
    “不疼,我想上学。”我起来的时候,看见她微微敞开的领口里,露出雪白的一抹,我不知道怎么脸就红了,我连忙扭过头去。
    “你跟我来吧,我是随城一中的老师。”她看了看我书包里的入学通知书,然后扶着我从大门进去。
    我看见几个保安很惊讶的表情,还略微带着羡慕。
    我紧紧的跟着她,像是溺水时候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知道我遇见好心人了。
    她把我带到了教职工宿舍,上了楼开了一间门,对我说:“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来。”
  • 2016年03月27日 14:26:09
    我都没有来得及说声谢谢,她就转身拿着我的入学通知书离开了。我有点手足无措,打量着她的房间,里面弥漫着淡淡的芳香,虽然比较简陋,但是却收拾的很整齐。
    我看见桌子上有几个荣誉证书,我翻开看了看,有散文小说奖,青年歌手大赛奖,优秀教师荣誉……还有几个我没看,不过我也因此知道了她的名字,原来她叫杨倩雯。
    过了没多久,杨倩雯就回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张表格,还有药水和棉签。
    “你把这个表格填一下,先把药擦了。”杨倩雯嫣然一笑。
    “谢谢,我不疼,我填表。”我感激的看着她,拿了表格填了起来,这是学生登记表。
    “那我来帮你吧,你写。”杨倩雯把瓶盖子打开,拿出棉签来,小心翼翼的往我脸上和额头上涂抹。
    她的手很灵巧很轻柔,她离我很近,温软的气息会偶尔碰到我的耳朵上。
  • 2016年03月27日 14:26:30
    我因为在写字,胳膊一动,就觉得很柔软,这才发觉轻轻的碰到她前面了。我有点慌乱,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写了。
    杨倩雯似乎并没有在意,她一边给我擦药一边问道:“我看你中考成绩很不错呀,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班上,我这个学期在高一二班任班主任。”
    我想也没想,连忙点头道:“我愿意,可是我没有钱交学费。”
    “学费我已经替你交了呀,你愿意的话,可以马上去我们班上课了。我待会儿去跟教导处主任说一声,就把你安排在我们班。”杨倩雯微微一笑。
    我很感动,结巴道:“杨老师,我,我以后赚钱还给你。”
    “没事,不着急,表填好了吧?”杨倩雯给我擦好了药,拿着我的表看了看,点头道:“你的字写的也不错呢。”
    我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干笑了一下。我说杨老师我可以去教室了吗?
  • 2016年03月27日 14:26:52
    “嗯,不过你等一下,你这衣服……”杨倩雯皱了皱秀眉,发现我衣服破了,过去抽屉里拿出了针线来,对我说道:“你把衣服脱了吧,我给你补一下,我这里可没有男生的衣服,不过晚点会发校服的。”
    我很难为情,有点迟疑。没想到杨倩雯伸手过来帮我忙,把我的衬衫扣子解开了。她的手碰到我的时候,我觉得内心一阵不安躁动。
    杨倩雯没有注意到我的尴尬,她的手法很娴熟,穿针引线来去自如。我光着膀子看着她,一丝幸福感油然而生。
    “呀,裤子也破了?”杨倩雯准备让我穿上衬衣的时候,看了看我的裤子。
    我连忙伸手捂住,尴尬的说不出话来,这都是刚才那三个人打我的时候扯破的。
    “这个没事的,你不是说很快要发校服的吗?”我说道。
  • 2016年03月27日 14:27:17
    “没事了,我一会儿功夫就缝好了,你脱了吧。”杨倩雯看着我,好像没有意识到我的难为情。
    我知道她肯定把我当个小男孩,或许在她眼里就是这样想的,可是我都十六岁了,虽然我个子不高,但是我生理上已经处于懵懂状态了。
    但是我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我犹豫着解开了裤子,幸好我里面还有一件短裤。可是这短裤太紧了,让我的某个地方有些突出。
    杨倩雯无意间看了一眼,她俏脸也随即泛起了一丝红晕,微微有些惊讶。随即她开始给我缝补裤子。
  • 2016年03月27日 14:27:36
    我站在那里不敢动,我生怕杨倩雯会误会我,我浑身都不自在,我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有任何龌龊的想法。
    可是当杨倩雯帮我穿上的时候,她的手无意间碰到我了,我身子哆嗦了一下,连忙退后了几步。
    “怎么了呀?不合身吗,是不是缝的太紧了?”杨倩雯吃惊的看着我。
  • 2016年03月27日 14:27:51
    “很好呢,杨老师你的手真巧。”我看着完好如初的衣服,我觉得她比我爹的手艺强多了,小时候我爹给我缝补衣服的时候,总是扎到他的手。
    杨倩雯莞尔一笑,俏脸微红,说道:“好了,现在你跟我去教室吧。”
    我点头,乖乖的跟在她后面。
  • 2016年03月27日 14:28:22
    随城一中很大,比我们镇上的初中要大好几倍,光是教学楼就好几栋,每一栋有好几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觉得眼睛都不够用,左顾右盼到处看。
    “这就是八班了,你进去吧,先找个座位坐着,我有点事。”杨倩雯带着我来到一个教室,转身准备走。
    我看见里面已经坐了不少学生了,正要进去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张可恶的脸,化成灰我都认得。
    我真没有想到那个叫梁哥的人就在这个班上,他旁边左右坐着黄毛和长毛,此刻正看着我。我下意识的朝后面退,我刚才被他们打怕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28:42
    “明天,你怎么了?”杨倩雯发现我的不对劲,奇怪的问我。
    “我,我不想在这个班,我可以去别的班吗?”我心慌意乱的说道。
    杨倩雯愣了愣,疑惑道:“为什么呀?你不是答应了吗?”
    我看了看梁哥他们,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实在是没有勇气进去,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杨倩雯,而且又不想拒绝杨倩雯的好意,左右为难。
  • 2016年03月27日 14:29:00
    这时候杨倩雯的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好像有点急事,就对我说道:“你先去教室吧,有什么事情等会儿再说好吗?”
    我无奈的点点头,看见杨倩雯走了,我低着头鼓起了勇气走进去,选了一个离梁哥他们比较远的书桌坐下来,心里还在扑通的跳。
    梁哥朝着黄毛和长毛使了个眼色,然后他就出去了。很快黄毛和长毛走到我跟前来了,一左一右的驾着我的胳膊,似笑非笑的。黄毛说道:“走吧,梁哥要跟你谈谈。”
  • 2016年03月27日 14:29:35
    我手足无措,硬着头皮跟他们出去。他们带我来到了男厕所里,我看见梁哥正在撒尿,手里依然夹着烟。梁哥见我进来了,转过身来对着我撒了起来。
    我连忙躲开,可是还是被溅到了。我很羞愤的说道:“你们要干啥?”
    梁哥让黄毛到厕所门口去把风,他过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道:“别紧张,我叫陈栋梁,以后我们就一个班了,我罩着你,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你那钱就当是孝敬我们了。”
    我不说话,只是低着头,拳头捏的紧紧的。
    “听见了没有,梁哥跟你说话呢。”长毛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我不甘心的点了点头。我听见陈栋梁得意的笑声。
  • 2016年03月27日 14:30:33
    “这就对了,还有……”陈栋梁伸手拍着我的脸,警告道:“今天发生的事不能跟班主任杨倩雯说,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明白没有?”
    我不敢反驳,只好点头。陈栋梁哈哈笑了两声,骂了一句怂货,然后把烟扔在我身上,大摇大摆的和其他两个人走了。
    我用脚狠狠的踩灭了烟头,回头看了看外面,直到看不见他们了,我去水龙头把裤子冲洗了一下,我突然想回家了,我想我爹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31:30
    我爹虽然经常打我骂我,可是我还是想回去。但是我不敢回去,我不想我得说我没出息,我来读高中也是我自己选的。
    我洗了一把脸,回到班上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没有人了。我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中午十分了,大家应该都去吃饭了。
    我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可是我没钱去食堂吃饭。我心里乱糟糟的,把头埋在书桌里。
    “明天,你怎么了,吃午饭了吗?”杨倩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她跟我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我跟前了,轻轻的推了我一下。
  • 2016年03月27日 14:32:05
    我怕杨倩雯看见我的眼泪,连忙伸手擦了擦,强颜欢笑的说道:“我没事,杨老师你有事吗?”
    “你哭了?”杨倩雯惊讶的看着我,眼神很疑惑。
    “没有,我刚才睡着了。”我想搪塞过去,我怕杨倩雯担心我。
    杨倩雯撇了撇嘴,摇摇头说道:“别骗我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我真没哭。”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却还是掉落下来。
  • 2016年03月27日 14:32:26
    杨倩雯伸手给我擦了擦,担忧的说道:“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呢?”
    我本来想把陈栋梁欺负我的事告诉杨倩雯,可是我想想刚才他们在厕所里说的话,我又不敢,我编了一个很糟糕的理由,我说道:“我想家了。”
    杨倩雯叹了口气,她摸了摸我的头,安慰道:“我就知道你有事嘛,其实这很正常的,老师说了不怕你笑话,我读大学的时候,是去省城,一个人离家好远,我经常在寝室里偷偷的哭呢。”
    我说,杨老师,我是不是很没出息?
  • 2016年03月27日 14:32:47
    “哪儿有,你可是小男子汉。”杨倩雯甜甜的一笑,又道:“好了,你还没吃饭吧?我也没吃呢,跟我一起去吃饭吧。”
    我本来还想嘴硬,可是食堂里的饭菜飘着香味,我正是长身体的年龄,根本经不起诱惑。我乖乖的起身,跟在杨倩雯的后面。
    杨倩雯带我到了教工食堂,我发现有好几个男老师都在盯着我打量,我看见了他们眼里掩饰不住的醋意,还有他们观察杨倩雯的渴望。
    我狼吞虎咽的,差点就噎住了。杨倩雯递给我水喝,还轻轻的拍着我的背,捂着嘴呵呵的笑,让我慢点吃。她笑的时候,眼睛弯成了月牙,我觉得心里像是吃了一盏清茶。
    我看的有点呆,嘴角还挂着饭粒,傻愣愣的不知所措。
  • 2016年03月27日 14:33:18
    “我已经跟教导处主任说过了,我以后就是你的班主任了,学习和生活上的事情都可以来找我。”吃完饭,杨倩雯带着我去她的办公室,她拿了一套校服给我。
    “本来明天和军训服装一起发放的,不过我见你好像没带衣服来,你先换洗用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的手有点抖,感觉这一套校服沉甸甸的。我默默的点头,转身出去了。我回头看杨倩雯,她正在微笑,像是这个秋天的阳光一样明媚。
    我刚进教室没多久,就听见学校的广播响了起来,通知全校学生到场地里集合,说是要召开迎接新生的会议。
    我跟着众多学生各自搬着凳子朝外面走,突然就被人拉住了,扭头一看是陈栋梁。他勒着我的脖子笑道:“你叫明天是吧,我们先去抽根烟,你把我们三个人的凳子都搬过去,先占着位子。”
    我本来不愿意,可是我看见黄毛和长毛摩拳擦掌的,我只好点头答应。我一手提着两个凳子,像是一只螃蟹一样跟着人群走,时不时的被碰撞一下,我听见有好多人在笑,我低着头觉得好憋屈。
    我来到集合地点的时候,把陈栋梁他们三个人的凳子依次放好,守着直到他们过来。陈栋梁摸着我的脸,在我头上拍了几下说道:“这次表现还可以,以后就要像这样乖乖的明白吧?”
    我说好,你们还有什么吩咐吗?
    陈栋梁说暂时没想到,给我滚吧,在旁边坐好,随时听候老子的差遣。
  • 2016年03月27日 14:33:51
    我连忙搬着凳子坐在他们旁边,仰头看着主席台上。这时候全校从高一到高三的学生都基本来集合了,整个场地挤挤挨挨的,黑压压的一片人。
    一个漂亮的女人拿着话筒走上去,引起了一阵男生的唏嘘,没想到负责主持会议的居然是杨倩雯。她用清澈的眼眸轻轻的扫视一下四周,微微一笑,开始讲开场白,连稿纸都不用。
    “金秋送爽,云淡风轻。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又迎来了一年一度迎新生会议,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新生的到来……”杨倩雯振振有词,她的声音很清凉干净,引人注目。
    “爽你麻痹,如果能和杨倩雯睡一觉那就真是爽了,哈哈。”陈栋梁眼巴巴的瞅着杨倩雯,盯着她肆无忌惮的看,口水都流下来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34:10
    “是啊,你看她那挺翘的来子,还有那圆浑的皮果,尤其是那白晃晃的腿啊,老子现在就想撸一管了……”黄毛和长毛也是馋涎欲滴的盯着杨倩雯看个不停。
    我在旁边听着他们的污言秽语,拳头捏的紧紧的觉得很愤怒。杨倩雯对我那么温柔,没想到这几个杂种会这样说她,我一时没忍住,悄悄的把陈栋梁的凳子给拉扯了一下。
    陈栋梁没坐稳一屁股跌落下来,引起了周围附近的一些人的嘲笑。他气呼呼的四处看,怒吼道:“谁他吗的搞的?有种给我站起来。”
  • 2016年03月27日 14:34:39
    我是偷偷做的,所以没有人发现,我低着头不敢去看。陈栋梁过来回头揪住了我的衣领。
    “不是我弄的。”我连忙争辩,心慌意乱的。
    “老子知道不是你,量你个狗日的也没有这个胆子,你看见是谁了没有?”陈栋梁恶狠狠的说道。
    我连忙摇头说没看见。
    陈栋梁不肯罢休,到处去问。这时候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原来杨倩雯的开场白已经说完了。掌声雷动中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上去了,我听说他是我们学校的校长。
    校长示意大家安静些,于是陈栋梁只好暂时忍着,嘴里却骂骂咧咧的。
    校长讲话没多久,台下果然变得异常的安静,没有几个人听他的长篇大论。我发现高二高三那边的人都昏昏欲睡了。
    “下面有请我们的新生代表讲话。”校长总算完成了连篇废话,杨倩雯上去又说请大家欢迎。
    台下一开始响起零星的掌声,但是随着新生代表走上去,突然一片哗然。
    “哇靠,美女啊,别睡了你麻痹的,快点看……”有男生被推醒了,揉着惺忪睡眼,顿时眼前一亮,直勾勾的盯着台上看。
    “漂亮的学妹啊,以前我们随城一中的校花弱爆了,估计要下岗了……”
    “我艹,老子是不是看错了,亮瞎了。”
    “你麻痹,你想艹,排队去……”
    我听见附近一片喧嚣的吵闹,此起彼伏的,接着是雷鸣般的掌声还夹杂着口哨声响。
    我朝台上瞥了一眼,没想到这些牲口所说的美女居然是苏月儿。是的,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 2016年03月27日 14:35:21
    我不知道苏月儿为什么会是新生代表,也许是因为她爹苏东山有钱的缘故吧,我记得暑假的时候,苏月儿好像说过,苏东山是随城一中的名誉校长。
    苏月儿一身漂亮的连衣裙,目光中透着一种自豪,昂首挺xiong的缓缓的走到了台前,在万众瞩目中开始致词,她没有用讲稿但是说的很流利而且文绉绉的,我都怀疑这是不是她写的。
    我敢肯定没有多少人在听她讲话的内容,我发现好多女生都盯着苏月儿的脸,目光和表情嫉妒或者羡慕。而一半男生的眼光在盯着苏月儿的玉峰看,都恨不得自己可以透视,另一半男生或许是在看苏月儿的美腿和玉足吧。
    这时候旁边的黄毛说道:“老子日哦,为了她我心甘情愿的当她的奴隶使唤,每天为她端茶送水。”
    “我情愿她打我骂我,我给她洗衣做饭,我只想看见她对我笑。”长毛自我陶醉的靠在黄毛身上。
    “去你麻痹的,没出息的样子,光想想有个屁用。”陈栋梁说着推开了他们两个。
    “我每天还给她洗脚按摩呢,你们是没有真的去做,你们以为苏月儿真的那么好伺候吗?”我在心里觉得好笑,我觉得他们比我还要犯贱。
  • 2016年03月27日 14:35:44
    “明天,你小子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看傻眼了?”陈栋梁玩味的看着我,顺手就给了我一巴掌。
    我捂着脸,摇摇头说道:“我没有看,没什么好看的。”
    “卧槽……”陈栋梁嘲讽的看着我,冷笑道:“只怕你给这个苏月儿擦鞋子她都看不上呢。”
    我心想我又不是没给她擦过鞋子,但是我不做声。陈栋梁说了句没意思,就继续去欣赏。
  • 2016年03月27日 14:36:12
    苏月儿讲完下去了,她如同众星捧月一样惹人注意,可是她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她一路走过去,那些男生都自作多情的说苏月儿看了他一眼,还冲他们笑了。
    我觉得他们就是自作多情,苏月儿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们这样去仰慕,如果他们跟我一样伺候过这个大小姐,估计都会很失望的。
    “明天,这个,明天……”这时候,随城一中的主任上了台,他好像有点口吃,说一下停一下。
  • 2016年03月27日 14:36:32
    “叫你呢,小王八蛋快上去呀。”陈栋梁回头推了一下我。
    我不知道他是故意在整我,我慌慌张张的跑到了主席台上,我大声的说,到。
    主任眨了眨眼愣了楞,无奈的看着我,台下顿时哄笑成一片。
    我在开学第一天就成了学校的名人,全校师生几千人都看着我笑。我听见有人说我是土鳖乡巴佬,有人说我真傻。
  • 2016年03月27日 14:37:07
    我觉得我自己真是个傻比,我窘迫的无地自容,我回头看见陈栋梁他们搂在一起笑的前仰后合的,我还看见了苏月儿,她似乎觉得我丢了她的人,皱着秀眉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站在那里手足无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要不是杨倩雯过来让我先下去,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大家安静一下吧,欢迎主任讲话。”杨倩雯见大家还在笑,就说了一句,担忧的看着我走下去。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会的,总之我从下来之后就一直耷拉着头,一直到陈栋梁推了我一把。
  • 2016年03月27日 14:37:25
    “傻比,把我们凳子带教室去听见没有?”陈栋梁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在我头上拍了一巴掌。
    我默默的点点头,木然的过去把凳子搬着,我低着头刚要去教室,就听见附近一片哗然。我抬头一看,苏月儿来到我跟前了,好多男生都在往这边看。
    “呆子,你分到哪个班了?”苏月儿面无表情的问我。
  • 2016年03月27日 14:37:50
    我说我在八班,你呢。我当时有点高兴,没想到苏月儿会关心我,原来她也没有那么坏。
    “你管我在哪个班,我这么问就是跟我爸爸汇报一下,他打电话过来了。”苏月儿白了我一眼。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搬着椅子准备走。
    苏月儿拦着我,凑到了我耳朵跟前。我当时有点激动,她身上很香,气息温软的扑在我耳朵上,我真没有想到她会跟我说悄悄话。

  • 2016年03月27日 14:38:12
    “呆子,以后不许说你认识我,知道吗?”苏月儿说完瞪了我一眼,扭头就走了。
    我张着嘴想说什么,心里却很失落,我看着苏月儿在大家瞩目下离开,突然自嘲的笑了笑。
    “哇塞,明天,你认识苏月儿呀,你们什么关系,给我们介绍一下呗……”
    旁边的好几个男生,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他们围过来跟我打听苏月儿的事情。
  • 2016年03月27日 14:38:39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认识她呢,麻烦你们让开下好吗?”我觉得苏月儿真幼稚,她肯定觉得我丢了她的面子了,可是她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我说话,要我怎么解释的清楚。
    这些男生见我矢口否认,也懒得理我了,他们不近不远的跟在苏月儿的身后。我搬着陈栋梁他们的椅子回到教室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了。
    我看了看窗外,来随城一中的第一天就快过去了,我曾经在初中的时候梦想过无数的开始,可却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当晚自习结束的铃声敲响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
    晚上我没有吃晚饭,因为我没有钱,我把杨倩雯给我的校服放在旧书包里,跟着几个男生去了寝室,可是我连被子都没有。
    我看着好几个人都在吃宵夜,还在讲笑话,就好像他们认识好久了一样。我孤零零的坐在光溜溜的床板子上,闻着空气里的香味,肚子饿的呱呱叫。
    这时候寝室门被踢开了,陈栋梁他们三个人大摇大摆的进来了,寝室里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都滚出去,听见没有?”黄毛恶狠狠的吼着,几个男生面面相觑的,连忙到外面去。
    长毛过去把门关了,守着门口。陈栋梁在下铺坐着,点根烟抽着,朝我挥挥手道:“傻比过来。”
  • 2016年03月27日 14:38:58
    “怎么了?”我很害怕,不知道我哪儿又得罪他们了,连忙到陈栋梁跟前站着。
    陈栋梁捏了捏手指,说道:“身上还有钱吗?借哥哥用一下,晚上我带你去外面耍一耍。”
    我连连摇头,我说没有了,钱不是都被你们拿走了吗?
    “放屁,谁拿你钱了?”陈栋梁噌的一声站起来,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上。
    我爬起来,想了想连忙说道:“没有,我说着玩的。”
    “这还差不多,麻利点把钱都拿出来,免得吃苦。”陈栋梁笑嘻嘻的说道。
    “我没有,真的。”我很无奈的说道。
  • 2016年03月27日 14:39:22
    黄毛这时候过来,在我身上搜了个遍,一毛钱也没有找到。他又过去把我的书包拿过来,一下子把里面的东西腾出来,校服和书掉了出来。
    “小狗日的,这衣服不错啊,哪儿来的?”黄毛拿着校服问我,然后毕恭毕敬的交给陈栋梁。
    陈栋梁瞥了一眼,用烟头在上面烫了几个窟窿,直接扔在地上踩了几脚,拿过我的书包,一边搜一边问我道:“里面没别的了?”
    我摇摇头,看着杨倩雯给我的校服,我说没了,就是这些了。
    陈栋梁不信,他抖了几下包,然后在隔层里摸索了一会儿,狐疑的看着我。然后开始撕扯起来。
    我看着我爹给我做的书包,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爹的一番心血,可是我无能为力。
  • 2016年03月27日 14:39:41
    “曹你麻痹的,毛都没有,穷鬼。”陈栋梁把我的书包撕的乱七八糟的,又看了看直接扔在地上踩了几脚,上来就给了老子一巴掌,问道:“真没有钱了?”
    “没有,我晚上还没吃饭呢。”我蹲下去捡我的书包,又把校服和掉出来的其他东西都塞了进去。
    “你在随城没有亲戚朋友?找他们借去。”陈栋梁吼道。
    我摇摇头,我说我没有,真的。
    啪的一巴掌,陈栋梁又打我了,他揪着我的衣领,朝着我肚子使劲的捅了几拳头,说道:“你麻痹的骗谁呢,就算你是个乡巴佬,你还能没个认识的亲戚?”
    “梁哥,这小子估计认识苏月儿,我听人说苏月儿还跟他说话了。”守在门口的长毛插嘴道。
    陈栋梁愣了愣,很意外的问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认识苏月儿?”
  • 2016年03月27日 14:40:05
    我不敢说,因为苏月儿下午的时候警告过我不要到处说。我刚刚摇了摇头,陈栋梁就劈头盖脸的打过来了,打的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我终于熬不住了,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早承认也不会挨打了是不是?”陈栋梁松开我,捏了下他的耳钉,突然玩味的笑了起来。
    我觉得他肯定又想到了什么馊主意,我吓的往后退,我说我认识她,可是她不会借钱我的。
  • 2016年03月27日 14:40:27
    “没说让你借钱,过来我跟你说件事。”陈栋梁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嘀咕了一阵。
    我听了傻眼了,我还没有说话,陈栋梁就踢了我一脚,怒吼道:“听见没有,赶紧给老子去。”
     “我去,你别打了。”我看着陈栋梁扬起的拳头,不敢拒绝,抱着书包就出去了。
    “梁哥,你让这傻比干啥去呀,借钱吗?”黄毛问道。
    陈栋梁意味深长的说道:“借个毛线的钱,这小子哪儿还有钱,明天就知道了,等着看好戏吧。”
  • 2016年03月27日 14:40:57
    我从学校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的光景了。我沿着公路缓缓的走,路灯把我的影子拉的很长。我突然觉得我像是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
    我在路上想了很多,我甚至有想过不要读书了回家去算了。可是我想想我爹对我说的话,我又想想杨倩雯那清澈的眼神和期待的样子,我还是咬着牙忍着。
    我徒步走了一个多小时,在快到苏月儿家里的时候,我又累又渴。我在她家附近的湖边坐着,我看看周围没人,我到岸边去喝了几口湖水,感觉好受了一些。
    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找苏月儿,就在门口徘徊不定。这时候门口的一个保安发现了我,气势汹汹的冲出来,手里还拿着棍棒,他警惕的看着我,顿时松口气。他说怎么是你呀?
    “我,我刚才才下自习,我可以进去找苏月儿吗?”我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保安已经认识我两个月了,他让我等会儿,过去打个电话,然后打开了门让我进去。
    我心里忐忑不安,我到别墅的二楼的门口,就听见小熊熊在叫唤,我看见孙叔跟铁塔似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干笑了两声,我说孙叔你还没睡呢?孙叔点点头,依然是面无表情。
    我过去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苏月儿把门打开了,她穿着睡裙,脸上敷着面膜,看了我一眼就进去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41:16
    “你这么晚来做什么?”苏月儿说着话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突然觉得自己说这句话很贱,小熊熊过来在我腿上蹭了两下,然后伸着舌头张着嘴巴仰头看着我,似乎在嘲笑我。
    苏月儿似乎有点意外,说道:“今天太阳打东边出来啦?你会这么主动?”
  • 2016年03月27日 14:41:48
    “你衣服洗了没有,我去给你洗。”我讨好的看着苏月儿,转身就打算去洗澡间。
    “站住,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苏月儿走过来,她凝视着我,看的我心里一阵发慌。
    我说没什么,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觉得我这个谎话一点也不高明。可是苏月儿居然相信了,她责备我道:“你以后小心点,早点回来。”
    我当时以为我听错了,她说让我早点回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说,早点回哪儿来?
  • 2016年03月27日 14:42:27
    “回家啊,死呆子,呆头呆脑的,擦药了没啊?”苏月儿白了我一眼,轻轻推了我一下。
    我突然很是感动,我摇摇头,我心想苏月儿其实心眼也不是那么坏的。
    “在那边的抽屉里,自己去拿,怎么不摔死你?”苏月儿埋怨一句,突然望着电视里的动画片笑了起来,笑的她那傲人的胸围起伏不停。

  • 2016年03月27日 14:42:49
    我过去抽屉拿了药出来,这是上好的云南白药,应该很贵的,我正在犹豫要不要预备一点,我不确定以后陈栋梁会不会继续揍我。
    “你在干嘛呢,你过来。”苏月儿指着我。
    我拿着药过去,见她伸手过来,我以为她要打我,吓的我脑壳缩了缩。苏月儿噗嗤一声乐了,夺过了药瓶笑道:“你怕什么呀,人家又不会吃了你。”
  • 2016年03月27日 14:43:15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累吗我给你按摩。”我见苏月儿要给我擦药,我受宠若惊。
    苏月儿没搭理我,她给我抹药,一边说道:“呆子,我爸爸今晚上打电话了,他问你情况怎么样,他说你可以不住学校,晚上回来住。”
    我当时心里一热,我来了两个月都没有见到过苏东山,他总是那么忙,这里的别墅就成了苏月儿的单独住处。有时候我就想,为什么我爹会认识苏东山这样的有钱人。
    “你愿不愿意啊,傻了啊?”苏月儿嘟着小嘴,在我身上掐了一下。
  • 2016年03月27日 14:44:14
    我说我当然愿意呀,我还是睡那个阁楼吗?我心里想我晚上来苏月儿家里,总比在学校寝室要强,最起码晚上不用受陈栋梁他们的欺负。
    “当然了,要不然你想睡哪儿?”苏月儿嘟囔着,埋怨道:“真不明白,我爸爸为什么那么关心你,隔几天时间就打电话问你的情况,你是不是心里特别的得意?”
    我不说话,我觉得苏月儿今天晚上似乎特别的漂亮,不管是不是他爹跟他叮嘱了什么,我都觉得她好像有一点不一样。
  • 2016年03月27日 14:44:54
    “好了,你可以去休息了,我也要睡了。”苏月儿去洗了手,捂着小嘴打个哈欠,打算去房间里。
    “我还不想睡,我陪小熊熊看会动画片吧?”我眼巴巴的看着苏月儿。
    苏月儿愣了愣,没好气的说道:“你神经病呀,你明天不上学?”
  • 2016年03月27日 14:45:18
    “我不累,我待会儿再睡。”我说。
    “随便你,不过别让小熊熊看太晚,它在长身体不能熬夜。”
    苏月儿走了两步突然转过头来,说道:“对了,呆子,你没有告诉别人你认识我的事情吧?”
    我连忙摇头,我说我不会说的,打死我都不会说。
  • 2016年03月27日 14:45:42
    “那就好,你要是说了,我就不理你,把你赶出去。”苏月儿说着过来抱着小熊熊亲了一下,说了一句晚安,就进房间去了。
    我心里一阵发慌,我坐在客厅里,无聊的看着电视。小熊熊蹲在沙发上,它很认真的盯着电视看。
    我等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我偷偷的去苏月儿房间门口瞧了瞧,见门关着。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苏月儿的更衣室里,悄悄的打开了柜子。
  • 2016年03月27日 14:46:05
    晚上陈栋梁在寝室打我的时候,他就威胁我,让我把苏月儿的内衣拿过去给他。我其实心里很不愿意的,可是我知道如果我不拿,陈栋梁一定会把我揍个半死。
    我做贼一样左顾右盼的,手有点发抖,终于找到了一件,我刚要揣进兜里,回头就看见了小熊熊。它歪着头不解的看着我。
    “去,去看动画片。”我轻轻的呵斥了一声,没想到小熊熊汪汪叫了一下,它好像知道我心里有鬼。
    我有点急,刚要赶小熊熊出去,我就听见苏月儿叫了一声,是那种很惊恐的叫声。
    我一听见她的声音,连忙把衣服放下来,我赶紧出去,这时候我看见孙叔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了苏月儿的房间门口,连忙敲着门喊苏月儿。

  • 2016年03月27日 14:46:34
    过了一会儿苏月儿把门给打开了,她满头大汗,脸色很苍白。
    “是不是又做恶梦了?”孙叔关心的问。
    苏月儿点了点头,她好像很疲惫的样子,苦涩的说道:“没事了,孙叔你去休息吧。”
    “要不让连姨过来陪你一会儿?”孙叔提议道。连姨是苏家的老女佣。
    “不用的,又不是第一次了。”苏月儿叹口气。
    我正想问问,苏月儿把门给关上了。我回头看见孙叔打算出去,我问道:“孙叔,她怎么了?”
    “做同一个恶梦,好多年了。”孙叔似乎见怪不怪,他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道:“你怎么还不睡?”
  • 2016年03月27日 14:46:55
    我本来还在犹豫,可是我找不到理由留下来,只好跟着孙叔出去了。我回到了阁楼,后悔刚才没有把衣服及时的拿出来,我不知道明天要怎么面对陈栋梁他们。
    我越想越害怕,阁楼里的蚊子又很多,不停的咬着我。而且我肚子又很饿,我一晚上都辗转难眠。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我吃的特别多。我知道今天一天我又要挨饿和挨打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47:19
    苏月儿反倒是没什么胃口,她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秀眉微皱,吃了两口就去上学。孙叔连忙放下碗筷,跟着她一起出去了。 我看了看楼上,想了想要不要再去试试看,等我趁着连姨收拾碗筷的时候,我上去才发现门锁了,我只好垂头丧气的背着破旧的书包走。 我到门口的时候,远远的看见苏月儿坐车走了。我只好徒步走到了学校去,我又怕早自习迟到,又怕见到陈栋梁不好交代。等我到学校的时候,早自习已经下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48:09
    “傻比,过来。”我刚到教室门口,就被陈栋梁给逮住了,他们三个人好像故意在等我似的。
    我很慌乱,退后了几步想要逃跑,被黄毛和长毛一左一右的扭着胳膊送到了陈栋梁面前。
    陈栋梁坐在书桌上,他让长毛去放哨,然后扇了我一巴掌,吼道:“你怎么现在才来,东西拿来了吗?”
  • 2016年03月27日 14:48:28
    我不敢说话,低着头。陈栋梁把我的破书包拿过来,把里面的东西都腾了出来,没有看见他想要的,他让黄毛在我身上搜,也没有搜到。 陈栋梁顿时火了,从桌子上一跃而起,一脚就把我踹倒在地上,立刻拳打脚踢的,一边打一边吼道:“小狗日的,你居然敢不听指挥,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拿来,我就弄死你。” 我捂着脑壳连连点头,这时候长毛喊道:“杨倩雯来啦。”
  • 2016年03月27日 14:48:45
    陈栋梁连忙和黄毛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坐在位子上随便拿了一本书装正经。 杨倩雯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地上捡书包里的东西。她过来看了看,问道:“怎么了?” “杨老师我没事,刚才不小心跌倒了。”我觉得我一点也不会撒谎,我听见陈栋梁在冷冷的笑。
  • 2016年03月27日 14:49:09
    杨倩雯皱了皱秀眉,看了看陈栋梁他们,然后走过来弯着腰帮我捡。我一瞥眼就看见了她敞开领口里的雪白半球,鼓鼓的,连粉红色的衣服也看得见,我连忙别过头去。 我看见陈栋梁他们正在背后盯着杨倩雯的后面看,悄悄的指手画脚的。我故意走过去遮住了他们的视线,我说老师我自己来。 杨倩雯微微一笑,站起身把东西交给我,然后对我说道:“明天,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 2016年03月27日 14:49:31
    我看见杨倩雯走准备跟过去,陈栋梁瞪了我一眼,我知道他在威胁我不要告诉杨倩雯。 “怎么回事呀,你刚才是不是在撒谎,陈栋梁他们欺负你了对不对?”杨倩雯坐在办公桌前,很关心的望着我。 我瞥了一眼,她似乎对我没有任何防备,两条玉腿微微的分开,隐约能够看见短裙下的光景。我连忙低下头去,有些心慌的说道:“没有,他们什么都没做,是我跌倒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49:50
    杨倩雯叹息了一声,她过来用手碰了碰我脸上的伤,还看了看我身上的鞋子印,说道:“老师也是读过高中的,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见到过,而且陈栋梁他们是什么样的学生我也清楚呢。” 我感受着她温柔如水般的抚摸,闻着她身上茉莉花一样的香味,似乎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我摇摇头说道:“我没事,真的。”
  • 2016年03月27日 14:50:12
    “这次是没事,下次呢?”杨倩雯看着我,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师不可能每次都出现的那么巧,有些事情还是要靠自己。” 我看着杨倩雯殷切的期盼,坚定的点点头,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说老师我明白了,我回教室了。 “等会儿,你早自习为什么没有来?还有你昨晚上怎么不在宿舍?”杨倩雯问我。
  • 2016年03月27日 14:50:29
    我支支吾吾的,解释不清楚,想了想我撒谎道:“我昨晚上去我亲戚家了,我以后在那里借宿。” “噢,那你办了走读证了吗?”杨倩雯说道。 我说我没有。杨倩雯说办走读证需要你亲戚来签字做担保,这两天学校刚开学可能管理的松弛一点,以后没走读证就出不去。 我知道了。我说。 杨倩雯点点头,说道:“好了,马上就军训了,别被这事影响了,以后他们欺负你,可以来告诉我。” 我想说声谢谢,可是我没说出口。我知道我不可能靠杨倩雯来保护我,她能保护我一时,却不能总是看着我,我突然觉得我真没有用,要靠一个女人来保护。
  • 2016年03月27日 14:50:47
    我回教室的时候,陈栋梁他们几个人对我虎视眈眈的,刚准备过来,幸好上课铃响了。我整节课都没有心思听,我知道一下课他们肯定又要欺负我了。 果不其然,下课后老师刚出去,陈栋梁就过来了。他拍拍我的脑壳,指了指厕所方向。我有些犹豫该不该过去,黄毛过来踢了我一脚,我乖乖的跟着走了。 “你们又想做什么?”我扣着手指,耷拉着头。 陈栋梁喷了一口烟在我脸上,摸了摸他的耳钉,问道:“你去跟杨倩雯告状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51:05
    “我没有,真的没有。”我连忙回答。 “你确定没有骗老子?”陈栋梁玩味的看着我。 我说,我不敢骗你。 陈栋梁吼道:“你发誓,你骗了老子,死全家断子绝孙,你娘被男人玩遍。” 我顿时火了,我说你凭什么骂我娘?
  • 2016年03月27日 14:51:27
    “卧槽,小狗日的还敢顶嘴?”陈栋梁说着朝长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放哨。陈栋梁一把揪住了我,劈头盖脸就是好几巴掌,怒吼道:“老子就骂你娘了,你吗是妓女,生了你这个狗杂种,你能怎么样?” “我日你吗陈栋梁,你吗才是妓女。”我当时就火了,我上去就跟陈栋梁打了起来。 从小到大,我虽然没有见过我娘,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可是我最嫉恨别人这样说。我疯了似的,抱着陈栋梁又咬又掐。
  • 2016年03月27日 14:52:08
    陈栋梁似乎没有料到我会反抗,他一时半会奈何不了我,这时候黄毛立刻过来帮忙,从后面偷袭了我,将我绊倒了。
    我倒在了厕所,被他们拳打脚踢的,可是我还在挣扎。我越是反抗,他们越打的厉害。
    “小狗比崽子,还敢还手,弄死你。”陈栋梁一边踩着我,一边骂骂咧咧的。
  • 2016年03月27日 14:52:29
    我心里憋着一团火,我想爬起来,可是我无能为力,我知道这次他们肯定要打的更狠了。
    “借过一下啊,憋死我啦。”
    这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急匆匆的冲进来,长毛一把将他拉住了,说道:“滚出去,没有看见梁哥在办事吗?”
    胖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我,嘿嘿一笑道:“冷静,君子动口不动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去你吗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再不滚老子连你一块打。”黄毛说着扬起了拳头。
    胖子临危不惧,眼镜上一片闪光,狡黠的笑道:“冷静,打我之前,我能不能跟梁哥说句话?”
  • 2016年03月27日 14:52:49
    陈栋梁这时候停下了,瞪着胖子吼道:“你麻痹要说什么?” “梁哥,我这话你听了,再打我也不迟啊。”胖子推了推眼镜说道。 陈栋梁好像来了兴致,他让黄毛看着我,然后朝胖子勾了勾手指。胖子谄媚的笑着,过去附在陈栋梁耳边嘀咕了一句,然后不慌不忙的看着他。 我当时躺在地上,不知道胖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很奇怪的是,陈栋梁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拍着胖子的肩膀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梁哥,瞧你说的,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大丈夫金口玉言啊。”胖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错,好样的,你小子有点意思,我们走。”陈栋梁说着弹了弹胖子的大肚腩,一挥手带着黄毛和长毛离开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53:08
    胖子身子一哆嗦,嘴里嘶嘶的冒着气,连忙解开裤子去撒尿,一边撒尿一边说道:“人有三急啊,虽然不为半斗米折腰,可是又有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呀。” 我当时听的云里雾里,狼狈不堪的爬了起来。我见过他,他是我们一个班的,不过刚来学校两天,我们还没有说过话,我平时里看见胖子,他大多是在看课外书。 “谢谢你啊,多亏了你。”我跟着胖子走出去,摸着红肿的脸,感激的说道。
  • 2016年03月27日 14:53:23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其实我只不过是为了能快点撒泡尿而已,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胖子抖了抖手,把裤子拉链拿上了,然后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个纸折扇,潇洒的一甩,没开。他愣了愣,连忙用手打开了,缓缓的扇了起来。 我觉得胖子是个奇怪的人,满口都是在拽文,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见过你。 “什么。”胖子慢悠悠的说道。
  • 2016年03月27日 14:53:48
    “什么?我叫明天。”我当时想,怎么还有比我的名字还奇怪的人。 胖子笑了笑,眼镜光一闪,说道:“我知道你叫明天,昨天你在学校已经声名远播了。不过我不叫什么,我叫沈末,沈从文的沈,末尾的末。我名字的含义就是我像是沈从文那么有才学,又要随时有一颗保持末位的心态,凡事忍让三分不跟人争强好胜……” 我没有心思听沈末讲这些大道理,我现在好奇的是沈末到底跟陈栋梁说了什么,让陈栋梁能够那么的高兴,既然没有打我们。我立刻打断沈末的话,我问了我的疑问。 沈末左右瞧了瞧,他示意我过去,然后在我耳边嘀咕了一句。 我一听立刻生气了,我焦急的说道:“你别瞎说,你怎么知道的?” “冷静,泰山崩于前而岿然不动,这才是大丈夫。”沈末见我怒了,连忙劝说。 “沈末你怎么是这种人呢?”我焦急的说道。
  • 2016年03月27日 14:54:10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时情况紧急,我是不得已而为之啊,你好自为之吧。”沈末故作潇洒的一甩扇子想要合起来,扇子却飞出去了,他很吃力的蹲下来去捡,身上的赘肉在抖动。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我一天到晚都没有心思听课,但是陈栋梁他们没有来找过我,这让我又庆幸又害怕。
  • 2016年03月27日 14:54:37
    我一整天又饿又怕,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我连晚自习都没有去上,我藏在寝室里,等天一擦黑我就连忙跑到了教工宿舍去,然后悄悄的上了楼。我躲在了楼层上的公用厕所里,静静的等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我又紧张有担心,这个晚自习对于我来说相当的漫长,我都差点睡着的时候,听见了学校里传来的下自习铃声,我强打起精神来,透过门缝死死的盯着一个宿舍门。 那是我们女班主任杨倩雯的房间门,我看了有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发现杨倩雯回来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54:52
    杨倩雯好像有点疲惫的样子,她打开了门进去了,又把门给关上了。我越发的紧张起来,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终于等到熄灯铃声敲响了,整个学校陷入了幽暗之中,只有几盏路灯亮着。有几个查寝的老师拿着手电筒到处晃。
  • 2016年03月27日 14:55:15
    此时,我突然发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上了楼,他左顾右盼的,最后拿出了一个手机,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杨倩雯的房间门口,偷偷的扒着窗户朝里面看了起来。 我当时心里有点慌,杨倩雯的房间里透着昏暗的灯光,我借着那灯光发现那个人是黄毛。我顿时很愤怒,可是我又不敢出去阻止,于是捂着嘴大声的咳嗽了两声,还用脚把厕所门给踹了几下。 黄毛吓的一缩脖子,朝厕所这边看了看。我当时很害怕他会过来看,被他发现我就惨了。
  • 2016年03月27日 14:55:31
    还好黄毛做贼心虚,一溜烟的下楼跑开了。我感到很是庆幸。 白天的时候,沈末告诉我,陈栋梁之所以没有打他也没有打我,是因为沈末告诉了陈栋梁一个秘密。沈末说晚上熄灯之后,杨倩雯就会在她的单身宿舍裸体沐浴,沈末还说他无意间看见过,只是隔得太远了,所以很是模糊。 我听沈末这么一说,就很担心杨倩雯被陈栋梁他们偷看。我在学校来的这两天,杨倩雯对我百般照顾,我不想她被这几个混蛋占了便宜,所以提前在这里守着。
  • 2016年03月27日 14:57:35
    当我发现黄毛走了,我连忙出来朝楼下看,借着路灯看见陈栋梁和长毛出现了,他们三个人汇合后说了几句什么,就朝寝室方向去了。 我知道现在我也应该马上离开这里,要不然被老师发现就糟了。我正要走,发现杨倩雯房间的灯熄灭了,这让安心了不少,或许她睡下了。我路过的时候下意识的朝里面看了一眼,就突然迈不动步子了。 借着窗外映照的朦胧光线,我看见杨倩雯正在脱衣服,她的旁边放着一盆水,果真打算洗澡了。她似乎丝毫没有意料到外面会有人看她。 她先是脱了衬衫,我看见了她光滑的脊背,随后她又脱下了中短裙。杨倩雯的皮肤很白,她侧面对着我,在夜色下宛如一个美妙的艺术品…… (暂时更新到这里,喜欢的朋友请收藏下,方便下次阅读,每天都会更新的。)
  • 2016年03月28日 12:32:22
    杨倩雯开始解开身上最后两件束缚了,她有意无意的朝窗户这边瞥了一眼,我突然吓的心惊肉跳的,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卑鄙无耻了,我明明是来保护她的,可是我就是挪不开双脚,眼睛像是被拉扯住了。我心里甚至产生了更龌龊的想法,我渴望她快点把最后的衣服都解开。
    杨倩雯似乎并没有防备,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把上面的最后一件遮拦解开了,我看见了她那脱颖而出的一对玉峰,珠圆玉润,光洁雪白,我只觉得呼吸困难,喉咙里像是火一样在燃烧
  • 2016年03月28日 12:34:11
    我紧紧的捏着拳头,眼睁睁的看着杨倩雯弯下腰,她的手放在了腰间,牵着最后一件短衣向下滑落,我眼睛睁的大大的,刚看见她那圆浑的翘臀,突然身子一抖撞在了窗户上。
    “谁在那儿?”杨倩雯顿时警觉起来,连忙提起短裤,顺手抄起一件衣服抱在怀里。
    我吓了个半死,撒腿就朝楼下跑,却一下子撞在了一个男老师的身上,他一把将我给抓住了,他大声的吼道:“你是哪个班的学生,怎么大半晚上跑这里来了?”
    他这一嚷嚷,附近的几个老师都出来看,有个老师眼尖一下子认出了我,说这不是那个叫明天的学生吗,好像是八班的。
  • 2016年03月28日 12:34:30
    我知道开学典礼迎新生会议上,我已经在学校声名远播了,我无助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会受什么样的处罚。
    “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已经熄灯了吗?”
    “送教导处去吧,看他鬼鬼祟祟的,好像有问题……”
    旁边的几个老师围着我指指点点的,我觉得无地自容,耷拉着头不知所措。我知道我这次闯大祸了。
    两个男老师推推搡搡的要带着我走,这时候突然有人喊了一声等一下。
  • 2016年03月28日 12:34:47
    我回头一看,是杨倩雯,她穿着睡裙和拖鞋出来了,好像很匆忙的样子。她看了看我,连忙解释道:“这是我们班的,是我让他过来拿东西的。”
    “这样啊,你刚才怎么不说呢?”一个男老师疑惑的看着我,带着责备。
    我看看杨倩雯,知道她是想解救我,我赶紧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这时候那几个男老师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杨倩雯身上了,很是讨好的样子。
    居然有个男老师拉着我对杨倩雯说道:“杨老师,我替你送他过去吧?”
  • 2016年03月28日 12:35:12
    我顿时就明白这老师的企图了,我心想老子又不是不会走路,要你送什么啊,你不就是想趁机接近杨倩雯吗?
    “不用了,麻烦你们了,不好意思。”杨倩雯莞尔一笑,立刻过来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了她的房间。我回头瞥了一眼,那几个男老师都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我。好吧,我知道他们肯定吃醋了,谁让杨倩雯那么美。
    杨倩雯把门关上了,她还搬了椅子让我坐下来,然后忧虑的看着我,轻声细语道:“明天,你怎么来这里了?晚自习你都不在,我找你也没有找到。”
  • 2016年03月28日 12:35:34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杨倩雯,我当然不敢告诉她实情,告诉她我刚才把她看光了。我闻着房间里淡淡的香味,看着杨倩雯那雪白的美腿,有一些心猿意马。
    “我,我不知道。”我支支吾吾的回答。
    杨倩雯很纳闷,她温柔的说道:“你才来了两天,就有两个自习没有去,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不说话,低着头看着杨倩雯的脚,觉得自己很没用也很龌龊,想想刚才居然偷看杨倩雯,她还对我这么好,我又自责又悔恨。
  • 2016年03月28日 12:36:13
    这时候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跟闷雷一样的特别响亮。我脸红的看着杨倩雯,觉得很丢人。
    杨倩雯愣了一下,好像恍然大悟了一样,起身给我拿了一桶泡面,放了佐料兑了开水,递给了我,说道:“吃吧,现在食堂关了,你将就一点哦。”
    我本来还想拒绝的,可是闻到香味我忍不住了,接过来狼吞虎咽的,烫的我只伸舌头。但是我敢保证,这一碗桶面是我这段时间吃过最香的一次了,那种滋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慢点,不够还有呢。”杨倩雯看的很是心疼,她拿纸巾给我擦嘴,微笑着看着我吃。
    我当时居然想了一个很无耻的理由,我说老师,其实我来这里,是因为我饿了。回复
  • 2016年03月28日 12:36:40
    杨倩雯听后越发的心疼,她赶紧又去给我泡了一碗面,她说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我这一忙就给忘记了,你的钱被人抢了,哪儿还有生活费呢。
    杨倩雯说着就从抽屉里拿了一点钱给我,她说这钱你暂时做生活费吧,不够的话再跟老师说。
    我当时嘴里含着面条,突然没出息的哭了起来,眼泪吧嗒的掉。杨倩雯连忙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就是面太辣了点。杨倩雯捂着嘴笑了起来。
    我吃完了面,杨倩雯又从她房间里拿了一床被子递给我,她说我今天去寝室看了,你的床铺空荡荡的,你来的时候没带被子,这个先拿去用吧。
  • 2016年03月28日 12:37:04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只顾着点头,悄悄的抹眼泪。我抱着被子刚走下楼,杨倩雯又下来了。她说我差点忘记了,你们宿舍关门了,我去跟宿管说一声。
    也许你们看到这里,会想哪儿有那么好的老师而且还那么漂亮,太假了点。真的,我没骗你们。我当时也觉得像是在做梦,可是杨倩雯对我还有更好的事,我慢慢讲给你们听。
    杨倩雯送我到了男生宿舍,她跟宿管说了之后还不放心,居然领着我去了寝室。当时我们寝室的男生都惊呆了,他们害羞的躲在被子里看着杨倩雯。
  • 2016年03月28日 12:37:35
    杨倩雯只是笑了笑,她帮我把床铺好了,让我早点休息,我当时痴痴傻傻的看着她离开,我又忘了说谢谢了。
    当时寝室的几个男生都来问我和杨倩雯什么关系,还问东问西的,我都不说话。我抱着杨倩雯给我的被子入睡,被子透着一股芳香,就像是她身上的味道。 
    那天晚上我睡的很香甜,而且我居然梦见我和杨倩雯一丝不挂的搂在了一起。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裤子里湿哒哒的,我心情很复杂,连忙偷偷的去厕所洗。
    早上下自习后,我到了高一一班,我远远的就看见了苏月儿。
  • 2016年03月28日 12:37:53
    我刚要过去跟她说话,就看见一个又高又帅的男生手里拿着花走过去,他头发很长,穿着一身名牌,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的富二代。
    他把花送给了苏月儿。她笑的很甜很美,我发誓这两个月苏月儿从来没有对我那样笑过。
    “苏月儿。”我喊她,可是她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和那个男生有说有笑的从我身边走过去。我跟着他们走了几步,我又大声的喊了一声。
  • 2016年03月28日 12:38:09
    那个男生回过头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比我高一个头,他鄙夷的看着我,然后回头对苏月儿说道:“这个土鳖怎么认识你,他是不是在喊你?”
    苏月儿瞥了我一眼,她摇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他,我们走吧别理他。”
    我当时很生气,苏月儿这么做也太绝情了吧。我上去拉着她,我说苏月儿,我就跟你说句话。
1 2 3 ... 27 下一页

发表回复

回复